《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九十五章故意的(下)

  
  .完成了喬老交給他的任務之後,張揚並沒有馬上離開京城,趁著這次來京的機會,他拜訪了一些關係,敲定了兩個投資項目,這兩個投資項目都是王學海幫忙聯係的,現在的王學海顯然乖巧了許多,對張揚他剩下的隻有敬畏,王學海這個人頭腦無疑是極其精明的,通過一連串的事情之後,他悟出了一個道理,想要過得舒服一些,就不要和張揚作對,不要和他做敵人,做朋友顯然是個明智的選擇,可王學海明白,張揚顯然是不會和自己成為朋友的,自己的xing命捏在他的手堙A彼此不是那種平等的關係,這種關係下是不可能再發展出友誼的,所以王學海隻能另辟蹊徑,想讓張揚產生好感,就要讓他感覺到自己有用,有可以利用的價值。
  張大官人當然清楚王學海的目的,不過人家表現的這麼聽話,他也表現的非常友善,王學海帶給他的兩個項目都不算太大,總投資加起來不到一個億,但是這份人情,張大官人是心領的。
  京城雖大,可任何事卻瞞不住這幫人精兒,尤其是太子圈堛滿A張揚開車撞壞了陳安邦的法拉利跑車,這件事已經傳得沸沸揚揚,王學海也聽說了這件事,他笑道:“陳安邦那小子年輕氣盛,仗著最近發展的不錯,不把別人放在眼堙A張主任給他點教訓是應該的,可以說是大快人心。”
  張揚笑眯眯道:“我並沒有想教訓他,隻是踩錯了車!”這廝推了個一幹二淨。
  王學海心堛蠿鉦M,暗笑張揚這張臉皮是修煉的越發風雨不透了,他小心翼翼的問道:“張主任和喬老很熟啊?”
  張揚道:“不算太熟,他這麼大領導,我哪兒能高攀得上。”
  王學海知道張揚不會跟自己說實話,他笑了笑道:“關於這件事外麵有很多傳言。”
  張揚饒有興趣道:“說給我聽聽。”
  王學海道:“傳言陳副部長為了這件事專程去喬老家媢D歉,喬老根本沒讓他進門,陳副部長就站在門外,淋雨淋了半個鍾頭,最後還是沒能見到喬老。”
  張揚笑道:“離譜,這周京城都沒下過雨。”說話的時候,忍不住向窗外望了一眼,看到外麵居然淅淅瀝瀝的下起雨來。
  王學海也笑了起來:“這件事未必是真的,不過陳安邦這次顯然給他們家老爺子惹了個麻煩,本來老陳還是很有希望晉級正職,兼任副總理的。”
  張揚輕輕哦了一聲,對高層的變動他並不關心。
  王學海道:“我又聽說,喬老看老陳不順眼已經很久了。”
  張揚道:“政治太複雜,我看不明白,不過喬老現在最大的興趣就是玩石頭,老人家已經遠離政治鬥爭了。”
  王學海反問道:“你相信嗎?”
  張揚沒說話,在他心底其實也是不相信的。喬老和顧允知不同,顧允知是真真正正的退下來,在他的身邊能夠感到他漸漸歸於平和的心態,而喬老,在他的身邊張揚會感到那種無法言喻的威壓,雖然喬老表現的也很和藹,可是那種氣勢隻有在他的身邊才能夠真正感受得到。
  電話鈴聲打斷了王學海和張揚的對話,兩人的手機都放在桌上,一起向鈴響的方向望去,手機鈴聲都差不多,張揚拿起了他的手機,電話是薛偉童打來的,薛偉童道:“張揚,車修好了,你不來取嗎?”
  張揚笑道:“原來是薛爺,我馬上過去!”
 &emsp王學海開著他的雷克薩斯把張揚送到了名車匯,來到這堙A王學海自然忍不住要下車來鑒賞一番,男人往往在兩方麵容易找到共同語言,車和女人。
  薛偉童也在名車匯,她今天穿著一身牛仔裝,腳上蹬著一雙美式戰鬥靴,抬頭tingxiong,雄赳赳氣昂昂的朝張揚走了過來,不過,無論她怎樣ting,xiong脯還是一塊平板。張大官人很是不解,仔細想想還真沒見過像薛偉童這麼平的xiong脯,看起來她也不算瘦啊。
  張揚笑著迎了上去,早早的伸出手去:“薛爺,讓您久等了!”
  薛偉童大剌剌的和他握了握手,很有力,王學海也湊了過來:“薛爺!”
  薛偉童道:“車在維修部,已經讓人洗好了,走的保險,不用你掏一分錢,所有部件都是更換新的,所以跟新車沒有任何分別。”
  張揚道:“太謝謝您了!”
  薛偉童道:“不用謝我,我和何總關係很好,就算沒有你這層關係,我也得給他幫忙。”
  幾個人聊天的時候,有一名男子朝他們走了過來,驚喜道:“張主任!”
  這種地方遇到熟人並不稀奇,凡是有了一定的身份和地位,都想著換輛好車,京城公開賣豪車的就有那麼幾處地方,名車匯是規模最大品種最全的一家。
  張揚認出來人是京北公司的鍾新民,說起來他和鍾新民也是不打不相識,當初梁康挑唆鍾新民強行收回南錫駐京辦的地皮,為了那件事張揚和鍾新民一番較量,最後還是鍾新民敗下陣來,通過那件事鍾新民也和張揚化敵為友。
  王學海和鍾新民有過一麵之緣,薛偉童和鍾新民是不熟的,鍾新民並不是太子圈中的,他的身份和地位還沒到引起薛偉童注意的地步。
  薛偉童道:“先去看車吧!”
  幾個人跟著她一起來到維修部,維修部經理將修好的那輛蘭博基尼鬼怪開了出來,從外表上已經看不出這車有任何的損傷了,鍾新民mo著這輛車引擎蓋的漆麵,讚道:“這車太漂亮了,等我手頭寬裕了,我也弄一輛。”
  王學海一旁笑道:“鍾總的京北業務蒸蒸日上,買一輛蘭博基尼還是很輕鬆吧。”
  鍾新民道:“這是玩車,我現在買了也沒精力玩,不怕幾位笑話,我的錢大都拿出去投資了,現在還欠銀行一屁股債。”
  張揚道:“怎麼一見麵就哭窮啊!怕我找你借錢?”
  鍾新民笑了起來:“看著我攤子ting大,可我搞得是傳統產業,回報率太低,薛爺,我剛在你們店定了一輛奔馳,說是要等三個月才有貨,你看能不能幫忙給提前一些,我等著用。”
  薛偉童道:“我去看看單子,看看你訂的什麼車型。”
  讓鍾新民驚喜的是,薛偉童做事相當的爽快,回去查完他的訂單,發現倉庫媮晹酗@輛,當即就讓人給他提了出來。
  鍾新民也清楚,這全都是張揚的麵子,如果不是遇到了他,自己這輛奔馳肯定要等三個月,他馬上提出要請客吃飯,一來是為了宴請張揚,二來,他也想借著這個機會結識一下薛偉童,這位名震京城的太子女。
  名車匯距離金王府很近,請這些人吃飯,肯定不能去普通地方,鍾新民馬上打電話訂座,在王學海的建議下,張揚給紫金閣的馮景量打了個電話,本來他並不想打,畢竟馮景量也是開飯店的,他們放著紫金閣不去,去了競爭對手金王府那堙A馮景量心中未必舒服。
  王學海笑道:“沒事兒,他正想嚐嚐金王府的菜式呢,本來我們都約好了這兩天過去,鍾總請客,剛好一起。”
  張揚這次來京並沒有和查晉北一方聯係,生意人以逐利為先,無可厚非,可查晉北給張揚的感覺遠不如何長安,查晉北為人過於現實,對利益要比何長安更為看重。
  雖然金王府平時不乏名車光顧,可是兩輛同款的蘭博基尼駛入停車場的時候還是引得眾人矚目。
  張揚陪著薛偉童走在前麵,來到大門前看到查晉北就站在門外,查晉北是被兩輛蘭博基尼引擎的咆哮聲吸引的,他從辦公室內看到了張揚,張揚雖然應該出麵接待一下,可是張揚還沒重要到讓他出迎到門口的地步,鍾新民和王學海更沒有那個麵子,真正有麵子的是薛偉童。
  雖然國內很少提及家族的存在,可查晉北卻知道有些家族是必須要去尊重的,可以說他尊敬的並不是薛偉童,而是她背後的家族。
  查晉北第一個問候的人也是薛偉童:“薛爺來了!”
  薛偉童笑道:“查總,你可是我叔叔輩的,這麼叫我你不怕折我壽?”
  查晉北笑道:“咱們京城婼痐ㄙ器D你薛爺的大名,我雖然年齡大了一些,還不至於落伍,所以要跟上潮流。”
  薛偉童道:“今天的主賓可不是我。”
  查晉北的目光落在張揚身上,他走過去,寬厚的手掌握住張揚的右手晃了晃道:“張主任,我正琢磨著給你打電話,你來京城這麼多天都不和我打招呼,是不是我什麼地方做得不周,得罪你了?”
  張揚笑道:“查總哪婺隉A我最近一直在忙工作,這不,才有了點時間,馬上就過來你這堻屭鴗F。”
  查晉北道:“快請進,今天中午,我來安排!”
  鍾新民道:“查總,我來,事先都說好的。”
  其實查晉北當然不會把一頓飯看在眼堙A但是鍾新民也不想承他這個人情,本來是他請客,他可不想讓查晉北截胡,搶著請客通常都是有前提的,那要看請客的對象是誰[email protected]
  

Snap Time:2018-10-21 16:11:30  ExecTime:0.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