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九十五章故意的(上)


    .宗威又不是傻子,事實上誰都不是傻子,明眼人都看出來了,這廝根本就是存心故意,他是故意要撞壞陳安邦的那輛拉利汽車。不是不報時候未到,張大官人已經忍了很久了,你能用悍馬撞我借來的蘭博基尼,我本不跟你計較,可你丫的居然又過來糾纏我們家小姨子,真龘他媽拿老子的寬容當成懦弱,今天我一報還一報,張大官去撞這輛拉利之前計算的清清楚楚,別看這輛車是普普通通的吉普車,可這輛車是喬老的。

    陳安邦看到自己的那輛拉利變成了如此模樣,心疼得就快滴血,看到張揚從麵出來,他頓時就明白了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這廝絕對是故意報複。

    陳安邦怒氣衝衝的指著張揚道:“你故意撞壞我的車!我這就報警抓你!”

    張大官人笑眯眯道:“陳公子,大家都是自己人,我真是不小心的,別傷了和氣!”

    顧養養來到張揚身邊,她當然明白張揚撞車的目的何在,雖然心解氣,可也知道這個陳安邦不好惹,張揚今天肯定惹下了一個大龘麻煩,顧養養道:“大不了賠你錢就是了!”

    陳安邦道:“他賠得起嗎……”

    顧養養道:“你這就沒意思了,那天你把張揚的那輛蘭博基尼撞壞了,他也沒說什麼,你好歹也是一個大男人,怎麼心眼兒這麼小!”

    陳安邦怒火攻心,已經急紅了眼,拿起電話開始報警。

    宗盛看到事情鬧成了這個樣子,想起剛才張揚讓他下車去幫顧養養解圍,說不定這小子從那時候就已經打定主意要用吉普車撞對方的拉利,宗威道:“都說不是故意的了,走保險吧!”

    不一會兒,交通警龘察就趕了過來,看到那輛被撞得慘不忍睹的拉利,誰都覺著可惜陳安邦向交龘警指責張揚就是那個肇事者他是故意的。

    張大官人仍然氣定神閑,幾名交龘警問過周圍的人之後,已經初步認定,張揚是故意用吉普車撞擊那輛拉利,為首的那名交龘警來到張揚麵前:“你的證件!”

    張揚這次表現得很合作把駕駛證交了上去。

    交龘警又道:“行駛證呢?”

    宗威過來把行駛證繳了上去。

    交龘警看了行駛證又看了看車輛的牌號,宗威開的車是軍車,可誰也不能從車輛牌號上看出車子的幕後主人是誰。交龘警表現的還算客氣,拍照記錄之後將行駛證又交還給宗威:“車你可以開走,我們會和軍區糾察隊聯係相關處理事宜。”

    宗威表現的很低調,點了點頭道:“我可以把車開走嗎?”

    交龘警點了點頭。

    張揚心說掛軍牌原來這麼牛逼啊。

    可那交龘警又說話了:“你們都可以走,但是他不能走!”他指了指張揚道:“根據我們目前了解到的情況,你涉嫌毀壞他人斯物,已經觸犯了我國的刑,構成了刑事犯罪。”

    張揚並不是第一次麵對這樣的指控,他笑道:“我都說過了,我把油門當車了!”

    交龘警道:“別狡辯了,我勸你還是跟我們回去一趟。”

    張揚依然表現的非常配合,他向宗威道:“宗哥,你先回去吧,我跟他們去交龘警隊解釋清楚。”

    宗威也沒多說話,他點了點頭道:“回頭給你電話。”

    顧養養和張揚一起去事故大隊處理這件事,他們一來到事故大隊,就被關到房間了,通訊工具也按照規定上繳。在京城的地麵上陳安邦還是有些關係的,對他來說錢的損失還是其次,主要是張揚開車把他的拉利撞成了那副樣子,如果他不給這廝一點苦頭嚐嚐,以後在京城太子圈他還怎麼混?所以他在前來事故大隊的途中就已經找到了關係,這次他一定要給張揚一些顏色看看。

    顧養養看到半天都沒有人搭理他們,她過去拉門,發現房門被反鎖上了,顧養養道:“門被鎖上了。”

    張揚歎了口氣道:“不用問,陳安邦想把這件事情鬧大,他想告我損害他人財物!”

    顧養養道:“豈不是很嚴重?”

    張揚道:“的確嚴重,如果以這項罪名起訴我,我十有要坐牢!”

    顧養養聽他這樣說不由得有些擔心:“張揚,算了,別跟他鬥了,那個陳安邦就是個小人。”

    張揚笑眯眯道:“我沒想跟他鬥,可是看到他糾纏你,我心不爽。”

    顧養養聽到他這句話,俏臉不由得一熱,芳心中暖烘烘的異常舒服,她挨著張揚身邊坐在連椅上,小聲道:“你不喜歡他糾纏我?”這話問得連她自己都覺得別扭。

    張揚沒說話,他笑了笑道:“我打會兒座,有事叫醒我!”

    陳安邦正在密謀起訴張揚的時候,卻接到了父親的電話,從聲音中就能夠聽出老爺子顯得有些緊張:“安邦,你胡鬧什麼?你的車怎麼會撞上了那輛軍車?”

    陳安邦道:“爸,是別人開軍車撞了我的車,你搞清楚!”

    陳旋道:“我不管是誰撞得誰?你馬上把這件事解決,別搞東高搞西的,那輛車是喬老的車!”

    陳安邦聽到喬老兩個字,愣了一下,然後又道:“爸,那有怎麼樣?”

    陳旋道:“這件事到此結束,你馬上給我回來!”

    張揚和顧養養被關在房內一個小時左右,事故大隊的大隊長過來,笑眯眯打開了房門,向張揚道:“張主任,誤會調查清楚了,陳先生決定不再追究這件事。”

    張揚對這種結果早有預料,他故意道:“那哪行啊?我撞壞了人家的車,涉嫌損害他人財物,我得負責。”

    大隊長道:“你們是軍車,正在執行任務,他的是普通社會車輛,應當主動避讓。”

    張揚道:“這事就這麼結了?”

    大隊長點了點頭道:“陳先生說是誤會,他說不用追究了。”

    張揚卻搖了搖頭道:“你說的我可不信,要不你讓陳安邦過來親自對我說。”請神容易送神難,這幫交龘警肯定查到了軍車的來曆。

    大隊長笑道:“張主任,你看……他都不追究了,是不是……”他想把張揚從這請出去,這樣的麻煩誰也不想招惹。

    張大官人道:“這事兒不是他追不追究的問題,我都說過了,我是誤把車當成了油門,可解釋給你們聽,偏偏就沒人願意相信。不但如此,還把我的手機給搜走了,來到這,莫名其妙的就把我們給關了起來,就算懷疑我損害他人財物,可這位顧小姐沒錯吧?你們把人家也關起來幹什麼?”

    大隊長道:“呃……我們沒關你們!”

    顧養養道:“房門都反鎖著,還說沒關!”

    張揚道:“你去跟陳安邦說,他不告我,我還想告他呢,他要是不當麵向我解釋清楚這件事,我今兒還真不走了,我倒要看看,你們究竟有什麼權利沒收我的手機,關我的小黑屋?”

    這些交龘警暗暗叫苦,之前他們之所以那樣對待張揚,都是因為陳安邦找了關係,可誰能想到那輛吉普車竟然是喬老的,這些上層人物之間的事情,根本不是他們能夠管了的。

    陳安邦聽說張揚不願意離去,沒奈何隻能去見他,他的態度仍然強硬,他認為,今天自己中了張揚的圈套,他怎麼能想到張揚用來撞他拉利的那輛吉普車是喬老的,父親表現的如此緊張,肯定是因為喬老給他打了招呼,陳安邦想不透張揚怎麼會認識喬老這位政壇元老,不過在陳安邦看來,他今天已經讓的夠多了。

    陳安邦冷冷望著張揚道:“你什麼意思?”

    張揚道:“沒什麼意思啊?撞了你的車,我得向你說聲抱歉啊!”

    “不用!”

    張揚道:“有件事我得告訴你,你那輛拉利我還真就是存心撞的!”

    陳安邦聽到他這樣說,一雙眼睛就快噴出火來,狠狠盯住張揚道:“你夠狠,今天這件事你最好給我記住,我不會善罷甘休。”

    張揚道:“嘴上說狠話沒用,你以為自己很了不起?如果不是有你家老爺子再背後撐腰,別人正眼都不會看你。”

    陳安邦怒道:“你給我記住這些話!”

    張揚微笑道:“我這人有個最大的優點就是敢作敢當,自己幹過的事兒幹嘛不承認?你開悍馬撞蘭博基尼的時候挺爽吧?人一定不能得意忘形,仗著老子有些權力耀武揚威不是不可以,但是我勸你一句,要記住,千萬不要給你們家老爺子惹麻煩。”

    陳安邦緊握雙拳,如果不是父親有言在先,他此時肯定會衝上去狠狠一拳砸在張揚的臉上。

    張大官人若無其事的笑了笑,交龘警已經把他的手機送還回來,張揚看了看未接電話,其中一個是羅慧寧的,他馬上給羅慧寧打了回去。

    張揚不知道這件事怎麼這麼快就傳到了羅慧寧的耳朵,接通電話之後,羅慧寧在電話那頭歎了口氣,輕聲道:“張揚,這件事算了,都是自己人。”

    張揚道:“幹媽,我知道應該怎麼做!”放下電話,他向顧養養道:“咱們走!”

    【晚上更新稍晚,十一點多的樣子,兩章更新!】

    

Snap Time:2018-01-16 21:39:38  ExecTime:0.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