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九十四章大乘決(下)


    .再次為李銀日複診的時候,這位北韓高級將領對待張楊的態度顯得極其謙恭,服用張揚所開的藥物一周,李銀日感覺身體狀況好轉了許多,身體的好轉讓他對生命重新燃起了希望,張揚為他診脈之後,李銀日道:“張先生,你給我開的藥很靈,我這兩天精神狀況好了許多。”

    張揚拿來紙筆,為他做出藥方的微調,微笑道:“其實你隻要調養得當,身體還是有希望恢複一些的。”

    李銀日道:“依張主任看,我還有多少時間?”

    張揚對待這位北韓將軍並不客氣:“生死有命富貴在天,我不是算命先生,我連自己活到哪天都不知道,又怎能推算出將軍的事情?”

    李銀日哈哈笑了起來,他今天的心情是格外好。

    張揚寫完方子交給他,今天喬老並沒有陪他前來,隻是派來一名警衛宗威陪同,按照預先的計劃,張揚為李銀日複診之後馬上就離聽的。

    可李銀日為了表達對張揚的感謝,非得邀請張揚留下來吃飯,張揚看到他威情難卻,征求了一下宗威的意見,還是決定留下來。

    李銀日將張揚敬為上賓,吃飯之前,他親自帶著張揚來到他的書房,觀看了他當年來中堊國參觀的一些照片,其中不乏有他和國內曆代領導人的合影。李銀日向張揚介紹那些照片的來曆,回憶之餘不由得感歎道:“老咯,不知不覺我已經從當年的青蔥少年,變成了滿頭白發的老者。”

    張揚恭維了他一句:“虎老雄風在,您隻要調養得當,很快就會恢複昔日的風貌。”

    李銀日趁機請教道:“房事方麵是不是要徹底戒險?”一個人無論地位多高,外麵表現的如何,可在醫生麵前他隻不過是一個病人,李銀日也不能例外。

    張揚點了點頭道:“一定要戒除,我相信將軍的毅力。”說這話的時候張大官人不禁想笑,李銀日平時給外界的印象道貌岸然一臉嚴肅,卻想不到事實上是一個老yin棍。

    李銀日歎了口氣。

    張揚微笑道:“其實念佛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將軍每天抽時間抄幾遍佛經,誦幾句佛號,想必精力就不會太多的顧及到這。”

    書房的房門被輕輕敲響,一位二十多歲的清麗美女走了進來,她穿著北韓軍服,衣著樸素,可是這身樸素的軍裝並沒有掩飾住她的美麗,她叫李婉姬,是李銀日的專職護士,同時也兼任翻譯工作。

    張大官人看到李婉姬,心中第一個想法就是,這麼漂亮一女護,以李銀日的xing情,應該不會放過吧。他留意到李銀日在李婉姬走入房間之後,雙目中那間迸射出yu望的目光,張大官人心中暗罵,禽獸啊!這麼大年紀了,你對下一代忍心下的去手?

    李婉姬似乎對李銀日的目光頗為敬畏,垂下雙眸,輕聲道:“將軍,準備好了!”

    李銀日笑道:“張先生,走咱們去吃飯。”

    李銀日的一日三餐非常簡樸,這並不是因為他吃不起,而是他自從生病之後已經開始注意養生,桌上的飯菜以清淡為主,自然少不了他們國家最常見的泡菜。

    張揚對朝鮮菜沒啥興趣,扒拉了一碗冷麵,吃了幾根泡菜,心中對這頓飯的寒酸還是有些了解的,人家國家目前經濟困難,沒有那麼多的招待費用。

    張揚和宗威一起吃飽了飯,離開的時候,李銀日送給了他一樣好東西,一盒高麗參。

    離開之後,張揚坐在車內忍不住道:“這頓飯也忒簡樸了點,一點油水都沒有。”

    宗威笑了笑道:“我跟喬老來過好幾次了,都沒有留下吃過飯。朝鮮人吃飯都是這個樣子,他們的食物當然無法和咱們中華美食相比。”說起這件事,宗威充滿了民族的自豪感。

    張揚道:“喬老和他是怎麼認識的?”

    宗威道:“很久了,我聽別人提起過,抗戰的時候,喬老在東北指揮抗日,李將軍當時從朝鮮過來加入了抗日軍,被分配在喬老的麾下。”

    張揚笑道:“不會是喬老的警衛員吧?”

    宗威道:“不清楚,不過他和喬老的關係一直都很好,也為中朝友誼做出了相當的貢獻。”

    張揚道:“喬老對他真的不錯!”他讓宗威把自己送到美院,顧養養讓他務必要過來一趟,說是有重要事情找他。

    來到美院門前,張揚遠遠就看到顧養養從學校麵出來,正準備下車去接她,卻看到一輛紅s的法拉利敞篷跑車從他們的車旁開了過去,車內坐著的正是陳安邦,陳安邦將車停在顧養養身邊,然後從一旁座挎上拿起大大的一束玫瑰花走了下去。顧著看到這家攸居然找到學校來了,不禁有此厭煩,她皺了皺眉頭,四處張望,希望看到張揚的出現,可並沒有看到張揚的身影。

    張揚坐在車內並沒有急於下車,宗威看到那束玫瑰花嘖嘖稱歎道:“現在的年輕人,在感情上真是舍得投資!”

    陳安邦風度翩翩的來到顧養養麵前,將手中的那束花遞了過去,微笑道:“顧小姐,我今天專程過來,為了那天晚上的事情向你道歉!”

    顧養養看都不看他,目光仍然在四處搜尋著張揚的身影。

    陳安邦道:“顧小姐你生我氣乒……”

    顧養養道:“我從不生一個路人的氣。”

    陳安邦道:“那就收下這束花,我請你吃飯,以表誠意。”

    顧養養道:“拜托你拿著你的書走遠一些,真的,這是學校,你這樣做弄得我很難堪。”

    陳安邦微笑道:“女孩子被人追求是一件好事!有什麼好難堪的?”

    顧養養道:“那也得分什麼人,如果是一位英俊瀟灑風度翩翩的伸士,我或許會感到驕傲,可是如果是一位附庸風雅目空一切的無能之輩,我隻會覺著難堪。”顧養養惱他那晚對張揚的無禮,所以今天說話也是前所未有的刻薄。

    陳安邦向來都自視甚高,他雖然欣賞顧養養的容顏氣質,可是他並不認為顧養養比自己高貴在哪,雖然顧養養也是高幹子女,可是她的父親畢竟已經離開了政壇,而他的家庭,他的成就,無論哪一樣都不比顧養養差,他認為自己追求顧養養是給她麵子,可顧養養擺出一副拒他於千之外的架勢,這讓陳安邦非常的不爽。

    美院麵有不少學生出來,看到那輛紅s的法拉利,一個個都以羨慕的眼光看著顧養養,之前張揚開著蘭博基尼來接她造成的轟動影響仍在,想不到沒兩天又改成法拉利了。

    顧養養在美院已經被人冠以校花的稱號,可她本身卻不是個喜歡出風頭的女孩子,她向陳安邦道:“你趕緊走吧,在這兒影響不好。”

    陳安邦也來氣了:“你讓我走我就走啊?這是你們顧家的地方?”

    顧養養嚕得理他,向一旁走去,陳安邦又跟了過去,這廝在追女孩子的責麵還真有堅韌不拔的毅力。

    張揚向宗威道:“宗哥,幫個忙,去把養養接過來。”

    宗威詫異道:“你自己不去?”

    張揚道:“我怕壓不住火,不想傷人!”

    宗威笑了笑,他推開車門走了下去,宗威可不認識陳安邦是誰,他走過去拍了拍陳安邦的肩膀道:“小兄弟,沒你這樣的啊!”

    陳安邦轉身看了看宗威,他在顧養養麵前碰了釘子,一肚子火正沒處發呢,聽到宗威這麼說,頓時火大了:“你誰啊你?這兒沒你事,一邊玩兒去。

    宗威雖然是喬老的警衛,可他還真不把一般人放在眼,宗威道:“人家都不想搭理你,你還死皮賴臉的纏著幹什麼?再這樣我報警了!”

    陳安邦也不是什麼好脾氣,揚起手中的那束玫瑰花照著宗威臉上扔了過去,宗威什麼身手,豈能讓他輕易砸中,身體微微一偏就躲了過去,他倒是沒想向陳安邦出手,陳安邦指著他的鼻子道:“你哪單位的?還想不想在京城混了?”

    顧養養這才意識到張揚一直都在那輛軍綠s的吉普車內,心中有些奇怪,張揚職然早就到了為什麼不下車?就在這時,她看到那輛吉普車緩緩啟動,然後猛然加速,輪胎摩擦地麵發出尖利而刺耳的聲音,所有人都被這尖銳的聲音吸引了過去,可更讓他們吃驚的事情還在後頭。

    那輛吉普車狠狠撞在那輛嶄新的法拉利跑車屁股上,法拉利跑車雖然名貴,可是哪禁得住這輛吉普車的撞擊,在周圍一片驚呼聲中,後屁股癟了下去,張大官人卻沒有刻車的意思,油門繼續捫下去,推著那輛法拉利跑車,一直撞在了前方的大貨車底部,在兩輛車的夾擊下,法拉利跑車被擠壓變形,慘不忍睹。

    張揚推開車門,做出一臉懊惱狀:“宗哥,我太久沒開手動擋的車了,把油門當教車了……”

    …………@。

    

Snap Time:2018-07-19 06:18:20  ExecTime:0.3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