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九十三章目中無人(中)


    .第七百九十三章【目中無人】(中)

    這次的聚會讓張揚收獲不小,當晚有多人向張揚表達出對東江新城的興趣,張揚很認真的和他們留下聯絡方式,並一一提出邀請。雖然也有梁康、陳安邦這種對張揚抱有敵視態度的人在,但是並沒有影響到張揚的心情。

    晚上九點半聚會結束,張揚和顧養養一起離開,進入蘭博基尼車內,顧養養有些疲憊的舒了口氣道:“看來我並不適合這種社交場合。”

    張揚笑著拍了拍她的手背道:“辛苦你了。”

    顧養養卻道:“我餓了,請我吃飯!”

    張揚點了點頭,他啟動跑車,準備離開停車場,可是剛剛駛入通道,冷不防一輛悍馬h1從一旁駛了過來,刮擦到了蘭博基尼的車身之上,兩車的自重相差很大,發生刮擦事故,低矮的蘭博基尼顯然要吃虧許多,在顧養養的驚呼聲中,張揚用力把握住方向,踩下車將車停穩。

    那輛悍馬車也停了下來。

    張揚首先確認顧養養沒有受傷,這才推開車門走了下去,卻見這輛嶄新的蘭博基尼車身的左側受到了嚴重的剮蹭,車門癟了下去,左側反光鏡和車燈也有不同程度的損壞。

    悍馬隻是保險杠略微受損,兩者相比當然是蘭博基尼的損失更大。

    陳安邦推開車門,一臉歉意的走了下來,看到張揚,他扮出一副無辜的樣子:“不好意思啊,你怎麼就突然衝出來了?我連車都來不及。”

    張揚看到這廝,馬上就知道他根本就是故意撞過來的,顧養養隨後下車,臉色蒼白,剛才的撞擊嚇了她一跳。

    因為大家多數都沒有離去,很多人都走過來看看情況。

    梁康、徐建基和薛偉童都在其中,梁康道:“自己人啊,你們也真是,怎麼就開到一起去了?”

    陳安邦道:“我也沒想到這輛蘭博基尼突然就竄了出來,張主任,您加速也忒猛了點兒。”聽他的語氣把所有責任都推到了張揚身上。

    顧養養憤然道:“根本就是你突然衝上來的。”

    陳安邦笑道:“顧小姐,咱們都是自己人,我看就沒必要叫**來定責了吧?”

    張揚望著慘不忍睹的蘭博基尼,心說這下惹了個麻煩,以他和何長安之間的關係,何長安肯定不會說什麼,可畢竟是這麼名貴的跑車,何長安自己都沒碰過一次,就讓他弄成了這幅模樣,心實在感到有些愧疚,他當然明白陳安邦是故意的。他並沒有馬上出言責怪陳安邦,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生氣也沒用,如果表現的過於在乎,反而落在了下乘。

    薛偉童道:“這輛車還沒上牌呢。”

    陳安邦道:“我本來想買一輛這車的,可惜京城剛來的兩輛車都被別人搶先了,張主任,這車不是你的吧,京城就這麼點地方,最新款的蘭博基尼就這麼幾輛,誰的車大家心都清楚,這種車需要有一定的操控經驗,你沒玩過這麼高檔的名車,居然這麼冒失就開了出來,膽子夠大的。”周圍人都聽出了,陳安邦在奚落張揚。

    張揚微笑道:“是啊,我對這車的性能不熟,第一次開。”

    陳安邦嘖嘖道:“借誰的?新車弄成了這幅樣子,不好交代啊!”這廝說話的語氣好像和自己無關似的。

    張揚今天的脾氣格外的好,他仍然笑眯眯道:“別人送給我的禮物,我一直都在猶豫是不是收下呢,你知道的,我們當國家幹部的,哪能隨隨便便收別人這麼貴重的禮物,我要是收了,馬上就得有人把我告到紀委去。”

    陳安邦心說***吹牛也不報稅,誰這麼大手筆送你一輛蘭博基尼?

    陳安邦道:“你看怎麼辦吧,咱們都是自己人。”

    梁康道:“要不這樣吧,各修各的,千萬別為了點小事傷了和氣,就是普通的剮蹭,花個幾十萬就能解決。”這廝根本是在跟著添亂,想讓張揚吃個啞巴虧。

    張大官人歎了口氣,今兒他算是懂得什麼叫仗勢欺人了,他笑眯眯道:“可我怎麼看都是我吃虧啊!”

    陳安邦道:“要不這麼著吧,你這輛車多少錢,我給你開張支票,你把車讓給我,算我吃點虧,不然就是你把我的悍馬車買下來,你覺著這個方案怎麼樣?”說完他又搖了搖頭道:“你是國家幹部,一輩子的工資也不夠一輛悍馬錢,我看還是我給你開張支票吧。”這小子越說越過分了。

    顧養養道:“你那輛悍馬車我買下了!”

    陳安邦微微一怔,顧養養咬了咬嘴唇道:“不要以為有錢就了不起,張揚不和你計較,可是我看不慣你。”

    張揚笑了笑:“養養,別跟一個毛頭小夥子一般計較。”

    陳安邦道:“張揚,你說誰呢?”陳安邦雖然表現的咄咄逼人,可是在這幫太子爺的眼,今天陳安邦明顯落入了下乘,張揚雖然不屬於他們的這個圈子,可畢竟是馮景量請來的客人,陳安邦三番五次的對張揚進行挑釁,今晚的這起車禍,明顯是陳安邦的責任,張揚自始至終都保持著克製,了解張揚的人都知道,他並不是一個怕事的人,隻不過張揚今晚來這的目的並不是要為了樹敵,而是為了招商,所以張揚並不想和陳安邦當眾翻臉。

    張揚微笑道:“陳先生,你父親平時應該沒少教給你做人的道理,尊重別人就是尊重自己,大家第一次見麵,合得來以後做個朋友,合不來,權且當作是路人,沒必要搞得兵戈相見,你說是不是?既然大家都不是存心,這件事就隻當沒有發生過。”張揚今天的豁達大度贏得了很多人的好感。

    陳安邦道:“我隻尊重值得尊重的人!”

    徐建基皺了皺眉頭,他有些看不過去了,開口道:“安邦,事情已經發生了,張主任也說這件事算了,大家不要傷了和氣。”

    陳安邦不依不饒道:“你說誰毛頭小夥子呢?我最煩的就是打腫臉充胖子的角色,有些人就是這樣,拚了命的往上流社會擠,為了名利什麼都幹得出來,隻要你能幫他,讓他叫你爹他都樂意。”這話就有些歹毒了,分明在影射張揚認文副總理當幹爹的事情。

    張揚剛才挺想抽他的,可陳安邦說完這句話,張大官人反倒平靜了下去,因為感覺到抽他不解恨,這小子嘴巴夠毒的,人也夠賤,張揚很少討厭一個人討厭成這個樣子。

    顧養養氣得俏臉煞白,她怒道:“小人!”

    陳安邦被顧養養 罵了一句,火氣都衝著張揚去了:“張揚,不要總躲在女人後麵,男人之間的事情,應該男人來解決。”

    張揚笑了笑道:“陳安邦,你隻是個孩子,算了別鬧了,你回家吧,免得你爹媽擔心!”

    陳安邦的臉漲紅了,他想要衝上去找張揚理論,卻被徐建基一把抓住。

    薛偉童看不過去了,她怒道:“陳安邦,你給我滾蛋,少在這兒無理取鬧!”

    陳安邦顯然對她有些敬畏,被她罵了一句之後,情緒稍稍穩定了下來。

    此時先走的周興國和馮景量接到電話也折返回來,周興國走到陳安邦麵前低聲說了句什麼,陳安邦對周興國顯然是相當忌憚的,沒敢再多說話,開車走了。

    周興國來到張揚麵前,看了看那輛蘭博基尼,他歉然笑道:“張揚,不好意思,安邦年輕氣盛,大家都是自己的朋友,你別計較,這車交給我吧,我負責車輛的維修費用。”

    張揚笑道:“不用,既然誤會說清了,大家還是各自回家,別在這兒耽擱了。”

    周興國點了點頭,目光中多出了幾分欣賞之情。

    張揚和顧養養回到車內,薛偉童走過來敲了敲他的車窗,張揚落下車窗,禮貌的笑了笑道:“薛小姐有什麼吩咐?”

    薛偉童遞給他一個地址:“把車送過去,修車的事情你別管了!”

    張揚愣了一下,他還是對薛偉童的好意表示感謝。

    沉重低沉的引擎聲先後響起,張揚轉身望去,卻見薛偉童駕駛著一輛和自己同款的橙色蘭博基尼和他並排行駛,薛偉童落下車窗微笑道:“趕緊去,你不會失望!”她加大油門轉眼間消失在夜幕之中。

    顧養養氣鼓鼓道:“那個陳安邦實在太討厭了,剛才我真想一巴掌打在他的臉上。”

    張揚笑道:“養養,你什麼時候變得那麼有暴力傾向?”

    顧養養道:“張揚,你什麼時候脾氣變得這麼好了?他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說這麼過分的話,你都不生氣?”

    張揚道:“今天我們是第一次來,在他們眼中我們是外人,陳安邦的確欠揍,嘴**賤,我差點就抽他了,可我又覺著抽他都不解恨,他們是一個圈子,我要是在這麼多人麵前打了他,非但找不回顏麵,反而會讓這幫人興起同仇敵愾的心思,我今晚前來的努力就白白落空。”

    顧養養道:“所以你就故意裝的如此大度?”

    張揚笑道:“不是裝,我真沒把這個小毛孩子看在眼,他的那點伎倆比起梁康都不如。”

    

Snap Time:2018-01-24 11:55:13  ExecTime:0.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