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九十三章目中無人(上)


    .第七百九十三章【目中無人】(上)

    馮景量及時走了過來笑著解圍道:“張揚,你過來,我再給你介紹幾位朋友認識。”

    顧養養悄悄拉了拉張揚的手臂,她也知道張揚的脾氣不好,這個陳安邦又不停挑釁,萬一張揚按捺不住火氣,說不定當場就要發作起來,不過張揚今天還算控製的很好,並沒有因為陳安邦而失去鎮定,他笑眯眯的走開,離開之後馮景量低聲向他道:“小陳年輕氣盛,你別和他一般見識。”

    張揚微笑道:“怎麼會!”

    王學海走過來向張揚打招呼,他對張揚是又敬又怕。

    張揚樂道:“王老板,最近哪兒發財呢?金礦開得怎麼樣了?”

    王學海道:“慘淡經營,勉強糊口。”

    張揚道:“別跟我哭窮,我又沒打算找你借錢。”

    王學海和張揚碰了碰酒杯,朝遠處的陳安邦看了看,低聲提醒張揚道:“陳安邦那小子對你很不服氣,你小心點啊。”他主動向張揚示好。

    張揚若無其事的喝了口紅酒道:“他敢怎樣?”

    王學海道:“你不了解這個圈子,這幫人眼眶子高的很,根本不把別人放在眼,尤其是這小子,鼻孔朝天,目中無人。”他對陳安邦也沒多少好感。

    張揚笑道:“也包括你在內?”

    王學海尷尬的笑了笑:“張主任,你對我還不了解嗎?”

    張揚點了點頭道:“怎麼樣,對東江新城區有沒有興趣?”

    王學海道:“眼看就是香港回歸,未來的經濟形勢很不明朗,這的多數人都想借著政策之光,在回歸的過程中很撈一票,估計對你的國內投資計劃不會有什麼興趣。”

    張揚道:“什麼意思?”

    王學海喝了口酒道:“香港回歸期間,相信經濟方麵會受到相當大的影響,但是國家會盡力維穩,不會讓香港出現經濟上的動蕩。要知道政治上出現大變動的時候,賺錢的機會也就出現了,張主任,你來錯了地方,這的多數人都是投機家,他們最感興趣的是如何在最短的時間內將利益最大化,而不是踏踏實實的安心去做長線投資。”王學海已經是第二個說張揚來錯地方的人了。

    張大官人現在已經抱著無所謂的態度了,既來之則安之,就算這幫太子爺都對投資東江新城區沒興趣,他個人也沒什麼損失。

    此時建基集團的總裁,京城三公子一徐建基來到張揚身邊,他的女伴居然是國內大名鼎鼎的影星林穎,徐建基和張揚說話的時候,林穎也和顧養養一旁說話。

    徐建基是今晚第一個對東江新城表現出濃厚興趣的人,他已經看過東江新城的規劃,而且做過一番了解,又針對一些感興趣的問題詢了張揚,張揚很耐心的對他做出了解釋。

    徐建基道:“張主任,月底我會抽時間去東江一趟,親自去看看那塊地。”

    張揚有些驚喜道:“徐先生對我們的新城計劃有興趣。”

    徐建基微笑道:“我聽景量提起這件事,我是做商業地產的,對你們的新城計劃很有興趣。”

    此時周興國也來到他們身邊,周興國道:“張主任,我這邊把工作安排一下,月底的時候,我爭取和建基一起過去。”

    張大官人這才感覺到今晚沒有白來,梁康和姬若雁一起來到他們身邊,這下京城三公子聚齊了,周興國向梁康道:“梁康,你對東江的新城區怎麼看?”

    梁康道:“今明兩年香港才是真正的熱點,我更傾向於把注意力集中在這。”

    周興國道:“短平快的投資方式有可能獲得巨額的商業回報,但是其中蘊藏的風險也是巨大的。”從他的觀點可以看出周興國是個穩中求勝的人。

    梁康笑道:“人活在世上又有哪一件事沒有風險?”

    徐建基道:“我是個害怕風險的人,我們家老爺子專門交代我,做生意就踏踏實實的留在國內,肥水不流外人田,賺了錢利稅都上繳給國家。”

    幾個人都笑了起來。

    此時一個身穿黑色套裝的女人向他們走了過來,其實張揚早就留意到了她,今晚到場的女士之中隻有她一個人沒穿裙子,舉手抬足之間充滿了中性氣質,黑色套裝,白色襯衣,胸脯看不到女性引以為傲的峰巒起伏,她走了過來,步幅很大,男人氣十足。

    她的年齡大概二十五六歲的樣子,應該是經常運動,膚色呈現出健康的小麥色,眉毛很濃,五官輪廓分明,雖然不夠精致,可是搭配在一起卻充滿了一種野性的美感。

    看到她走來,周興國和徐建基都表現的很客氣,徐建基道:“薛爺,您什麼時候到的?”

    那女郎酷勁十足,她淡淡笑了笑:“閑著無聊,過來看看!”

    周興國將她介紹給張揚道:“薛偉童,我們圈最爺們的一個,大家都尊稱為薛爺!”

    薛偉童橫了周興國一眼:“周老大,你不損我兩句是不是心難受?”

    周興國笑道:“不敢,不敢!”他又把張揚介紹給薛偉童認識。

    薛偉童和張揚握了握手道:“我聽說過你,你當年是不是揍過喬鵬飛?”

    張揚笑道:“傳言,我和喬鵬飛是很好的朋友。”時過境遷,張大官人不會承認這種事,再說喬鵬飛在西藏幫助過他,他現在對喬鵬飛已經沒有了當初的反感。

    薛偉童道:“剛才你對東江新城的介紹很不錯。”她遞上自己的名片,張揚看了看她名片上的頭銜是迪特國際娛樂有限公司,張揚道:“薛小姐是做娛樂業的?”

    薛偉童道:“我是做大型遊樂園項目的,國內大城市內都有我的項目,我明年的計劃之一就是在平海建設一座現代化的文化娛樂主題公園,剛剛你對新城區的介紹讓我產生了一些興趣。”

    張揚道:“我們新城的規劃項目中旅遊業占有相當重要的部分,薛小姐有時間可以去東江實地考察。”

    薛偉童道:“好的!我就當已經接到你的正式邀請了。”

    此時音樂聲響起,舞會開始了,薛偉童道:“張主任,我請你跳支舞。”

    張大官人笑道:“我正有此意!”

    張揚向顧養養笑了笑,和薛偉童一起走下舞池。

    顧養養的美眸中隱約流露出一絲失望,她才應該是張揚的舞伴,在她心中,張揚擁有著別人無法取代的地位,可是她和張揚之間,卻總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張揚對她的感情始終都像一個大哥哥,顧養養每念及此,總有些黯然神傷。

    陳安邦看到顧養養落單,趕緊走過來邀請她跳舞。

    顧養養搖了搖頭:“我答應了張揚,今晚隻當他的舞伴。”這丫頭拒絕的如此幹脆,陳安邦聽到這句話,臉上頓時有些掛不住了。

    讓張揚意外的是薛偉童的舞跳得非常好,幾乎可以用專業來形容,張大官人也是經過何歆顏這名專業舞蹈演員調教出來的,也能稱得上半專業水準,再加上薛偉童的穿著打扮非常另類,遠看就像是兩個男人在跳舞。徐建基和林穎跳舞的時候,林穎忍不住小聲對他道:“薛爺什麼時候對男人也有興趣了?”

    徐建基想笑,低聲道:“別胡說,讓薛爺聽到就麻煩了。”

    一曲舞罷,薛偉童微笑道:“舞跳得不錯,趕緊去陪你的小情人吧,再不去,美女都要變成怨婦了。”

    張揚向顧養養望去,果不其然,顧養養的情緒明顯有些低落,陳安邦仍然在一旁厚著臉皮搭訕。

    張揚回到顧養養身邊,微笑道:“養養,累了?”

    顧養養道:“可能是不太適應這的氣氛。”

    陳安邦一旁殷勤道:“顧小姐,要不我陪你去外麵坐一坐。”

    張大官人笑道:“陳先生蠻熱情的,你忙你的,養養用不著你來照顧。”依著張揚過去的脾氣,早就一耳刮子打過去,什麼東西?不就是仗著出身好,還真把自己當成一盤菜。“

    音樂聲響起,張揚牽著顧養養的手,帶她走下舞池,趁機擺脫陳安邦的糾纏,顧養養小聲道:“他好討厭啊!”

    張揚笑道:“小人而已,犯不著跟他一般見識。”

    圓舞曲的節奏中,顧養養輕盈曼妙的舞姿讓張揚感到驚豔,他牽著顧養養的小手讓她原地一個三百六十度的轉圈,重新扶住她盈盈一握的纖腰,嘖嘖稱奇道:“什麼時候學會跳舞的?”

    顧養養笑道:“你治好了我的腿之後,知道我過去最羨慕什麼?就是別人優美的舞姿,我下肢癱瘓的那些日子,心中最為渴望的就是有一天,我能夠站起來,能夠像別人一樣翩翩起舞,是你給了我這一切。”

    張揚微笑道:“現在,你已經做得比其他人好了許多。”

    顧養養搖了搖頭道:“不夠好,至少在你的眼中我算不上最好的!”

    張大官人因為顧養養的這句話而感到有些尷尬,顧養養,咬了咬櫻唇,不知為何她忽然感到心中酸楚難耐,將光潔而美麗的額輕輕抵在張揚的肩頭,閉上美眸,兩顆晶瑩的清淚滴落在張揚的身上,浸潤了張揚的衣衫,一直滲透到他的內心深處。

    

Snap Time:2018-01-23 15:51:40  ExecTime:0.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