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九十一章喬老有請(下)


    .(下)

    喬老早就看到張揚到來,他微笑道:“這麼早?”

    張揚實話實說道:“睡不好!”

    喬老道:“大概到了我這不習慣。”

    張揚也沒否認:“我自由慣了。”

    喬老笑了起來,他點了點頭道:“剛才我這路太極拳打得怎麼樣?”

    張揚道:“有些動作並不到位,您老要是不嫌我年少輕狂,我打一套給您看看!”

    喬老點了點頭,讓向一旁,張揚在花園之中站好了,起手抬足,一套行雲流水般的太極拳呈現在喬老麵前。喬老修習太極拳多年,也曾經得到過多位太極名師的指點,可是看到張揚的演示之後,他才明白什麼叫真正的爐火純青,張揚一套拳打完,氣定神閑。

    喬老讚道:“看來這世上真的有天才存在,你就是武功方麵的天才!”

    張揚笑道:“其實我武功拳法比起醫術還要弱一點。”這廝衡是不知道謙虛。

    喬老點了點頭,張揚指出他在一些動作上的不足,喬老全然沒有架子,欣然接受,通過張揚的這番指點,喬老也是獲益良多。

    當天上午喬老帶他去探望他的老友,張揚本以為喬老的這位老友是國內的某位高官,可見麵之後方才知道,居然是北韓軍方的風雲人物李銀日,過去張揚經常在電視新聞上看到這位北韓的實權人物,看到他的真人,感覺比鏡頭上瘦了許多,大概是因為生病的緣故。

    李銀日的漢語說得不錯,據說當年他曾經在中國東北參加過抗日戰爭,是個中國通,張揚知道這樣的場合並不適合多說話,所以隻走向李銀日笑了笑,沒說什麼,示意李銀日將手腕翻轉過來,他貼住李銀日的脈門發現李銀日的肌膚灼熱,脈搏跳動細弱頻率極快張揚看了看李銀日的麵色,臉色暗黃,雙目布滿血絲,張揚示意他伸出舌頭,舌苔很厚,色法發青。

    張揚鬆開李銀日的手腕,轉向喬老道:“喬老,我可以問嗎?”

    喬老馬上明白張揚想問一些隱私之事,他淡然笑道:“我們去外麵走走你單獨問!”

    李銀日身邊的兩名警衛顯得有些猶豫,李銀日揮了揮手,讓他們也退了出去。

    房間內隻剩下李銀日和張揚兩人,李銀日道:“先生請問,不必顧忌!”

    張揚道:“李將軍貴庚?”

    李銀日道:“七十二歲!”

    張揚道:“將軍的性事還正常嗎?”

    李銀日的表情顯得有些尷尬:“呃……”

    張大官人從脈搏中就已經察覺到這位李將軍是個縱欲過度的主兒,他是掏空了身子,加上本身體質就不好,患有多和慢性疾病仍然不懂得節製,所以才搞成了這畫樣子。張揚道:“李將軍如果不照實說,隻怕我也幫不了你。”李銀日雖然是北韓高官,可在張揚眼,這廝算不了什麼?壓根沒把他當成一回事兒。

    李銀日道:“我對這方麵頗為熱衷,幾乎每天都有一次。”

    張大官人暗歎丫的真是不要命啊,七十多歲的老頭子了,還這麼旺威,你不是找死嗎?

    張揚道:“你體質本來就不好,有多和慢性疾病,可是你在房事方麵投a的精力又過多你的身體應該無法應付這麼頻繁的性事,李將軍,你跟我說實話是不是頻繁進補啊?”

    李銀日開始看到喬老帶來的是個小青年,他對張揚抱有懷疑態度,並不相信一個,年輕人懂得什麼醫術,可張揚隻從脈相上就發現了他的病根所在而且問診過程中不斷深入,絲絲入扣李銀日現在也不得不歎服張揚的確很有本事了。

    李銀日道:“先生說得不錯,我利用不少偏方進補,對藥物已經形成了依賴性。”

    張揚心中暗笑,李銀日現在的房事肯定全靠藥物支撐,缺少了藥物,這廝就是萎哥一個,。他繼續問道:“使用藥物多少年了?”

    李銀日道:“三十多年了。”

    張揚道:“我們中國有句老話,是藥三分毒,將軍使用了這麼些年的藥物,而且房事過於頻繁,身體不停損耗,同時藥物又不停造成損害所以你的身體已經處於油盡燈枯的邊緣工……”

    李銀日點了點頭道:“很多醫生都幫我看過,最樂觀的估計,我還有半年的生命。

    張揚沒說話,如果自己不出手,李銀日最多也就是半年的活頭。

    李銀日道:“可是現在我還有很多事情沒有交代,如果我走了,我怕國內會陷入混亂的局麵之中,我需要時間。”

    張揚問道:“多久?”

    李銀曰道:“一年!”

    張揚點了點頭道:“我能做到!……

    李銀日聽他答應的如此幹脆,心中不免有些後悔了,早知如此自己說十年了。張揚道:“所謂補藥,其實都是在提前榨取你身體的能量,人體的能量也是有限的,不可能無休止的去榨取,李將軍,你如果想盡快恢複健康,就必須有所節製,我給你開一份固本培元的方子,你照著藥方服用,應該會有效果。”

    張揚提起筆,刷刷刷,筆走龍蛇寫下了藥方。

    李銀日對書法也有些研究,看到張揚的書法,頓時驚為天人,心中對眼前的這今年輕人更加重視了幾分。

    張揚寫完藥方,站起身來,微笑道:“按照這個藥方服用一周,一周之後,我給你複診!”

    李銀日鄭重點了點頭。

    喬老和張揚一起返程的路上,他低聲道:“如何?”

    張揚道:“他求我幫忙延續一年的生命!”

    “怎樣?”

    張揚道:“我答應了!”

    喬老鬆了口氣道:“這件事你應該懂得怎樣做。”

    張揚知道喬老是暗示他對此保密,他微笑道:“什麼事?我不記得了!”

    喬老會心的笑了笑,這小子果然機靈得很,他向窗外看了看道:“聽說一周之後還要複診?”

    張揚道:“他的情況比較特殊,我必須根據服藥後的狀況對用藥進行調整。”

    喬老道:“那就在京城多呆一些日子吧。”

    張揚道:“喬老,我有一個請求。”

    喬老不等他說完,就微笑問道:“你準備在哪下車?”這就是境界,跟喬老這和睿智的人物說話,根本不用說太多,張揚還沒提出要求,喬老就知道他在想什麼,這小子一定是嫌在自己那生活的太悶,想出去轉轉,喬老對此表示理解。

    張揚道:“平海駐京辦吧,我想趁著在京城的這段時間,拉點投資,今年我的任務可不輕。”

    喬老讓司機將張揚放在了平海駐京辦。

    張大官人掏出手機,這才開機,跟在喬老身邊雖然衣食無憂,可是總感覺到一和無形的威壓,還是自由自在的比較痛快:

    平海駐京辦主任郭瑞陽和張揚是老相識了,聽說張揚到來,他停下手頭的工作親自迎接了出來,和他一起過來的還有禹主任洪衛東,兩位主任出來迎接一個處級幹部,足見他們對張揚的看重。

    郭瑞陽和張揚熱情的雙手相握,用力搖晃了一下道:“張揚,上次你來京城,我回東江,咱們剛巧錯過,這次過來,一定要把上次的酒一並補上。

    張揚笑道:“洪主任對我招待的也相當周到,現在我隻要到了京城,第一件事就是來這報到,把這兒當成了我自己的家。”

    洪衛東笑道:“這就對了,本來咱們就是自己人。”

    郭瑞陽道:“衛東啊,給張揚安排最好的房間,中牛安排一桌飯,鏘……”

    張大官人趕緊拱手道:“郭圭任,不用這麼隆重,今天中午,我得出門去拜會幾個老朋友,咱們今晚再聚。”

    郭瑞陽其實隻是想表達對張揚的歡迎之情,下牛還要上班,中午就算喝酒也無法盡興,身為駐京班主任,工作還是比較繁忙的。他給張揚安排好住處,將下麵的事情交給了洪衛東。

    洪衛東在上次張揚過來的時候已經見識到了他的能量,所以對張揚照顧的相當周到,特地給張揚調撥了一輛奔馳供他臨時使用。

    張揚找的第一個人是紫金閣的老板馮景量,馮景量上次就通過何長安和他套近乎,詢問投資的事情,現在東江新城區剛巧需要投資,張揚自然而然的想到了他。

    馮景量聽說張揚來了,慌忙邀請他到紫金閣來吃午飯,張揚也沒跟他客氣,提前把話說得很清楚,這次來是為了談投資。

    張揚開著那輛奔馳來到紫金閣,剛下車就看到一位身穿旗袍的高個美女朝他婷婷嫋嫋走了過來,這女郎應該是模特兒出身,比起張揚的身高還要猛上許多,女郎嫣然笑道:“張先生來了!”

    張揚有些詫異,心說我從沒見過她啊!他笑道:“你認識我嗎?”

    女郎道:“不認識,不過老板說張先生很年輕很帥,你恰恰是我今天見到最帥的一位。”

    張大官人聽到這話心那個舒坦啊,這丫頭真是會說話,他笑眯眯點了點頭道:“你夠真誠!”何著人家誇他帥就是真誠,要是說他長得磕巴,那就是虛偽。

    

Snap Time:2018-06-25 23:24:36  ExecTime:0.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