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九十一章喬老有請(中)


    .(中)

    “賺了不少吧?”

    喬鵬舉笑道:“還成,算是趕上這波好時候了,不過估摸著明年行情肯定有變,香港回歸之前,先把資金抽回來,等形式穩定了再說。”

    張揚道:“抽回來把錢都投到新城區吧,最近我正忙看到處拉投資商呢。”

    喬鵬舉笑著搖了搖頭道:“想都別想,如果當初我能在平海大幹一場,我何必要背井離鄉?我家那位老爺子對任何人都是和藹可親,唯獨對我是疾言厲色,他生怕我在東江,不應該是在平海占了他的便宜,害怕別人說三道四,我要是投資新城區,他肯定要把我從家踹出去:”

    張揚笑了起來,喬振粱這樣做是為了避嫌,不過也不至於如此,如果他要避嫌,就不會讓喬夢媛投資南錫了,為什麼喬振梁對待兒子女兒截然不同呢?看來應該是覺著喬鵬舉做事不踏實。

    張揚道:“喬可,說真的,這次真得給我幫幫忙,新城區今年的投資總額是六十個億,有四十個億都要依靠招商來實現,我畢竟是政府官員,生意場上我不熟,幫我介紹一些朋友過來投資。”

    喬鵬舉道:“這事兒你別找我,認識的人多沒用,關鍵是要認識真正有實力的人,你不是和何長安、查晉北都很熟悉嗎?找到他們兩個,什麼都解決了,別說四十個億,就是四百個億他們一樣有辦法幫你弄來。”

    兩人說話的時候,喬振粱夫婦和女兒喬夢媛一起回來了,張揚迎上去跟喬振粱兩口子打了個招呼,喬振梁樂點了點頭道:“來得挺早!”

    張揚道:“喬書記召喚,不敢耽擱!”

    孟傳美和張揚打招呼之後就離去了,張揚感覺她最近在人情方麵越來越淡漠了,看來學佛學到一定的境界都是這樣。

    喬振粱讓張揚留下來吃飯,轉身進去陪父親說話了。

    張揚和喬鵬舉兄妹聊了幾句,話題自然而然的又來到新城區建設上。

    喬夢媛笑道:“不是說你主管社會事業局嗎?怎麼繞了一圈又去搞招商了?”

    張揚歎了口氣道:“沒辦法,個人能力太強也不是好事兒,現在領導一個勁的往我身上加擔子。”

    喬夢媛卻是不信,她小聲道:“前兩天是不是你找粱書記要官來了?”

    張揚愣了一下,馬上就明白,肯定是喬振粱說的,那天他利用喬振粱迪使粱天正給了自己一個新城區管委會副主任,本以為自己做得神不知鬼不覺,可仍然沒能瞞過喬振粱的眼睛,那天喬振粱隻不過說了幾句話便匆匆離去,想不到仍然被他看穿了自己的心思,張大官人不由得感歎,高手就是高手,在喬振粱這和政治高手麵前玩弄心計,根本就是班門弄斧。張揚道:“在你心中,我難道就是一個官兒迷?”

    喬夢媛格格笑道:“總之差不多了!”

    張揚道:“有沒有興趣來新城區投資?”

    喬夢媛道:“我哪有那麼多的閑散資金啊,現在所有錢都投到南錫了,匯通今年還要上一條新的生產線,我是沒有精力兼顧其他了。”喬夢媛建議道:“想獲得大筆投資,最好還是走出去,不要總把眼光盯著平海這塊地方,新城區的規劃我也看過,很吸引人,我目前是沒有閑散資金,真的有錢,我也樂於把握這個機會。”

    喬夢媛目前沒有多餘資金隻是其中一個原因,還有更重要的一點是,她的身份擺在那,她是省委書記的女兒,東江是平海省會,如果她在東江投資,肯定會遭到不少的非議,她不想給父親帶去太多的麻煩:

    中午吃飯之後,喬老專門把張揚叫到房間內,請教了幾個養生的問題,張揚又幫助他檢查了一下身體,發現喬老的身體狀態很好。

    談話中知道,喬老這次來東江隻走路過,之前他去廣東玩了一個月,返回京城的途中剛好來東江看看家人。喬老道:“張揚啊,你醫術既然如此神奇,那麼,你幫我看看,我還有多久的時間。”張揚想不到喬老突然提起了這個問題,他笑道:“喬老,我學過醫,可我沒學過算命,您的問題我真的回答不了。”

    喬老笑了起來,他感歎道:“誰都不可能永生不死,到了我這和年齡,什麼都看得很淡,張揚,跟我去京城一趟吧。”

    張揚微微一怔,不知喬老讓自己去京城有什麼事,對他而言喬老的要求,斷然是不能拒絕的,更何況喬老曾經多次幫助過他,他欠老爺子的人情債。張揚道:“喬老能不能透**讓我去京的任務?……

    喬老道:“我有一位老友,病得很重,請過很多醫生為他診治過,可惜都沒有什麼效果,我想你或許能夠幫得到他。”

    張揚點了點頭,喬老既然開口,他當然要答應,隻是不知道喬老的這位老朋友是誰?能得喬老如此看重。

    喬老中午例行要午休,張揚陪他聊了一會兒,就告辭出來,不敢耽擱他休息,來到樓下,看到喬振梁父女兩人正在那兒下棋,走近一看,兩人下的五子棋,喬夢媛敗局已定,她一伸手將棋局楠亂了:“不來了,爸,你總是欺負我!”

    喬振粱哈哈大笑,他轉向張揚道:“怎樣?老爺子的身體還不錯吧?”

    張揚點了點頭道:“很好,喬老讓我隨他去趟京城。”

    喬振粱顯然並不知道這件事,顯得有些錯愕,但隨即又點了點頭道:“既然讓你去,你就跟著去吧:”

    喬夢媛好聲道:“爺爺讓你跟著去幹什麼?都沒聽他說。”

    張揚脫口道:“你去不去?”問完這句話又有些後悔,當著喬振粱的麵問這個問題似乎有些唐突了。

    喬夢媛搖了搖頭道:“走不開,南錫那邊忙得很,我今晚就要返回南錫。”

    張揚這才想起一個問題,喬老讓他跟著一起去京城,到底什麼時候走?

    喬振粱道:“張揚你去準備吧,晚飯後跟隨老爺子一起返回京城:”

    張揚沒想到這麼快,喬振粱的這番話也克分表現出他對張揚的信任,喬老雖然退了,可是他的行蹤仍然是高度機密,他能夠對張揚毫不隱瞞,證明的確將張揚當成了自己人。

    張揚笑了笑道:“沒什麼好準備的,我反正都是一個人,說走就走!”當著喬振梁的麵,他用喬家的座機給秦清打了個電話。

    電話中張揚壓根就沒提喬老的事情,隻說喬書記讓他去京城出差,秦清知道他上牛去喬振粱家的事情,看到這個電話是喬振粱家的號碼,馬上就猜到喬振粱可能就在張揚左右,她沒有追問詳情,張揚如果方便肯定會告訴她什麼原因。

    喬老這次出行乘坐一輛特製的商務車,車內經過改裝,專門給喬老準備了一張小床,還有獨立衛生間,麵其實就是房車結構,張揚看出這輛車剛買沒多久,問過才知道,這輛車是喬夢媛特地買來孝敬爺爺的,專門從廠家定製,這樣的汽車整個世界上一找不到幾輛,一行三輛車在下牛五點半的時候離開了東江。

    喬老躺在小床上,拿起了一本書,張揚坐在一旁,喬老道:“這兒有書,前麵有電視,你想幹什麼就幹什麼,不用拘束。”

    張揚道:“您老為什麼不坐飛機啥的?”

    喬老笑道:“你是不是覺看到了我這和年紀應該珍惜時間,任何事情都要講究效率才對?”

    張揚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

    喬老道:“退下來之後,我最不缺少的就是時間,我喜歡這和在路上的感覺,瀏覽一下途中風景,窗外的景色在不停變幻,對於害怕死亡的人來說,他的時間永遠是不夠用的短暫的,可是你把生命隻看成人生的一個,階段,在你的這個階段已經完成了自己的任務,那麼你就會覺著自己無所事事,你的時間多的近乎奢侈!”喬老戴上花鏡,開始看書:

    張揚沒有打擾他,拿起耳機,打開前方的電視,看了起來。

    柢達京城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半,喬老的精神依然很好,他每晚都是十二點準時睡覺,保證睡眠時間五到六個小時。他的行程也是根據他的作息時間製訂的,當晚張揚就在喬老家中休息,張大官人少有難以入眠的時候,來到喬老家,他例行交出了手機,這都是按照相應的安全規定執行,張揚對此自然不會有什麼意義,住宿條件很好,房間內電視音響一應俱全,還有點心小吃,不過張揚到了這還是激身不自在,有種被關禁閉的感覺。

    張揚百無聊賴的看起了電視,整個晚上他都沒有睡好,清晨五點多的時候,張揚聽到外麵有動靜,拉開窗簾向外望去,卻見晨光下,喬老身穿灰色的練功服,在花園中打起了太極拳。

    張揚笑了笑,他走了出去,來到門外,喬老的牟衛員看了看他沒說話,張揚也沒有繼續往前,站在那,看著喬老將這一路太極拳打完,樂鼓了鼓掌。

    

Snap Time:2018-06-25 23:36:41  ExecTime:0.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