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八十九章放不下(下)


    .!”文玲瘋狂的笑著,她的目光流露出無限殺機:“說的好聽,你的謊言騙不了我,杜天野,你辜負了我!”

    杜天野轉過身有些詫異的看著表情瘋狂的文玲。

    文玲道:“你是我在這世上唯一的希望,你毀掉了我!”

    杜天野沒有說話,目光中充滿了悲哀和同情,他不知道文玲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變得不可理喻,變得如此偏激。

    文玲咬牙切齒道:“我發誓,我要讓你付出代價,我得不到的東西,沒有任何人可以得到!”

    她的話讓杜天野不寒而栗,更讓杜天野震駭的是,文玲說完這番話,一張擊打在一旁的楓樹上,那碗口粗細的楓樹竟然從中折斷,這樣的掌力著實駭人。

    張揚接到幹媽羅慧寧電話的時候,正在和常海心在床上激情纏綿,常海心在張揚的軟磨硬泡之下,下午果然沒有去上班,陪他回到住處,整整一個下午都在床上渡過,這個電話也讓常海心得到了些許的喘息,她有些疲憊的趴在張揚的身上,張揚拿起電話,向常海心做了一個襟聲的手勢,恭敬道:“幹媽!什麼指示?”

    羅慧寧道:“張揚,你有沒有見到文玲?”

    張揚有些詫異道:“玲姐?沒有啊!”

    羅慧寧歎了口氣道:“她突然就走了,隻說是去平海,我把心她去找杜天野,可我又不方便和杜天野聯係,張揚,文玲最近表現的有些奇怪,我很擔心她”事實上文玲這次蘇醒之後一直都表現的相當奇怪,羅慧寧身為母親當然看得出來,不過對女兒的事情她不好過問太多。

    張揚道:“杜天野現在人在東江,我沒聽他提起玲姐的事情,估計他們還沒見麵吧!”張揚回憶了一下,杜天野並沒有表現出任何的反常狀況。

    羅慧寧道:“總之,你幫我留意,千萬不要出什麼事情才好”

    張揚又安慰了羅慧寧兩句,方才掛上,他對文玲的興趣不大,事實上他對文玲有種敬而遠之的感覺,總覺著這位幹姐姐渾身上下透著一種說不出的詭異,她不找自己的麻煩都謝天謝地了,自己可不想主動去招惹她。

    常海心趴在張揚懷中,手指輕輕觸動他的嘴唇道:“什麼事情?”

    張揚把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感歎道:“真不希望老杜再跟她有什麼糾纏了!”說話的時候,杜天野的電話也打來了,杜天野的語氣顯得有些猶豫,他約張揚馬上見麵,也不願說什麼事情,隻說是有急事。

    因為之前有了羅慧寧的那個電話,張揚自然慎重起來,他放下電話,坐起身來,向常海心道:“我得出去一趟,回頭你跟秦書記說一聲,晚上的飯局我就不去了!”

    常海心點了點頭,裹著被單從床上下來,察覺到張揚的目光仍然盯著自己的雙腿不放,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我去衝個澡,身上全都是你的味道!”

    張揚笑了一聲,他換好了衣服,馬上出門,杜天野找他很急,他沒時間陪著常海心一起好好洗個鴛鴦浴了。

    張揚來到慧源賓館的時候,杜天野就在賓館外的公話亭等他,看到張揚的越野車過來,杜天野拉開車門坐了進去,第一句話就是:“剛才文玲來了!”

    張揚皺了皺眉頭,想不到她真的來到了東江,他低聲道:“剛才我幹媽打電話過來,告訴我她來到了平海,找你的?”

    杜天野點了點頭,他顯得有些緊張:“她好像把過去的事情都想起來了”

    張揚道:“那有怎樣?”

    杜天野咬了咬嘴唇:“你跟我來!”他帶著張揚來到剛才他和文玲談話的地點,張揚一眼就看到了那棵從中折斷的楓樹。望著楓樹斷裂的部分,張揚暗自吸了一口冷氣,這一掌顯然是文玲所打,他看了看杜天野,低聲道:“你沒事吧?”

    杜天野搖了搖頭:“我沒事,我隻是擔心地……她可能會對蘇媛媛不利”

    張揚有些詫異道:“這件事和蘇媛媛有什麼關係?”

    杜天野道:“我也不清楚,我送蘇媛媛回來,她一直在後麵跟著我們,剛才她向我說了一些很奇怪的話,先走向我道歉,然後又說我辜負了她,她認為我的改變是因為蘇媛媛,還說……”

    張揚的內心沉了下去,文玲喜怒無常,說出這些話並不奇怪,他低聲道:“她還說什麼?”

    “她說,她得不到的東西沒有任何人可以得到”

    張揚此時真真正正的有些擔心了,他向四周看了看:“文玲在哪?”

    杜天野搖了搖頭:“說完她就走了,我擔心她對蘇媛媛不利,所以剛才給她打了個電話,還好她沒事”

    張揚道:“你有沒有提醒過她?”

    杜天野又搖了搖頭道:“這種事,我不知該如何開。”張揚道:“我去找她,文玲精神很不穩定,她什麼事都能幹出來!”

    杜天野聽張揚說得如此嚴重,也感覺到這件事非同小可,他決定和張揚一起去找蘇媛媛。

    讓他們感到不安的是,蘇媛媛竟然不在單位。

    杜天野感到有些詫異,他網剛打過電話,蘇媛媛就在這,前後不過半個小時,怎麼就不知去想了?

    張揚也是極其緊張,他已經知道蘇媛媛和自己的關係,當然不希望自己的姐姐就這麼不明不白的沒了。關心則亂,張大官人甚至都想起了報警。

    就在他們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時候,文玲打來了電話,電話直接打到了杜天野的手機上:“杜天野,你還想見她的話,來龍脊山!”

    龍脊山並不高,海拔二百多米,這的開發並不完善,很少有遊人來這遊玩,杜天野和張揚一起沿著慧源賓館後麵的一條小路,迅速向山巔而去。

    杜天野沒想到文玲會變成這個樣子,張揚有句話沒說錯,文玲現在的精神狀態並不正常,考慮事情相當的偏激,萬一情緒失控,真有可能做出傷害蘇媛媛的事情。

    杜天野也留意到張揚對蘇媛媛非常的關心,他當然想不到其中的內情,還以為張揚真的是受了羅慧寧所托,想阻止文玲鬧出亂子。

    蘇媛媛被倒吊在鬆樹的枝椏上,她的穴道被文玲製住,根本發不出任何的聲音,身軀隨著山風徽徽晃動著,美眸之中流露出莫名的驚恐,這個女人說是要找她談談杜天野的事情,可她們剛剛來到無人之處,她就製住了自己的穴道,帶著她來到了這,將她吊在鬆樹之上。

    文玲靠在樹幹上靜靜坐著,天邊的夕陽漸漸墜落,她的身上蒙上了一層橘紅色的光芒,遠遠望去,顯得虛幻無比,沒有任何的真實感。

    文玲的左手握著一把水果刀,隻要她願意,這柄刀隨時都可以洞穿蘇媛媛的胸膛。

    她聽到了遠方的腳步聲,來得應該是兩個人,一個腳步很沉重,另外一個很輕盈,宛如狸貓落地,如果不是擁有文玲這樣的超強耳力,肯定會忽略另外一個人的存在,文玲的目光依然看著遠方的晚霞,她卻知道,張揚也到了。

    張揚和杜天野都看到了被吊在樹上的蘇媛媛,看到蘇媛媛目前性命無恙,兩人都鬆了一口氣。

    文玲玩弄著手中的那把水果刀,漫不經心道:“張揚,這件事和你無關,你不要插手”

    張揚歎了一口氣道:“玲姐,幹媽很擔心你,讓我送你回去”

    文玲轉過臉來,冰冷的眸子盯在張揚的臉上,冷冷道:“看在媽的份上,我不跟你計較,你再多管閑事,我將你一起殺掉!”

    杜天野怒道:“文玲,你搞什麼?你和我的事情,你衝著我來就是,為什麼要把一個無辜的女孩子牽扯進來?”

    文玲緩緩站起身,望著蘇媛媛道:“杜天野,我給過你機會,可是你……”她霍然轉過身,目光充滿憤怒的盯住杜天野道:“你卻辜負了我!為了這個女人,你背棄了我!你忘了當年對我說過的那些話,你忘了我們那些年的感情!”

    張揚已經把文玲定義為一個偏執型的神經病,在她眼都是別人對不起她,卻從沒有想過,這些事是怎樣造成的?更沒有想過她自己做過多少錯事!張揚悄悄將一把軍刀交給杜天野,用傳音入密的功夫道:“等會我牽製住她,你去杷蘇媛媛解救下來”

    杜天野道:“文玲,我們之間的事情和任何人無關,我承認,我喜歡過你,為了當年的承諾,我可以一直守候下去,可是你害死了我的父親!”

    文玲厲聲道:“我已經道過歉了,那件事根本是在我失去意識的情況下發生的,你為什麼不能寬容一些,為什麼不能體諒我?”

    張大官人真覺著文玲的邏輯有問題,把人家的老爹給氣死了,現在居然振振有辭的要和杜天野重歸於好,丫的頭腦出毛病了?換成誰也不可能接受啊。

    杜天野道:“文玲,你放開蘇媛媛,有什麼事情衝著我來!我可以保證,任何人都不會插手咱們之間的事情”

    

Snap Time:2018-04-23 09:31:20  ExecTime:0.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