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八十九章放不下(上)


    .孔源笑對方克風道:“大家好,我很高興能夠前來參加你們研究生班的開學典禮,在座的同誌們,不管你們現在擔任什麼職務,來到這,走入黨校的大門,你們就是這的學生,所以,我要交代你們的第一件事就是,在校期間,一定要遵守校規校紀,尊敬老師,團結同學,好好學習,天天向上!”

    現場響起一片笑聲。

    孔源又道:“切記,在校期間,杜絕談戀愛,同學和同學不可以,同學和老師之間更不可以!”

    會場中響起熱烈的掌聲。

    張大官人也跟著鼓掌,他不得不承認,孔源這個老家夥說話還是很風趣的,寥寥幾句話已經將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孔源微笑道:“我是搞幹部工作的,你們坐在下麵的全都是平海各個城市各個係統的重要幹部,我對你們每個人都很熟悉,該說的大道理,你們都懂,所以今天我不需要說太多,能有這次的學習機會不容易,我希望大家都要珍惜,要把握好機會提高自己,鍛煉自己,以後才能更好的為黨和國家工作,我希望你們要認真的對待這次學習機會,不要抱著前來鍍金拿文憑的心理,我負責組織部工作,我先警告你們,你們的學習成績會作為以後我們組織部評估幹部的標準,所以隻要是想升官的就好好學,認真學!”

    他的發言又引來了一片掌聲。

    孔源台上發言是一回事,可心底卻明白,這些幹部都是來混文憑的,誰也不會把這次的學習真正當成一回事,他們平時工作都忙得不可開交,誰還有精力去學習,省黨校辦這個研究生班的目的說穿了就是一和政治福利,隻要被招入研究生班的,肯定都能拿到畢業證書。

    因為最近省正在針對公款吃喝進行整頓,所以黨校也沒有組織例行的會餐,大家領了教材之後自由活動,張揚約了杜天野和劉豔紅一起去吃飯,杜天野沒什麼事,可劉豔紅劃到監察廳,工作忙得很,婉言謝絕了張揚的好意。

    杜天野上了張揚的三菱車之後,向他道:“去慧源賓館。”

    他所說的慧源賓館是剛劃建成開業的一家五星級酒店,張揚從沒有去過,張揚笑道:“你住在那?”

    杜天野笑道:“去見一個朋友!”

    “誰啊?”

    杜天野笑了笑沒說話,張揚忍不住道:“越來越喜歡故弄玄虛,你現在當官都快成精了!”

    杜天野道:“總之你肯定認識!”

    來到慧源賓館之後,張揚才知道杜天野要見的人是蘇媛媛,他同父異母的姐姐,蘇媛媛見到張揚也頗感驚奇,雖然她知道張揚在東江工作,可是並沒有去拜會他的意思,蘇媛媛並不知道他們之間還有這樣的親情關係。

    原來蘇媛媛自從母親死後,也就沒有了太多的牽掛,這些年來她之所以一直留在哥哥的店幫忙,都是為了方便照顧母親,如今母親去了,她開始考慮自己的事業和未來,剛巧東江慧源賓館在全省範圍內招聘管理人員,蘇媛媛前來應聘,她過硬的專業素質和職業水準順利通過了考核,如今被委以客房部經理的重任。

    張揚笑道:“我還當是誰這麼神秘,原乘是蘇小姐!”

    蘇媛媛道:“張主經,想不到你也一起來了。”

    張揚笑了笑道:“希望沒有打擾到你們!”這句話說得蘇媛媛有些不好意思。

    杜天野解釋道:“我也很久沒見蘇媛媛了,聽說她在這工作,所以過來看看。”

    蘇媛媛道:“我請你們吃飯!”

    張揚笑道:“我是地主,這頓飯應該我來請才對,中午我在望江樓已經訂好位子了,咱們一起過去。”

    蘇媛媛剛好下牛輪休,也沒什麼事情,當下點了點頭,臨走之前,還帶著張揚和杜天野參觀了一下劃剛落成的慧源賓館,這座五星級賓館是建在龍脊山和金水湖之間的一片仿古建築群,所有建築都是典型的徽派民居風格,白牆黑瓦,樹影婆娑,綠水環繞,景色清新賞目,和常規意義上的賓館不同。

    蘇媛媛介紹道:“我們這座賓館比較注重客人的,以高端經營為主,別墅區占客房的二分之一。”

    張揚道:“環境不錯,以後我來的話有沒有折扣?”

    蘇媛媛微笑道:“我會在自己的權限範圍內給你最大的優惠。”

    賓館並沒有完全落成,目前的餐飲區還在裝修,預計等到年底才能開業。張揚其實美心的並不是賓館本身,他了解這座賓館的目的還是為了蘇媛媛,既然知道了他和蘇媛媛之間的關係,畢竟血濃於水,他就不可能不去關心蘇媛媛的工作和生活。

    自從知道蘇媛媛是他姐姐之後,張揚就想把她和杜天野撮合在一起,雖然杜天野比蘇媛媛大十多歲,可杜天野的為人張揚走了解的,有情有義,正直無私,也隻有把蘇媛媛托付給這樣的人他才能夠放心。蘇媛媛對杜天野明顯很有意思,不過杜天野的感情在文玲那受傷頗重,現在文玲又突然蘇醒,讓一切變得越發的撲朔迷離。

    前來參加這場接風宴的有**廳副廳長榮鵬飛,已經二線的**廳副廳長田慶龍,蘇媛媛沒想到會來這麼多的大幹部,早知如此,她就不跟看來了,張揚也考慮到了這一點,他叫上了常海心,主要是為了和蘇媛媛作伴,在杜天野眼張揚這小子考慮問題越來越周到了,他並不知道張揚對蘇媛媛的關心和照顧全都是因為他們的姐弟關係。

    榮鵬飛和田慶龍都是沒有太多官架子的人,田慶龍如今已經淡出官場,一心等著退休,他兒子田斌如今也調到了東江工作,今年十一剛剛和女朋友程娟完婚,田慶龍老兩口隻等著抱剁子了。

    榮鵬飛來到東江之後擔任**廳副廳長的工作,廳長高仲和對他還算不錯,將刑偵這一塊交給了他去負責,雖然級別比過去有所提升,可是畢竟不同於在江城當一把手的時候,榮鵬飛現在做事低調謹慎了許多,在省城工作不僅僅依靠工作能力,更要考慮到方方麵麵的複雜關係,任何一個環節都要照顧到。

    喝酒的時候榮飆飛就發出了這樣的感歎:“過去在江城的時候總想著回到東江,可回來之後,反倒懷念起了在江城的日子,人真是矛盾的動物。”

    幾個人都笑了起來。

    杜天野道:“我發現你們一個個都在不停的往上走,隻有我一個人在江城原地踏步看來我是最落後的一個工……”

    張揚道:“顯擺什麼?我們進步了這麼久,加起來也沒有你一個人級別高:”

    榮鵬飛和田慶龍跟著點頭。

    常海心和蘇媛媛小聲交談,一旦談到官場的話題,她們插不進去嘴,也沒什麼興趣。

    張揚看出她們都有些不自在,找到機會小聲對常海心道:“吃飽了你們就去逛街,等我們忙完了給你們電話。”

    常海心點了點頭,向幾人告辭之後和蘇媛媛一起去了。

    兩位女孩走後,榮鵬飛的話題明顯深刻了不少,他低聲道:“省劃剛做出了暫緩國營中小企業改革的決定。”

    杜天野點了點頭道:“這次我來東江也準備就這件事和領導們探討一下。”

    張揚道:“國務院不是已經下發了文件,要大膽改革嗎?”

    杜天野道:“改革的方向應該不會變,但是具體的實施過程中造成了很大的矛盾,最近因為企業改革的事情,各地前往京城**的人明顯增多,各級政府也承受著相當大的壓力。”

    榮鵬飛道:“省內的意見也很不一致,宋省長在這件事上和喬書記的觀點不同。”接下來的話他雖然沒有說,可所有人都明白,喬振粱對這次企業改革所報有的態度趨於保守,而宋懷明卻是積極提倡改革,兩人的觀點截然不同。

    田慶龍道:“不是南錫作為改革的試點早就已經開始了這方麵的工作了嗎?”

    張揚點了點頭道:“南錫的改革還算成,企業內部並沒有出現太多的負麵情緒。”

    杜天野道:“南錫改革的經驗值得借鑒,不過每個地方的具體情況不同,還需要根據自己的實際情況具體分析。”

    幾個人關係雖然不錯,可是談到政治,都有所保留,並沒有進行太深層的探討。

    午宴之後,榮鵬飛和田慶龍一起返回單位上班,張揚沒什麼事,邀請杜天野一起前往茗心茶樓喝茶,他給常海心打了個電話,想約她同去,可常海心和蘇媛媛兩人逛街正在興頭上,現在無論如何是不會去喝茶的:

    張揚掛上電話,向杜天野笑道:“女孩子一旦逛起嶄來就沒完沒了,親爹親娘都能給忘了。”

    杜天野笑了笑道:“談到對女性的了解,我不如你。”

    

Snap Time:2018-01-17 11:23:12  ExecTime:0.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