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八十八章意外傷害(中)

  
  .大峽每天睡得都很晚,平時起chung都是在中午十二點以後,今天不到八點就被人給敲醒了,他以為是社會上的朋友來找他,睡眼惺忪的去開門,嘴上罵咧咧道:,“他媽誰啊?大清早就來敲門!”
  拉開房門,看到眼前竟然是張揚,大奔嚇得頓時醒了,咧著嘴笑道:“是您啊我我“我真不知道是您”
  張揚也沒跟他一般計較,看了看他室內亂七八糟的環境,不由得皺了皺眉頭:,“你丫也不收拾一下,整得跟豬圈似的!”
  大奔趕緊把沙發上亂糟糟的東西拿起來:“坐!張哥!快請坐!”
  張揚在沙發上坐下,翹起二郎tui道:“李成你認識吧?長頭發紮小辮的!”
  大奔道:“叫李成的多了,您說的是哪一個?”
  張揚冷冷看著他道:“大奔,我既然來找你,就證明把這件事查了個差不多,你小子少在這兒跟我裝傻充愣,我也不跟你繞彎子,李成把我一個小兄弟給紮了,現在躺在醫院堜O,脾切除,你要是知道他在哪兒,趕緊把他的藏身地點告訴我。”
  大奔苦著臉道:,“張哥,我是真不知道,我承認我認識李成,可那都走過去的事情了,他剛出道那會兒跟我混,可我手堥S錢,現在什麼事情都是金錢至上,混社會也是這樣,帶一幫小弟看起來威風,可那得建立在你有錢給他們的基礎上,總不能讓人家跟著我喝西北風吧,後來人家一個個都翅膀硬了,也找到了門路,誰還搭理我啊。”
  張揚道:“他不是一直都在鼓樓廣場混嗎?”
  大奔道:“有眸子不在這堮岭ng了,李成那小子頭腦比較靈活,長相又不錯”我都懷疑這廝去當鴨了。”大奔找出一盒中華給張揚敬煙。
  張揚擺了擺手:,“大奔,你別跟我扯犢子,現在我要找出他來,我兄弟被他給紮了,這件事不能算了。”
  大奔道:,“張哥”您這就是逼我了,我真不知道,你讓我哪給你找去?”
  張揚道:,“你仔細想想,還有什麼地方他經常去?”
  大奔想了想道:,“李成這眸子經常去鯊魚王迪廳逛dng,具體幹什麼我不清楚,不過他錢來的很容易,吊馬子當鴨,錢應該不會來這麼快。”他壓低聲音道:,“我聽說他在那堸簞漞n頭丸!”
  張揚道:,“稱是說那個鯊魚頭知道?”
  大奔笑了笑道:“我什麼都沒說。”
  張揚發現江湖義氣之類的說法隻存在於電影電視和小說中”現實中像大奔這種江湖人物,時不時為非作歹、作jin犯科的家夥,根本沒有一個正確的道德標準,這種人你又怎麼指望他去講義氣?
  鯊魚頭楊勁鬆的手還沒有好,整天架著肩膀,可這並不妨礙他賺錢,他的鯊魚頭迪廳生意不錯,每晚八點以後都是人滿為患。
  鯊魚頭沒事的時候喜歡一個人坐在二樓上”從這個角度他能夠看清舞池的全貌,從高處看下去,能讓他產生君臨天下的感覺,他喜歡看黑幫片,希望有一天自己能夠成為叱吒一方的黑道大哥,當然他也明白國內的製度是不允許這種人存在的,鯊魚頭端著一杯紅酒,他的頭隨著ji烈而有節奏的音樂微微晃動著,小眼睛望著舞池正中小舞台上瘋狂舞動的領舞女郎,咕嘟咽了。紅酒,目光變得越發的yin邪了。
&emp; 這時他看到一個人衝著他走了過來,張揚遠遠就看到了鯊魚頭,朝他笑了笑,lu出一口整卒而潔白的牙齒。
  在舞廳的燈光下,張揚的牙齒顯得白的屋人,鯊魚頭仿佛看到了一個吃人不吐骨頭的怪物,他居然放下紅酒”轉身就走。
  沒等他離開,張揚就追了上來,一把抓住了他的肩頭:,“你跑什麼?”
  鯊魚頭轉過身:“沒跑,這是我的地方!”
  周圍幾名壯漢向這邊湊了過來。
  張大官人眯起眼睛看了看周圍的幾個人:,“幹什麼?都跟我滾一邊去!”
  鯊魚頭打心底恨張揚,可是真正麵對張揚的時候,他又感到害怕。
  鯊魚頭在心中默默提醒自己,這堿O我的主場啊!他鼓足勇氣和張揚對望著道:“你找我幹什麼?”張揚道:“打聽一個人!”
  鯊魚頭冷冷看著他。
  張揚道:,“李成你應該認識吧,長頭發紮小鼻的那個!”
  鯊魚頭道:“不認識,聽都沒聽說過!”
  張揚笑道:,“你好好想想,別急著回答,聽說他經常在你迪廳玩。”
  “誰他媽說的?讓我知道我抽死他!”鯊魚頭的樣子相當的尊張。
  張楊道:“鯊白頭,我的脾氣你環不?解?”
  鯊魚頭仰起下巴:,“你看清楚這兒是什麼地方,我告訴你,別覺著自己是個小幹部就耀武揚威的,我沒犯法,你也不是警察,我沒義務回答你的問題,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張揚仍然笑容不變:,“可我聽說你知道!”
  鯊魚頭道:,“知道怎麼著?知道我也不告訴你!”當著這麼多的兄弟他不能表現的太軟,不然以後還怎麼在道上混。
  張揚笑了一聲:,“嘴巴ting硬,可惜你的骨頭不像嘴巴這麼硬。”話音剛落,他一把就抓住了鯊魚頭受傷的手臂,向懷堣@拖,鯊魚頭骨折未愈,哪敢用力,慘叫著向他懷婼艦h,張揚一個摔跤的動作,將鯊魚頭偌大的身軀整個翻轉了過去,鯊魚頭慘叫一聲,翻出了欄杆頭朝下往舞池中栽去。從他所處的位置到下麵至少有七米的高度,如果摔下去,隻怕腦袋要戳到肚子堨h了。
  鯊魚頭的幾個跟班看到眼前情景,一個個在旁邊大咋呼小叫,可是誰也不敢向前,生怕惹火了張揚,鬆開手鯊魚頭就完了。
  鯊魚頭嚇得hun飛魄散,慘叫道:,“你放開我,放開我!”
  張揚單手抓住他的足踝,鯊魚頭近二百斤的體重全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張揚道:,“現在跟我說,李成在哪堙H”
  上麵雖然熱鬧,可是多數人都沉醉在迪廳充滿節奏的音樂聲中,沒有人察覺到上麵的變化。
  鯊魚頭慘叫道:“他剛……剛才還在樓下……那邊……東北角,他在那堙迂i揚舉目望去,卻見樓下舞池中,一名男子正在向出口的方向擠去,他留著長發紮著小辮,張揚用力一拉,將鯊魚頭給拖了上來,一把將他推倒在地,然後騰空從二層跳了下去。
  那名男子驚慌失措的向出口逃去,途中撞到了幾人,張揚穩穩落在地上,怒吼道:“你給我站住!”
  那名長發男子逃出迪廳之後,發足疾奔起來,他奔跑的速度的確不慢,很快就穿過了兩條街道,他轉過身看看張揚有沒有追上來,卻發現張揚距離自己已經不到十米,他嚇得繼續奔跑起來。
  張大官人抓起了一旁的垃圾桶,瞄準這廝的後背用力扔了出去,垃圾桶砸在那男子的後背上,他失去平衡,撲通一聲摔倒在地上,身體由於慣xing滑出去兩米多遠。不等他爬起來,張揚已經追了上來,抓住他的衣領,將他老鷹抓小雞一樣拎了起來,狠狠撞在道路旁的另外一隻垃圾桶上,那男子和垃圾桶一起倒翻在地上,慘叫道:,“別打我,別打我……”
  張揚緩步走了過去,一腳踢在他的肚子上,將這廝踢得飛起,然後又落下,借著路燈的光芒看了看他的麵孔,確信正是那個用刀捅傷周山虎的李成。
  張揚道:,“你就是季成?”
  李成抱著頭,身體縮成一團,嚇得連話都不敢說了。
  張揚道:,“怎麼不跑了?你不是跑得ting快嗎?”
  李成戰兢兢道:“大哥“我不認識你,你找我幹嘛?”
  ,“傷了人就想跑?警察找不到你,我一樣找到你!”想起周山虎因為這小子弄得脾切除,張揚火不打一處來,抬腳照著他臉上就是一下,踹得李成滿臉開hu,李成的身上滾落下來幾小包白s的粉末,張揚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可隱約猜到十有八九就是毒品,他冷笑道:,“人樁並獲,你等著坐牢吧。”
  李成捂著流血的鼻子:,“大哥放我一條生路”
  張揚才不理會他,掏出電話報警。
  警察沒多久就趕來了,把李成帶上了囚車,初步認定他身上的那些東西都是冰毒。對警方來說,這是一個意外的發現,當天晚上警方就查抄了鯊魚王迪廳,在迪廳內抓到了三名攜帶毒品的犯罪分子,鯊魚頭楊勁鬆方麵雖然沒事,不過他涉嫌和販賣毒品卒有關,也被警方帶回去問話,迪廳被勒令停業整頓[email protected]
  

Snap Time:2018-10-23 11:15:14  ExecTime: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