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八十八章意外傷害(上)


    .周山虎圓滿完成了秦清交給他的任務退了出去,這種場合不是他呆的地方。

    周山虎當麵給劉寶全認錯,可不是張揚交代的,張揚知道秦清這樣做是為了大局考慮,也明白她這樣做是正確的,可張揚在心底深處是看不起劉寶全的,心說又不是周山虎揍得你,他憑什麼給你道歉啊?最讓張揚惱火的是,劉寶全在接受周山虎道歉之後,很得意的向自己看了兩眼,分明是在說,你丫不是牛逼嗎?你丫帶的小弟不是得瑟嗎?還不是一樣要向我低頭,給我道歉?

    張揚於是也端起了酒杯,他向劉寶全道:“說起來,劉主任我也欠你一個道歉!”

    所有人都愣了,心說這廝又唱得哪一出?

    劉寶全笑道:,“小張,你這話說得。”

    張揚道:“湍江水汙染的時候,我弄了瓶汙水倒了您一臉,現在想起來我心就覺著臊得慌,我這人年輕衝動不懂事,熱血上頭,就保不齊要幹一些混賬事,劉主任,您大人有大量,就原諒我吧!”

    劉寶全明白了,這廝根本不是道歉,是故意羞辱他呢,生怕別人不知道他往自己臉上潑髒水的事兒,劉寶全心恨得癢癢的,可在表麵上還得裝出很大氣的樣子,樂道:“張揚,過去的事情就不要提了,那時候,咱們是各為其主,我不也差點打你嗎,我脾氣也不好,事情過去就過去了,咱們不提,不提!”

    張揚心說你打我?別往臉上貼金了,就你這樣的,來百來個也不是我的對手啊。

    秦清聞到了其中的硝煙味道,她笑著舉杯道:,“劉主任說得對,

    不開心的事情就不要提了,過去都是為了工作,si下並沒有任何的矛盾,來,大家一起幹杯”祝願我們這個團隊越來越團結,越來越有凝聚力。”

    劉寶全趁機端起了杯子。

    眾人將杯中酒一飲而盡,當晚的總休氣氛還過得去,劉寶全心雖然不是太痛快,可大麵上仍然照顧到了,張大官人發揮他的酒量,把劉寶全、羅安定、唐自立三人全都給喝高了,秦清實在看不過眼”提醒他別再繼續喝了,張揚真要是敝開量喝,保不齊那三人中得有人捐軀在酒桌上。

    劉寶全還算頭腦有些理智,搖搖晃晃站起身來:“我得回去了那,那我老婆給我規定要九點半前到家”他是個妻管嚴,這句話一說,所有人都笑了起來。

    秦清讓周山虎把劉寶全送回去。

    劉寶全上車之後就睡了起來,周山虎問明了他家的地址,驅車把劉寶全送往春澤園小區,其實如果不是喝多酒,劉寶全還真不敢輕易再坐周山虎的車。來到小區門前,周山虎停下車,把劉寶全叫醒。

    劉寶全睜開惺忪的睡眼:“到了啊……這麼快?”

    周山虎道:“劉主任,您住那棟樓?”

    “口號!”劉寶全落下車窗,用力抽吸了一口新鮮的空氣,試圖把肺的酒氣給排遣出去,這時候遠處傳來爭吵聲”劉寶全看了看,忽然瞪大了眼睛,推開車門跌跌撞撞向遠處跑了過去,怒吼道:“放開她!”

    ………………………………………………………………………………………………

    周山虎不知發生了什麼事,他慌忙下車跟了過去,卻見前方三個男青年正圍著一個女孩子糾纏。

    那女孩二十歲左右,濃妝豔抹的”手臂被其中一人給抓住,女孩道:,“你放開我”都跟你說過分手了,你別纏著我!”

    那男青年高高大大的”不過看起來顯得流流氣,頭發留了很長,紮了根馬尾,他氣勢洶洶道:,“你說分手就分手啊,玩我啊?我在你身上耗了這麼多精力全他媽白費了!”

    劉寶全衝過去是有原因的,那女孩是他閨女劉希婷,說起他的這個女兒劉寶全也頗為頭疼,上學的時候成績不好,考不上正牌大學,劉寶全好不容易通過關係給她弄了個東江工程學院的大專班,還是自費,可進了校門還是不好好上,戀愛談了不少。

    劉寶全怒道:“你放開她!”

    那小青年瞪著他道:“你誰啊你?我們談戀愛礙你什麼事兒?”

    劉寶全怒道:,“我是她爸!”

    劉希婷看到父親來了,咬了咬嘴chun道:“爸,這兒沒你事,我們同學說點事,你先回責吧劉寶全也不知哪來的邪火,看到那小子仍然抓住女兒的手臂不放,氣得衝上去,揚起拳頭照著那小子的臉上就是一拳,這一拳正砸在那小

    子臉上,那小子被打的哎呦一聲,這三個小青年顯然都不是省油的燈,顯然沒有什麼尊老愛幼的思想,叫道:“你丫敢打我!”回手就是一拳把劉寶全給打得摔倒在地上。

    劉希婷尖叫道:“李成,你別打我爸!”她衝上去去廝打,也被李成一把推到,跟李成一起來的倆小子也上來了,李成抬腳就想踹劉寶全,可冷不防竄出一條黑影,一腳踹中了李成的大tui,不等李成反應過來緊接著第二腳就踹在他的小肚子上,李成騰雲駕霧的飛了起來,撞在身後的圍牆上撲通一聲摔倒在地上。跟他過來的倆小子愣了,心說怎麼半路殺出個程咬金。

    周山虎雖然不喜歡劉寶全,可劉寶全畢竟是他送來的,又是他單位領導,總不能看著他挨打,而且這幫小流氓太過分,不但打了劉寶全,還要打他閨女,周山虎實在看不過去了。

    李成叫道:“上,揍他!”

    那倆小子一起衝了過來,周山虎一言不發迎了上去,格住兩人的來拳,用頭狠狠砸中其中一人的麵門,砸得那小子鼻血長流,然後屈起右膝頂在另外一人的小腹,頂的那廝一聲慘叫,不過他也算強悍”牢牢抱住周山虎的身體不讓他動彈。

    李成此時從後麵悄然衝了上來,黑暗中看到寒光閃爍,劉希婷看到了,尖叫道:“小心!”

    可周山虎反應過來已經遲了,刀鋒從他的左側肋下捅了進去,周山虎感到xiong口一涼,痛得他幾乎昏厥過去,他一拳將抱住自己的那小子給擊倒,憤然轉過身去。

    李成被他的樣子給嚇住了,連刀都顧不上拔出來,轉身就跑。

    周山虎悶吼道:“別走“”被他打倒的那兩名小流氓也看出形勢不妙,趕緊逃了。周山虎捂著腰,堅持沒倒下去。

    劉寶全從地上爬起來,捂著被打腫的臉,路燈下依稀看到周山虎的身上不斷有鮮血流出,他驚呼道:“小婷,他受傷了!快,快去找人幫忙!”

    劉希婷整個人都被嚇呆了,徑父親提醒,才幫忙去喊人幫忙,劉寶全這邊打電話報警叫救護車。

    張揚得到消息的時候,正在送秦清回家,聽到周山虎被人給捅傷了,他頗為震驚,這件事來的太突然,周山虎不是去送劉寶全嗎?怎麼會招惹這樣的麻煩?

    秦清聽說這件事,馬上決定跟他一起去省人民醫院。

    他們來到醫院的時候,周山虎已經被送往手術室開刀,根據目拚了解到的情況是脾破裂,需要進行緊急脾髒切除術。

    負責案情的警察正在那詢冉情況。

    劉寶全半麵臉孔高腫著,這件事都是因為他女兒所引起,如果周山虎不是幫他出手,也不會落到現在這種地步。看到秦清和張披一起過來,劉寶全滿臉沮喪的走了過去,自怨哀怨道:“全都怪我,這件事全都怪我!”

    張揚已經問明了情況,確信周山虎這次不會有生命危險,發生這種事情誰也沒有想到,雖然他覺著周山虎為劉寶全受傷不值,可事情已經發生了,說什麼也沒用。

    劉寶全看到女兒,火氣又上來了,指著她道:“我早就提醒過你,不要和那些社會上的不良分子來往,可你倒好,現在惹出事來了!”

    劉希婷隻是哭,秦清道:“算了,事情已經這樣了你責怪她也沒用,還是想想配合警察,怎樣把那個李成給抓住。”

    劉寶全道:“他是誰?你趕緊給警方提供線索,一定要把那個混蛋給抓回來!”

    負責問案的警察,走了過來,得知秦清是周山虎的領導,他多說了一句:“根據目前我們掌握的情況,那個李成是個社會混混,平時都在鼓樓廣場那一帶混,你們放心,我們會跟進這件案子,爭取早日把凶手抓到。”

    張揚聽到他們在鼓樓廣場一代混,馬上想起了一個人,大奔平時就是混那的,也許他知道這些人的下落。

    此時急診手術結束,從醫生的口中得知因為搶救及時周山虎沒有生命危險,所有人也都鬆了口氣。

    劉寶全勸秦清回去休息,他決定留下來照顧周山虎,周山虎受傷畢竟是因為他,劉寶全心覺著非常過意不去。@。

    

Snap Time:2018-06-25 20:06:14  ExecTime:0.4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