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八十六章上級和下級(上)


    .第七百八十六章【上級和下級】上

    本來張揚對麗芙能否促成這件事,並沒有抱有太大希望,可是沒想到這件事真的成功了,一周之後,章睿融出現在東江,參加新城區行政工作人員的公開招聘,她直接就出現在張揚的辦公室。

    看到章睿融,張揚頗感驚喜,笑著站起身道:“小章啊!怎麼來之前也沒通知我一聲?”

    章睿融道:“你不是很想我來這工作嗎?”

    張大官人的確想,不過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真正的目的在常淩峰身上。張揚笑眯眯點了點頭道:“不是我想,是有人想,作為他的朋友,我隻是想給不善表達的他幫幫忙。”

    章睿融道:“恐怕我沒這麼大的魅力吧。”

    張揚給她衡了杯水,送到麵前:“這次來東江是不是想通了?”

    章睿融道:“我的身份你應該清楚吧?”

    張悟點了點頭道:“清楚,當然清楚!”

    “你覺著把我和他撮合在一起能有幸福嗎?他甚至連我真正的身份都不知道,我和他相處這麼久,一直都生活在欺騙和謊言中,這樣的狀況能夠找到幸福嗎?”

    張揚道:“我最近看了一外國電影,叫真實的謊言,麵那特工跟他老婆連孩子都生下來了,可老婆對他從事的職業一無所知,謊言也是善意的謊言,是為了保護對方。”

    章睿融道:“你已經退出組織了,你不懂。”

    張揚道:“我不懂組織規則,可是我懂感情,我看得出來,你們倆誰也離不開誰。”

    章睿融歎了口氣道:“想不到常淩峰還真有你這樣處處為他著想的朋友。”

    張揚道:“秦栓還有兩個相好的呢。”

    章睿融道:“我也不瞞你,這次我來你們這應聘,並不是為了什麼常淩峰,組織上派我來東江執行任務,我必須要一個身份作為掩護,既然你主動找上了我,我想你應該不會介意我在你們單位領一份工資。”

    張揚道:“求之不得。”

    章睿融道:“你過去曾經是組織的人,所以我不用交代你為我的身份保密。”

    張大官人連連點頭。

    章睿融道:“至於我和常淩峰的感情問題,任何人都沒有資格指手畫腳。”

    張揚又點了點頭道:“我是好意,我希望有情人終成眷屬,我也看到你走後這段時間常淩峰的痛苦,感情就這麼回事兒,你如果不去享受感情,那麼就得遭受感情的折磨,何必呢?女人早晚都得有個歸宿,你還年輕,還來得及做出選擇。”

    章睿融道:“剛說過你沒資格指手畫腳工……”

    張揚道:“得,我不說,不過常淩峰要來負責新城區的招商工作,你以後就跟著他幹!”

    “什麼?不是說他還沒答應嗎?”

    張大官人笑眯眯道:“他答應了!”

    常淩峰得知章睿融已經去了東江新城區管委會工作,足足沉默了一分鍾,他沒想到張揚真的把這件事給辦到了。

    張揚那邊等的已經不礦煩了,衝著電話嚷道:“我說常淩峰,你到底來還是不來啊?”

    常淩峰道:“我考慮考慮!”

    “考慮個屁啊!我告訴你,章睿融可是一大美女,自打她應聘成功,新城區指揮部的年輕小夥子全都盯上了,每天給她買盒飯的都排隊,哥們,我都替你著急。”

    “皇帝不急急死太監!”常淩峰不哈不熱的回敬了他一句。

    張揚道:“你給我個準信,你到底什麼時候來。”

    常淩峰那邊蓬!地一聲掛上了電話。

    事後張大官人才知道,常安峰忙著去買機票了。

    任何人都有缺點,即使睿智如常淩峰,他的弱點就是章睿融。張揚把握住了他的這個弱點,一擊即中。

    新城區管委會主任劉寶全這段時間的心情始終低沉而壓抑,先是張揚這個刺頭從市委書記梁天正那爭取到了管委會副主任的位置,然後秦清開始時圍繞新城區指揮部,對人員進行篩檢組合,劉寶全很快就悲哀的發現,他被邊緣化了,雖然每次開會他都在場,秦清的態度也很謙和,看似尊重他的意見,可他的意見幾乎沒有被采納過,具體的辦事過程中都是張揚出麵,他這個新城區管委會主任正在一步步演變成一個符號。劉寶全很痛苦,可市領導對秦清現在進行到機構人員改革表示出堅定的支持,認為秦清精簡機構輕裝上陣的想法是無比正確的,他又能說什麼?管委會綜合管理局局長羅安定,建設局局長唐自立,對目前的境況地頗有微詞,管委會三個局,目前隻有社會事業局最出風頭。本來他們以為社會事業局局長隻是一個打醬油的,可現在才發現真正打醬油的是他們。

    青龍潭小學粉則一新之後,秦清將新城區指揮部搬到了這,那棟四層教學樓就成了他們臨時的辦公中心,管委會的各科室分配到了一二兩層,管委會主任劉寶全的辦公室在二樓,隔壁就是管委會副主任張揚的辦公室,社會事業局也在二樓,綜合事業局和建設局都位於一樓,雖然小學經過整修,可一樓還是潮濕,這的辦公條件和市政府行政中心無法相比,兩位局長對這次的分配頗為不滿,憑什麼社會事業局要在二樓?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張揚現在還是管委會副主任。

    遷入新城區指揮部現場辦公中心的第一天,兩位鬱悶的局長都來到了管委會主任劉寶全的辦公室內。綜合事業局局長羅安定道:“劉主任,我們覺著把所有人員集中在這辦公並不合理。”

    劉寶全源了一聲,端著條杯目光茫然的望著桌麵,他也是第一天過來。

    羅安定又道:“雖然說我們未來的工作地點是新城區,可是我們的工作大部分還是和市內各部門打交道,就拿我來說吧,每天人事局、組織部、財政局幾乎都得跑一遍,辦公地點卻安排在了這,兩頭跑,一天下來油錢也耗費不少,效率卻未必能夠提高,這也是一和資源上的浪費:”

    劉寶全喝了。茶,看了羅安定一眼:“這事你跟秦書記反映過了沒有?”

    羅安定搖了搖頭:

    唐自立道:“主二主任,我們屬於管委會管理,您才是我們的直接領導啊!”

    劉寶全道:“領導們說了,咱們這的工作由秦書記統一領導:”

    他的話明顯常著情緒,秦清最近對他們的組織結構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和市領導對她的支持也有著相當大的關係。

    羅安定道:“劉主任,現在咱們的領導班子劃剛組建,人員也在主,實之中,當初我們千挑萬選的骨幹力量,如今又被秦書記以精簡機構為名篩選掉了一多半,可新進的一些人都是社會事業局方麵的。”

    唐自立跟著點頭道:“劉主任,我們想問問,選拔工作人員的標準是什麼?都說選拔過程中要公開公正,可我怎麼感覺實際的操作中並不那麼回事兒?為什麼一個單位要執行兩套標準?”

    秦清提出的精簡機構輕裝上陣在無形之中觸犯了很多人的利益,市給出的那份名單上的人員被她裁掉了近三分之二,這樣的行事作風可謂是魅力十足,秦清和傳統意義上的官員不同,她在美國留學多年,接受過高等教育,學習了國外的先進管理經驗,這些年的工作中,她結合國內的特點,摸索出一套獨特的管理方法,對於新城區建設指揮部,她準備采用現代化的管理思路,在人員配備上,她奉行年輕化、知識化、現代化的原則,沒有過硬學曆者不用,沒有真才實學者不用,沒有實際工作經驗者不用,單單是這三個原則就已經將市最初給出的那些人員名單給否定掉。

    目前的新城區建設指揮部還沒有進入正式的運轉,秦清認為,與其先在每一個位置上都安排好人員,不如盡量少安排,將多數的位置都空缺下來,在實際工作中進行補充調整。

    一個新單位組建之初,是最方便進人的時候,新城區指揮部,新城區管委會,隻要進入這樣的單位就代表著正兒八經的端上了鐵飯碗,一輩子衣食無憂,自然讓很多人趨之若驁,其中不乏領導幹部們的子女。早在劉寶全被定下來擔任管委會主任之後,就有很多人找他的門路,劉寶全私下也答應了不少,其中很多是無法拒絕的,還有一部分是他賣出去的人情。羅安定和唐自立都曾存在同樣的問題,可秦清來到之後,她的第一把火就燒在了組織人事上,美其名曰精簡機構,就目前來說裁掉的都是他們的部分,搞得他們相當的被動。

    劉寶全雖然心不爽可嘴上還是沒有表現出對秦清的不滿,他輕聲道:“秦書記提出的精簡機構,輕裝上陣是很正確的,我也支持,領導們也認同了這個,想法。”第七百八十六章【上級和下級】 中

    羅安定:“現在秦書記任何事都隻和張副主任商量,基本上他的提議都能夠得到秦書記的首肯,而我們的合理化建議基本上都是被否定。咱們就說人事上的事情,最近進來的一批人員,都是某位同誌在南錫的部下,這倒好,就快把南錫體委整個搬到咱們這來了。”

    劉寶全道:“安定同誌,不要激動,有話慢慢說!”

    唐自立道:“羅局說得沒錯,常海心過去就是南錫體委的、高廉明、粱東平、傅長征全都是,還有那個剛來的司機周山虎,不是說要嚴格把關引進人才嗎?難道咱們東江這麼大地方連個司機都沒有?還需要專門從南錫引入?”

    劉寶全歎了口氣道:“那個司機好像不在編吧。”

    羅安定道:“剛劃招聘的那個章睿融,過去也是某位同誌在江城的老部下。我接觸組織人事工作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像這樣的情況我還真沒見過,官員的調動常見,我沒見過一個官員調動,所有部下都跟著過來的,一人得道雞大升天嗎?把社會事業局當成他自己家的了。”他雖然沒有點名,可誰都知道他說的某個人就是張揚。

    幾個人越說越是惱火,劉寶全道:“你們先回去吧,安心工作,不要把負麵的情緒帶到工作中去,目前最重要的就是積極準備,馬上就要正式奠基了,我們的領導隊伍剛剛組建,肯定會存在磨合期,我相信,隻要我們共同努力,一定可以把困難克服。”

    剝寶全感覺自己有必要向市反映一下情況,如果任由秦清這樣搞下去,那麼自己的權力會被不斷地削弱,新城區的建設指揮權就全部落入她的手中了,她雖然是黨工委書記,可自己也是建設指揮部的副總指揮。

    劉寶全決定馬上去市一趟當麵向市長方知達去反映目前存在的問題。

    因為剛剛來到青龍潭小學辦公,目前還沒有整理好除了一輛接他們上下班的大巴車之外,還有一輛市給配的奧迪,目前這輛奧迪車是幾位領導共用,周山虎來到之後,這輛奧迪車就交給了他。張揚有悍馬先用著,很少用公車,所以周山虎的多數時間都是為秦清服務。

    周山虎這小夥子蠻勤快,剛才幫忙搬家,這會兒劃剛閑下來就去院子擦車,將這輛八成新的奧迪車擦得亮,一塵不染。

    劉寶全在二樓就看到他在那兒擦車,今天是他第一天來到指揮部的現場辦公地點,劉寶全背著手走下樓去,來到車前,微微抬起下頜,顯得官味十足。

    周山虎認得眼前這位就是管委會主任僅次於秦書記的大幹部,他恭敬笑道:“劉主任好!”

    劉寶全從鼻子嗯了一聲:“小周啊,送我去市去一趟。”

    周山虎點了點頭道:“劉主任,您等一下,我去辦公室常主任那登記一下。”用車有用車的製度,周山虎剛剛來到這他嚴格遵守各項規章製度,生怕給張揚臉上抹黑。本來很正常的事情,在劉寶全聽來卻是不一樣,他認為周山虎這是對自己的不敬,身為管委會主任居然連用車還要去辦公室報備,在這個小司機眼白巳說話還不如常海心說話管用?劉寶全的火噌!地一下就上來了他麵色一沉,冷冷道:“不用,咱們這就走別耽誤了我的正事!”

    周山虎雖然知道他是管委會主任,可來到這之後,張揚告訴他,一切都要嚴格遵照規章製度辦事別人的話他可以不聽,但是不能不聽張揚的周山虎道:“劉主任,你等一下,用不了多長時間,我去三樓填個出車單,三分鍾的事情。”

    劉寶全這個怒啊,指著周山虎的鼻子道:“讓你出趟車怎麼那麼麻煩?你推三阻四的,工作怎麼這麼消極?什麼態度啊?”

    周山虎沒想到劉寶全的反應這麼強烈,他的臉頓時紅了,有些尷尬道:“劉主任,您別生氣,製度上是這樣,我必須把出車單送過去……”

    劉寶全怒道:“耽誤了工作你承擔得起這個責任嗎?”

    周山虎這小子也倔得很:“劉主任,我是按照規章辦事,我又沒說不送你,您別發火啊!”

    劉寶全道:“不要以為有些關係就目無領導,你這樣的態度,我隨時能讓你走人!”這劉寶全也是憋了好幾天,在周山虎這兒一股腦把火氣都發了出來,正常的情況下,他犯不著和一個司機一般見識。

    張揚這會兒剛好在附近,聽到劉寶會在那兒異周山虎,趕緊走過來了,人沒到笑聲就先到了:“,劉主任,什麼事發這麼大的火啊?”

    劉寶全其實早就看到了張揚,心說都說打狗還需看主人,今兒我就是打給你看的,一個開車的居然都不把我放在眼,真以為有你撐腰就目空一切了?劉寶全憤憤然道:“小張,你來得正好,我讓他出趟車去市,他跟我推三阻四。”

    周山虎道:“我沒有推三阻四,按照規定,出車要送出車單,我就是想去辦公室送完單子再走,你就生氣了。”

    劉寶全道:“我有急事,你年輕輕的做事怎麼這麼木訥呢?”當著張揚的麵他還是毫不留情的訓斥周山虎。

    張揚笑道:“劉主任,別生氣,您都這麼大年紀了,氣壞了身體不值得,犯不著和一個,孩子生氣。”乍聽起來好像是幫劉寶全說話,可實際上都是在冷嘲熱諷。

    劉寶全道:“我算知道了,連派輛車的權力我都沒有了。”

    張揚道:“這話說的,劉主任,小周年輕不懂事,做事情太認真,你消消氣,小周,愣著幹嗎?還不趕緊送劉主任過去。”

    周山虎最聽張揚的話,他馬上打開了車門,劉寶全看到他這樣,心中更來氣了,他瞪著眼睛問周山虎:“你現在不用送出車單了?”

    周山虎道:“主二書記,您大人不計小人過,別和我一個開車的一般見識。”

    劉寶全被他這句話給噎經了,他發現這小子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說出的話夠嗆人的,可事實上他身為管委會主任和一個司機摳氣也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他憤憤然坐進了車。對周山虎道:“送我去市政府,快點!我趕時間!”

    張揚衝著車道:“小周,劉主任讓你快點兒,他趕時間!”

    周山虎馬上領會了他的意思:“好!”然後一腳踩下油門,奧迪車宛如離弦的利箭一般向大門外竄去。

    劉寶全有生以來第一次感受到了什麼叫推背感,原來公務車一樣可以開出跑車的感覺,原來坐在後座上未必代表絕對安全。

    劉寶全甚至不記得自己是怎麼下得汽車,下車之後,他首先跑到路邊躬著身子去吐,把早晨吃的飯都吐了個一幹二淨,雙腿酸軟,抖個不停,如果不是扶著身邊的 那棵小樹,恐怕要一屁股坐在地上了,變成一片空白的意識好不容易才回到現實中來,劉寶全有一個強烈的想法,這輩子說什麼都不會再去坐周山虎的車,他還有一 個想法,要把這個不聽調遣,蓄意報複領導的小子從團隊中清理出去。

    周山虎看著他的狼狽樣心中暗樂,還裝模作樣的問道:“劉主任,還讓我等您嗎?”劉寶全往身後擺了擺手,連話都說不出來了,歇了好一會兒,這口氣才算緩過來,慢慢向市政府辦公樓走去。

    市長方知達一眼就看出劉寶全的臉色不對,充滿關切道:“寶全同誌,你怎麼了?臉色這麼難看?”

    劉寶全舒了口氣,一屁股坐在沙發上,低聲道:“死逃生,驚魂,未定!”

    方知達被他誇張的言辭逗笑了:“什麼事情這麼嚴重?”他讓秘書給劉寶全俐了杯熱茶。

    劉寶全喝了。熱茶,感覺好了一些,歎了口氣道:“新來的那位司機把我送到這,這一路比坐過山車驚險刺激多了。”

    方知達當然不會想到劉寶全的這一路驚險,他輕聲道:“指揮部現場辦公地點收拾的怎麼樣了?”

    劉寶全道:“第一天過去,就是原來的青龍潭小學,略微收拾了一下,目前剛剛搬過去,一切還很淩亂,估計得有幾天才能梳理出頭緒。”

    方知達點了點頭道:“任何事都得有個過程。”

    劉寶全道:“方市長,我今天來,是想向您反應一些情況。”

    方知達道:“說吧!”

    劉寶全把今天羅安定和唐自立兩人在自己辦公室內說的那些話講了一遍,當然要經過自己的加工和潤色。他的意思表達的還算明確,秦清在人事權上表現的太過獨 聳專行,目前的人員配置基本上都是根據她的主觀意願,當然劉寶全重點提出的就是張揚,對他幾乎將過去的部下全都弄來東江大為不滿。

    劉寶全道:“方市長,現在又不是封建社會,他張揚也不是包青天,走哪兒不但要帶著公孫策,還要把張龍趙虎王朝馬漢之流的帶在身邊,再說他就是一個處級幹部,哪來的那麼大排場,現在整個指揮部對他都頗有怨言。

    

Snap Time:2018-06-25 14:15:18  ExecTime:0.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