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八十四章深入(下)


    .張揚道:“他的話不可信,當初還說要把我挖過來重用,結果給了我一個事業局局長,還讓劉寶全管理我。”

    秦清笑道:“小心眼兒,你已經是新城區黨組成員,至於現在的職位並不重要,具體分工還是我負責,市對此幹涉的意願並不強烈。

    張揚道:“清姐,我總覺著這次省和市的步調並不一致。”

    參清點了點頭道:“你和我的調動問題應該並不是市的意思。”

    張揚道:“咱們都是喬書記直接點名,我真有些鬧不明白,你說喬書記究竟看上咱們哪兒了?非得要把咱們弄過來?”

    秦清搖了搖頭道:“我也搞不清楚,總之咱們把工作做好就是。”她感覺張揚熱力四射的身軀從後麵貼了上來,秦清道:“別胡鬧,對了我想你把常淩峰給請來。”

    張揚道:“我也想把他給弄過來,來東江之前就跟他商量過,不過他對官場的興趣不大。”

    秦清感歎道:“常淩峰是個不可多得的管理人才,如果他能過來幫忙就最好不過。”

    張揚道:“沒事,我有辦!”

    “什麼辦?”

    張揚道:“必須要投其所好,比如我本不想來,可是看到你來了我馬上巴巴的跟過來。”

    秦清聽到他這句話心不覺一怔,她小聲道:“你說,喬書記會不會聽說了什麼?”

    張揚在後麵摩擦著她豐滿的,柔聲道:“聽說什麼也不怕,我來東江,就是為了配合你的工作,給你有力的支持。”他撩起秦清的浴袍,秦書記麵居然是真空的,張大官人尋找到一個濕潤泥濘的所在,猛然向前一頂。

    秦書記啊!地驚呼了一聲,手中的碗筷當啷一聲落在水槽,雙手扶住櫥櫃的邊緣,咬住櫻唇,鼻翼不同的翕動,剛才想說的話已經忘了個幹幹淨淨……

    周末的時候,張揚專程去了宋懷明家,來東江這麼久,這還是他第一次主動登門,這次依然沒有空手,專門給小庚新買了幾樣玩具,柳玉、瑩看到張揚拿了這麼多東西過來,不由得責怪他道:“都是自家人,你客氣什麼?”

    張揚笑道:“給我小舅子買幾樣玩具,賄胳需盡早,省得他將來長大了給我下絆子!”

    柳玉瑩被他引得笑了起來,宋懷明帶著老花鏡走了出來,張揚有些詫異道:“宋叔,您什麼時候花眼了?”

    宋懷明道:“這兩個月的事情,開始還好,現在越來越嚴重了,剛配了一副老花鏡,看來我老咯!”他取下老花鏡收好,揉了揉鼻粱道:“坐!”

    張揚在沙發旁坐下問道:“我那小兄弟呢?”

    柳玉瑩道:“剛剛睡覺了!你們爺倆聊,我去準備牛飯。”

    張揚道:“柳阿姨,隨便弄點,我今兒開車來的,不喝酒。”這廝在宋懷明麵前刻意經營良好形象。

    宋懷明道:“黨校學習結束了?”

    張揚點了點頭:“培訓班結束了,我目前在讀研究生班,現在越來越覺著自己懂得的知識太少,所以拚命想充實自己。”這廝想給宋懷明造成自己積極進步的印象。

    宋懷明滿意的點了點頭:“年輕人,就要趁著年輕多學一些東西,不要把精力花費在無聊的事情上。”他將桌上的果盤推到張揚麵前。

    張揚用牙簽插起一瓣桔子塞到嘴。

    宋懷明道:“市給你分派了什麼工作?”

    張揚道:“新城區管委會社會事業局局長。”說完這廝又補充道:“負責計生、民事糾紛啥的!”

    宋懷明不由得皺了皺眉頭,他對張揚幹什麼工作本來並不關注,可他一直以為東江方麵把張揚弄來是要他負責新城區的招商工作,可現在卻安排他到社會事業局,和宋懷明想象中的落差有點大,不過他並沒有對此繼續做任何評論,淡然道:“任何工作都很重要,千萬不能因為工作分配不像你預想中的那樣而產生抵觸情緒。”

    張揚笑道:“宋叔叔,我是那和人嗎?我去南錫主管體委的時候還不是一樣管起了招商,我現在工作熱情很高。”

    宋懷明道:“就應該有這樣的思想。”

    張揚道:“我就是覺著東江的這幫市領導挺有意思,當初把我當人才引進來,現在又把我放在了社會事業局,要是我隨遇而安的話,工作肯定會清閑得很。”

    宋懷明道:“聽你的語氣好像時上級領導非常不滿啊?”

    張揚道:“不是不滿,我隻是搞不懂這些人在想什麼?新城區還沒開始幹呢,就先拉起了黨政兩套班子,是在搞權力平衡嗎?”

    宋懷明道:“上頭的事情你別問,你隻管幹好領導分派給你的工作:”

    張揚點了點頭,他笑道:“爸,我給你看看眼睛!”宋懷明道:……這你也懂?”

    張揚道:“多少懂一些,如果是單純的花眼,我幫你針炎一下,然後你按照我交給你的方每天做做按摩,就算不能根治,對你的症狀也能起到緩解作用。”

    宋有明聞言大喜,趕緊向他請教按摩的方。張揚對宋懷明當然不會藏私,將按摩的手詳細向他說了一遍,又手把手將他教會。

    張揚從宋懷明家出來,開車離去的時候,途中看到東江市委書記粱天正和夫人一起在院子散步,既然遇到了,於情於理都要打個招呼,張揚把車停下,推開車門走了下去,向粱天正笑道:“粱書記好!”

    粱天正看到張揚,他馬上想到張揚來這十有是去宋懷明家的,他笑道:“張揚啊,來看宋省長?”

    張揚並不否認,點了點頭道:“柳阿姨叫我過來吃飯。”

    粱天正笑道:“未來嶽父這當然要走動的勤一些。”他讓老婆先走,來到張揚身邊笑眯眯看著他,從粱天正的態度上看不出他對張揚有任何的反感,他看張揚的目光就像是一位長者看著自己的子侄,梁天正道:“張揚啊,你來到東江已經有一陣子了,工作方麵還適應嗎?”

    張揚道:“來的時間的確不短了,不過我正式上班沒幾天,還沒有完全熟悉自己的工作。”

    粱天正微笑道:“我對你有信心,這次我可是費了很大的努力才把你從李書記的手上挖過來,相信你一定不會讓我失望。”

    張揚心說你丫別在這兒裝模作樣了,還不是想把我弄到東江給掛起來,想報過去的一箭之仇,老粱啊老粱,我不會讓你如意的。

    張揚道:“粱書記,前兩天我和幹媽通話的時候她還專門提起你呢。”

    粱天正微微一怔:

    張揚道:“我幹媽說,讓我好好在東江表現,如果她聽到你反應我不好好工作,第一個會找我算賬。”

    粱天正笑了起來,可心中卻明白,張揚是在通過這和方式提醒他呢,粱成龍道:“張揚,你過往的工作成績擺在那,我對你可是抱有很大的期望,對了,文副總理上次來的時候,因為太過倉促,我都沒來得及和他見麵,張揚啊,咱們工作上是上下級關係,可私底下,我當你是我自己的孩子一樣,我和宋省長、文副總理的關係都很好,你和成龍、曉鷗他們有是好朋友,以後工作上要是真做的不好,我可要直接批評你。”他拍了拍張揚的肩膀道:“好好表現,隻要是工作出色,在東江機會要比南錫多得多:”

    張揚道:“粱書記,我想求您一事兒。”

    粱天正笑道:“這話說的,隻要是工作上正常的要求,隻管說:”粱天正不愧是久經沙場的老將,一句話就將張揚提出過分要求的可能性全都排除了,語氣雖然很爽,但是是有條件的。

    張揚道:“我想要個官!”

    粱天正真是大跌眼鏡,他見過臉皮厚的,可沒見過臉皮這麼厚的,要官也能理直氣壯的提出來,而且看張揚的表情,理直氣壯,他壓根就沒覺著一絲一毫的不好意思。

    粱天正笑道:“要官?就是說你對現在的位子不滿意咯?”

    張揚道:“很不滿意!”敢在市委書記麵前直接說出這種話的沒有幾個。

    粱天正道:“正局級的位子還不夠?”他的意思是你小子還想一步登天成為廳級幹部啊?

    張揚道:“粱書記對我可能還不太了解,我這個人屬於壓力越大爆發力越大,您別怕往我身上加擔子,我擔得起,雖然我剛剛接觸新城區的工作,可我已經感覺到這項工作相當的具有挑戰性,秦書記是位好領導,也是我的老領導,我相信她的能力,可一個好漢三個幫,單憑秦書記一個人也做不好工作,您說是不是?”

    粱天正道:“你覺著白己比秦清有能力?”他這是偷換概念。

    張揚笑道:“粱書記把我從南錫挖過來,就是想讓我勇擔重任,我既然來了,就得對得起粱書記的期望,所以我想多幹點事,可現在做任何事都不容易,做得多未必討好,所以我想師出有名。”

    粱天正道:“怎樣師出有名?”

    張大官人故意歎了口氣道:“其實當初在來不來東江的問題上我也是經過一番猶豫,您應該知道,南錫市幾位領導對我都相當的看重,對我是誠心挽留,李書記還承諾讓我擔任高新區黨工委書記和管委會主任的職位,我也是想迎接更大的人生挑戰,所以才放棄了這麼好的機會來到了東江,可……哎……現實就是這麼無奈!”這廝又歎了口氣。

    

Snap Time:2018-04-21 06:10:22  ExecTime:0.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