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八十二章棋局開始(下)


    .“不是我是誰“

    常海心道:“‘怎麼你突然有了這種境界?我真不相信這些話是從你嘴說出來的。”

    張揚道:“其實我心一直都明白,過去一心想著升官,那是覺著新鮮,想看看自己到底有沒有能力,想做些事證明給別人看看。現在我把自己都看清楚了,該證明的我也證明了,這官場對我的吸引力也變得越來越小了。”

    常海心道:“那你還要到東江來?”說完之後,她想到了什麼,壓低聲音道:“你是為了清姐?”

    張揚沒有直接回答她的問題,笑了笑道:“我現在最想做得是就是讓我的女人幸福,我要好好勾畫咱們以後的日子,怎麼才能把日子過得完美,過得滋潤。

    常海心的臉微微有些發紅,心中也暖暖的,雖然她知道無論張揚怎樣勾畫,也不好把感情這碗水給真正端平。可是她相信張揚不是薄情寡義的人,他會對自己好,同樣他也會對他身邊的每個女人都好,這恰恰又是讓她們這些深愛張揚的女人最為糾結的地方,一把鑰匙隻能開一把鎖,他肯定把自個兒當成萬能鑰匙了。

    常海心曾經不止一次的想,為什麼她們一心一意的愛著張揚,而張揚的心卻可以分成很多部分,在認識張揚之前,常海心從不認為這樣花心的男人可靠,她認為感情對彼此來說都是唯一要可是在認識他之後,明知他是個花心大蘿卜,自己仍然義無返顧的愛上他,甚至將自己的身心都交給了他要常海心沒有想過未來的歸宿,她是個明智的女孩,一度想要放棄,可是始終無放下,既然上天讓她遇到了張揚,她隻能接受這份愛,哪怕一生一世無見得到光。

    張揚道:“泰市長的具休工作落實了嗎?”

    常海心笑道:“奏書記才對,市任命她為東江市新城區建設指揮部副總指揮,黨工委書記。”

    “副總指揮?總指揮是誰?梁天正還是方知達?”張揚對政治上的這套手已經很熟悉。

    “‘梁書記”

    張揚點了點頭道:“‘名譽而已,隻掛名不做事,大領導們都是這樣。,。

    常海心笑了起來。

    張揚端起酒杯灌了一口道:“你是?”

    “指揮部辦公室主任……,

    張揚笑道:“不錯不錯,升宮了,副處了吧?”

    常海心道:“什麼昏處,還是科級”

    張揚道:“你退步了啊。”

    常海心聽不懂他什麼意思,有些迷惘的看著他。

    張大宮人一臉壞笑道:“去年這時候還是處呢,現在連哥處都不是了。”

    常海心氣得在桌下踹了他一腳,還好意思說,自己這個處級千部還不是他親手給拿下的,她氣呼呼道:“‘你老實交代,到底親手拿下了多少處級幹部?”

    張大官人砸吧砸吧了嘴:“‘啥意思啊?”這廝開始裝傻充愣了。

    常海心道:“我算看透你了,你就是個大騙子,二流子,小混子。”

    張揚被她的評語逗得哈哈大笑起來。

    常海心歎了口氣道:“我有些後悔到東江來了。”

    “‘為什刨”

    “跟你在一起,我豈不是整天都要吃虧?”

    張揚笑道:“咱們國家有句老話,叫吃虧就是占便宜,咱倆在一起的時候,什麼時候不是我出力?離開我的滋潤,你能有那麼好的皮膚?”

    常海心啐道:“說著說著就下道,懶得理你。”

    張大宮人轉入正題道:“我聽人說,這次讓我負責新城區的招商工作,我具休什麼職位?新城區招商辦主任?以我的級別是不是還得掛個哥總指揮什麼的?”

    常海心道:“我跟你說了,你可不許生氣啊!”,

    張揚道:“有什麼可生氣的,我早就看淡了。”

    “‘你是社會事業局局長,隸屬於新城區管委會。”

    張大宮人乍一聽到不由得愣了愣:“啥?啥玩意兒?”

    “你負責社會事業局,具休工作是負責新城區所轄村(居)委會的行政管理、計劃生育、文化教育、衛生、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司調解、民政、民族宗教和人民武裝等行政事務的管理;負責區內的信龘訪穩定工作;負責區內社會公益事業發展規劃的製定並組織實施,說起來權力也不算小了。”

    張揚的冷笑:“你當我聽不出來?這不就是一打雜的嗎?居然還負責計生工作,我繞了一圈又回去了,想當初我剛進宮場那會兒就是負責計生,我說這幫領導真能整啊!咋不讓我直接負責婦女工作呢?”

    常海心道:“就知道你要甘與所以我都不想告訴你“

    張揚道:“我沒生氣,就是覺著這幫市領導挺操蛋的,口口聲聲把我當人才給引進來,可弄到這卻讓我去管理社會事業局,有沒有搞錯,我是正處級幹部”

    常海心道:“還說沒生氣,臉都綠了”

    張揚笑道:“我真沒生氣,事業局就事業局,到哪兒不是一樣混,他們總不能把我給降級”

    常海心道:“清姐也挺不滿意他們的人事安排,正準備跟領導們商量重組新城區的領導班子呢。”

    張揚道:“哪有什麼新城區?隻不過是地圖上的規劃,什麼都沒開始呢,對了,管委會主任是哪個?。,

    “‘劉寶全,過去東江開發區管委會副主任。”

    張揚對劉寶全相當的熟悉,當初沼江水汙染事件的時候,開發區管委會主任廖博生避而不見,就是這位副主任劉寶全出來主持大局,張揚當時因為言語不和,將一整瓶汙染的端江水澆了這廝一頭一臉,聽說劉寶全當了自己的頂頭上司,張大官人心中已經感覺到事情不妙了,如果真的是梁天正把他請到東江來的,那麼他就存著惡心自己的意思,張揚發現自己在東江的開局果然存在著很大的困難,種什麼樣的因得什麼樣的果,自己當初的行為,應該在東江得罪了一大批人。如果這些人處心積慮的要報複自己,張揚反倒感到坦然了,報複?來吧,反正爺已經到東江了,有種的隻管朝著我來。

    常海心看到張揚沉默了半天,以為他真的生氣了,小聲道:“你別忘心去,現在事情還沒最終定下來呢……,

    張揚笑道:“不管他,咱們喝酒,我還沒告訴你吧,現在我已經是研究生了。”

    常海心驚喜道:“真的!”,

    張揚點了點頭道:“黨校研究生班第一批學院,以後在你麵前我總算能抬起頭來了,學曆總算能和你平起平坐了。”

    常海心道:“我是本科,你現在已經超過我了,再說,你什麼時候在我麵前抬不起頭來了?”

    張揚道:“過去是抬起小頭抬不起大頭,現在兩頭都能抬起來了……,

    常海心忍不住又罵他流氓,兩人再不談宮場上的事情,邊吃邊聊,開心非常,九點鍾的時候,常海心起身離去,她是要去南國山莊,這兩天她父親來省開會,她要去那邊陪他說話。

    張大官人原本還打算今晚把她帶到自己那纏綿一番呢,聽到常頌來了,隻能作罷,他提出要送常海心過去,常海心卻搖了搖頭,她不想父親知道他們兩人之間的關係,所以還是選擇打車過去。

    常海心走後沒多久,泰清就打來了電話,詢問張揚和常海心在哪吃飯,她剛剛結束了市的招待宴會,張揚問明她所在的地點,開著悍馬車去接她。

    奏清看到張揚的那輛悍馬,也是吃了一驚,這輛車實在是太招搖了,她向周圍看了看,然後很迅速的進入車內,小聲道:“太招搖了吧?”

    張揚笑道:“別人的車,我借來玩玩的,這車是不是很適合我?”

    奏清舒了口氣,沒有發表評論,張揚聞到她嘴淡淡的酒香,笑道:“喝酒了?”

    泰清點了點頭,有些疲倦的蜷曲在車座內:“領導們敬酒,不喝麵子上過不去,煩!”,她對官場上的事情開始產生了一些厭煩的情緒。

    張揚道:“酒能亂性,以後還是少喝。”

    奏清笑道:“你擔心我啊?。,

    張揚啟動汽車,低聲道:“可在宮場上又不能絕對不喝,這樣,以後你喝酒可以,不過亂性留給我。”

    泰清格格笑了起來,她低下身子,將螓首枕在張揚的大腿上:“隻怕亂性的不是我,另有其人吧”

    張揚一手把著方向盤,一手撫摸著她的秀發:“去我那,袁波借給我一套兩居室。”

    泰清懶洋洋嗯了一聲,委冉般道:“隨便你,帶我去哪,我就去哪!”,

    

Snap Time:2018-07-22 07:04:55  ExecTime:0.3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