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八十二章棋局開始(上)


    .魚沒吃到惹了一身腥固然鬱悶,可吏鬱悶的是壓根沒想沾這條魚,卻弄了一身腥。張大官人的l風流,可他並不下流,而且最近他在感情方麵已經收斂了許多,外麵的花花草草很少去主動招惹。;張大官人就壞在名聲上,別人都以老眼光看他,多數人都不相信他的清白,其實他是該好好反省一下,他過去的情史過於光輝燦爛。

    稍晚梁曉鷗打來了電話,她是專門向張揚說抱歉的,畢竟這件事全都是她的男友邵安康搞出來的,張揚雖然很窩火,可他也清楚梁曉鷗和自己一樣,全都是受害者,張揚道:“沒事兒,清者自清,別人愛怎麼想就怎麼想。”

    梁曉鷗道:“咱們之間清清白白的,他憑什麼往咱們身上潑髒水,我再也不會原諒他。”

    張揚笑道:“你原不原諒他是你們之間的事兒,說實話,你這位男朋友心眼的確小了點兒,刁過他心眼小也證明他喜歡你,我看你還是找個機會向他解釋清楚,別因為誤會把一樁美滿姻緣給耽誤了。”

    梁曉鷗道:“我算看透他了,就他這個樣子,我跟他結了婚也沒有任何幸福可言,與其將來痛苦,不如當機立斷。”

    張大官人心說你們分手可跟我沒關係,他笑了笑道:“別賭氣,放寬心,百年修得同船渡,千三修得共枕眠,兩個人走到一起不容易,慎重啊!”

    梁曉鷗歎了口氣,過了一會兒道:“張揚,過去我覺著你這人聽不靠譜的,可今天發現你還真不錯。”

    張揚笑道:“其實我真聽不靠譜的,你千萬別覺著我好,覺著我好的女孩子基本上都愛上我了,咱倆千萬別弄假成真。”

    “去你的!”

    兩人同時笑了起來。

    掛上電話之後,張揚的心情舒坦了許多,他‘了個澡,赤身**的在室內地毯上坐起了冥瑜伽,張大官人底子好,在武學方麵的領悟力極其驚人,現在他已經算得上一位瑜伽高手了。

    張揚單手支撐地麵,保持全身平衡的時候,安語晨打來了電話,張揚空出的一隻手摁下了接聽鍵,整個身體仍然在左手的支撐下保持著平衡。

    張揚道:“怎麼樣?身體還好吧?”

    安語晨笑道:“好的很,我在定日附近的桑珠湖畔蓋了一棟大大的木屋別墅,這的風景比起瑞士日內瓦湖還要好。”

    張揚最關心的還是她的身體:“丫頭,最近y什麼不正常的反應吧?”

    安語晨道:“沒有,這距離我援建的醫院隻有五公的距離,每天我都開車過去,小喇嘛多吉和恩禪師最近都來到了這,他們幫忙給附近l百姓治病。”

    張揚道:“前兩天你寄給我的照片收到了,丫頭,黑多了啊!”

    安語晨格格嬌笑道:“高原的紫外線強,如果再有一陣子,可能我就變成非洲姑娘了。

    張揚道:“我還真不認識非洲的,下次見到稱剛好嚐嚐鮮。”

    “滾!三句話沒出就開始耍流氓。”

    張揚笑了起來:“那啥,咱們兒子怎麼樣?”

    安語晨道:“都沒生出來呢,你則麼知道兒子還是女兒?你說,你是不是重男輕女?”

    張揚笑道:“隻要是你生的,不管兒子女兒弟都喜歡。”

    安語晨道:“我才不相信,不過他蠻調皮的,我估計應該是個男孩子,醫院年底可以投入使用,我的預產期在明年一月,可能我會成為醫院的第一位產婦呢。”

    張揚道:“很有紀念意義啊。”

    兩人都沉默了下去,安語晨在電話那頭輕輕撫摸著隆起的腹部,她將電話放在自己的腹部,然後又拿起,柔聲道:“你有沒有聽到?”

    張揚道:“什麼?”

    安語晨道:“他的心跳?”

    張揚咬了咬嘴唇,一種難以名狀的思念之情充斥著他的內心:“小妖,我想你!”

    安語晨柔聲道:“我也是!”

    張揚道:“過兩天,我抽時間過去看你。”

    安語晨道:“不用擔心我,我現在身體很好,恩禪師已經收我當弟子了,他親自指導我的瑜伽術,還采了不少的藥物幫我療養身體,最近小喇嘛多吉一直都陪著我,他剛剛送給我一頭小藏獒,等你來的時候,藏獒就長大了。”

    張揚道:“懷孕期間離狗遠一些,那玩意兒寄生蟲多。”

    安語晨笑道:“知道!你安心工作吧,不要擔心我,我要是有任何不好的地方,我會馬上通知你。你放心,我現在比任何時候都要緊張我的身體,我一定要把我們的孩子健健康康的生下來!”

    結束和安語晨的通話,張揚雙手貼於地麵,然後改為雙手的食指接觸地麵,這是一指禪,印度古瑜伽術和中華武學結合之後,這樣的佛門絕技輕而易舉的就被張揚掌握。張揚對於這個未來的生命還沒有太大的感覺,他真正關心的是安語晨的生命,按照他的計戈,他要在安語晨生產前一個月前往她身邊,利用母體和嬰兒之間形成的新生經脈,重塑她的體內經脈,看看能否治愈安語晨的天生絕脈,有一點張揚並沒有告訴安語晨,這種方雖然在理論上存在著可以治愈她的希望,但是很難保證嬰兒的平安,甚至,在治愈母體的同時,不可避免的會對嬰兒產生傷害,張揚一直都不敢將實情說出來,他害怕說出這件事之後會遭到安語晨的拒絕,他能夠看出安語晨對這個孩子的珍視。

    東江市委常委擴大會議上,市委書記梁天正正式將秦清介紹給在場的市級領導幹部,他微笑道:“今天我向大家隆重介紹一位我們東江領導團隊的新成員,秦清同誌!”

    秦清微笑站起身來,無論任何時候,任何地方,秦清優雅高貴的氣質總是讓她顯得那麼卓爾不群,宛如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蓮花,總會輕而易舉就吸引所有人的目光,秦清已經三十一歲,可是從她的臉上卻看不到任何歲月留下的痕跡,她的皮膚依然如少女般細膩光潔,她的美是內外兼修的,讓人欣賞讓人愉悅,卻又讓人感覺到不可侵犯。

    在場的東江市領導成員看到秦清,不由得都在暗暗感歎,平海政壇第一美女果然不是徒有虛名。

    秦清溫婉道:“各位領導好,我是秦清,我和在座的各位多數都已經見過麵了,從今天起,我來到東江工作,希望各位領導對我的工作多多支持,榭榭!”

    現場響起熱烈的掌聲。

    梁天正示意秦清坐下,他笑道:“秦清同誌在嵐山擔任副市長期間工作成績極其突出,這一次,省領導經過慎重考慮方才從眾多人選中選定了她來東江,以後秦清同誌負責新城區的建設指揮工作,也就是我們新城區建設指揮部副總指揮,新城區黨工委書記。”梁天正的這句話表達出一個意思,秦清前來東江是省的決定。

    現場再度響起掌聲,新城區建設指揮部總指揮一職由市委書記梁天正親自掛帥擔綱,當然這隻是一個名譽職位,具體的事務他是很少去過問的,秦清雖然是副總指揮,可實際上行使的是新城區指揮部第一領導的權力0

    梁天正道:“大家對東江的情況都已經非常的了解,在此我無需多說,隨著時代的進步,東江老城區已經無適應日新月異的發展,作為平海的省會,平海最大的城市,我們必須要起到帶頭作用,我們的城建必須要有高瞻遠矚的思想,這次我們的新城計戈,得到了省委省政府的全力支持,他們從地方上給我們調來了一批精兵強將,務求集中力量要把新城建設好,我將這個重擔交給秦清同誌,希望在你的領導下,貫徹執行市委市政府的建設規戈,早日將新城區建設完成!”

    秦清再度起身,向在場的領導表示感榭,同時又闡明了自己的決心。

    當天的會議後,秦清走出會議室,隨後她還要前往市長方知達的辦公室和他見麵。

    來到外麵,她的助理常海心迎麵走了過來,秦清向她笑了笑,和常海心一起走到樓梯口處,常海心道:“清姐,會議進行的順利嗎?”

    秦清微笑道:“隻是給大家見個麵,海心,我現在要去方市長那,他有些工作上的事情要交代。”

    常海心點了點頭道:“那我去外麵等你。”

    秦清道:“市給我們安排了辦公室,你去找廖博生秘書長,他負責這件事,待會兒我直接去辦公室找你。”

    常海心應了一聲,小聲道:“張主任安排了晚。宴要為你接風洗塵。”

    秦清道:“今晚恐怕不行,市已經有了安排。”

    

Snap Time:2018-06-24 22:52:46  ExecTime:0.4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