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八十八十一(上)二連更

  
  .餘川聽所張楊調來東江工作,又驚又喜道:“真的?”
  張揚點了點頭道:“下個月初就會正式班。”
  餘川和馬力都屬於改革後先富起來的一批人,但是他們在官場欠缺關係,在當今的社會環境下,你有錢但是沒有關係背景,做事一樣不容易,所以他們急於在官場找到一個有力的靠山,張揚的出現無疑讓他們看到了一絲曙光,兩人不約而同的想到以後要和張揚拉近關係,畢竟用得著人家的還有很多地方。
  張揚悟走的時候,餘川把那輛悍馬借給了他,那輛車是馬力弄來的,餘川本來想自己開,可是太招搖,又太耗油,所以大半時間都閑在店堙A準備以後等展廳開了,放在門口當展品。
  張揚嘴婸△菑茤蛪n了,心媊悗o開心非常,反正又不是長期使用,臨時借來開開無妨,當晚走的時候就開著那輛悍馬回去了。
  張大官人有個特點,嘴媥膉悕壎o著低調,可幹的事情幾乎沒有一件低調的,第二天他開著那輛悍馬就去了黨校,按理說他課是沒那麼積極的,可今天是省長宋懷明過來講課,他未來嶽父大人的場不能不捧。
  東江雖然是平海省會,可平時悍馬車也不多見,一路之就賺盡了眼球,開到黨校門口的時候,門衛伸頭看看,看到是這位爺,趕緊把欄杆給升起來了,張揚在黨校的名氣不是一般的大。
  悍馬車駛入校園,黨校的幾名幹部都站在停車場那堙A張揚看到這陣勢不由得愣了一下,不過他很快就明白了,人家肯定不是迎接自己的,果不其然,外麵駛入了一輛紅旗車,從牌號他就認出是宋懷明的車。
  宋懷明下車的時候也留意到了那輛怛馬,不知為什麼,他在還沒看清車內情況的時候就認為媊悝云漪O張揚。果不其然,張揚推開車門從媊悃咫F出來。
  宋懷明不由得皺了皺眉頭,心中暗罵,這混小子走到哪兒折騰到哪兒。
  張揚擔心宋懷明看到自己,趁著他沒下車趕累紮入了人群中。
  宋懷明向身邊的秘鍾培元道:“你看到他沒有?”
  鍾培元一臉愕然道:“誰啊?”其實他看得清清楚楚,也明白宋懷明在問什麼,可有些話不方便說。
  宋懷明有些不滿的看了鍾培元一眼,秘這一行幹久了都變得滑不留手,裝傻充愣是他們的強項。
  鍾培元對宋懷明的心理揣摩的很透,單單從他的眼神中已經感覺到了他的不悅,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宋省長,十點鍾有您的講座。
  宋懷明點了點頭,鍾培元是在提醒自己,今天他是來講課的而不是為了其他。
  黨校教務處主任張立蘭滿麵春風的迎了過來:“宋省長好!”
  宋懷明淡淡笑了笑,暫時把張揚的事情忘掉:“小張,今天安排我在哪媮蕭珧琚H”
  張立蘭道:……第一階梯教室,聽說宋省長要過來做專題講座,全體師生的熱情都很高,已經早早的在教室媯扔菑F。”
  宋懷明道:“好啊,咱們這就過去,不要讓大家久等了。”
  宋懷明這次前來拜做報告的主題是反腐倡廉。
  階梯教室內座無虛席,宋懷明走入教師之後,全體師生起身熱烈鼓掌,宋懷明不由得笑了起來,他走主席台,示意大家坐下,然後對著麥克風道:“大家好,謝謝大家熱烈的掌聲,你們的掌聲給了我很強的信心,我相信我在這個講台能夠扮演好一日之師的角色……”
  掌聲再度響起。
  宋懷明笑道:“大家的熱情很高,但是任何事都要恰到好處……鼓掌也是這樣,本來鼓掌是好事,可我話還沒說完,你們就鼓掌,搞得我下麵想說的話都忘記了。”
  教室內響起會心的笑聲,張大官人也笑了起來,宋懷明還是有些幽默感的。
  宋懷明掏出了事先寫好的講演稿,可他並沒有放在講台,而是扔到了一旁的字紙簍內:“衝著大家的這份熱情,這講演稿我不用了,今天我就隨心所欲的發揮一下,談論一下反腐倡廉的問題。”
  他的這一動作是在作秀,可是很有效,又引來了雷鳴般的掌聲。
  張大官人在下麵觀察著宋懷明的表現,發現自己的政治境界距離這些高手還差的太遠。
  宋懷明道:“其實大家都知道,反腐倡廉工作是我黨立黨之本、執政之基,全力推進黨的反腐倡廉工作是我黨而對新形勢新任務做出的曆史抉擇。我相信在場的每一位黨員幹部都清楚自己肩負的職責重擔。“誌當存高遠”,從加入黨組織的那一刻起,我們的誓詞、行動就緊緊和黨的利益、人民的利益聯係在了一起,“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是我們的宗旨,任何時期都不能忘記,應對刻銘刻在心中。隻有認真學習,執行中央反腐倡廉和幹部廉潔自律的有關規定,時威牢築反腐倡廉的思想防線,一心為黨、一心為公,廉潔自律,克己奉公,永蒞黨員幹部的純潔公仆本色,拒腐蝕永不沾,才能保證黨的事業不斷前進,不斷取得新勝利。要提高拒腐防變的能力,保特廉潔自律,就要做到以下幾個方麵:
  第一,不斷學習,提高認識,增強拒腐防變的免疫力
  從很多**者違法犯罪的軌跡中,不難看出,他們的不義之財來自於權力,他們用權力演繹了一場場淋漓盡致的權錢、權色交易之戲。他們無視黨紀國法,目無組織紀律,不顧群眾利益,弄虛作假,獨斷專行,橫行霸道,腐化墮落,不僅嚴重敗壞了黨風政風,而且使人民群眾利益遭受了嚴重損失。這些年來,我們的身邊有不少的黨員幹部由於放鬆了對世界觀、人生觀的改造,抵禦不住誘惑,走向了犯罪的深淵,以致身陷囹圖,結果令人痛心、扼腕疾首。在物欲橫流的當今社會,人們無利而不往,做為一個**員,要清醒的認識到身擔負的曆史使命,深刻領會黨中央在黨的廉政建設中的深謀遠慮,全麵增強對拒腐防變的認識,提高自身的免疫力,不斷增強政治學習的緊迫感和責任感,加強思想改造,樹立牢固正確的人生觀、價值觀、世界觀、權利關,時刻清醒的認識到權力是誰負於的,應該利用手中的權力為誰謀利益,要真正做到權為民所用、利為民所謀,時教牢記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宗旨,做到自重、自律、自警,常懷律己之心,常修為官之德,始終保特**人的浩然正氣。
  第二,以案為鑒,警鍾長鳴,築牢拒腐防變的防線
  近些年來,貪汙腐圌敗案呈逐年升的趨勢,而每一件案子的背後,無不發人深醒,令人深思,所謂一失足成千古恨,貪圌官們留下了千古罵名,永遠被釘在曆史的恥辱柱,以案為鑒,才能警鍾長鳴,做為一名共圌產黨員要消醒地明白自己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手莫伸,伸手必被捉,”“人莫貪,清貧為官是正道……”古往今來,貪圌官貪戀美色、錢財、權力,如和坤之流永遠被釘在了曆史的恥辱柱,而一心為民、清正為官,“當官不為民作主不如回家賣紅薯……”的劉塘等永遠被人民銘記在心堙C
  古人雲:“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雖令不從。”是講為政者必須身正行直,辦事公道。作為一名國家工作人員,如果說一套,做一套,就逐步失去群眾的信任,就會影響黨在群眾中的形象。因此,在本職工作崗位,一定要樹立正確的權力觀、政績觀,要立共圌產主義的大誌,成人民群眾的大事,把心思用在工作,用在幹事業,用在為人民群眾謀利益,對等權力要有如履薄冰的精神,要慎權,要嚴於自律、公道正派、潔身自好,清廉自守,否則就“失足成幹古恨……”,成為了徐光然之流。小圌洞不補,大洞吃苦,要把組織和群眾的監督當作是一麵鏡子,經常照一照,檢查一下,及時加以改進和糾正。在日常工作中要常懷律已之心,常思為民之責,手莫伸、人莫貪,在自己麵前真正築起一道防腐防變的鐵籬笆。
  第子,勤奮做事,廉潔做人,永葭公仆本色
  我希望大家能夠充分領會到立黨為公執政為民的重要性,做為一名共圌產黨員要時教將自巳的工作實踐,跟人民起眾的具體利益聯係在一起,做事謙虛謹慎、嚴於律巳、廉潔奉公,要為民做老實事,做本分事,要在錯綜複雜的社會中找準自己的人生價值航標,千萬不能背離了為民辦事的航線,否則悔之晚矣。在市場經濟的形勢下,隻有自覺地進行世界觀、人生觀和價值觀的改造,堅定自己的信念,牢記為圌人圌民圌服圌務的宗旨,堅特立黨為公、執政為民,提高自我約束能力,提高自我警省能力,堅決抵製市場經濟條件下物欲橫流的誘圌惑,過好權利關、金錢關、人情關,經受住各種考驗,抵禦住各種誘圌惑,才能立於不敗之地。嚴格踐行“三圌個圌代圌表”的要求,牢記全心全意為人民服的宗旨,站穩黨和人民的立場,做到眼光遠大,心胸開闊,自覺奉獻,才能永薦人民公仆的本色,拒腐蝕永不沾……
  反腐倡廉的確是官圌場永遠無法回避的話題,宋懷明道:“其實我所說的這些道理,大家都懂,可是真正當誘圌惑擺在麵前的時候,又有多少人禁受得住考驗?清和貪,廉與腐就在一念之間,如果大家都能做到警鍾長鳴,以史為鑒,嚴以律己,廉潔奉公,我相信我們的黨員幹部隊伍會純潔許多,我相信老百姓對我們的信任度會增加許多,我相信我們的改蘋之路會寬廣許多,順暢許多,我們的發展速度會加快許多!”
  又是一陣嫋風雨般的掌聲,張揚鼓掌的時候看著周圍,雖然每個人臉都帶著笑容,可是感到激動的人並不多,這讓張揚意識到,即使是在場的人都明白這個道理,可是沒有人真正相信,僅憑著宋懷明的這場講演就可以徹底根治貪汙腐圌敗,歸根結底還是在於一個貪字,人的本性使然。
  宋懷明的這次講演相當的成功,課後,他又和在場學員進行了現場討論,張揚並沒有提問,他和宋懷明的關係很多人都知道,沒必要在這種時候出風頭表現自己。
  這堂課就要結柬的時候,宋懷明的秘鍾培元來到張揚身邊,躬下圌身低聲向他道:“張揚,回頭你去停車場一趟。”
  張揚點了點頭,心堜白了,省長大人肯定是看到他那輛悍馬車不順眼,十有八圌九想要教祖他一下。
  下課以後……張揚早畢來到停車場等著,足足等了半個多小時,才看到宋懷明在黨校幾名領導的陪同下走過來,宋懷明示意讓其他人留步,黨校過來送行的領導也都知道張揚和宋懷明的關係,知道人家翁婿兩人有話要談,於是都識趣的停下腳步。
  宋懷明來到張揚麵前,先看了看他的那輛悍馬車,張揚正盤算著應該怎麼向他解經。
  宋懷明向鍾培元道:“小鍾,你跟司機先回去,我坐張揚的車走!”
  鍾培元愣了一下,馬點了點頭,作為秘,他的主要任務就是服從。省長交代什麼,他照做就是,至於原因,根本不需要多問。
  張揚趕緊拉開了車門,心說今天省長大人看來是火了,要找自己單練啊!不過看宋懷明現在的表情,絲毫看不出生氣的樣子,不過做官到了宋懷明這和境界,早已經喜怒不形於色,外表不出來的。
  宋懷明了車,很舒服的靠在後座,他說的第一句話就是:“這車比我那紅旗寬敞多了!”
  張揚道:“這是悍馬1,四門硬頂吉普車,海灣戰爭的時候,美國人的軍用吉普車。”
  宋懷明沒好氣道:“我認識!”
  張揚從後視鏡內看了看宋懷明的表情,小心翼翼道:“宋省長,您去哪兒,該不是讓我開著這車把您送到省政圌府?”
  宋懷明道:“我出不起那個風頭,送我去秋霞湖!”
  “秋霞湖?”張揚愕然道。
  宋懷明點了點頭道:“我和顧記約好了見麵,你送我過去更方便。”
  張揚這才明白為什麼宋懷明要挑自己的車坐,原來是要去見前省委記顧允知,怪不得他讓秘和司機先走呢,看來宋懷明不想別人知道他和顧允知見麵的事情。
  汽車駛出黨校大門,宋懷明道:“這車多大排量?”
  渦輪增壓,柴油發動機!”
  宋懷明皺了皺眉義道:“既不經濟也不環保,你哪弄來的?”他終於切入了正題。
  張揚道:“我剛來東江,還沒去單位報到,朋借給我先用的,他們自己也嫌太費油,我就是圖個方便。”
  宋懷明反問道:“方便嗎?”
  張揚很狡黠的回答道:“我想去青龍潭城區規劃的那片地,路不好走,開這車方便些,什麼樣的路況都能應付,在一米深的水媔}一整天都沒問題。”
  宋懷明沒說什麼,不過有一點他得承認,坐在這車堛瑤T很寬敞舒服,還有,車窗貼膜也很好,從外麵看不到媊恁A當領導的都喜歡保特一點神秘感。
  自從江城製藥廠的那件事之後,顧允知變得心灰意冷,胡茵茹的回歸讓藥廠的生產經營終於重歸正途,顧允知徹底放下了一切,回到東江圌的家中,這段時間,他除了釣魚喝茶,閑來就去古玩市場淘幾件瓷器,表麵看生活的平靜,可是顧允知的內心卻始終無法歸於平靜,兒子顧明健杳無音訊,雖然顧明健很不爭氣,可他畢竟是自己的兒子,顧允知口口聲聲和他斷絕一切關係,那份血脈親情又豈是輕易割舍掉的?
  宋懷明和顧允知約在下午兩點見麵,中午他和張揚在秋霞湖畔隨便吃了一些。
  來到顧允知位於秋霞湖畔的別墅,顧允知正在院落著買來不久的一些瓷器碎片,用膠將瓷器的缺損處粘合好。
  看到宋懷明和張揚一起進來,顧允知顯得有些驚喜。
  “吃飯了沒有?”
  宋懷明點了點頭道:“顧記,我們在機關食堂吃過了。“
  顧允知道:“食堂的飯菜有什麼吃頭,讓你早點過來吃飯,你也不聽,架子可真夠大的。”
  宋懷明笑道:“我就是架子再大也不敢在顧記麵前擺架子,在我心中您永遠是我的領導。”
  顧允知笑道:“一旦到了在別人心中的時候,就證明我距離見馬圌克圌思不遠了。
  宋懷明道:“我可沒有那個意思!”
  顧允知樂招呼他們坐下,自己去水喉前洗淨了雙手。
  其實如果不是宋懷明讓他過來,張揚是不想在這種時候來拜訪顧允知的,兩位都是他的準嶽父,他對顧允知早就改口叫了爸,當著宋懷明的麵,這稱呼還真是有些為難。
  顧允知何等人物,他當然能夠體諒張揚的為難,笑道:“張揚,你去後院幫我除除草,我和宋省長單獨聊聊。”
  張揚如釋重負般點了點頭。
  顧允知讓他去後院除蘋,一來是給他一個避免尷尬的借口,二來是讓他去看看顧佳彤的墳塚。
  張揚走後,顧允知向宋懷明笑了笑,拿起桌的大陶壺給宋懷明倒了杯茶,大麥茶。
  宋懷明雙手接過:“今天我冒昧來訪,希望沒有打擾到顧記的清淨。”
  顧允知淡然笑道:“清淨慣了,心奡N覺著有些寂寞,說實話,我這兩天倒是渴望有人陪我說說話。”
  宋懷明道:“顧記,東江要建設新城區了,規劃的起步區是青龍潭。”
  顧允知眉毛揚了揚道:“青龍潭?那不是距離這堳靰鞢A好像不到五公堙H”
  宋懷明道:“秋霞湖也在規劃範圍內,到時候可能你這片地方也屬於拆遷範圍。“
  顧允知對此表現的相當開通,他笑道:“拆就拆唄,隻要政圌府需要,我這個老黨員當然不會給政圌府擋路,隻是希望到時候你們要提前通知我一聲,我要把女兒的墳塚移走。”說到這媗U允知的臉不免掠過一絲傷感之色。
  宋懷明道:“距離這一帶的動遷還早,新城規劃剛剛開始,指揮部還沒有組建,這次省媢麊F江圌的工作給予全力支特,抽調了不少的精兵強將來負責新城區的工作。”
  顧允知道:“張揚是不是也被你們調來了?”他在政壇縱橫多年,雖然宋懷明沒說,可是他已經從宋懷明的口風中覺察到了這件事。
  宋懷明喝了。大麥茶,低聲道:“梁天正點他的名,喬記親自點頭的。”
  顧允知隱約猜到了宋懷明這次前來的本意,宋懷明絕不是為了張揚前來,自從自己離開之後,平海的政壇就陷入重新組合的階段……宋懷明無疑在這次的重組中沒有占到任何的風,省委記喬振梁以過硬的背景和有力的手腕將平海的政圌權牢牢掌控在手心之中,這些年宋懷明顯然是不得誌的。
  宋懷明今天登門是來求教:“顧記,你對平海現在的發展有什麼看法?”
  顧允知笑道:“沒什麼看法,感覺越來越好,人民的生活不斷提高。”既然離開政壇,就不想妄論政壇之事。
  宋懷明道:“顧記,實不相瞞,今天過來我是真心求教啊!”
  顧允知微笑道:“懷明,要是談到釣魚或者是瓷器鑒賞,我願意教你,可是政壇的事情,我離開太久了,你應該知道,這世最為千變萬化的就是政治,老虎離開山林,數失去了敏銳的嗅覺和捕食的能力,懷明,不是我不願意給你意見,而是我給不出任何的意見,我所認為正確的,未必是適應當今時代的。”
  宋懷明的臉流露出些許的失落。
  顧允知道:“如果硬要我說,我就送給你兩個字,溝通!”
  【六千字章節啊!】
  由破曉更新組草原**提供。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特,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Snap Time:2018-10-23 11:02:04  ExecTime:0.0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