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七十六章對不起(下)


    .奔馳車主也且過不少狂妄的主兒,可是像張揚這樣的還是第一次見到,他冷笑道:“跟我耍橫,你知道我是誰嗎?”

    張大官人笑道:“你丫**啊?自己是誰都不知道?怎麼不回家問你媽去?”

    對方一聽就火了,揮拳就想打張揚,卻被**趙英壯給攔住了:“祁峰,你別動手,你一動手性質就變了。”

    張揚道:“搞了半天你們兩人是老相識啊,當今這社會,到哪兒都是有熟人好辦事。”

    趙英壯怒道:“你給我放老實點,你喝酒了,醉酒駕駛,馬上跟我去抽血!”

    張揚道:“真是會維護自己腿友,顛倒黑白,混淆是非,為了幫他不惜往我頭上扣醉酒駕駛的帽毛……

    一旁那名**道:“你別嘴硬,一身的酒味兒,我們都聞到了,現在就跟我們去醫院抽血,你等著接受處罰吧。”

    遠處的何歆顏不覺流露出關切的表情,張揚喜歡喝酒開車她當然知道,這次麻煩了,酒後駕駛到哪兒都占不住理兒。

    張揚道:“驗血就驗血,要是我沒喝酒,你們兩人就是故意設圈套陰我,你們就不配當人**察。”

    趙英壯道:“少廢話,跟我們走,現在就去驗血!”

    張揚道:“我還真有些信不過你,驗血我去,不過我擔心你們中間動手腳。”

    趙英壯怒道:“你以為我不知道你的那點想?喝酒了,怕了?想拖延時間降低血液內的酒精濃度,我告訴你,今天你躲不過去。”

    張揚笑道:“得,我跟你去,現在就去抽血,要是我沒事…………

    奔馳車主祁峰道:“都這樣了你還想沒事?你死定了!”

    張揚咧開嘴笑道:“孫子哎,你今兒把話說得越難聽死的就越快!”

    這位奔馳車主祁峰也不是尋常人物,他在東江擁有多家連鎖酒店,是東江餐飲業的代表人物之一,他哥哥祁山名聲更大,在東江從事各種地下行業多年,牽涉到多種非經營,不過祁山這個人做得很好,一直都沒有什麼把柄被警方抓住,他很在意經營個人形象,平日為人低調,還熱衷於慈善事業,最近幾年已經將他的生意逐漸漂白,旗下有四海水產公司,壟斷了東江大部分的水產市場,據說他現在仍然在從事著地下賭博業和走私煙草。這兄弟倆之所以能夠成,一方麵和他們經商的頭腦有關,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他們有一定的社會背景,他們的舅舅就是東江市長方知達。

    祁峰和祁山雖然是兄弟倆,可是他們的性情不同,祁山為人低調,祁峰卻為人張揚,喜歡結交社會上的閑雜人等,這些年他的餐飲連鎖賺了不少錢,有了錢自然能夠聚攏一幫人圍在他的周圍,今天祁峰和幾個朋友外出,看到了開奧拓車的趙蕊雯和何歆顏,他們看到這倆女孩長得漂亮,所以動了結識她們的念頭,對祁峰這幫人來說,結交女孩沒有太多特別的手段,炫富是其中之一,祁峰認為沒有錢辦不到的事情,這起被追尾事件是他故意造成的。前來處理事情的**趙英壯和祁峰是多年的朋友,祁峰的本意是讓趙英壯幫忙嚇唬嚇唬這倆女孩,然後提出私了.隆來二去大家不就認識了,他原沒把這點錢放在眼,真正的目的還是垂涎人家的美色,誰想到何歆顏是個軟硬不吃的辣妹子。

    更讓祁峰沒有料到的是,中途殺出了一個程咬金,這個開著破爛桑塔納的家夥過來就把他的奔馳車給撞翻了。

    如果**不在場,祁峰肯定會和他的一幫同伴一擁而上痛揍張揚一頓,祁峰的自信來源於他雄厚的財產,也來源於他自認為很硬的後台,在如今的社會,有了權又有了錢,說話自然可以硬氣一些,做事自然可以強勢一些。

    祁峰壓根沒有把這個開著一輛半新不舊桑塔納的小子看在眼,雖然何歃顏和趙蕊雯都是百挑一的美女,可是她們也就是開著一輛小奧拓,祁峰雖然文化水平一般,可是他的社會閱曆還算豐富,從這些人的座駕上就能夠粗略地分析出他們的社會背景,自己和他們不是一個等量級的。

    張揚同意去抽血,到了這種時候,何歆顏對張揚的關心已經讓她顧不上偽裝了,她走過來,果然聞到張揚的身上有股刺鼻的酒味,小聲提醒張揚道:“你喝酒了?”

    張大官人笑道:“不多,才一斤五糧液!”

    何歆顏的臉色變了,一斤五糧液肯定夠土醉酒駕駛了,早知道他喝成這樣,今天就不該把他給叫來。她小聲道:“要不私了得了,省得麻煩。”以何歆顏的脾氣她斷然是不會輕易低頭的,但是考慮到這件事可能會給張揚帶來麻煩,她就有些後悔了,寧願破財消災,也不願張揚陷入麻煩之中。

    張揚道:“私了?得他們磕頭求我!”

    依著張揚過去的脾氣,早就揮拳打人了,可很多時候,打人並不是出氣的最好方式,初到貴地,當眾打人,肯定會落人話柄,張大官人決定今兒收斂一些,不過這廝並沒有考慮到他的出場儀式,比起揮拳打人,開車就把奔馳給撞了個底兒朝天,這也算不上什麼低調。

    張大官人不是頭一次上警車,可因為酒後駕駛被警車帶著去抽血還是第一次,他去了,何歆顏和趙蕊雯也跟著過去了,不過她倆沒機會上警車,自己打車過去的。祁峰和他的那幫朋友也過去了,張揚被**押上警車的時候,又來了五輛豪車,都是祁峰的朋友,聽說祁峰的大奔讓人當街給撞了,全都過來幫忙的。

    其中不乏爭強鬥狠之輩,有人叫囂著:“峰哥,誰他媽這麼不開眼,居然敢撞你的車,我幫你紮了他!”

    祁峰道:“走,跟著去醫院看看,先看看檢測的結果再說。”

    張揚沒找熟人,他也不怕,別說喝了一斤五糧液,就算三斤,對他開車也沒有任何影響,張大官人對自己的酒量有信心,但是現在是抽血化驗,你酒量再大,不代表你的血液中查不出酒精成分,張揚也懂得這個道理,可咱不是會內嗎?從肇事地點到醫院這點距離,足夠張大官人用內力把酒精全都逼出來了,所以路上幾名**都聞到車內濃烈的酒氣,他們都受不了,把車窗打開了,趙英壯冷眼看著張揚道:“還說你沒喝酒,這一身的酒味,等抽血之後我看你還嘴敢嘴硬。”

    張大官人笑眯眯道:“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你跟那小子合夥坑我,我見過的壞**不少,可像你這麼賤的不多。”

    “你罵誰?”趙英壯也不是好脾氣,瞪著眼睛向張揚衝過來,被一旁的同事給攔住:“英壯,別跟他一般見識,他喝多了。”

    張揚道:“奔馳車的車痕跡這麼明顯你們看不到啊?那輛奔馳車故意繞到前麵急車,所以才造成了這次事故,你們看不到?”

    幾名**都沒說話,其實大家心都有數,這件事肯定是祁峰挑起來的,不過趙英壯和祁峰的關係密切,而且追尾的又是趙蕊雯一方,於公於私,判罰都會偏袒祁峰一方,趙英壯道:“追尾事件中,後車沒有保持安全距離,前車遇到緊急情況車,她們沒有預見到,所以發生了這次的事故,奧拓車司機負全責毫無疑問,搞了半天你是過來幫她們出頭的,你不但酒後駕駛,而且涉嫌毀壞他人財務,你不但違反了交通,還涉嫌犯罪,我提醒你,你故意破壞他人財物,如果損失超過五千元就構成犯罪,要依追究你的刑事責任。”

    張揚笑道:“你這麼一說,我還真有點害怕。”

    趙英壯道:“現在才知道害怕,晚了!”

    警車來到了白沙區人民醫院,幾名**押著張揚下車去驗血,期間趙英壯找張揚要了幾次行駛證和駕駛證,張揚都拒不配合,趙英壯已經做好了拘留他的準備。

    張揚前往化驗室抽血的途中遇到了一個熟人,白沙區醫院泌尿科醫生餘得利,張揚上次捉弄梁東平的時候就和這廝打過交道,知道這貨絕對是個無良醫生。

    餘得利對張揚的印象很深,看到他過來,一眼就認出來了,他迎上和張揚打了個招呼:“張主任,有事?”餘得利這才看清周圍的幾名**神情不善,頓時意識到自己這個招呼打得不是時候。

    趙英壯很警惕的看了餘得利一眼,向張揚道:“認識不少人啊?”

    張揚笑道:“誰沒有三兩個朋友。”他向餘得利點了點頭道:“懷疑我酒後駕駛,帶我來抽血呢。”

    餘得利道:“搞錯了吧?我記得你不喝酒啊!”這廝的眼皮就是活絡。

    張揚道:“餘大夫,你趕緊忙你的去,省得別人說你幫我從中做手腳。”

    餘得利道:“我有我的醫德,我相信張主任的人格,你說現在這社會上怎麼就這麼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混賬玩意兒。”餘得利一張嘴就把幾名**給罵了。

    **們都聽明白了,可人家又沒指名道姓的罵,他們也不好說什麼。

    【元宵節,不斷更,九千字送上,章魚終於可以理直氣壯的吆喝一聲月票了,明天俺繼續努力,大夥兒幫我重新衝上去!!!】

    

Snap Time:2018-04-27 14:57:35  ExecTime:0.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