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七十六章對不起(中)


    .梁曉鷗道:”其實你應該先和市委組織部聯係一下,搞清楚你的工作安排,沒見過你這樣的,人都到東江了,對自己將要幹的工作還糊糊塗的。”

    張揚道:“我以為組織部會先找我談。”

    梁曉鷗道:“你多大官啊?非得等著組織部長主動找你?”這會兒她心理已經完全平衡了,張揚給了她不少找回平衡的機會。

    張揚道:“得,我還是老老實實蹲在黨梃上培引班吧,如果上完學還沒人搭理我,那我隻好老老實實返回南錫去。”

    梁曉鷗笑了起來,張揚也笑了,其實他們鬱明白絕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景,組織部不是不找張揚,而是沒到時候。梁曉鷗道:“你的事情我多少聽說了一點兒,應該是派你去新城區負責招商工作,咱們以後就是一個戰壕的戰友了。”

    張楊道:“提起招商工作我就頭大,幹了這麼多年,始終鬱圍繞招商打轉轉,我都膩歪了。”

    梁曉鷗道:“別把你過去的工作和現在相比,東江發曆新斌區,新誠區是禾來的政治經濟中心,第一步就是省市行政中心要搬遷過去,十年規劃都已經基本完整,市不是說著玩的,是要仝力以赴圖謀發展的。”

    張揚道:“走一步算一步,等我落實了工作的問題再說。”張揚看出梁曉鷗也沒有把知道的一切全都告訴他,官場上逢人隻說半句話,不可全交一片心,張大官人對此也表現的相當理解。他和梁曉鷗的交情也沒到那種無話不談的地步,兩人的午餐進行了一個小時左右,張揚起身告辭臨分別的時候,梁曉鷗好心的叮囑他道:“你喝酒了,還是不要開車,回宿舍休息吧,最近這些天東江正在嚴查酒駕,千萬不要頂風作案。”

    張揚笑著點了點頭,他的確也沒打算這會兒開車出去下午準備在黨校好好休息一下,晚上還要去參加妹姝趙靜和丁兆勇為他舉辦的接風宴。

    張揚往黨校走的時候,忽熟接到了何歆顏的電話,他知道何歆顏這兩天會到東江參加東江藝術學院的校慶演出卻沒想到她會提前過來。

    何歆顏憤憤然道:“張揚,你趕緊過來,我出事了。”

    張揚一聽就緊張起來了:“什麼事?大事還是小事?”

    何歆顏道:“我開車追尾了五六個人圍著我要打要殺呢!”

    張大官人一聽這還了得,麻痹的欺負到我女人頭上來了,他問明了出事的地點,第一時間開車趕了過去。

    何歆顏原本是後天才到東江的,可她想給張揚一個突然襲擊,讓他驚喜一下,順便多陪他兩天,所以就提靠過來了她的好朋友趙蕊雯開車去機場投她回來,趙蕊雯張揚也認識,過去跟顧明健好過的那個兩人糾纏了一段時間,後來還是顧佳彤替顧明健付了一筆可觀的分手費,兩人才撇清了關係。

    事故發生在鼓樓廣場附近,其實不怨趙蕊雯,她和何歆顏兩人從機場出來,途中一輛大奔就盯上了她們車內的幾個落下了車窗向她們吹口哨,還出言調戲一看都不是什麼良善之輩,趙蕊雯加快車速想要擺脫他們想不到那輛奔馳車突然就從後麵超了過去,超車並線,猛然一踩車,趙蕊雯措手不及,奧拓車一下就撞在大奔的上了,這下可捅了馬蜂窩,車內的五個人全都圍攏上來,氣勢洶洶的要找她們的麻煩。

    趙慈雯嚇得不行,何歆顏卻不怕他們那一套,當場就和他們衝突起來,雙方的衝突弓來了**。

    張楊趕到的時候,**正在那兒做責任認定,他做出的認定是後車逼尾要負全責,他這麼一說,大奔車上的幾個越發囂張起來,為首的那名年輕人道:“你們看著辦,公了還是私了,公了咱們經,私了你們倆賠我十萬塊,再擺酒請我吃頓飯,這件事就算完了。”

    趙蕊雯道:“保險杠都沒變形,就是傷了點漆,嘖嘖漆不就解決了?我給你修車還不行嗎?”

    對方冷笑道:“修車?你睜開眼睛看清楚,這是大奔,你修的起嗎?我的車價要是用來買奧拓鬱能圍鼓樓廣場繞一圈,賠?賣了你都賠不起!”

    何歆顏怒道:“你怎麼說話呢?一個大男人要不要臉,欺負女人?”

    “我欺負你?你們舔我還不讓我說話啊?”

    何歆顏怒道:“流氓!根本是你們衝上來突然車,不然不會發生這次的事故。

    “她向**道:“你看清楚沒有?地土這麼明顯的車痕跡你看不到啊?他們是故意的。”

    **道:“你沒學過駕駛?駕駛車輛的時候要與前車保持一定的安全距離,這樣才能有足夠的反應時間進行車。你們挨得這麼近,追尾了隻能怪你們自己。”

    何歆顏道:“你怎麼不管當時的實際情況呢?根本是在偏袒他們!”

    **板起麵孔道:“你說話要負責任啊!”

    何歆顏適:“威脅我妨礙司公正,你去告我啊?你不告我,我還要告你呢!”何歆顏本來的性情就夠辣,這些年她也經過了不少風浪,自然不會怕一個小**,再說這件事根本道理就在她們這一邊。

    其實奔馳牟受損不大,反倒是趙蕊雯的那輛奧拓撞得慘不忍睹,幸虧她和何歆顏都係了安全帶,雖然如此兩人都被這突然的意外嚇了一大跳。

    現場陷入僵持中,雙方誰都不願讓步,**隻能指揮其他車輛從一旁通過。

    何歆顏看了看時間,禁不住小聲嘀咕著:“他怎麼還沒來?”從她打電話已經過去了二十分鍾,張揚還沒現身。

    其實張揚已經到了,剛才藏在人群中聽怎麼回事呢,他鬧明白了事情的經過,遠會兒也開著那輛桑塔納跟著車流向前方駛去。

    可就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衝突雙方的時候,一輛桑塔納忽然脫離了車流,徑直撞向停在道路中央的奔馳車,蓬!地一聲巨響‘那輛奔馳車左側的兩扇門立時就被撞扁了,這可不是奔馳不耐撞,別人用車頭撞擊它的側身,吃虧大了。

    所有人都愣了,交龘警也有些摸不著頭腦,這究竟怎麼回事兒?這誰啊?車技也太糙了,大路他不走,馬路中間這麼明顯的目標他也能撞上去?

    桑塔納開始倒車了,在大家還沒把思維調整適應過來的時候,再次加大油門,蓬地一聲再次撞擊在奔馳車的同一部位,這次的大力衝撞,讓奔馳車翻了個底朝天,還好麵沒人,周圍看熱鬧的人都發覺形勢不對,一個個慌忙向四周退散。

    何歆顏的注意力自然也被這邊所吸引,誘人的櫻唇露出一個會心的笑容,不用問一定是幫她出奇的來了,張揚的出場從來鬱沒讓她感到失望過。

    桑塔納投連撞擊了兩下,前引擎蓋也翹起來了,張揚解開安全帶,推開車門走了下去,瞪圓了眼睛,大吼道:“這他媽誰啊?把牟停到路中央?交龘警也不管嗎?”

    奔馳車主那邊七個人呼啦一下都圍了上去,嗜兩個是剛洲趕過來看熱鬧的,交龘警也懵了,見過橫的,沒見過這麼橫的,撞了別人的牟不算,張口就將矛頭直指交龘警,丫的是自找難看啊!

    其實前來處理事故的交龘警都和這名奔馳車主認識,他們生怕當場就衝突起來,管事的那名叫趙英壯的交龘警趕緊上前攔住奔馳車主方麵的幾個:“別衝動,別衝動,這事我們來處理!”

    這事情當然好處理,這麼多人都看到了,發生什麼事都明擺著呢,張楊站在那,眯起雙目,一副居高臨下的架勢俯視著麵前的這群家夥,他沒跟何歆顏打招呼,何歆顏也是冰雪聰明,知道現在不是和張揚相認的時候,趙蕊雯小生對她道:“張揚來了!”

    何歆顏道:“裝出不認識,事情交給他處理!”她對張揚擁有絕對的信心。

    趙英壯來到張揚麵前,一臉嚴肅的看著他:“行駛證、駕證!”

    張揚笑道:“你誰啊?”

    趙英壯道:“你看不出來?人民龘警龘察!”

    “穿著警服就一定是人民龘警龘察?警官證拿出來,我怎麼知道你是不是冒充的。”

    “我警告你,再敢胡攪蠻纏,我就告你擾亂社會治安!”

    張大官人不屑笑道:“嚇唬我?我問你,你身為交通警龘察,職責是維護正常交通秩序,為什麼要放任兩輛車擁堵在道路中心?阻礙我的正常交通?”

    “根本是你故意去撞那輛奔馳車!”趙英壯氣得滿臉通紅。

    身邊的那名交龘警比較細心,他聞到張楊的身上有股酒味兒,怒視張揚道:“你喝酒了吧?”

    奔馳車主衝上來指著張揚的鼻子道:“你龘他媽憑什麼撞我車?那車多少錢你知道嗎?今兒不給我磕頭認錯,我跟你沒完!”

    張楊冷笑道:“有眼無珠的貨色我見多了,不過你這種不上檔次的劣等貨真是不值得我出手,孫子哎,給你一條路,馬上開著你那破車走人,否則啊,打今兒起你就跟幸福生活說拜拜吧!”

    

Snap Time:2018-07-21 17:36:30  ExecTime:0.4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