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七十一章喬書記的算盤(中)


    .喬振梁笑道:“你急什麼?我又沒否認你的成績,你這小子,功利心太重。”

    張揚道:“功利心重也是有上進心的表現啊。”

    喬振梁點了點頭道:“不錯,沒有一丁點、的功利心,那就是與世無爭了,一個與世無爭的人又怎麼可能幹得好工作?可是功利心並不是事業心,功利心太重就會忽略了事業本身,張揚,你以後的路還有很長,一個做大事的人就不能將目光全都盯在功利兩個字上。”

    張揚道:“喬書記才是做大事的人,我跟在您身後,做點小事就行。”

    喬夢媛道:“我就快聽不下去了,爸,怎麼你身邊全都是這麼說話的?”

    喬振梁笑道:“都看到省委書記的風光,誰知道我的無奈和悲哀啊,想聽一句真話都難。”張揚給他按摩這一陣子,讓他感覺輕鬆了許多,喬振梁示意張揚停下歇歇。

    張揚想著梁天正想要把自己nong到東江的事情,一時間不知是不是該借著這個機會問問喬振梁,他猶豫的原因是因為自己的事情實在太小,喬振梁是省委書記,應該不會關注這件事,煞而事實並不像他想象的那樣,喬振梁居煞主動提起了這件事:“張揚,我聽說你要來東江工作了?”

    張揚苦笑道:“喬書記,這事兒我也是剛剛聽說,下午閻秘書長跟我談的,說梁書記想把我nong過去。”

    喬振梁點了點頭道:“天正同誌憋了一口氣啊,國際工業園全麵整改,東江要建設新城區,原本籌劃的高新科技園區又被南錫給搶了先,東江是平海各市的老大哥最近的風頭可被你們都給搶光了。”喬振梁的語氣平淡無奇,可是卻將其的重點挑明了,梁天正是要借著東江新城的建設打一場漂亮的翻身仗。

    張揚道:“東江又南錫還不都是平海的一部分,誰先發展一步還不是一樣?”

    喬振梁笑道:“東江新城區的事情已經獲得了通過,以後東江的行政心會搬過去,平海省行政心也會搬到新城區,這也是為了城市更好的發展。****”

    張揚開始明白為什麼要由省委秘書長閻國濤找自己談工作上的事情了,梁天正挖自己過去隻是其一個原因,更重要的原因是喬振梁看了自己自己在政治上已經被定位為急先鋒一樣的人物,開疆拓土最適合他去幹。

    其實張大官人在知道秦清前往擔任東江新城區建設指揮部主任之後,他就有了前往那邊的打算,讓秦清一個人承受這麼大的壓力,他於心不忍南錫這邊雖然他到了收獲政績的時候,可是他的下一步也就是前往高新區擔任負責人,這的工作對他沒有太大的難度失去了難度也就失去了挑戰xing,張大官人骨子是一個喜歡不斷挑戰自我的人,和南錫相比東江的舞台更大。

    張揚現在唯一拿不準的就是梁天正的態度,梁天正對他真的是求賢若渴嗎?張揚還是有些自知之明的,他雖然有些能量,可是在喬振梁、梁天正這幫政治大佬的眼還隻是一個上不了台麵的小角s,他的位置,替代者不知要有多少,他們鄭重其事的提出來並要把自己放在哪個位置上,可能不僅僅是看了自己的能力,幕後的事情張揚還看不清楚,此去東江是好是壞還很難說。

    張揚道:“我還真舍不得這邊的工作。”

    喬振梁笑了笑道:“你自己考慮,工作上的事情還是要盡量遵從你的主觀意願。”他沒有表現出任何強迫張揚的意思,可張揚卻明白,這件事基本上已經定下來了,如果不是得到喬振梁的首肯,閻國濤是不會找自己談話的,他們嘴說的客氣,尊重張揚的主觀意願,可事實上,他們定下來的事情,張揚隻有服從的份兒,誰讓他是下級呢?

    張揚離開的時候,喬夢媛將他送到小樓外,張揚也沒有客氣,沒有開口讓她留步,走出小樓,喬夢媛停下腳步道:“我就送到這了。”

    張揚笑道:“陪我走兩步!”

    喬夢媛沒說話,腳步卻已經跟了上去。

    張揚道:“你爸讓我去東江!”

    喬夢媛道:“是梁書記的意思吧。”喬夢媛也不認為父親會親自過問張揚工作上的事情。

    張揚道:“我怕惹麻煩!”

    喬夢媛笑了起來,尤其是看到張揚煞有其事的誇張表情,他怕惹麻煩?才怪,想想自己認識他的這些年,又有什麼時候他不去惹麻煩?基本上他到了哪,麻煩就跟到哪。

    張楊道:“眼看就要收獲果實了,現在讓我放棄這塊土地,心真是不舍得啊。”

    喬夢媛小聲道:“如果你真的不想去,我幫你去跟我爸說,他網才說過,會尊重你的主觀意願。”

    張揚道:“當領導的會尊重下級的主觀意願嗎?我就是一個小小的處級幹部,我的工作按理不會讓省委書記co心吧?可閻秘書長下午已經跟我談過了,你還覺著是梁書記的意思?”

    喬夢媛原本對這件事並沒有特別留意,官場上調動最尋常不過,張揚去東江在她眼也隻不過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可是張揚這麼一說,她也覺著事情未必那麼簡單,父親沒理由過問張揚工作上的事情,唯一的解釋就是省很重視東江新城的建設,在父親的眼張揚恰恰是那個開疆拓土的合適人選,喬夢媛道:“你自己究竟怎樣想的?”

    張揚道:“我要慎重考慮一下。”

    平海省第十二屆運動會在南錫隆重拉開了帷幕,省委書記喬振梁、國家體委主任楊平選一起出席了開幕式,開幕式在平海全省範圍內現場直播,省運會的幾位體育形象大使都在開幕式上做了jing彩的表演。

    南錫的準備工作還是相當充分的,在這次開幕式上,三萬多人的體育場座無虛席,現場熱烈的氣氛也是一lng高過一lng。

    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在現場jing彩演出的時候,張大官人卻沒有閑著,他負責在現場協調調度,別看之前做了這麼久的努力,今晚才是真正檢驗他們成績的時候,他務必要確保今晚沒有任何意外發生,順順利利的把開幕式舉辦完成,也隻有這樣,才算jio出一份圓滿的成績單。

    開幕式進行到途的時候,張揚來到主席台,來到省體委主任渠聖明的身邊,自從提出調整參賽人員名單被拒之後,渠聖明和張揚之間的關係就鬧得ting僵,這次來到南錫之後,張揚總想找個機會跟他緩和一下,可惜實在太忙,一直都沒有時間,來到渠聖明身邊,嬉皮笑臉道:“渠主任,感覺我們這開幕式怎麼樣?”

    渠聖明嗯了一聲:“不錯!”

    一旁省委宣傳部長肖元平道:“開始的幾場團體co不錯,不過那個什麼香港歌星的獨唱實在不怎麼樣,我聽著好像跑調了!”

    張揚笑了起來,肖元平指的是鄒德龍,這幫香港歌星的專業基礎肯定不能和內地專業演員相比,一到現場直播就現了原形。張揚道:“雖然有點跑調,可下麵的掌聲卻是最熱烈的,現在的年輕觀眾根本不管他唱得怎麼樣,隻要看到他站到舞台上就拚命鼓掌。”

    肖元平搖了搖頭,歎了口氣道:“現在的年輕人真不知是怎麼了?mi戀的都是些什麼東西。”

    渠聖明看了張揚一眼,意味深長道:“咱們都老咯,觀念跟不上,現在已經是年輕人的天下,這些年輕人厲害啊。”

    張揚哪能聽不出老渠是在影sh自己,渠聖明氣不順也可以理解,他身為省體委主任,當初抱著和張揚商量的態度,想讓他在參賽名單上讓讓步,卻被張揚拒了個灰頭土臉,渠聖明畢竟是上級領導,這件事傳開後,省體育界內部都當成一個笑話來看,老渠生氣也是正常的。

    張揚道:“渠主任,我們年輕人年輕衝動,ji情有餘,冷靜不住,關鍵的時刻還得讓你們這些老領導把關,這次省運會,沒有您的英明領導和全力支持,我肯定不會幹得這麼順利。”

    渠聖明聽到這句話,心頓時舒坦了許多,張揚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說出這句話,等於是給自己圓了麵子,其實他也不是小心眼的人,現在省運會已經開幕了,當初的報名之爭如今都已經成為定局,誰也改變不了什麼,他最初擔心的是會有城市因為參賽名單的事情抵製省運會,可最壞的情況並沒有發生,渠聖明也是在這次來到南錫之後,才明白了一件事,省運會的重點並不在競技,而是一場披著競技馬甲的政治秀,他們體委的工作隻是搭起舞台,給大家提供一個jio流的平台而已。

    

Snap Time:2018-01-19 11:59:24  ExecTime:0.4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