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七十章開幕之前(中)


    .雖然平海各市對這次省運會都心存不滿也嚷嚷著要聯合抵製,可臨到開幕的時候,誰也沒付諸行動,一方麵這和南錫市幾位領導提前和各市領導人打招呼有關係,誰也不會因為這件事傷了和氣,畢竟都是一個省的兄弟穢市,還有一個原因就是省運會開幕式,省委書記喬振梁會前來出席,如果他們抵製省運會被喬振梁知道,估計喬書記肯定不會高興。

    南錫方麵在接待安排方麵相當的周到,可以說在食宿條件方麵稱得上曆屆省運會第一位,南洋國際、海天大酒店專門為各市前來的運動員教練員提供了食宿,這兩家都是五星級標準。

    至於前來南錫的各市領導人嘉賓都安排在市政府第一招待所,這次過來的嘉賓陣容也是極其強大,省委書記喬振梁、常務副省長焦乃旺、省委宣傳部長肖元平、省委秘書長閻國濤、省體委主任渠聖明、省委常委,平海省副省長,東江市委書記梁天正、江城市委書記杜天野、嵐山市委書記常頌、以及其他各市的主要領導人和體委主任全都來到了南錫。

    這一場麵比張大官人預期中要盛大的多,他本以為還會有不少城市對報名一事存在不滿,開幕的時候可能會遇到一些異常狀況,可現實表明,比賽本身並沒有他想象中重要,這些市級領導們來壓根不是衝著省運會,他們是衝著省委書記喬振梁過來的。他們不是在給莆錫麵子,而是為了在省委書記麵前爭得麵子,誰也不想錯過這個和上級領導交流的機會,你想想啊,省委書記都來了,你一個市委書記還拿什麼架子?如果別人都沒來,你來了,那麼恭喜你,你和喬書記就有了單獨相處,近距離接觸的機會,如果人家都來你沒來,那麼保不齊喬書記就會注意到你,他就會想,為什麼你不來?我都來了你不來,是不是對我喬某人有意見?其實喬振梁不會這麼想,平海十多個地級市,這麼多的市委書記外加大小官員聚在一起,幾十號人,就算一兩個沒來,他也注意不到,他也不會多想。

    可這幫下級官員以為喬書記一定會這麼想,誰也都覺著自己還算一號人物,真要是缺席了,喬書記一定會注意到自己。

    省運會的舞台是張大官人搭起來的,可是當大幕就要拉開的時候,張大官人發現,自己就是一劇務,打下手的劇務,接待主要領導的事情有市委書記李長宇呢,自從省委書記喬振梁下車伊始,李書記就一頭紮在了喬書記身邊,估摸著這兩天辦公的地點就在一招了,這不,今晚上連家都不回了,和領導人打成一片,吃喝拉撒睡全都在一招。

    張揚倒不是對李長宇有什麼意見,換成誰都會這麼做。

    海天和南洋國際也分別由領導人出麵迎拖各市運動員,海天那邊由常務副市長龔奇偉坐鎮,南洋國際這邊由市長夏伯達和宣傳部長梁鬆負責。

    張大官人現在就是接車打下手,這廝的心理多少有些不平衡了,迎接完從江城過來的運動員之後,他向常淩峰道:“我現在算是明白了,合著我就是一打雜的,舞台搭好了唱戲沒我的份兒。”

    常淩峰笑道:六心不平衡了,你的工作本來就是搭舞台,你是體委主任,負責的是體育上的事情,現在來得都是大領導,人家過來表麵上是為了省運會,事實上都走出於政治目的,真要是讓你去一招做接待工作,你說這麼一群部級、廳級幹部,你站在麵是不是有點、雞立鶴群,誰看你不得俯視啊?”

    張揚道:“我說你怎麼說話呢?太損了吧?”常淩峰笑道:“我說錯了,是你看誰不得仰視啊?”

    張揚道:“什麼省運會啊,什麼體育精神啊,我當初還擔心人家不給麵子,要抵製這次省運會呢,現在看起來我壓根是杞人憂天,哭著喊著要抵製的都是體委的幹部,他們叫得再響也沒用,市領導來,他們就得乖乖跟看來,領導們誰也沒把成績當回事兒,省運會也隻有賽場上是運動員的舞台,可賽場外的舞台全都是領導們的。”

    常淩峰道:“你越來越有悟性了。”

    張揚道:“透過現象看本質,我在官場這麼多年,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什麼事不清楚啊?這點悟性要是都沒有,我豈不是白混了。

    常淩峰道:“有什麼感悟沒有?”

    張揚道:“有啊!”

    “說來聽聽!”

    張揚道:“這體委就是個虛職,幹出力不討好,省運會過後,我馬上申請挪窩。”

    常淩峰苦笑道:“我還以為你能有什麼天的感悟,搞了半夭還走過去那境界。”

    張揚道:“我比不上你,出過國,留過洋,早已看破紅塵,我就是一俗人,俗人和你這種世外高人的最大區別就是俗念,七情六欲我一樣不缺,就算讓我再活一輩子,我還是這幅模樣。”

    常淩峰笑而不語。

    此時看到副主任李紅陽急匆匆走了過來,來到他們身邊道:“張主任,機場那邊出事了,咱們省運會形象大使鄒德龍和記者發生了衝突。”

    張揚道:“不是讓高廉明和常海心去接機了嗎?他們不能處理啊?”說話的時候,常海心打來了電話,機場那邊果然出了事,原來鄒德龍下飛機後就被娛樂丹刊的記者給圍上了,追問他緋聞女友的事情,一來二去就紅了臉,鄒德龍氣得把人家的照相器材給摔了,現場鬧得非常混亂。

    張揚頗為無奈的歎了口氣,這幫娛樂記者就跟蒼蠅似的,要說今天是平海體育盛會,這幫娛記跟著湊什麼熱鬧?張揚把這交給常淩峰,匆匆趕去了機場。

    等到了機場那邊,雙方已經達成了諒解,原因很簡單,鄒德龍前兩天深夜出入某位女星的香閨,結果被香港狗仔隊給拍到了,對香港這幫藝人來說私生活是相當的重要,就算是戀愛也不能公開,一旦讓影迷歌迷知道了,就會影響到他們的事業前景,尤其是鄒德龍這種事業正處於上升期的新星,本來他在香港這兩天就被搞得狼狽不堪,這次借著參加平海省運會的機會過來躲避風頭,可想不到剛下飛機就遇到記者圍堵,鄒德龍自然按捺不住火氣,當即就和記者們發生了衝突,不但搶奪對方的攝影器材扔在地上,還抬腳踹了其中一名記者。

    張揚來到機場的時候,事件已經平息,高廉明答應賠償記者的攝影器材,並送那名娛記去醫院看病,算是息事寧人,鄒德龍這邊,他們也是說盡了好話。

    看到張揚過來,高廉明忍不住抱怨道:“都他媽不是省油的燈,一個香港小明星傲得跟二五八萬似的,那幫娛記也真是賤,明星走哪兒跟到哪兒,拉屎放屁的事情都值得他們采訪報逍,挨打也是活該。”張揚道:“這兩天省運會,盡量不要生事,息事寧人最好。”

    高廉明道:“知道,要不我也不會答應賠償那幫娛記攝影器材啊。”

    張揚道:“小事情而已,你先陪鄒德龍匣酒店。”

    高廉明道:“常海心已經陪他們過去了,我還得在這等其他人。”

    張揚對高廉明的心思揣摩的很透,笑道:“你丫惦記著許怡把?”

    高廉明道:“倒是有點惦記,可惜我對她是襄王有夢,人家是神女無心。

    張揚道:“那還不趕緊放棄?”

    高廉明道:“我現在是撒大網,能逮著一個是一個,興許有希望呢?”

    張揚笑著搖了搖頭,許怡並不是先到的,接下來抵達機場的是冰公主關芷晴,她這次並不是從美國過來,而是剛剛在京城參加完國際花樣滑冰邀請賽,從京城直飛南錫,關芷晴還是一如既往的低調,這次連經理人都沒帶,黑長的秀發隨意紮成了一束馬尾,俏臉上戴著黑色的無框眼鏡,藍色t恤,白色短裙,拖著紅色的拉手箱,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女學生。

    關芷晴的低調是張揚最為欣賞的一點,論到名氣關芷晴應該是形象大使中最大的一個,可是她到哪都不事張揚,也沒有任何的苛刻條件,一切隨遇而安。

    關芷晴走出閘口,很快就看到了人群中的張揚,她笑了笑,向張揚走了過去,張揚迎」來主動接過她手的皮箱:“還是一個人來的?”

    關芷晴道:“我表姐跟我一起,不過她要在京城多玩幾天,所以我一個人過來了。省運會即將開幕,應該是你最忙的時候,怎麼還親自過來接機?”關芷晴有些不解道。

    張揚道:“你是我們最尊貴的客人啊,我不來怎麼能夠顯出誠意?”

    關芷晴笑道:“我不信!”

    

Snap Time:2018-01-18 05:59:54  ExecTime:0.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