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一十章開幕之前(上)


    .第七百七十章【開幕之前】(上)

    馬天翼開始意識到南錫領導層內部針對他的不滿情緒已經越來越多了,有人已經悄悄將他告到了省紀委,一時間馬天翼成為了南錫體製內的眾矢之的。

    劉豔紅雖然沒有正式上班,可是省紀委書記劉釗知道她目前在南錫散心,所以特地委托她去和馬天翼見個麵,跟他好好談談。

    劉豔紅和馬天翼是多年的同事,她對馬天翼十分了解,知道馬天翼性情耿直,工作努力,但是這個人欠缺工作的方法,欠缺和周圍同事溝通的技巧。

    馬天翼對劉豔紅的來訪頗感驚奇,他已經聽說劉豔紅成為監察廳廳長的事情,可以說省已經明確了劉豔紅在省紀委的第二把手的地位,對於這位上級領導,馬天翼當然要表現出應有的尊重。

    劉豔紅坐下之後,微笑道:“老馬,我正在放假,這兩天在錦灣散心,所以特地來拜會你這位老朋友。”

    馬天翼笑了笑,他心清楚得很,自己和劉豔紅雖然熟識,可最多是同事關係,老朋友可談不上,他恭敬道:“劉廳長這次來不是為了工作上的事情?”官場上的人對職位變動相當的敏感,即使馬天翼也不例外。

    劉豔紅笑道:“當我像你一樣是個工作狂啊!”

    馬天翼道:“剛剛來到南錫,發現這存在的問題很多,最近工作是忙了一些。”

    劉豔紅道:“我聽說你在南錫的動作可不小啊。”

    馬天翼歎了丘氣道:“我測是希望無所事事,可這幫幹部不讓我省心啊,煙廠廠長廖偉忠出事,現在正在全市範圍內搞一個整風運動,爭取通過這種方式提升一下幹部的警覺性,肅清某些人的不良思想。”

    劉豔紅道:“老馬啊,我們紀委的主要任務是什麼?”

    馬天翼微微一怔,劉豔紅居然問出了一個這麼淺顯的問題,他馬上意識到劉豔紅此問絕不會那麼簡單,她一定另有目的,所以馬天翼沒有說話。

    劉豔紅道:“老馬,你說給我聽聽啊!”

    馬天翼道:“維護黨的章程和其他黨內法規,檢查黨的路線、方針、政策和決議的執行情況,協助黨的委員會加強黨風建設和組織協調反貪腐敗工作。

    “,做出以上回答的時候,他忽然有種回答k1業的問題,劉豔紅是不是有消遣再己的成分在內?

    劉豔紅道:“維護、檢查、協助,並不代表著我們紀委要在黨政工作中占有主導的地位,你說是不是?”

    馬天翼的表情相當的尷尬,他當然能夠聽懂劉豔紅在說什麼?他抿起嘴唇,過了一會兒方才道:“劉廳長,是不是有人說我什麼了?”

    劉豔紅道:“那倒不是,隻不過我們紀委的工作最終的目的是為黨服務,是為幹部隊伍服務,老馬,你的工作熱情我清楚可是工作上必須要分清主次,不能讓我們的工作幹擾到黨內正常的工作秩序,我們的工作是確保黨內幹部係統更有效的運行,而不是幹擾這一係統的運轉效率。”

    馬天翼的臉有些紅了:“劉廳長你在說我因噎廢食,過猶不及?幹擾到黨內正常的工作秩序了?”

    劉豔紅道:“不是我說,是很多同誌都這麼反應。”

    馬天翼歎了口氣道:“我隻不過是想為黨和國家多做點事,想徹底清理一下南錫官場的腐敗現象。”

    劉豔紅道:“凡事都有一個過程,老馬,你是該考慮一下你的工異方法了。”

    就算劉豔紅不找馬天翼談話,馬天翼也注意到自己在領導層的位置開始變得有些尷尬,他正在被漸漸邊緣化,如果說常委的內部分成兩派,以市委書記李常宇為首的多數派,以市長複伯達帶頭的少數派,那麼他就是兩方都不願意搭理的邊緣派,邊緣派不等於中間派,中間派還有人準備拉攏,馬天翼這種屬於奶奶不疼,姥姥不愛,無論李常宇還是夏伯達都不樂意搭理他,誰都認為他是個麻煩。

    馬天翼感到很鬱悶,自己整頓紀律沒錯,可是在現實中怎麼就這麼不受人待見,明明是李常宇提出的直係親屬中非工作需要在海外居留者不得擔任黨政正職,可他提議之後就再也不見說起,馬天翼現在才明白,李常宇設了個圈套讓自己鑽,自己在工作上太認真,太執著,以至於把南錫體製內的幹部都得罪的差不多了。人在現實中碰壁之後,才會重新考慮做事的方法,馬天翼雖然執著,可他也並不是傻子,劉豔紅和他談話之後,他開始反思自己來到南錫之後的所作所為,馬天翼比起過去明顯低調了許多。

    廖偉忠的事情已經漸漸被眾人所忘記,省運會的腳步越來越近了。

    越是臨近省運會開幕,張大官人反例變得清閑起來,這要多虧了他們之前充分的準備工作,還因為他身邊有常淩峰這位好助手,所以一切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每人都有每個人的分工,張大官人的分工是統籌領導,到現在這種時候,所有事都已經上了軌道,已經不需要他過問太多了。

    張揚從早晨八點鍾上班就在和楚嫣然煲電話粥,雖然最近他們兩地相隔,可是幾乎每天都在通電話,感情好得很,楚嫣然聽說紀委調查張揚海外關係的事情,忍不住笑。

    張揚道:“笑什麼?我就快被你連累了,以後等咱倆那啥了,十有九八政審不合格,我的官場之路要從此哢嚓了。”楚嫣然嬌聲道:“你是不是後悔了?我給你機會,現在後悔還來得及。”

    張揚道:“後悔倒是有點。”

    “啊!”楚嫣然的聲音充滿了失落。

    張揚又道:“後悔你在我身邊的時候,沒和你多親近親近,沒多占點便宜。”

    楚嫣然嬌羞道:“你不說輕薄話是不是能憋死?”

    張大官人道:“是啊,是啊,憋得挺難受的。”

    楚嫣然道:“不和你胡說八道了,對了,你猜猜我在哪兒?”

    張揚笑道:“早就聽出來了,你在海邊唄!我聽得到海浪拍打沙灘的聲音。”

    楚嫣然嗯了一聲道:“記不記得我上次跟你說過的那個小島?”

    張揚道:“記得啊,你不是說你們投資的某家公司倒閉了,這次回去專門就是為了接管這座島嶼嗎?”

    楚嫣然道:“這島好美,比我預想的要大得多,足足二百平方公,跟塞班島差不多大。”

    張揚道:“遊客是不是很多?”

    “荒島!莫西瓦公司本來想要開發這作為度假村,可是他們的公司運營出了問題,現在島上的度假村都成了爛尾樓。我正在島上考察,看看是不是繼續開發下去。”

    張揚道:“這麼大一島開發得要多少錢啊?”

    楚嫣然笑道:“這兒的自然環境很好,如果開發好之後,升值潛力巨大,對了,莫西瓦公司買下了這座小島。”

    張大官人道:“產權還是使用權?”

    楚嫣然道:“永久性買斷,當時隻花了一千萬美元。

    雖然一千萬對張揚來說也意味著一筆不菲的花費,可是一千萬買下兩百平方的島嶼還是覺著劃算。

    楚嫣然道:“這座島還沒有起名,過去島上隻有一座廢棄的神廟,所以暫時叫神廟島。”

    張揚道:“屬於哪國的?”

    “瓦努阿圖!”

    “瓦啥……”張大官人居然沒記住這拗口的名字。

    “瓦努阿圖,世界上最不發達的國家之一。”

    張揚道:“這麼大的島咋這麼便宜就賣了呢?”

    楚嫣然道:“因為島上沒有淡水!”

    “呢……”

    “還有,島上地震頻發,每年大小地震一百多次,去年還爆發了一次海嘯。”

    “呢……”張大官人感歎道:“難怪說便宜沒好貨,我就覺著人家不是傻子,如果是一塊好地說什麼也不能賤賣出去。丫頭,那地兒危險啊,別總在那呆著,趕緊回你的紐約,你的曼哈頓呆看去。”

    “我請了幾位一流的地質專家,在島上勘探呢,看看這座島的情況,是不是適合居住。”

    張揚道:“你該不是想在小島上常住吧?”

    楚嫣然道:“沒有,就想著用來度假,以後等這整頓好了,每年我們都可以過來度假,你就是島主。”

    張揚道:“我們在小島上種滿桃花,幹脆這小島就叫桃花島,我是島主,你是島國夫人。”

    “呸!你咒我死啊!”楚嫣然抗議道,射雕英雄傳她也看過,麵的桃花島主夫人可不是死了嗎。

    張揚道:“那就不叫桃花島,就叫天堂島,人間天堂咋樣?”

    楚嫣然笑道:“你啊,有機全來了再說!”

    張揚道:“一定會去!”

    ……

    【求推薦票!】

    

Snap Time:2018-06-21 08:35:22  ExecTime:0.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