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六十八章裸官(上)

  
  .第七百六十八章luo官(上)
  在經過楊晶允許之後,程焱東拿走了楊芸放在chung下的箱子,箱子埵酗@本她過去的日記,還有她醉酒被jin汙當天所穿的,日記的內容無非是她的一些心路曆程,對破案並沒有任何的幫助,楊芸有一點並沒有說謊,她對當天的情景記不清楚了。可她的卻提供了一份有力的證據,警方在找到了精斑,和薛誌楠血型dn對比一致,雖然是零口供,可是證據確鑿,結果出來之後,趙國強和程焱東全都鬆了一口氣,兩人馬上提審了薛誌楠。
  薛誌楠似乎預感到有不好的事情發生,他的表麵還算鎮定,坐下之後,首先提了一個要求:“可以給我一支香煙嗎?”
  趙國強和程焱東對望了一眼,程焱東冷冷道:“你以為自己是誰?給我放老實點,提你過來是要調查你。”
  薛誌楠不屑的笑了一聲道:“調查我?我就鬧不明白了,先是,然後是你們局,查了這麼久,根本就是圍繞著莫須有打轉轉,我薛誌楠老老實實的工作,給國家創造了多少財富?你們這樣對我,就是拖經濟建設的後tui。”
  程焱東冷笑道:“還真把自己當成一號人物,薛誌楠,你給我放老實點,最好馬上把楊芸的經過說出來,我們國家是有政策的,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薛誌楠道:“你們想聽什麼?經過?我說你們怎麼這麼變態?這麼喜歡聽,幹脆去找盤黃片兒看,反正你們內部收繳的多了,內部觀摩的機會太多了。”
  程焱東用力拍了一下桌子:“狂妄!薛誌楠,我跟你實話實說,如果沒有掌握確切的證據,我們也不會把你請到這堥荂A我們已經找到了事發當日楊芸所穿的,在上麵發現了精斑。”
  薛誌楠內心狂跳,他大聲道:“那又怎樣?也不能證明就是我的。”
  趙國強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他一直都在悄悄觀察薛誌楠的眼神,從薛誌楠的雙眼中他捕捉到了驚慌。
  程焱東揚起那份dn鑒定的結果:“經過dn比對,精斑和你血型dn完全wn合。”
  薛誌楠臉上的表情顯得有些慌張,不過他還是迅速穩定了下來:“詐我啊?”
  程焱東將那份鑒定結果交給一旁做記錄的警察,警察來到薛誌楠麵前將結果給他看,薛誌楠看清結果之後,臉s頓時變得蒼白起來。他抿了抿嘴chun,感覺自己的嘴chun有些發幹,可薛誌楠也算一號人物,他的心理素質還算過得去,笑了笑道:“這又能證明什麼?她上發現我的精斑,隻能證明我們兩人之間存在不正當的關係,難道可以證明我她?你們無非是想把我弄進監獄,我實話告訴你們,楊芸一直都想進煙廠工作。為了這件事,她姐姐幫她牽線搭橋,她勾引我,我這人有個最大的缺點就是在si生活上不檢點,所以沒能把持住自己,和她發生了關係,隻是我沒想到這姐妹倆這麼yin險,居然設下圈套來害我,如果楊芸要起訴我她,我隻能找人辯護了,可是她好像神智不正常吧?一個精神病患者所說的話究竟有幾分可信?兩位局長,你們就這麼想把我弄進監獄?我在什麼地方得罪了你們?”
  趙國強開口道:“薛誌楠,你以為楊芸的精神會始終不穩定,沒有康複的機會了?如果不是她精神狀況好轉,又怎麼會記起這個證據?我告訴你,用不了太久,她就會恢複正常,在通過精神鑒定的測試之後,她完全有資格起訴你。”
  薛誌楠的額頭開始冒汗了。
&esp; 程焱東道:“害怕了吧,有句話叫做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你做了壞事,以為能夠瞞住天下人,可這根本不可能,薛誌楠我給你一個忠告,現在就把那天發生的所有事情都交代出來,也許能夠獲得寬大處理的機會。”
  薛誌楠道:“我沒什麼可說的,yu加之罪何患無辭,你們愛怎樣就怎樣,不就是想把我弄進監獄嗎?好啊,你們讓楊芸起訴我。”
  趙國強和程焱東對望了一眼,薛誌楠果然是茅坑堛漸衈Y又臭又硬,他們都從事工作多年,形形ss的罪犯他們見到的多了,薛誌楠這種並不少見,他有頭腦,心理素質夠強,知道楊芸的精神如果不恢複正常,那麼她就無法站出來指證薛誌楠,她的口供就無法成為法庭上的證詞。
  訊問隻能暫時告一段落,兩人回到辦公室內,程焱東憤憤然道:“這個混蛋,當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
  趙國強道:“他的心理素質夠強,對形勢認識的很清楚,想讓他認罪很難。”
  程焱東道:“還不是他的背後有人撐腰。”他所指的這個人就是廖偉忠。
  趙國強道:“聽說廖偉忠已經上告了,說南錫市領導迫害他。”
  程焱東道:“這件事不能再拖了,回頭要看看楊芸的恢複情況怎麼樣。”
  趙國強忽然道:“張揚是不是和你一起去過青湖醫院?”
  程焱東被他突然一問,問得愣在那堙A他有些詫異的看著趙國強,實在不清楚他怎麼會知道這件事的。
  趙國強道:“青湖醫院內的安防措施很嚴密,每個重症病人的房間內都有監控,我看過當天你和他去調查情況的錄像,焱東啊,你讓一個局外人去冒充警察,這可是違反咱們內部紀律的。”
  程焱東被趙國強當麵戳破,臉上有些掛不住,尷尬道:“趙局,張主任說能夠幫我,他不想你知道這件事。”
  趙國強道:“他怎麼做我管不著,可是你啊,你得知道咱們才是一個係統的。”
  “對不起!”程焱東老老實實認錯。
  趙國強提出這件事並不是要追究,他拍了拍程焱東的肩膀道:“焱東,你跟他聯係一下,既然他有辦法讓楊芸說話,說不定就能夠幫助楊芸徹底清醒過來,算是我給他一張通行證,讓他幫忙給楊芸繼續治療。”
  程焱東欣喜的點了點頭。
  此時趙國強桌上的電話響了,他拿起電話,聽完之後,兩道劍眉不禁擰在了一起,他低聲道:“確定?”
  在得到確定xing的答複之後,趙國強放下電話,站起身,拿起自己的警帽,向程焱東道:“楊芸的上還發現了另外一個人的精斑。”
  程焱東吃驚的張大了嘴巴:“誰?”
  趙國強道:“初步鑒定的結果表明是廖偉忠!”
  程焱東幾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廖偉忠和薛誌楠是姐夫和小舅子的關係,他們兩人居然會對同一個女孩子下手,如果一切屬實,事情的xing質極其惡劣,這已經不是一起普通的案。
  趙國強道:“馬上監控廖偉忠,我這就去紀委一趟,要向馬及時通報情況。”
  紀委馬天翼聽說這一結果的時候,氣得頓時拍桌子罵起了娘,馬天翼是個正義感十足的人,他憎惡一切腐敗犯罪,他於危難之時受命於南錫,來南錫之前就立下誌向,要整頓南錫的官場,還給南錫這片土地一片朗朗乾坤,他不在乎別人怎麼想,他要做的就是整頓幹部隊伍的紀律,廖偉忠其人在當地企業界的威望很高,可是馬天翼下車伊始就發現廖偉忠在煙廠過於獨斷獨行,關於他的投訴也是層出不窮,絕對的權力意味著絕對的腐化,事實證明果然就是這個道理。
  馬天翼道:“我早就說過他有問題,市埵]為煙廠是利稅大戶,所以凡事都給他幾分麵子,就算他在經濟建設方麵有功,可是並不代表著能夠抵消他的錯誤。”
  趙國強道:“馬,這件事應該怎麼辦?”
  馬天翼道:“還能怎麼辦?王子犯法庶民同罪,他廖偉忠不過是個煙廠廠長,他犯法一樣要治他!”馬天翼此時積壓在xiong膛多日的悶氣終於可以傾吐了出來,市媢鴷L調查廖偉忠頗有微詞,可事實證明,他的判斷是正確的,廖偉忠有問題,他絕不是像他表麵表現出來的那樣,楊芸的事情隻是冰山一角,隨著這一角的掀開,可能會有更多的內幕被爆出來。
  趙國強道:“我已經讓人去監控廖偉忠。”
  馬天翼點了點頭道:“做得好,我這就去找李,看他怎麼說。”
  趙國強的手機此時響了起來,卻是程焱東打來的電話,程焱東道:“趙局,廖偉忠今天一早去了雲南開會,他人並不在南錫。”
  趙國強把這一情況轉告給了馬天翼,馬天翼道:“這件事有沒有透lu出去?”
  趙國強搖了搖頭道:“除了您以外我還沒有告訴任何人。”
  今天開始恢複正常更新,第一更送上,吆喝一聲,大家給點吧!最近太低mi了[email protected]
  

Snap Time:2018-10-16 16:18:16  ExecTime:0.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