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六十七章管閑事(上)


    .程焱東最班一直都繃得很緊,事情ting多,紀委書記馬天翼將調查薛誌楠的事情交給了公龘安局長趙國強,趙國強在了解這件事之後,發現這件事缺乏證據。真正想調查起來很難,他又把這件事委派給了程焱東,楊芸失蹤案就由程焱東在調查,程焱東接手這件案子之後經過分析,派出警員在青湖精神病醫院院內搜查,很快就在青湖醫院後花園廢棄的防空調內發現了楊芸。

    程焱東和張揚就在新體育場門口新開的體育酒家小酌兩杯,程焱東喝了兩杯酒忍不住抱怨了起來:“事情過去了這麼久,什麼證據都沒有,楊芸又一問三不知,讓我查強jin案,何從查起?”

    張揚端起酒杯跟他碰了碰,兩人一飲而盡,張揚頗為同情的說道:“趙國強是不是針對你啊?怎麼把這麼棘手的事情交給你去做?”

    程焱東道:“那倒不至於,青湖醫院本來就屬於河西區的管轄範疇,楊芸失蹤的確屬於我職責範圍內的事情。”

    張揚道:“如果楊晶舉報的事情屬實,薛誌楠應該不是好東西。。”

    程焱東道:“這案子查不下去了,楊晶嚷嚷的雖然很響,可她說的很多話都缺乏證據,現在案情的關鍵都在楊芸的身上,她癡癡呆呆的,聽醫生說是一種強迫症,自閉症的一種,她把自己封閉在自我的意識中。外界的任何事情都不能引起她的注意力。”

    張揚道:“我或許能夠幫得上一些忙。。”

    程焱東有些詫異的看著他。

    張揚道:“心病還須心藥醫,想要讓她說話。就得找出引起她自閉的根源所在。”

    程焱東道:“按照楊晶的說法,楊芸自閉是因為被薛誌楠強jin後承受不了刺ji,但是當時情況沒那麼嚴重,後來她的父母先後死亡,才把她刺ji成了這個樣子。”

    張揚道:“那就從她的父母開始入手,我跟你去試一試。。”

    程焱東道:“你真有把握?”

    張揚道:“沒見病人之前,不好說。”

    程焱東道:“如果真的可以讓楊芸開口說話,那麼這件事就可以搞個水落石出。”。

    張揚道:“我最詩厭別人恃強淩弱,如果薛誌楠真的這麼壞。我還真要抱打不平,要為民除害。”

    程焱東道:“這件事是不是要征求一下趙局的意見?”

    張揚頭搖得跟bo浪鼓似的:“別介啊,你要是跟他說,這件事我就不管了。趙國強對我一直都有成見,當初他弟弟就是被我的車給撞死的,雖然我沒幹。可這事兒始終都是存在心的一道yin影。”

    程焱東道:“楊晶那必須要說一聲。咱們瞞不過她。”

    張揚又搖了搖頭道:“也不成,這件事我可以幫你,但是不能讓其他人知道。。”

    程焱東道:“張主任,你從來都是敢作敢當,什麼時候變得那麼瞻前顧後了?”

    張揚端起再杯又飲了一杯,方才低聲道:“這件事很敏感,你知道的。咱們市的領導層剛剛經過一番動dng。穩定了沒多久時間。”

    程焱東有些mi惘道:“您還是把話說得清楚點,不是一起普通的刑事案件嗎?跟領導們有什麼關係?。,張揚道:“你偵查破案是把好手,可是談到搞政治火候就差了許多。楊晶舉報薛誌楠。這件事本來沒什麼特別,可紀委馬書記親自過問,區區一個大成印務的經理不會引起他的注意力,他的目標直指廖偉忠。別看薛誌楠現在嘴硬,一旦他的罪名落實。我估計他的防線就會崩潰,馬書記搞紀委工作這麼多年,他看問題應該比咱們還要準,他的突破口就選在了薛誌楠的身上。”

    程焱東道:“我還是不明白,馬書記是紀委書記他查官員的紀律問題也是天經地義。”

    張揚道:“所以說你覺悟不行,馬書記做事情太高調,在沒有掌握確實的證據之前已經搞得滿城風雨,現在所有人都知道他要查廖偉忠,而且傳言這隻是一個開始,接下來馬書記會在南錫市開展大範圍的整風運堊動,你想想啊,咱們南錫的幹部隊伍才太平幾天?徐光然搞得天怒人怨人心惶惶。廣大幹部不求無功但求無過,一個個的都不敢大膽做事。馬書記這麼一搞,大家剛剛才積攢起來的那麼點兒鬥誌又全都敗光了,市領導們的態度也是兩極分化,大家不是不想查貪龘汙腐龘敗,而是在眼前這個非常時期,就算查貪龘汙腐龘敗也要低調進行,過於高調的調查隻會讓幹部隊伍中的恐慌情緒蔓延,也會讓老百姓對我們的政龘府變得越來越不信任。

    程焱東道:“政治一向都很複雜,還好我是幹刑偵的,這種事情我盡量不去摻和。”

    張揚道:“你是警堊察不假,可你也是河西分局局長,以後你做刑偵方麵的工作會遠遠少於在官場混得時間。”

    程焱東道:“我真不想當一個警官,我想當的是警堊察,一個和犯罪打交道的警堊察!”,張揚道:“公龘安隊伍想當警官的多,能夠安心當警堊察的少,你嘴上這麼說,心未必這麼想。”

    程焱東苦笑道:“在你麵前我有必要說假話嗎?”

    張揚道:“我幫楊芸治病的事情,你千萬要保守秘密,如果治不好她。我這張臉往哪兒擱?如果治好了她,她還不知要說出什麼驚人的秘密來,對南錫是好是壞還不知道,市已經夠亂了,我可不想跟著再添亂。”

    程焱東想了想,終於點了點頭道:“張主任,你放心,既然你不想讓其他人知道,我一定會為你嚴守這個秘密,回頭我給你準備一身警服。咱們一起去青湖醫院,借著了解情況。你幫楊芸治治,說不定真的會有些效果呢。”程焱東的這句話充分透lu出他對張揚的醫術缺乏信心。

    張揚雖然沒有見過楊芸,不過他對楊芸的情況還是相當樂觀的,連文玲那種沉睡十多年的他都有本事喚醒,更何況一個隻是把自己封閉在自我意識中的女孩子?張大官人心明白。自己愛管閑事的毛病又犯了,這次究竟是會做好事還是壞事,他也不是很清楚[email protected]

    

Snap Time:2018-01-24 17:50:25  ExecTime:0.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