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六十六章好事還是壞事(下)


    .第七百六十六章好事還是壞事(下)

    張揚和龔奇偉一起離開,來到停車場的時候正看到紀委馬天翼急匆匆的從辦公樓內出來,龔奇偉本想跟張揚說幾句,指點一下他需要注意的一些問題,可看到馬天翼,隻能笑著和他先打了個招呼。

    馬天翼的表情很凝重,他來到龔奇偉麵前道:“楊芸失蹤了。”

    龔奇偉有些吃驚道:“她不是一直都在精神病院嗎?這麼多管理人員看著,她怎麼會失蹤?”

    馬天翼道:“一定和薛誌楠的事情有關。”他說完就匆匆上車。

    龔奇偉望著他離去的背影不由得歎了口氣。

    張揚聽到他歎氣笑道:“什麼事把您愁成這個樣子?”

    龔奇偉道:“馬最近在查卷煙廠的事情,他認定了廖偉忠有問題。”

    張揚道:“這事兒最近傳得沸沸揚揚的,我也聽說了,他查大成印務,搞得我們的廣告宣傳單印刷都出了問題,大成印務方麵最近效率低得很。”

    龔奇偉道:“你都聽說什麼了?”

    張揚道:“外麵傳言很多,什麼版本都有,說廖偉忠的小舅子薛誌楠這次是被他情fu楊晶舉報的,還有人說楊晶是廖偉忠和薛誌楠共同的情fu,其中的關係太複雜。”

    龔奇偉道:“真是說什麼的都有。”

    這件事並沒有引起張揚太多的關注,畢竟省運會召開在即,他連自己的事情都忙不過來,又哪顧得上其他人的事情?省內其他城市因為對報名結果不滿,先找省體委,試圖利用省體委的影響力逼迫南錫方麵改變初衷,看到效果不大,於是幾個省市的體委主任商量了一下,已經初步達成了聯合抵製這一屆省運會的決定。

    張揚聽到這一消息之後不敢怠慢,他先跟兩位市領導通氣,獲得他們的諒解和支持,然後他又將目光放在常頌和杜天野的身上,憑著和他們之間的良好關係,張揚可以對所謂的聯合抵製進行逐步分化,這就叫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

    說服常頌的工作張揚就交給了常海心,常頌麵對寶貝女兒的要求當然不能拒絕。至於杜天野,張揚也就是一個電話。

    杜天野接到張揚這個電話之後,還是表現的有些怨念,他抱怨道:“張揚啊張揚,你小子這次玩的是不是太過了點啊?省運會大家都有份參與,大家一起玩才好,可你倒好,你們南錫盡遣精銳,我們這些城市過去的都是二三線運動員,最優秀的運動員全都被你們排斥在外。”

    張揚道:“老大啊,你這話是不是有失公平?我排斥誰了?當初報名的時候,公平麵對每一座城市,可以說大家的機會都是均等的,為了讓你們能夠派遣最優秀的運動員參賽,我磨破了嘴皮子,還專門為了你們破例延長了報名期限,可我好話說盡,大家還是弄些二三線運動員來糊弄我,其實咱們心都明白,報名的事情真賴不了我,是因為r型肺炎,優秀運動員本身就不重視省運會這樣的比賽,所以不願前來。現在r型肺炎控製住了,大家夥又返回了,裝得受了多大委屈似的,怨誰啊?”

    杜天野道:“得,我說不過你,你們是東道主,就不能把xiong懷放得寬廣一點?你都說是r型肺炎造成的特殊情況了,非常時期需要非常處理,我看你們就變通一下,既然是比賽就需要競爭,缺乏競爭多沒意思?”

    張揚道:“凡事都得有規則,你認識我這麼久應該知道我是個講究原則xing的人。”

    “拉倒吧,你那點兒小九九我還能不知道,你在南錫誇了海口,要奪取這屆省運會金牌榜和獎牌榜的雙榜第一,現在好不容易撈到了大好的機會,你當然不願意放過。”

    張揚道:“沒勁了啊,你們怎麼盡把我往卑鄙了想,這種事我根本就不屑於做,不是我吹,就算你們所有城市都把最優秀的運動員派來,我一樣有把握奪得雙榜第一,你信不信?我說到就能做到!”

    換成別人會認為張揚在吹大氣,可杜天野並不這麼認為。他相信張揚有這個本事,以張揚的醫術弄點特效藥在短時間內提升一下運動員的成績也很有可能。杜天野道:“做人樂觀點是好事,可過度的樂觀就是不知深淺,就是自我膨脹!”

    張揚笑道:“老大,杜大哥,我的親大哥,我知道你心有怨氣,可這次你就讓我一回,就讓我小人得誌一回行不行?就讓我自我膨脹一次好不好?”

    杜天野道:“你小子從來都是這個樣子,以自我為中心,你做什麼都是正確的,別人提點意見就不行?一切都以你自己的利益為先。”他罵了張揚一通,心中舒坦了許多。

    張揚等他罵舒服了,這才道:“老大,省運會的事情就這麼定了,要是你們江城體委搞什麼聯合抵製,就是你不給我這個當兄弟的麵子。”

    杜天野道:“行了,你別在這兒廢話了,說來說去不就是想讓我成全你一次嗎?”

    張揚笑道:“明白人,杜果然是個明白人,就憑你這樣的政治素養,前途一定無可限量。”

    杜天野道:“少跟我灌mihun藥,你是在利用咱倆的友情,為你的前途鋪路。”

    “這帽子扣得太大了。”

    “誰讓你是我兄弟,雖然你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可我要是不ting你,還有誰ting你?”

    杜天野並不是唯一一個支持張揚的人,常頌也支持張揚,張揚派常海心出麵,這件事就沒有任何的阻礙,常海心告訴張揚,父親答應會告訴嵐山市體委不要參予所謂的聯合抵製行動,張大官人聞言大喜,抱起常海心原地轉了三個圈兒,然後在常海心you人的櫻chun上用力啄了一口方才將她放下。

    常海心紅著俏臉,顰起秀眉跺了跺腳道:“你越來越不像話了,這是在你的辦公室,連房門都沒鎖,要是有人進來……看到怎麼辦?”

    張揚笑了起來,他走到門前作勢要去關門,常海心搖了搖頭,搶在他前頭來到門前,反而把門給打開了。

    張揚一臉壞笑的回到自己的辦公桌前坐下,常海心整理了一下情緒,在他對麵正襟危坐,一雙妙目含情脈脈的看著張揚,俏臉上的紅暈短時間內未能褪去。

    張揚低聲道:“yu蓋彌彰就是將得你這種。”

    常海心抬起腳悄悄在桌下踢了張揚的小tui一下。

    張揚笑眯眯道:“還是你爸痛快,杜天野把我好好埋怨了一通。”

    常海心道:“我爸也頗有微詞,畢竟這件事從中受益的隻有南錫。”

    張揚道:“我現在成了眾矢之的,不過想要做點事情,總得要有人出來承擔責任。”

    常海心道:“我真的有些擔心,雖然江城和嵐山兩市沒有太大的問題,可其他城市呢?省運會不是兩三個城市的事情。”

    張揚道:“其他城市的事情自然有市領導們來做工作,我的任務就是江城和嵐山,要相信咱們的上級領導,他們這點麵子還是有的,抵製省運會比賽,說出去不怕被人笑話?”

    常海心道:“你為人處世還是不要太高調,這樣容易得罪人。”

    張揚笑道:“關心我。”

    “有的是人關心你。”常海心的聲音小了起來。

    張大官人正想說話的時候,河西分局局長程焱東過來找他,程焱東是路過這,特地上來請張揚喝酒的。

    張揚道:“有陣子沒跟你聯絡了,怎麼今天想起我這個老朋友來了?”

    程焱東道:“早就想找你喝酒了,可最近實在太忙。”

    常海心起身去給他倒茶,程焱東擺了擺手道:“不用了,常主任,晚上一起去吃飯吧,我請客。”

    常海心道:“不了,你們老朋友在一起肯定有很多的si密話要談,我跟著去反而不方便。”

    程焱東笑道:“有什麼不方便的?大家都是好朋友。”

    常海心將泡好的茶放在他的麵前:“省運會馬上就要召開了,單單是數據錄入工作就讓我們信息中心忙得不可開交,這些天一直都在加班,就算你真心請我,我也沒時間過去。”她笑了笑道:“你們聊,我先回去了。”

    張揚目送常海心離去,指了指程焱東麵前的茶杯道:“嚐嚐,別人送給我的明前龍井。”

    程焱東道:“我不懂品茶。”他喝了一口,的確稱得上chun齒留香,他點了點頭道:“是不錯,對了,趕緊收拾收拾,咱們去喝酒。”

    張揚道:“急什麼?距離下班還有半個小時,等等再走。”

    程焱東不由分說的把他拉起來:“別等了,你是體委最高領導,誰敢查你的崗?”

    今晚還有一章,稍晚貼出[email protected]

    

Snap Time:2018-04-25 16:14:08  ExecTime:0.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