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六十三章人總有累的時候(上)


    .張揚道:……你巳經選好了?”

    喬夢媛道:“差不多。==.首.發 ==”

    張揚道:“既然這樣,我就告訴梁成龍讓他死了這條心。”

    喬夢暖有些歉意道:“張揚,你不怪我吧?”

    張揚道:“怪你什麼?”

    “我沒能給你的朋友幫上忙。”

    張揚笑了起來:“生意是生意,朋友是朋友,這些事我分得很清。”望著喬夢暖的眼睛,他意味深長道:“你很在乎我的想法?”

    喬夢媛俏臉一紅,居然點了點頭。

    張大官人道:“我也一樣。”

    “不一樣!”,喬夢媛垂下黑長的睫毛,用飲茶來掩飾她此時慌亂的表情。

    張揚抬起頭,眯起眼睛看了看午後的陽光,春日的陽光很溫暖,很明媚,沐浴在這樣的陽光,會讓人從心底產生一種懈怠,讓他想找一個地方睡去,張揚打了個哈欠道:“最近我越來越懶了。”

    喬夢媛微笑道:“我看出來了!”,

    張揚道:“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為了什麼?做任何事都提不起精神,大概在官場中混得久了,感覺周圍的一切對我缺乏吸引力。”

    喬夢暖道:“你屬於閑不住的人,現在省運會的事情籌備的差不多了,你的身邊又有常淩峰這樣的精兵強將幫你,大事小事都不需要你親自去過問,所以你才會有這樣的感覺你這種人需要不停的折騰,隻有這樣你才能夠保持足夠的興奮。”

    張揚笑道:“你還真了解我。”

    喬夢暖道:“南錫高新區已經開始啟動了,看情形市有意把這一塊交給你負責。”

    張揚道:“倒是跟我提過,估計省運會結束之後,高新區是我的下一個去處。”

    喬夢媛舉起茶杯道:“以茶代酒,先預祝你的高升。”

    張揚道:“說是高升,可我怎麼就興奮不起來呢?”

    喬夢媛道:“大概是你這段時間太累了,應該好好調整一下,等你恢複過來,你會發現生活是如此美好。 提供本章節最新手打”

    張揚道:“你是個商人你的人生目標是不是不斷地積累財富,用財富來證明自己的人生價值?”

    喬夢暖反問道:“你是個政府官員,你的人生目標是不是不斷地向上爬,用你的官位來證明自己的人生價值呢?”

    張揚想了想過了好一會兒方才點了點頭道:“過去我以為是,可現在我發現,官場對我的吸引力遠沒有我想象中大。

    喬夢媛道:“暫時的!”,

    張大官人歎了口氣道:“為什麼我說真話的時候總是沒有人相信?”

    省運會的準備工作明顯因為這次的r型肺炎受到了影響南錫是平海最先發…型肺炎的地方,也是感染病例和死亡病例最多的地方,省運會正式報名工作開始的時候,口型肺炎的陰影還沒有完全褪去,各地市或許是處於對口型肺炎的顧忌,所報上的運堊動員名單並不是他們最強的陣容,主要原因是,很多擁有世界級國家級水平的運堊動員不願意到南錫來參賽盡管現在口型病毒抗體已經大量生產,可是在平海很多人的心中南錫還是一個疫情的重災區,他們是不想冒風險過來的,盡管距離省運會還有三個月。這就讓省運會麵臨了一個相當嚴峻的問題一流的運堊動員很可能全都缺席這次的省運會,本屆省運會可能成為星光最為黯淡的一屆。

    體委黨組會議上,幾位黨組成員都是一籌莫展副主任李紅陽歎了口氣道:“張主任,我已經往各市體委打了很多電話希望他們能夠派最優秀的運堊動員過來,可是他們對這次的省運會都表現的很消極,這次派來的多數都是二三線的運堊動員。”

    紀檢組組長段建中道:“還不是因為r型肺炎,我就奇怪了,現在r型肺炎的抗體已經開始生產了,就算感染上了也能夠很快治好,他們還怕什麼?”

    副主任崔國柱道:“話不能這麼說,咱們南錫畢竟是平海疫情最重的地方,口型肺炎抗體星然開始夾量生產,但是r型肺炎病患在短時間內還會出現,昨天京城那邊又出現了一名死亡病例,想讓人們徹底消除對疫情的恐懼可能還需要一段時間。”

    蕭苕敏道:“如果真的這樣,省內水平最高的運堊動員基本上都不來參加,我們這屆省運會的吸引力就會大打折扣。”

    李紅陽道:“我建議適當的延長報名時間,我們再分頭做做各個地方城市的思想工作,爭取他們派最頂尖的運堊動員來到南錫。參加這次省這會n……

    張揚的手指在會議桌上輕輕敲擊了一下,他淡然道:“該怎麼辦就怎麼辦,報名工作沒理由為他們延長,過去沒有這樣的先例,我們也不會破例,不來更好,省得跟我們爭金牌!”,

    其實其他人也都想到了這一層,不過誰也不會像張揚這樣堂而皇之的說出來。

    一直都沒怎麼說話的臧金堂道:“張主任,咱們要是這樣做,是不是有點、勝之不武?”

    張揚道:“什麼叫勝之不武?我當初怎麼說的?咱們南錫要在這次的省運會上奪得金牌、獎牌的雙料第一,我說這句話的時候,你們是不是心中都叫著不可能?其實我心也沒多大把握,想要達成這一目標,希望不是沒有,可是微乎其微,雖然我們前期做了很多的準備工作,想要實現這一目標,必須要天時、地利、人和,三者缺一不可,地利我們有了,人和我們也沒問題,可天時呢?現在天時有了,r型肺炎弄得大家人心惶惶,他們都不敢來南錫,最優秀的運堊動員沒必要冒險來我們這參加比賽,從報名名單來看,他們派來的大都是二三線運堊動員,別人的事情我們不管,他們就算派做飯掃地的過來,我們一樣要當成貴賓接待。”

    李紅陽歎了口氣道:“可這樣一來,省內優秀運堊動員集體缺席,省運會的吸引力就會大打折扣。”

    張揚笑道:“省運會還談什麼吸引力?我查過前幾屆省運會的上座率,低的可憐,多數場次連十分之一的位置都坐不滿,你們還真當省運會跟奧運會似的一票難求?不可能,壓根兒一點可能性都沒有。”

    幾名黨組成員都不說話了,張揚說得無疑都是事實。

    張揚道:“咱們把新體育中心蓋起來了,把省運會熱熱鬧鬧的辦起來,接下來的工作爭取把每場比賽的上座率提升上去,省運會的重點並不是比賽本身,而是圍繞這次省會的各種相關工作,反正這場戲沒多少人感興趣,領導們不會關心比賽結果的,誰參加比賽,誰拿金牌,對上級領導的意義不大,他們關心的是,這場省運會有沒有順利開幕,圓滿閉幕,根據咱們目前廣告銷售和各方麵讚助的情況,這次省運會應該虧損不大。”這廝端起茶杯喝了一大口又道:“我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曆屆省運會就沒有盈利的,我們隻要做到虧損最少的那個,我們這一屆的省運會就是最成功的。”

    所有人都笑了起來,張揚把大家都不好意思說出的話全都說出來了,可他的這些話無疑都說在了點之上。

    李紅阻道:“張主任,後天就是報名截止日期,真的不考慮延長時間了?”

    張揚道:“這機會是老天爺送到我們麵前的,我們不要,就是逆天,逆天的事兒咱們可不能幹,他們不派頂尖的運堊動員過來沒關係,他們不來參加省運會也沒關係,哪怕是一個不來,我相信他們的體育官員必須要來,為什麼?省體委的領導要過來,省領導要過來,他們不敢不來,無論發生怎樣的變化,哪怕是r型肺炎就發生在省運會舉辦期間,我們一樣要辦下去,戲台搭好了,這出戲我們必須得唱下去,你們放心,絕不會是獨角戲。”

    崔國柱道:“張主任這麼一說,我對咱們實現獎牌榜和金牌榜的雙項第一有些信心了。”

    張揚笑道:“我一直都有信心。”他向李紅陽道:“老李,報名截止日期不能變,而且一旦報名,沒有充分的理由,決不允許中途更換運堊動員。”

    李紅陽點了點頭,現在r型肺炎的陰影仍在,可距離省運會畢竟還有將近四個月,等到大家心理上適應過來,保不齊還會發生變化,張揚強調這一點的目的就是衝著金牌獎牌榜第一去的,好不容易逮住了機會,他絕不會輕易放過。

    ………………………………………………………………………………,

    送上第二章,明兒就是除夕了,爭取正常更新!這兩天忙著送禮,過兩天忙著拜年,基本上一天保證兩章的樣子,章魚提前說明一下!(未完待續)

    如果你感覺本站不錯的話,請把址發給你的朋友或微博並添加到你的瀏覽器收藏夾,讓更多的人知道

    

Snap Time:2018-04-22 05:25:42  ExecTime:0.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