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六十二章感情這東西(下)


    .張楊確信顧養養的傷情巳經穩定,他這材放心的登上了前往南錫的列車,這些天顧明健始終沒有出現過,也沒有再給張揚打過電話。 提供本章節最新手打

    這個春天就在口型病毒肆虐中渡過,人們談論最多的話題就是口型肺炎,這場疫情對老百姓的生活造成的影響是顯而易見的,隨著夏天的臨近,氣溫逐日升高,抗r型肺炎新藥開始大批量上市,r型肺炎終於變得不是那麼可怕,人們開始摘去臉上厚厚的口罩,大街上來來往往的人群終於恢複了昔日閑庭信步的悠閑風貌,笑容和信心重新回到了人們的臉上。

    一場變故可以檢驗出許許多多的人和事,在這場疫情中,有人成為烈士,有人成為英雄,有人成為眾人唾棄的懦夫。

    南錫市委市政府在取得抗擊口型肺炎的全麵勝利之後,在政府禮堂舉辦了一場表彰大會,受到表彰的首先是在這場對抗疫情戰鬥中奮戰在第一線的白衣天使,以鍾林、徐光勝、張秋玲為首的醫務工作者全都受到了表彰,市委書記李長宇、市長夏伯達全都出席了這場表彰大會,並親自為這些英雄們頒發了獎章和獎金。

    杜瓦爾作為病人代表上台發言,杜瓦爾表現的相當激動,他站在主席台上,聲音顫抖道:“大家好,我是杜瓦爾,我今天能夠站在這發言,全都是因為你們,沒有你們的無私奉獻,沒有你們對我的慷慨營救,我可能早就去見上帝了!”

    台下傳來一陣善意的笑聲。

    杜瓦爾道:“對不起大家,我把口型病毒帶給了南錫,給大家的生活造成了這麼大的困惑,我尤其要向因為這場疾病而死亡的那些市民表示最誠摯的歉意!”杜瓦爾說的很真誠,講這句話的時候,目光中閃爍著淚光。

    李長宇打斷了杜瓦爾的發言,他聲音凝重道:“這場r型肺炎是任何人都沒有想到的,杜瓦爾先生把這件事歸咎到自己的身上我要說,這個責任太大,你需要承擔,你也承擔不起。”

    會場內發出一陣善意的笑聲,換成前一陣子,大家是笑不出來的現在多數人都抱著勝利後的心態,再來回顧這段發生過的事情心情自然輕鬆了許多,國人健忘,無論再悲慘的事情很快都會褪色變淡。

    張揚也坐在會場內,他也榮立了二等功,在被表彰的人員之列不過張揚對這種表彰的興趣並不大,他發現自己在不知不覺中有了變化,對名譽不再像過去那樣熱衷,連帶著對官場也沒有了昔日的那份狂熱。== 首.發 ==

    沒等散會,張揚就溜出了會場,連上台發言的機會也主動放棄了,他感覺到自己突然就變得沒有激情了,來到政府禮堂的停車場,張揚遇到了同樣也是中途溜出來的梁成龍他獲邀參加會議是因為他在這次抗擊口型肺炎的過程中和林清紅聯手捐獻了‘凶萬元的藥物。

    梁成龍樂毓張揚走了過來:“你怎麼也出來了?不是回頭還有你的發言嗎?”

    張大官人百無聊賴的搖了搖頭道:“沒勁都是虛的,大家都在做戲,看著煩。”

    梁成龍笑道:“人生如戲,官場是一個大舞台生旦淨末醜,輪番粉墨登場,你在官場中,就得做戲。”

    張揚有些驚奇的看著他:“喲,你丫的最近好像有點深度了啊!”

    梁成龍不無得意道:“那是當然,要當爹的人了,還能像你這種毛頭小夥子一樣?”

    張揚逍:“這次捐了一百萬,挺大方啊!”

    梁成龍道:“我是在為我將要出世的兒子行善積德,金錢這個東西,生不帶來死不帶去,我和清紅的財富加起來,孫子輩都夠花了,我們兩口子在這一點上達成了共識,以後要多做善事。

    張揚嘖嘖稱奇道:“進步了,你丫真的進步了。”

    梁成龍道:“哥兒們,中午我請你吃飯,咱倆好久沒單獨吃飯了。”

    張揚逍:“成,我給你這個麵子。”

    梁成龍接著又道:“要不,你把喬夢媛叫上口巴。”

    張揚馬上意識到這廝肯定有目的,眯起眼睛看著梁成龍道:“操,剛說咱倆好久沒單獨吃飯了,這就要把喬夢媛給捎上,你到底是請我還是請她?”

    梁成龍笑道:“都請,都請,這不都是朋友嘛!”

    張揚道:“朋友多了,要不我把袁波、趙天才、程焱東那夥人都叫上?”

    梁成龍慌忙道:“別介啊,我有事想找喬夢媛商量,人多了不好。”

    張揚道:“你有事找她商量別叫著我啊,你又不是不認識她,你自己找她唄!”

    梁成龍賠著笑道:“這不是因為你們倆的關係特好嗎?”梁成龍當然不會平白無故的請吃飯,喬夢媛的夢晨數碼廣場即將招標,樊誠龍想承包下這個工程,所以想提前和喬夢媛通個氣,他雖然認識喬夢媛,可自問關係到不了張揚和她的那種地步,隻要張揚開口幫忙說話,這件事肯定十拿九穩。

    張揚和梁成龍認識了這麼多年,對這廝是相當的了解,指著梁成龍道:“你就是個純粹的商人,無利不起早,一門心思的就想賺錢,我說你除了利益這兩個字還在意什麼?”

    梁成龍苦笑道:“不就是讓你幫個小忙,你至於把我寒磣成這個樣子?”

    張大官人猶未解恨的追加了一句:“奸商,你丫就是一個渾身銅臭氣的奸商!”罵歸罵,可電話還是要打的。

    喬夢媛病好之後返回東江調養了一段時間,這兩天剛剛返回南錫,聽說梁成龍要請她吃飯,馬上就猜到梁成龍出於什麼目的,不過她還是笑著接受了邀請,因為提出邀請的是張揚,她當然不會拒絕。

    中午他們就在南洋國際見麵,梁成龍對於這次的會麵很重視,三人吃飯點了一個纜8的套餐,張揚對他也毫不手軟,直接點了兩瓶約年窖藏的貽春佳釀,一瓶一千八百多,梁成龍有些不解:“怎麼不喝茅台啊?”

    張揚道:“這就最貴!”

    一句話差點沒把梁成龍給噎死:“貴了就好啊?”

    張揚道:“反正你丫有錢,我又沒喝過,逮到機會我得嚐嚐!”

    梁成龍道:“還有貴的呢,路易十三三千多呢,你怎麼不點?”

    “洋酒我喝不慣,我支持國貨!”

    喬夢媛一旁聽著,忍不住笑了起來,經迂這段時間的調養,她的氣色已經基本恢複,優雅高貴的氣質中又增添了幾分病後初愈的慵懶,讓人看在眼,不由得生出護之心。

    梁成龍道:“喬小姐,你看到沒有,這貨從來對我都是磨刀霍霍,恨不能把我的血都放出來。”

    喬夢媛笑道:“張主任給了你一個**他的機會,別人想要都沒有,我覺著你應該高興才對。”

    張揚樂道:“就是!”

    梁成龍道:“得,你們倆從來都是一個戰壕的戰友,我認輸,我認輸!”心中想說的卻是,你倆壓根就是穿一條褲子,這種話無論如何是不能說出來的,要是讓喬夢媛聽到,隻怕這次的工程就黃了。

    張揚倒滿酒,品了一口,砸了砸嘴巴道:“這酒真不咋地,比茅台難喝多了,一點性價比都沒有。”

    梁成龍沒好氣道:“早就勸你喝茅台了。”

    張揚道:“不好喝也得喝,一口百多塊呢!”

    梁成龍知道他是故意操蛋,當然也不會跟他計較。幾杯酒過後,他就切入了正題。

    其實就算梁成龍不說,喬夢媛也能夠猜到他請自己吃飯是什麼目的,微笑道:“豐裕集團的實力我當然信得過,可是夢晨數碼廣場的股東並不僅僅是我一個,所以大家商定要公開擴標,其實以梁總的實力一定可以在競標中脫穎而出。”

    梁成龍笑道:“既然如此,我就踏踏實實的準備計劃書,等待競標開始。”話雖然這麼說,可他的表情卻難以掩飾內心的失落,他本以為可以通過私人關係將工程拿下,根本不必走過場那麼麻煩,喬夢媛委婉的回絕了他,聽話聽音,什麼實力信得過之類的話,梁成龍當然不會相信,他認為喬夢媛對豐裕的興趣不大。

    梁成龍並沒有想錯,喬夢媛公開擴標的說法隻是一個借口,午飯之後,她和張揚一起來到南洋國際的露天花園喝茶,就直接將自己的想法告訴了張揚:“張揚,夢晨數碼廣場的工程我不打算交給梁成龍來做!”

    張揚笑道:“你生意上的事情我不過問,不過梁成龍的豐裕集團也很有實力,新體育中心、深水港工程他們都有份參與。”

    喬夢媛微笑道:“杜瓦爾已經做好了初步的設計方案,很前衛的設計,我查過豐裕的資料,過去沒有接過類似的工程,而且豐裕現在的攤子鋪的太大,可能是因為梁成龍急於把豐裕做大做強,而我需要的是一個更為專心,更為現代化的建築隊伍。

    如果你感覺本站不錯的話,請把址發給你的朋友或微博並添加到你的瀏覽器收藏夾,讓更多的人知道

    

Snap Time:2018-04-20 22:33:17  ExecTime:0.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