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六十二章感情這東西(中)


    .('張揚笑道:什麼求不求的,有什麼事你隻管說,隻要我能辦到的,一定盡力去辦。“

    胡茵茹笑道:“放心吧,隻要是你說出來的事情,他就算辦不到的也一樣會去努力辦,他最疼的就是你。”胡茵茹這句話充滿了暗示的味道,顧養養俏臉有些發燒,難為情的皺了皺可愛的鼻翼。

    張大官人古怪的看了胡茵茹一眼,這話不是在禍害自己嗎?難道胡茵茹看出了顧養養對自己的情意?張揚道:“不過現在你的任務是先吃飯,把飯吃了,回頭啊,再跟我說話。“

    顧養養乖巧的點了點頭,將那碗雞湯喝完,胡茵茹起身去刷碗。

    顧養養道:“姐夫,我跟警方說子謊話,我說是我自己把自己刺傷的。“

    張揚笑道:“你是害怕這件事會給你哥帶來麻煩?“

    顧養養道:“姐夫,我知道你們都在怪我哥,可是他真的不是存心的,他看到我受傷很後悔很痛苦。他不想丟下我逃走的,他現在肯定很難受。“

    張揚道:“你想讓我幫忙化解這件事,讓警方不再追究?“

    顧養養點了點頭。

    張揚道:“他到現在都不敢出來見人,養養,我知道你心底善良,可是這並不能成為你對他一味寬容的理由,這些年來,明健始終都是一個長不大的孩子,偏激,自私,懦弱,根本沒有承擔責任的勇氣。“

    顧養養淚光盈盈道:“可他是我哥哥!“

    張揚道:“我知道,養養,你放心,我不會對他怎樣,但是我再也不會把他當成我的朋友,我的親人!“

    “姐夫……“

    張揚拍了拍顧養養的手背,柔聲道:“好好養傷,一切都會好轉起來!“

    杜天野第二天一早就得知了沈靜賢的死訊,沈靜賢死於自殺,昨晚她等到兒女睡著之後,一個人偷偷服用了整瓶的安眠藥,等蘇國澤兄妹發現的時候一切都已經晚了。

    杜天野聽說這件事之後通知了張揚,他讓張揚和他一起過去,換成過去,張揚一定不會去,可現在他已經知道了自己和蘇媛媛之間的關係,就算杜天野不通知他,他知道了也會去。

    張揚開著胡茵茹新買的皇冠,前往市委接了杜天野,杜天野不想太多人知道,他這次去吊唁純屬私人性質。

    杜天野來到車內,歎了口氣道:“據說是自殺,昨晚還好好的怎麼會突然想不開?“

    張揚道:“她的情緒一直都很不穩定其實就算不安生這件事,她應該也活不過半年。“

    杜天野道:“無論如何都不應該輕易放棄自己的生命啊!“

    張揚默默開著個,心卻在回憶著沈靜賢之前告訴他的那些事,蘇國澤和蘇媛媛兄妹倆大概永遠都不會猜想到他們的身世,沈靜賢說的沒錯,她的一生都活在痛苦和折磨中,也許一切都應該就此結束,讓她把仇恨帶入墳墓之中。

    沈靜賢在死前告訴他這麼多的事情,是因為她對蘇媛媛放心不下。

    杜天野的話打斷了張揚的沉思:“在想什麼這麼出神?“

    張揚笑道:“沒想什麼,我隻是覺著你對蘇媛媛好像很關心啊。”張大官人開始旁敲側擊。

    杜天野道:“大家畢競相識一場,我覺著她挺不容易的。“

    張揚道:“你很關心她啊!“

    杜天野道:“我關心我的每一個朋友。”他著重強調了朋友這兩個字。

    張揚道:“我怎麼覺著你和蘇媛媛之間的關係並不是那麼簡單?“

    杜天野瞪了他一眼道:“不要把每個人都想得跟你一樣。”他有些好奇道:“昨晚沈靜賢跟你談什麼?“

    張揚道:“你真想知道?“

    杜天野點了點頭。

    張揚道:“她告訴我當初是她逼蘇媛媛說謊話的,希望你不要怪她。“

    杜天野笑道:“我早就知道,不過她為什麼不直接對我說,而要通過你來轉告我?”杜天野也不是這麼好蒙騙的。

    “你問我,我問誰?你知道的沈靜賢這個人脾氣本來就怪怪的,我也不明白她為什麼要對我說這句話,可能是因為她覺著我和你是好朋友,而且她把我當成她的醫生,很多病人心有話寧願跟醫生說也不對自己的家人說。”張揚的解釋測是很有幾分道理。

    杜天野當然不會想到蘇媛媛和張揚竟然是同父異母的姐弟關係,張揚自從知道這件事之後就開始打起了算盤,他想著把杜天野和蘇媛媛往一塊撮合,如果杜天野能成為自己的姐夫,倒也不錯。現在想想可能命中注定杜天野會成為自己的姐夫,先是文玲,然話是蘇媛媛……個是幹姐姐……個是親姐姐。張揚道:“你覺得蘇媛媛怎麼樣?“

    杜天野道:“你今兒是怎麼了?怎麼感覺你這麼怪呢?“

    張揚道:“我就是覺著蘇媛媛挺可憐的,過去被她媽強迫做了這麼多不異願的事情,而且我也看出她對你好像挺有意思的,我琢磨著,你們男未婚女未嫁,那喔……幹脆……“

    杜天野道:“你趕緊給我打住,再胡說八道,我可真跟你急!“

    “我算是知道了,什麼叫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老杜,你拍拍自己的良心,你對蘇媛媛就一點感覺都沒有?“

    杜天野道:“我的事兒你少管!“

    兩人來到蘇家,前來吊唁的人並不是很多,畢竟現在r型肺炎在全國範圍內肆虐,老百姓盡可能的減少社會活動,再加上沈靜賢本來就沒多少朋友,來蘇家幫忙的大都是蘇國澤的一些生意場上的朋友,杜天野和張揚的到來讓這些人感到驚奇,多數人都想不到蘇家和江城現任市委書記還有這麼密切的關係。

    杜天野和張揚敬先了花圈,又來到沈靜賢的遺像前三鞠躬,家屬答謝的時候,蘇媛媛泣不成聲,現在已經知道了蘇媛媛就是自己的姐姐,張揚看到她哭得如此傷心,心中自然也不好過,他向蘇媛媛道:“節哀順變,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隻管說一聲。“

    蘇媛媛含淚點了點頭。

    杜天野來到蘇媛媛麵前道:“小蘇,人死不能複生,你也不要太難過了,多注意身體。“

    蘇媛媛看到杜天野關切的目光,心中一時百感交集,她泣聲道:“謝謝杜書記關心,我會的……“

    杜天野道:“我上午還有事,先走了,豐事隻管給我打電話!“

    蘇媛媛點了點頭,起身想要送杜天野,可是忽然感覺一陣天旋地轉,身軀軟綿綿倒了下去,杜天野距離她最近,一個箭步搶上去,抱住她的嬌軀,關切道:“小蘇,小蘇,你怎麼了?“

    張揚就在他們身邊,伸手在蘇媛媛的人中上按了一下,蘇媛媛舒了一口氣,緩緩睜開雙目,看到杜天野將自己抱在懷中,俏臉不由得一熱,掙脫杜天野的懷抱,低頭道:“對不起……對不起……“

    杜天野道:“你沒事吧?“

    張揚道:“應該是這幾天熬得太辛苦,蘇媛媛,你一定要注意多休息,這樣下去,你的身體也會垮掉。“

    蘇媛媛道:“謝謝兩位的關心,你們去忙吧,我沒事!“

    杜天野和張揚從蘇家告辭出來,杜天野道:“張揚,梃真的沒事嗎?”看來杜天野對蘇媛媛還是有些關心的。

    張揚道:“沒什麼大問題,這段時間蘇嫣媛一直都在照顧她的母親,現在母親突然離去,傷心難過是難免的,身心承受不住這麼大的壓力,所以才會暈厥過去,隻要好好休息調養一段時間就會沒事。“

    杜天野道:“等忙完這段時間,我抽空找她好好談談,開導一下她。“

    顧養養恢複的速度很快,僅僅三天她就能夠行動自如了,手術的成功是一方麵,還有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張揚對她無微不至的照顧,顧養養甚至悄悄的希望自己不要好得那麼快,這樣,張揚就能多陪在她身邊一段時間了,可張揚畢竟有很多事情要做,不可能永遠守在她的身邊,顧養養清楚這件事,她也知道,直到現在,張揚都是將她當妹妹看待,並沒有任何其他的感情,曾經有一度,顧養養想要模仿姐姐的一切,她甚至想變成姐姐的樣子,後來漸漸意識到,無論自己怎樣改變,都無法替代姐姐在他心目中的地位,顧養養一天天的長大了,她對自己的感情認識的越來越清晰,她知道自己愛上了張揚,她也知道張揚的感情已經有了歸宿,她對張揚的這種愛或許永遠都不會有結果,可是顧養養仍然無法控製自己,她渴望見到張揚,渴望和他在一起,哪怕看到他的微笑,聽到他的聲音也好。感情這東西,總是說不清道不明,對任何人來說都是一樣。

    ……

    ')

    

Snap Time:2018-01-21 20:38:57  ExecTime:0.3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