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六十二章感情這東西(上)


    .沈靜賢道:“因為他害怕來找我的事情被別人知道,所以每次都是偷偷的來,我決心殺他的時候就已經做好了同歸於盡的準備,如果事情敗lu,我就自殺,帶著許常德的兒子一起自殺!”沈靜賢的xing情在曆經這麼多的挫折之後極其的孤僻怪異,想出這麼極端的處理方法並不意外。

    她歎了口氣道:“可能老天想讓我逃過一劫,他死在了汽車,而且死亡的地方是在他自己的家門口,誰都沒有想到是我下的手。”

    張揚雖然沒有親眼目睹這件事,可是聽沈靜賢將當年的一件謀殺案詳細說出來,手心中也全都是冷汗。

    沈靜賢道:“我當時就不想活了,可是看到兒子,我又覺著這麼死,他太可憐,我的人生已經徹底被我毀掉了,可是我無權毀滅一個孩子的人生,這樣的想法讓我放棄了死亡,沒過多久,我發現自己又懷孕了,我丈夫死了,許常德和我也已經很久沒有來往,這個孩子隻能有一個解得……,

    ……”張大官人早就猜到了這件事,低聲道:“你是說,蘇媛媛是我姐……”沈靜賢的聲音陡然變得尖利:“不錯!她是張解放留給我的孽種,她就是你的姐姐!”張揚歎了口氣,紅顏薄命,這沈靜賢的命運的確太淒慘了。

    沈靜賢道:“從她生下來那一天起我對她就沒有過好臉s,可是這孩子很懂事,從小就孝順,哪怕……我對她再不好,她都是全心全意的疼我孝順我。”說起蘇媛媛,沈靜賢的臉上終於lu出了一絲慈祥之s,她黯然道:“或許她的出生就是為了替那個畜生還債的。

    ”那個畜生自然指的是張揚的老爹。

    沈靜賢道:“許常德官運亨通步步高升,他徹底斬斷了和我之間的來往,隻是每年都會寄錢給我,他也知道蘇媛媛絕不是他的女兒,他寄給我錢目的是為了他的兒子,我把他寄給我的錢全都存了起來,一次都沒有動用過,我注定要活在仇恨,我的仇恨殺死了張解放,可是折磨得卻是我自己,這二十多年來,我沒有一天好過過!”

    張揚點了點頭仇恨是把雙刃劍,傷害別人的同時,也會損傷到自己。

    “國澤長大之後,他主動聯係了我一次,他想幫國澤安排一份體麵的工作,我拒絕了,我不想國澤和他發生任何的聯係,他走的時候留下了一筆錢很大的一筆錢,那時候我就知道,他早晚都會出事……”沈靜賢道:“我的身體也是一天不如一天,我本以為我就要慢慢死去,死在仇恨可是一個意外的電話卻讓我重新回到噩夢之中,我和許常德的事情並不隻有張解放知道,當時廠有個宣傳員叫李同育他和張解放的關係不錯,張解放又一次喝醉了酒,把我和許常德的關係對他說起,我不知道這個人為什麼隔了這麼多年還會找到我,可能是張解放yinhun不散,李同育讓我叫媛媛做偽證,他要把陳崇山置於死地……”

    事到如今張揚已經完全明白了整件事的來龍去脈,沈靜賢的一生無疑是可悲的她反抗過命運,試圖改變過命運可是她的命運注定隻是一個悲劇。

    張揚道:“你有沒有覺著,那樣做對蘇媛媛很殘忍?”沈靜賢點了點頭道:“我知道,我知道她喜歡杜天野,那樣做的確太殘忍,我毀掉了她的感情,毀掉了她的希望,李同育報複的不僅僅是陳崇山,還有我和我的女兒……”說到這,她劇烈的咳嗽了起來。

    張揚拍了拍她的手背,示意她不要ji動。

    沈靜賢過了好一陣子才平複下來,氣喘籲籲道:“前兩天聽到李同育的死訊,以後再也沒有人威脅我了,我卻忽然間感覺到自己這麼些年一直都活得糊塗。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可能是我要死了,我忽然間醒悟了,我一心想要報複別人,可最終報複的隻是我自己,我折磨了自己,折磨了兒女,我甚至都沒有好好對待過媛媛……”

    張揚道:“還有機會,隻要你有信心,身體一定可以好轉,你可以彌補過去的一切。”

    沈靜賢搖了搖頭道:“太晚了……我不想改變什麼?我也不想繼續活在仇恨和自我折磨中。張揚,這些事,我壓舢s頭多年,從沒有告訴任何人,現在全都對你說了出來,心感覺舒服了許多。”

    張揚道:“你放心,我一定會為你保守這個秘密。”

    沈靜賢道:“無所謂,我死後,別人說什麼我也聽不到,恥笑我辱罵我我都無所謂。”她伸出手抓住張揚的手臂,充滿*請道:“無論怎樣,媛媛都是你的姐姐,這孩子心善,國澤我不擔心,我最擔心的就是她,我擔心她以後會受人欺負,我這輩子最對不起的就是她。張揚!我知道我沒資格求你,但是,我還是厚顏說一句,照顧好你姐姐,不要讓別人欺負她,好嗎?”

    張揚道:“好!”

    聽到張揚的承諾,沈靜賢如釋重負的鬆了口氣,她低聲道:“你和張解放不同,你是個不錯的年輕人。”

    張大官人心中暗付,除了這身皮囊,自己和張解放可以說沒有任何的關係,從他目拚了解到的張解放,這個親生老爹人品真是夠嗆,可是人既然已經死了,也就不必深責了,張大官人對待自己人從來都是寬容的,他又想起了一件事,輕聲道:“有件事我想問你,當年你們一起在小石窪村下鄉插隊,王均瑤和許常德是什麼關係?”

    沈靜賢道:“你說她?”張揚道:“許常德有個兒子叫許嘉勇,和她又有怎樣的關係?”

    沈靜賢道:“在小石窪村的時候他們就是戀人,許常德對她一往情深,可是王均瑤的心很大,她不甘心一輩子留在那窮山溝,後來不知她為什麼就走了,沒幾年聽說她偷渡去了國外。至於許常德的那個兒子,我並不清楚,但是有一點我知道,許常德的老婆不能生育,這是他親口告訴我的。”

    張揚點了點頭。

    沈靜賢有些疲憊了,她閉上眼睛道:“該告訴你的,我都說完了,你可以走了!”

    張揚和杜天野本想離去,可蘇國澤盛情挽留兩人在他家吃飯,於是幾個人就在他們家巷口的母雞煲簡單吃了點,張揚之前和蘇國澤接觸的不多,借著這個機會他仔細觀察了一下蘇國澤,發現蘇國澤的麵部輪廓和許常德果然有幾分相似,這世上恩恩怨怨實在難說,他決定把沈靜賢告訴他的這個秘密藏在心底。

    蘇國澤最近生意做得不錯,現在摩托車生意大火,他的專賣店也算得上日進鬥金。

    蘇國澤首先向兩人表示了感謝,他向張揚道:“張主任,照你看,我媽的情況怎麼樣?”張揚道:“她的肝腎功能都出了問題,情況不容樂觀。”蘇國澤黯然道:“也就是說沒希望了?”張揚實話實說道:“最關鍵的問題是她已經喪失了求生的yu望。”

    蘇國澤道:“我不知道她為什麼這樣?好不容易我的生意有了些起s,我本來想過段時間帶她去四處轉轉,可是”

    張揚道:“心病還需心藥醫,你們兄妹倆有時間多陪她說說話,也許能讓她放棄尋死的念頭。”

    蘇國澤點了點頭道:“麻煩你了!”張揚道:“不用客氣,蘇媛媛是我們很好的朋友。”

    杜天野有些詫異的看了張揚一眼,心說這廝什麼時候和蘇媛媛成子好朋友了?

    臨走的時候,張揚又打包了一份母雞煲,給顧養養送過去。

    來到醫院,胡茵茹在病房陪著顧養養,看到張揚過來,胡茵茹不禁笑道:“怎麼這麼晚才過來?養養不吃飯,一直說你會給她送飯過來……,

    ”

    顧養養聽她這樣說,俏臉不禁有些發紅:“我我隻是沒有食yu……”張揚歉然道:“因為中途有點事所以耽擱了!”他將砂鍋放在chung頭櫃上。

    顧養養道:“好香啊!”

    張揚笑道:“母雞煲,生意特好,我沒帶東西,幹脆連他們的砂鍋一起買過來了。”

    胡茵茹掀開砂鍋,頓時室內香氣四溢。她找了小碗盛了一碗湯,喂顧養養喝,顧養養喝著鮮美的雞湯,偷偷看著張揚,心中幸福到了極點。

    張揚道:“爸呢?”

    胡茵茹道:“我看他太累,所以替他照顧養養,讓他去隔壁休息了。”

    張揚點了點頭,歎了口氣道:“他心底肯定不好受。”顧養養道:“姐夫,我想求你一件事兒。”@。

    

Snap Time:2018-01-17 16:57:47  ExecTime:0.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