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六十一章責任(中)


    .柳廣陽是個亢賴,可是他並沒有多少膽s,被張揚連吼帶嚇,杜宇峰又在旁邊半真半假的敲邊鼓,不一會兒柳廣陽的防線已經完全崩潰,他把事情的真相原原本本的說了出來,原來顧明健在他的慫恿下,一共湊了一千萬,從商人郭生源手買了京城的一塊地皮,那塊地顧明健多方考察過,認為很有發展的前景,可是他並不知道郭生源是個騙子,定金付完之後,郭生源就人間蒸發了,等顧明健拿著兩人簽訂的協議去找,才發現地是郭生源的不假,可是他在賣給顧明健之前已經將土地抵押給了別人,一塊地賣了好幾家,這下顧明健的一千多萬雞飛蛋打,他因此而暴走發狂。

    柳廣陽申明道:“郭生源是我介紹給他的不假,可是我也不知道郭生源是個騙子,顧明健找我要錢,我找誰去?他還欠我工資沒給呢。”

    張揚冷笑道:“工資?***還真敢說,用板藍根衝劑冒充抗病毒衝劑就是你想出的主意吧?你給藥廠造成了多大的損失?我還沒找你算賬呢,現在居然還敢要工資。”

    柳廣陽道:“這事兒也不賴我,顧明健是決策人,他要是不點頭,沒人敢這麼幹,現在事情鬧出來了,憑什麼讓我當炮灰?”

    張揚道:“理由真多,我一打眼就知道你不是好人,就算那一刀是顧明健刺的,你們這群人沒一個能脫開幹係,麻痹的!全他媽給我等著,等我抓住顧明健一個個的收拾你們。”張大官人說的憤怒甩手又給了他一記耳光。

    柳廣陽被打得苦不堪言,隻盼著這廝趕緊離去,好不容易等張揚走了,他擦了擦chun角的血跡向杜宇峰道:“我要投訴,他不是**,憑什麼來審問我?你們這是假公濟si!”

    杜宇峰道:“抗議啊,那我就把你放出去你信不信我現在把你放出去,你搞不好那活不到明天早晨。”

    柳廣陽滿臉的不相信:“你別嚇我……”

    杜宇峰道:“張揚是真火了,你們幾個小流氓惹出了這麼大的禍端,以為這樣就算了?得虧你們落在我們手,要是先被張揚找到他要不把你雙tui打斷,我跟你姓。”

    柳廣陽嚇得打了個冷顫,對張揚的惡名他不止一次聽說過別的不說,單單從剛才張揚能夠大搖大擺的進入審訊室把他痛揍一頓來看這個人的確厲害。

    張揚滿世界尋找顧明健的時候,顧明健居然把電話打到了他的手機上,張揚一聽到顧明健的聲音,頓時火冒三丈,怒吼道:“顧明健,你還是不是人?居然用刀刺傷你的親妹妹!”

    顧明健在電話中帶著哭腔道:“張揚,養養……她怎麼樣了?她有沒有事?”

    張揚怒道:“你還有臉問?你刺傷了她,居然放任她不管,自己一個人逃了?”

    顧明健道:“我悔……我怕……我對不起養養……當時**來了,我知道**一定會救她,張揚,求求你,告訴我,養養怎麼樣?她有沒有事?”

    張揚道:“顧明健過去我隻是覺著你偏ji,可是今天我才知道你還是個極度冷血和自si的混蛋,想知道養養怎麼樣,你自己過來看她!你是不是人?有沒有責任心?”

    顧明健還想說什麼,張揚已經憤然掛斷了電話。

    張揚並沒有將顧明健打來的這個電話告訴任何人,包括顧允知在內,顧允知現在的心情已經夠難受了,張揚不想再加重他的心理負擔。

    張揚回到醫院的時候,顧養養已經蘇醒,顧允知坐在女兒的chung邊,握著她冰冷的小手,望著她因為失血過多而蒼白虛弱的俏臉,顧允知的內心刀割般疼痛。

    顧養養望著父親,緊緊抓住父親的手。

    顧允知道:“養養,你受苦了,我永遠都不會原諒那個畜生。”

    顧養養搖了搖頭,虛弱道:“哈……千萬別怪我哥……他不是故意的……”他現在肯定也很後悔……爸,你別怪他,咱們一家人要和和睦睦的……”

    顧允知聽到女兒這樣說,心中更是難過,他拍了拍女兒的手背,輕聲道:“養養,你休息吧,爸爸就在你身邊陪你。”

    張揚推開房門走了進來,將一束從花店買來的鮮花插在chung頭的花瓶內。

    顧養養望著那束鮮花,笑了笑道:“哈……好美的鮮呃……”

    張揚先取出一顆綠s的藥丸塞入她的口中,藥丸入口即化,一股清涼的汁液順著顧養養的喉頭滑落。張揚道:“這是我配製的回春丸,有恢複元氣的作用。”他又將一盒藥膏放在chung頭:“這藥膏可以先放在冰箱。

    七天後外數在傷口上麵,保你傷愈後沒有一絲一毫的疤痕。”顧養養甜甜笑了起來,雖然笑容還是十分的蒼白,又有哪個女孩子不愛美呢?顧養養受傷後其實最擔心的就是留下疤痕,聽張揚這樣說,心中自然欣喜非常。

    顧養養道:“姐夫,我武功還是不行……不然這次就不會受傷……”

    張揚笑道:“我讓你平時多練,看來你一定是沒聽我話,偷懶了是不是?”

    顧養養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柔聲道:“等我傷好了,一定苦練武功,學會好好保護自己,再也不讓你們擔心。”

    張揚知道她術後虛弱,不適合說太多話,輕聲道:“你睡吧,我晚上給你熬點湯送來。

    顧養養微笑劃頭。

    顧允知將張揚送出門外,他低聲道:“有沒有找到那個畜生?”

    張揚搖了搖頭道:“其他人都抓住了,唯獨沒有找到他,看來他應該離開了江城。”

    顧允知黯然道:“我本不該放過他,藥廠的事情讓他承擔責任,這件事就不會發生。”

    張揚道:“爸,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後悔也沒用,我看他也很後悔很害怕,這次應該是無心之過。”他並不是想替顧明健解脫責任,這樣說的目的是想顧允知心好受一些。

    顧允知道:“他刺養養那一刀或許是無心之過,可是眼看著妹妹受傷倒地,他卻舍棄養養逃離現場,這根本就是沒有人xing!”

    張揚其實對顧明健也惱火得很,如果現在讓他抓住顧明健,他一定要痛揍這混蛋一頓,可是在顧允知麵前他並沒有表lu出來,顧允知的心中已經很難受,他不想加重顧允知的負擔,張揚道:“爸,你也要保重身體,藥廠方麵,胡小姐和趙廠長她們都願意過來照顧養養,醫院方麵也派了專門的護理人員,您還是回去休息。”

    顧允知搖了搖頭道:“養養這個樣子,我怎麼能放心離開呢。”

    張揚道:“要不這樣,我讓醫院給您在隔壁開一個房間,養養有什麼事情,您隨時都能知道,你看這樣好不好?”

    顧允知點了點頭。

    張揚告辭之後,並沒有馬上離開醫院,而是來到了院長辦公室拜會了左擁軍,剛巧於子良也在左擁軍這,兩人正在討論著顧養養的治療方案。

    看到張揚進來,左擁軍笑著指了指對麵的沙發道:“坐!”

    張揚在沙發上坐下,於子良遞給他一瓶水,張揚擰開喝了一。道:“今天多虧你們了!”

    左擁軍道:“救死扶傷是我們的本份,顧養養送來的時候情況相當危急,我擔心應付不來,所以把於教授請來。”

    於子良道:“左院長太謙虛了,顧養養是肝破裂,你完全可以應付的來,主要是考慮到顧書記,所以才表現出如此的慎重吧。”

    左擁軍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於子良所說的的確是事實,如果是普通病人反倒好處理,顧養養的身份背景讓他對做手術有著諸多顧忌,所以沒法靜下心來做手術,他做院長的時間太長,腦子的雜念太多,遠不如過去當外科醫生的時候單純,雖然手術水平依舊,可是在臨chung處理上的應變要差上許多。左擁軍今天在手術台上已經發意識到了這個問題,他發現專業和管理工作已經產生了矛盾,看來以後他要將更多的經曆傾注在管理上,至於業務,以他目前的狀態已經不會再有太大的發展。

    張揚道:“照兩位看,養養的傷勢怎麼樣?”

    於子良道:“傷勢沒什麼問題,切除了部分肝葉,需要休養一段時間了,張揚,這後續的事情,應該你來做了。”他對張揚的神通再了解不過。

    張揚點了點頭,他提出邀請,晚上準備設宴對他們兩人表示感謝,於子良婉言謝絕了張揚的好意,雖說當醫生的吃請很正常,可是他和張揚之間的關係也用不著這些形式[email protected]

    

Snap Time:2018-01-19 19:34:17  ExecTime:0.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