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五十八章偷梁換柱(上)


    .張揚道:“我和我妹剛從京城回來,誰慰到就趕上這事兒,你可看到了,我們都健健康康的,嘛毛病沒有,不分對象就要把我們這些從京城來的隔離好小時,是不是有些形式主義?”

    陳國偉道:“沒辦,現在口型肺炎鬧得那麼凶,市出台這樣的政策也是迫不得已的決定。

    張揚道:“國偉,你有沒有辦幫我們出去,我可不願意被隔離好小時。”

    陳國偉看了看周圍,有些為難道:“現在政策緊得很,要是被人家發現……”

    張揚知道陳國偉是個循規蹈矩的人,讓他做違反原則的事情的確有些太過為難,張揚笑道:“不方便就算了。”

    陳國偉猶豫了一下,終於下定決心,他向張揚道:“你們跟我來!”畢竟是老同學,再說張揚從沒有求過他什麼事兒,陳國偉實在有些不忍心拒絕。

    張揚正準備跟他走的時候,薑亮的電話打過來了,讓他去貴賓通道,他已經安排人在門口接應。陳國偉聽說已經有人為張揚安排好了一切,也是如釋重負,他帶著張揚前往貴賓通道,前往貴賓通道的路上還有一個檢疫口,如果不是陳國偉帶路,張揚和顧養養也沒有那麼容易通過,陳國偉把他們兩人送到檢疫口,他也不方便繼續送下去,向張揚道:“張揚,我今天隻能送到這了,最近市任務重,我那邊也離不開,等這次的疫情過去,我再請你吃飯,咱們好好敘敘舊。”

    張揚笑道:“國偉,應當我請你吃飯才對。”

    陳國偉不敢離開崗位太久,聊了沒兩句趕緊向張揚告辭。

    薑亮安排鐵路**分局副局長梁興在貴賓通道等著他們,張揚和梁興也是老相識,梁興看到張揚也沒多說什麼,帶著他和顧養養從貴賓通道離開,一直把他們送到貴賓候車室外,從小門離開就是車站停車場,薑亮已經親自在外麵等他們了。

    張揚和顧養養上了車,薑亮不禁抱怨道:“張揚,你小子真能給我出難題,現在口型肺炎鬧得人心惶惶,市三令五申,一定要切斷肋肺炎的傳染源,盡量避免疫情波及到江城“哼城是國內疫情最為嚴重的地方,所以成為我們重點的檢測對象,我說你去哪兒不好,非得去京城?”

    張揚道:“杜天野可真夠形式主義的,有他這麼幹的嗎?這叫因噎廢食,不能因為京城發生了口型肺炎,就把所有從京城來的人都拒之門外吧?南錫也有口型肺炎病例,他是不是對巨錫也這樣?”

    薑亮道:“不僅僅是江城出合了這樣的政策,現在幾乎所有的城市都很重視這件事,口型肺炎的傳染性太厲害了,誰也不敢大意。”

    張揚笑了笑:“小題大做,口型病毒抗體已經研製出來了,用不了太久時間口型肺炎就會此消雲散。”

    薑亮道:“你去哪?這兩天,我真沒夫陪你,市給我們下任務,我現在幾乎是z小時不停地運轉,連續幾天都沒合眼了。”

    張揚道:“你把我杜天野辦公室去得了,我要是得了口型肺炎,我最想傳染的就是他。”

    薑亮知道張揚和杜天野的關係,他也知譜張揚隻是說說罷了,這種時候,他也不會去和杜天野理論,就算他存著這樣的心思,杜天野也沒有時間接待他。

    顧養養道:“薑大哥,謝謝你,是我不好,我不想被他們拉去隔離觀察,所以我姐夫才陪我回來,給您添麻煩了。”顧養養這麼一說,薑亮反倒不好意思了,他笑道:“顧小姐,沒什麼,我和張揚什麼關係?別說他沒得型肺炎,就算他真得了這種病,我也一樣把他當成朋友,朋友不僅僅是同享福,也得共患難,他真的了病,我就主動讓他傳染上,到時候倆人一起隔離,喝酒也有個伴兒。”

    張揚笑了起來:“說得好聽,就怕至時候,你就後悔了。”

    薑亮道:“你到底去哪兒啊?我局還等著開會呢?”

    張揚道:“你送我們去江城製藥廠!”

    薑亮聽到江城製藥廠,眉頭不由得皺了皺,他低聲道:“你這次是專程為江城製藥廠的事情來的?”

    張揚聽出他話有話,看了薑亮一眼道:“什麼意思?”

    薑亮道:“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江城製藥廠出大事了!”

    顧養養一聽就慌了:“薑大哥,藥廠出什麼事情了?”

    薑亮看到兩人的表情都相當的迷惘,應該對藥廠的事情並不知情,他歎了口氣道:“看來你們兩人是真不知道,江城製藥廠賣假藥,已經被曝光了,現在很多藥商都聯名告到了市,要求市給個說。”

    張揚也愣了:“假藥?什麼假藥?江城製藥廠生產的**全都經過正規程序,你別胡說八道啊!”張揚對江城製藥廠還是相當維護的。

    薑亮道:“你還記得去年春陽發生了一場流行性感冒,江城製藥廠當時有種特效藥對這種感冒作用明顯。”

    張揚點了點頭道:“抗病毒口服液!”當時就是他親自改進的配方,張大官人當然清楚這件事,可那種藥物是他經過深思熟慮拿出的配方,怎麼能說是假藥呢?就算治不好r型肺炎,多少也能夠起到一些預防的作用。

    薑亮接下來的話更讓張揚吃驚:“對,就是抗病毒口服液,今年口型肺炎發生之後,會國各地的廠家都去藥廠進貨,往往為了提幾件貨還得走後門拉關係,對藥廠來說本來是一個幹載難逢的發展良機,可是江城製藥廠的生產能力並不能提供這麼大的需求,他們根本消化不了雪片一般的訂單,可他們又不忍心讓這些訂單白白溜走,所以就想出了一個餿主意,從其他廠家低價買進板藍根,然後包裝稱抗病毒口服液再高價賣出去,這件事已經讓人發現了。”

    張揚和顧養養對望了一眼,兩人的目光中都充滿了憂慮,現在正是口型肺炎肆虐的時候,在這種時候搞這種偷梁換柱的事情,其性質是極度惡劣的,張揚知道這種事必然會在社會上造成很壞的影響,不僅僅是麵對社會輿論譴責和罰款的問題,撞在風口浪尖上,十有要追究刑事責任,這次顧明鍵真的捅出漏子來了。

    

Snap Time:2018-07-16 12:59:12  ExecTime:0.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