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五十七章你做初一我做十五(下)


    .本來張揚並不適合評論顧明健,可是考慮到顧養養太單純,她未必有能力解決好這件事。張揚道:“養養,明健的性情有些太浮躁,他太急於證明自己的能力。”

    顧養養道:“我哥的確是好勝了一些,可是他沒有壞心,我們家隻有他一個男孩子,我爸對他的期望很高。正因為如此,我哥才越發急於想表現自己,記得我姐出事之後,他曾經對我說,姐姐走了,爸爸也老了,以後他要挑起這個家的大梁,承擔起照顧家庭的責任。”

    張揚點了點頭。

    顧養養道:“我們家隻剩下我們三個了,我沒有什麼雄心壯誌,我隻想一家人平平安安的,其實有時候我在想,一個家庭最重要而是平安,是所有人在一起,這就是一種最大的幸福。”

    張揚沒說話,顧養養這樣想並不奇怪,她曾經癱瘓多年,現在能夠回複正常的生活已經感到心滿意足。但是在顧家,也隻有她這麼想,佳彤生前對自身的要求很高,她在商海中拚搏多年,而且事業有成,作為顧家唯一的男丁,顧明健自然被父親寄予厚望,然而看看顧明健這些年的所作所為,的確讓顧允知相當的失望。

    張揚本以為經過吸毒傷人事件之後,顧明健能夠徹底認清自己,現在看來,顧明健的人生始終處於一個渾渾噩噩的狀態,人最忌諱的就是沒有自知之明,顧明健的身上根本找不到父親的持重深沉,高瞻遠矚更是無從談起,在這一點上顧佳彤更像他們的父親,至於養養隻是一個乖巧單純的女孩子,姐姐離去之後,她更加的珍視家人,希望一家人和和睦睦,千萬不要出事。

    張揚對顧允知和顧明健的父子關係並不樂觀,究其原因主要的問題還在顧明健身上,顧明健掌管江城藥廠之後的一連串舉動充分表明了他的浮躁和冒進,論到學曆張揚比不上顧明健,可是張大官人在用人方麵要甩開顧明健十八條街,他懂得知人善任,他了解自己的長處在於開拓局麵,遇到局麵打不開,呈一團亂麻狀的時候,他會一刀將之展開,可是真正局麵打開之後,涉及到具體的管理和建設,張大官人就是一團糟了,所以他才倚重於常淩峰,常淩峰的身上有著他所不具備的冷靜,更是管理和經濟方麵的大行家,但是張揚身上擁有著常淩峰沒有的霸氣和魄力,而且他在用人方麵從來都很開明,用人不疑疑人不用,這一切堆積起來就構成了張大官人的人格魅力。

    顧明健所欠的恰恰是這種人格魅力,他既沒有高超的管理水平,也沒有用人的魄力,接受藥廠之後,將藥廠的頂梁柱常海天給排擠出去,後來又引發了中層管理人員的集體出走,這已經不能用急於證明自己能力來解釋。張揚在顧養養麵前說得比較客氣,其實他已經看出顧明健是個人能力和魅力方麵全都有所欠缺。

    張揚在這一點上也頗感不解,顧允知一向看人很準,可是他對自己的兒子為何沒有看清?看來每個人都有缺點,旁觀者清,當局者迷,或許因為顧允知和兒子的距離太近,所以他的很多缺點沒能看清,又或是因為每個父親的眼中,兒女都是完美無缺的,即便是有缺點,他也認為可以改正,所以才會一直給他機會。有一點張揚相信,這次顧允知讓兒子交出藥廠的管理權是下定了決心,應該不會改變初衷。

    張揚和顧養養聊到很晚才睡,張揚很快就已經睡去,顧養養卻沒有馬上睡著,躺在床上,聽著張揚平緩悠長的呼吸,她的唇角露出一絲溫暖的笑意,此刻她的內心如此溫暖平和,她發現隻有麵對張揚的時候,她才願意將自己所有的心事毫無保留的傾訴出來,也隻有和他在一起的時候,會有這樣的安全感,她幸福的隨時都能夠睡去,卻又提醒自己千萬不可以睡著,她要清醒的體會這種幸福感,她要享受和張揚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

    因為京城是r型肺炎疫情最重的地方,所以從京城而來的車輛和旅客都受到特別的關照,火車還沒有抵達江城,乘務員就過來通知,讓江城下車的乘客準備好身份證和車票票根,根據江城方麵的規定,所有從京城來的旅客要先行隔離,48小時後沒有發熱症狀才能予以放行。

    顧養養聽到這個消息不由得有些慌張,她大老遠從京城過來,沒想到到了江城並不能馬上見到家人,反而要被隔離,張揚也不禁皺起了眉頭,看到顧養養一臉無助的樣子,愛憐之心油然而生,顧養養還是一個在校學生,和社會接觸並不多,遇到這些事情的確不知道應該怎麼處理。

    張揚很快就做出了決定,養養的事情他必須要管,反正也不差這一天,他臨時決定在江城下車,把顧養養送到顧允知身邊再走。

    顧養養聽到張揚也要跟她一起下車,欣喜的俏臉都紅了起來。

    雖然抗體已經被成功研製出來,可是目前並沒有大規模上市,所以各地對疫情監測和預防仍然不敢有是好放鬆,張揚下了火車馬上就感覺到了這一點,江城火車站專門設立了體檢通道,對過往旅客進行體溫測試,如有異常,馬上進行進一步檢查,對京城方向來得旅客進行了重點照顧,原來江城昨天也發現了一例輸入性病例,這名r型肺炎的感染者就是從京城來的,所以江城市及時做出決定,對京城方向過來的旅客進行重點監測,下車後先隔離48小時,沒有發燒症狀才能放他們離開。

    很多京城過來的旅客都對這項規定表示出強烈的不滿,認為江城方麵侵犯了他們的人權,負責進行體檢的工作人員進行著耐心的解釋,畢竟現在是非常時期,江城市政府出台這項政策也是不得已而為之,為了確保疫情被消滅於萌芽中,不至於進一步擴散。

    通過他們的解釋,多數旅客還是表現出理解和配合,張揚幫顧養養拿著行李,他在站台上給薑亮打了個電話,薑亮聽說他這會兒從京城回來了,不由得感歎道:“你可真會挑時候,市剛剛開了會,隻要是京城過來的,先隔離48小時。”

    張揚罵道:“誰做出的混蛋決定?”其實他罵的時候就已經想到是杜天野。

    薑亮歎了口氣道:“還能有誰啊,其實杜書記也是不得已而為之,現在r型肺炎鬧得這麼凶,整個社會上都是談虎色變。誰不為自己城市的老百姓考慮?你小子不回你的南錫,跑到江城來幹什麼?”

    張揚道:“你少廢話,我沒病,趕緊過來接我,隔離48小時,憑什麼啊?回頭我找杜天野理論去。”

    薑亮道:“你別找他,你要是找到他,十有**得把你給關起來,杜書記可是出了名的鐵麵無私。”他停頓了一下道:“你等等啊,我安排一下,讓人去接你,不過你小子別坑我啊,真沒病嗎?”

    “你才有病呢!”張揚幾乎吼了起來。

    薑亮笑了起來:“你耐心等著啊!”

    張揚掛上電話,顧養養在一旁靜靜等著他,隻要張揚陪著她,她任何事都不需要擔心,她對張揚有種近乎迷信的崇拜,認為張揚任何事都可以做好。

    一名工作人員注意到了他們,衝著他們叫道:“你們兩個過來!”

    張揚仍然站在那壓根就沒有搭理他的意思。

    工作人員朝他們走了過來,有些生氣道:“嗨,叫你們呢,你沒聽到啊?”

    張揚道:“叫我們幹什麼?我們好好地站著等人,有什麼不對嗎?”

    “車票,身份證!”工作人員冷冰冰道。

    張大官人心說我離開江城才多久,居然連這種小角色都敢跟我甩臉子了,他正想發作,卻聽到一個驚喜的聲音叫道:“張揚,嗨!真是你啊!”

    張揚抬頭望去,卻見一個身穿白大褂戴著帽子口罩的男子朝他信步走來,張揚一時間沒能認出他是誰,那人走到張揚麵前笑著摘下口罩,張揚這才認出眼前人竟然是他過去在春陽縣人民醫院實習時住在一個宿舍的陳國偉,陳國偉現在在江城人民醫院工作,r型肺炎疫情出現之後,他是最先主動要求去第一線工作的醫務工作者,單位將他派到火車站加入檢疫小組。陳國偉在抗擊r型肺炎的過程中表現的相當勇敢,因此也獲得了表彰,成為第一批火線入黨的優秀工作者之一。

    那名工作人員看到陳國偉認識張揚,於是不再糾纏,轉身去別的地方了,陳國偉把張揚拉到一邊:“我說哥們到底怎麼回事兒?”

    【今天有事,先更一章!】

    

Snap Time:2018-07-23 00:19:59  ExecTime:0.4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