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五十七章你做初一我做十五(中)


    .麗芙明白了他的意思,歎\\1口氣道:,“你呀,還算有點自知之明,

    可便宜不可能都讓你一人給占了。”

    張揚道:“咱不談感情,談什麼傷什麼!”,端起酒杯和麗芙碰了碰道:“那啥,老邢到底犯了什麼事兒?”,

    麗芙抬腳在坐下踢了他一下:“你這人就是有毛病,一是好s,二是好奇,老邢現在隻是被列為懷疑對象,並沒有說他一定就是內鬼。

    既然你都跟組織劃小清關係了,就不要過問這些事,明白嗎?”張揚點了點頭,他喝\\1。酒道:“可我總覺著老邪不是那種人,你們是不是搞錯了?”,

    麗芙道:“他有沒有問題,你說了不算,我說了也不算,總之你記住,以後不要再和他聯絡。”

    張揚道:“我現在才發現,當初退出組織真的很明智,如若不然,現在我豈不是也成了你們的懷疑對象?”麗芙喝\\1。酒道:“所以你要珍惜自己現在的生活,不要攪和到組織的內部事情中來。”她頓了一下又道:“不過以你的xing情又不可能,你太喜歡多管閑事。”

    張揚道:“你說話可不公平,當初我老老實實的當我的國家幹部,是你們主動找到了我頭上,說起來,我的引路人就是老邪,你們說他有問題,我打死都不信。”,

    麗芙道:“你和他見麵的事情我不會說,章睿融那我也會做出交代,她應該不會把這件事透lu出去,以後你做事還是謹慎一些,盡量不要招惹不必要的麻煩。”,

    張揚道:“你呢?是不是意味著我以後也不能和你聯絡了?”,

    麗芙深藍s的美眸中掠過一絲不易覺察的憂傷。她輕聲道:“張揚,你想什麼,我明白,可是我們的工作xing質不同我們走得並不是同一條道路。”,她端起酒杯一飲而盡,起身道:“我該走了,還有……”,她明顯有些猶豫,過了一會兒方才道:“r型病毒應該不是天災,而是人禍現在所說的抗體,最早是在文玲的體內找到的。

    前者張揚從文國權的嘴聽到,可是文玲身上擁有r型病毒抗體的事情他並不知情,無論是文國權還是羅慧寧都沒有向他透lu過這件事,聽到這個消息張揚的腦子頓時有些亂,這件事的背後還真是複雜啊。

    麗芙已經走了,隻剩下張揚一個人坐在那,他想了很久還是想不透其中的原因,文玲的身上怎麼會有口型病毒的抗體?

    無論r型病毒抗體是怎樣發現的,普通老百姓是不會關注這個問題的,他們所關心的是這種抗體是不是真實有效,是不是可以起到殺滅r

    型病毒,徹底控製疫情的作用。事實證明,抗體是有效的,剩杳在全國範圍內已經穩定了下來。

    張揚留在京城已經沒有了特別的意義他向文國權夫fu說了一聲之後,準備返回南錫,來的時候是直升飛機把他接來,走的時候自然用不了華麼隆重,張揚買了火車票現在的火車票也很好買,人們盡量避免在這種非常時期出行。

    臨行前的晚上,陳雪為他做了頓飯權當是為他送行,晚飯之後,張揚帶著陳雪來到地下轉了一圈,為了探索那條地下河,他專門買了一套皮筏。

    皮筏順水而下,頗有一些溧流的感覺,張揚利用雙槳有效地控製皮筏下行的速度帶著陳雪來到了昔日金緬戍和隋宮幾大高手對決的地方,陳雪單單是聽張揚描繪當時的情景也感到觸目驚心。望著石壁上長度達到兩米以上的劍痕陳雪充滿不可思議道:“人的力量竟然可以大到這種地步?金緬戍居然可以一劍劈開岩石?”,

    張揚道:“確切的說他用的不是劍,是刀那些拓片上的淒風苦雨劍就是他所創。”

    陳雪道:“按照你的說法,金緬戍當時住在香山附近,所以他才會在這留下這麼多的東西。”,

    張揚點了點頭道:“很有可能,他當初應該在這附近居住過,而且他的家人也應該在這附近,金陌戍刺殺隋煬帝未遂之後,估計當時並沒有被捉住,他輾轉來到了這,可是他並沒有想到隋宮高手也尾隨而至,他們一直追到這,金絹戍無路可退,陷入隋宮高手的包圍圈中,在這和他們展開了殊死搏戰,最後所有人同歸於盡。”,

    陳雪感歎道:“雖然沒有親眼見到,可是從這些拚鬥到痕跡也能夠想象出晉時戰況的ji烈。”

    張揚道:“我本來還以為能夠在這發現一些武功秘籍,又或是其他的秘密,可剩下的隻有一柄長刀,一支矛頭,還有幾今生鏽的箭鏃。”

    陳雪道:“文玲在找什麼?那塊逆轉乾坤到招片和金鉑戍有關係嗎\\1”

    張揚笑道:“但願那塊拓片上記載的隻是武功秘籍。”

    陳雪道:,“如果她的體內真的有蘭貴妃的意識,她會不會一心想回到自己的世界中去?”,

    張揚道:“你有沒有想過?如果她真的是什麼蘭貴妃,她是通過何種方式來到二十世紀九十年代的?借屍還hun?可能嗎?人的意識可以穿越時空嗎?我是個共產黨員,我是個唯物主義者,我才不相信這世上會有借屍還hun的事情。”陳雪淡然笑道:“你不相信,未必代表不存在。文玲既然那麼重視那塊拓片,說不定拓片上就有我們想要知道的謎題。”,

    張揚歎\\1口氣道:“你的好奇心終究還是比我要更強一些,無論那塊拓片上寫的什麼,我都不會去管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隻要她老老實實做人,隻要她不觸犯我的利益,我才不會管她想幹什麼?”,

    陳雪沒說話,可心中對張揚的這番話持有相當的懷疑態度,張揚會老老實實做人,鬼才相信。

    兩人從地下河回來,張揚利用準備好的水泥和磚塊將出入的洞口封閉,既然金緬戍和那幾名隋宮高手已經長眠於此,以後還是不要打擾他們清靜的好。

    人生總是充滿著各種各樣的巧合,張揚在火車站遇到了顧養養,顧養養黑長的秀發梳成了兩條麻hu辮,紅s夾克衫,藍s牛仔ku,在人群中顯得格外醒目,張揚擠開人群向她走了過去,來到顧養養身後伸手拍了拍她的肩頭道:“養養!”,顧養養有些詫異的轉過身來,當她看到張揚,俏臉之上lu出會心的微笑:“姐夫,這麼巧啊!”,聽到顧養養這句話,張揚愣住了,他本以為顧養養是專程過來送自己,此時才留意到她手的旅行包,張揚道:“你要出去?”,

    顧養養集了點頭道:“我去江城!”,

    張揚道:“也不跟我說一聲,咱們好一路走啊。”顧養養道:“我還以為你都走了,不然肯定給你打電話。”,

    選擇在這種非常時期出行的人並不多,顧養養見到張揚,跟著他去了他的軟臥車廂,剛巧張揚所在的包廂沒有安排其他人,顧養養持有的是硬臥票,張揚幫她補足了差價。

    張揚幫顧養養把行李放好,顧養養拍了拍手掌,在張揚對麵的小

    chung上坐下,笑道:“我正怒一個人旅途寂寞呢,這下好子,有姐夫陪我說話了。”張大官人這會兒方才意識到和顧養養逍追並不是啥好事兒,這小

    妮子對自己的感情他早就心知肚明,雖然這廝的感情s彩繽紛,可他還是有道德觀的,還是有原則的,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麵對這位癡情的小姨子,張大官人必須要把握好分寸,保持適當的距離,不然他怎麼對得起顧家,更愧對已經離開人世的顧佳彤。

    顧養養開心得很,一直以來她都在期待和張揚單獨相處的機會,從京城到江城,需要十多個小時,今晚九點發車,明天清晨七點鍾才到,他們有一夜的時間可以好好聊天,顧養養想到這一整夜都要和張揚單獨呆在一起,心中既期待又有些緊張。

    張揚很快就調整好了心態,自己在情場方麵可謂是身經百戰,顧養養是他的小姨子,定位一定要準確,隻要他心若止水,把顧養養當成妹妹看,自然不會怕她一個小女生,有道是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隻要心懷坦dng,又有什麼好怕的?

    火車開動之後,他們兩人四目相對,突然覺著都不知該說什麼,一起笑了起來。

    張揚道:“我忘了問你,去江城幹什麼?”,

    顧養養道:“我爸去了江城,聽說和我哥鬧得很僵,他們兩人的脾氣都很倔,家就剩我們三個,我真不想他們之間的感情再出同題,所以我想去勸勸他們。”

    張揚點了點頭,江城製藥廠的事情他也知道,顧允知決定要收回顧明鍵的管理權,顧明鍵一向自視甚高,他是不會輕易把管理權交出來,所以父子間產生矛盾和分歧很正常,也是無可避免的。

    ……………………………………@。

    

Snap Time:2018-07-23 15:51:06  ExecTime:0.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