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五十六章跟蹤(下)

  
  .邢朝暉說宇這句話,他的電話就響了,拿起電話,聽完臉s就變了,霍然起身道:“我先走了!”,張揚看出他一定遇到了急事,點了點頭。
  邢朝暉走了幾步,又停下腳步道:“章碧君出了車禍!”,張揚道:“她人怎麼樣?”“已經送往醫院了!”,張揚本想跟邪朝暉一起過去看看,可是考慮到自己現在已經和國安劃清了界限,他當然不再適合出麵。
  邢朝暉匆匆走了。
  張揚在一旁的道路上攔了一輛出租車,返回香山別院,途中他察覺到一輛黑s豐田霸道始終在跟蹤著他。
  張揚讓司機在中途停車,付錢之後,向前方的小樹林走去。
  走入樹林深處,張揚閃身到一棵大樹之後,騰空躍起,貼著樹幹連續兩個提縱已經落在離地六米多高的樹枝叢中。張揚居高臨下的觀察著下方的動靜,果然看到一個黑s的身影尾隨而至,從身影來看應該是個女子,她包裹的很嚴,一身剪裁合體的黑s套裝,帶著墨鏡口罩,如果換成平時肯定會覺著她的打扮有些突兀,可是現在是r型肺炎泛濫的時候,多數人都戴著墨鏡口罩,防護措施很好。
  那黑衣女子走入樹林之中發現失去了張揚的蹤影,馬上放慢了腳步,她轉身張望著。忽然頭頂風聲颯然,卻見張大官人宛如從天而降的雄鷹一般俯衝而下,那女子根本來不及做出反應,就被他扭住手臂一個反擰摁到在地上,張大官人騎馬一樣將她騎在身下,揚起拳頭怒道:“居然敢跟蹤我!”“張揚,你個混蛋,壓死我了快點放開!”張揚微微一怔,這聲音極其熟悉,他伸手扯去她臉上的墨鏡和口罩,一張美得讓人窒息的麵孔出現在他的麵前,張大官人萬萬沒有想到跟蹤自己的居然是麗芙!
  麗芙海一樣深藍的妙目怒衝衝瞪著他顯然在責怪這廝根本不懂得憐香惜玉,老鷹撲小雞一樣把她撲到,居然還大馬金刀的騎在她的身上。
  張大官人雖然認出了麗芙,卻沒棄馬上將她放開,理直氣壯的質問道:“你鬼鬼祟祟的跟了我一路,究竟有什麼目的?”,麗芙怒道:“有你個大頭鬼,還不趕緊放開我。”張揚道:“還沒說出你的目的,哪有那麼容易就放開你?”麗芙趴在地上被他壓得好不難受,張大官人卻很享受,坐在麗芙彈xing驚人的美tun之上,說不出的受用。麗芙現在和章碧君是一路,他們是十局,邪朝暉是四局,麗芙為什麼要跟蹤自己,其中到底包含著什麼目的?
  麗芙看到這廝這麼強硬隻能來軟的,jio滴滴道:“張揚,咱們這麼久沒見了,你先放開我再說嘛!”,聲音婉轉jio柔,聽得張大官人心頭發su不過張揚這點控製力還是有的,咧著嘴笑道:“咱倆感情歸感情,可有事得先把事兒說清楚。”
  “討厭啦你欺負我,你忘記了,過去你還當過我的豐婚夫呢。”,張揚笑道:“那時候,我是被迫,再說了,我現在跟你們國安之間己經劃清界限了,你還跟著我幹什麼?”,“人家想你嘛!”,麗芙發起嗲來水平也很不一般。
  看到她楚楚可憐的樣子張大官人真的有些不忍心了,麗芙一邊說話一邊掙紮豐滿的玉tun在張揚的身下蠖動,把這廝的yu火都給摩擦出來了麗芙也感覺到了這廝身體某部分的變化,羞得麵紅耳赤,也不敢繼續掙紮了,嘴堣p聲罵著:“張揚,你就是一流氓!”張揚道:“我見到你不耍點流氓,豈不是顯得我不正常?我說,你別岔開話題,老實交代,你到底跟著我幹什麼的?”,麗芙道:“你放開我再說嘛,你一大老爺們欺負我一個弱女子,你不覺著紅啊?”張揚道:“沒事兒,反正沒人看到,再說了,咱倆什麼關係?一日夫妻百日恩,我當過你一天的未婚夫,那也得有點恩情吧?”,麗芙看到這廝軟硬不吃,隻能歎\\1口氣道:“怕了你了,其實我不是跟蹤你,我是跟蹤邪朝暉。”
  張揚聞言一驚:“怎麼?”,麗芙道:“最近國安內部出了很多事,所以很多人都有嫌疑。”張揚道:“你們懷疑老邪有問題?”,麗芙道:“我也不清楚,你知道的,我隻是個普普通通的工作人員,上頭讓我怎麼做,我就怎麼做。這幾天我一直負責跟蹤他,沒想到看到他約你見麵。”
  張揚信了八成:“我和他畢竟是朋友一場,雖然我現在離開了國安,可並不代表著我和所有人就劃清界限,從此老死不相往來啊!”,張揚當然不會把他和邢朝暉之間的秘密協議說出來。
  麗芙道:“我根本就沒想跟蹤你,追上來隻是想跟你敘敘舊,想不到,你居然是個無情無意的王八蛋。”,張揚笑了起來,他已然沒有放開麗芙,國安內部的事情比較複雜,邢朝暉被懷疑,可麗芙說的話也未必都是實話,張揚道:“既然想跟我敘舊,怎麼這麼久都不跟我聯係?”
  麗芙道:“張揚,你有沒有良心,我幫你做了這麼多事,你居然對我疑神疑鬼的,懷疑什麼?懷疑我會害你嗎?”,張揚笑道:“那倒不會!”“那你還不放開我?”
  張大官人很無恥的說道:“我覺著這種談話方式很舒服,你知道的,我這人一向都有點大男子主義,你偏偏又詭計多端,騎在你身上讓我有安全感。”,麗芙道:“假如我掙紮喊叫,你猜猜會有什麼後果?”張揚笑道:“荒山野嶺的,你以為會有人來救你?”麗芙道:“你想幹什麼?難道還想圖謀不軌?”張揚道:“咱倆還用得著圖謀嗎?我覺著咱們已經過了那種強人所難的境界,應該是幹柴烈火一拍即合。”,麗芙啐道:“過去我可能對你還有那麼一點好感,可今天開始,你在我心目中的形象是徹底顛覆了,張揚”我算認清你了,你就是一流氓,一個不折不扣的大混蛋。”“罵我是不是很爽啊,麗芙,我可是個堅定的馬克思主義者,懷疑一切。”
  麗芙道:“懷疑你個大頭鬼!”她忽然尖聲叫了起來:“救命!
  救命!”張揚哈哈大笑:“荒山野嶺的,你真以為有人會救你?”,麗芙又叫道:“非禮啊!非禮啊!”張大官人故意逗她道:“你把我的邪火都叫出來了,我現在是被你逼上粱山了,那啥,我要是不做點真事兒,豈不是對不住你給我扣的帽子?”
  麗芙卻忽然又換了一副口氣,楚楚可憐道:“張揚,你一定要溫柔一點哦!人家好怕……”,張大官人咕嘟母\\1。口水,這丫頭的媚勁兒真是mi人。
  可就在這時候,坪!地一聲脆響,張揚肩頭一麻,這廝愣了一下,轉身望去,卻見身後不遠處,章睿融端著一把槍瞄準了他。
  張大官人搖搖晃晃站起身來,可隨即覺著身體麻木起來”四肢關節仿佛不屬於自己,雙tui一軟噗通一聲倒在了地上。
  章睿融快步走了過來,她這一槍用得是麻醉彈。
  張大官人這會兒總算明白了,難怪剛才麗芙叫得那麼so媚,敢情是故意mihuo自己的”趁著自己意亂情mi的時候,章睿融悄然靠近,無聲無息的給了他一槍。
  麗芙從地上爬了起來”她反轉張揚的身體,從他肩頭把麻醉針拔了出來,扔到一邊。有些不滿的對章睿融道:“你怎麼才來啊?”
  章睿融道:“我怕耽誤稱們敘舊嘛。”,張揚張著大嘴,這廝腦子還是清醒的,就是身體被麻醉一時半會動彈不得,地上一隻蜈蚣慢慢悠悠向他的嘴巴遊了過來,張大官人心中那個惡心啊”自己還是大意了,女人啊!真是不能信。
  麗芙抬起腳”趕在蜈蚣遊到張揚嘴堣妨e將它踩死了,她向章睿融要來手拷”把張揚反手給鋒上了,然後道:“給他解藥!”章睿融從隨身的小包堥出一支注射器,麗芙接過注射器,狠狠一針就紮在張揚屁股上了,張大官人一臉的痛苦,他敢斷定,麗芙是在趁機報複。
  過了一會兒,張揚恢複過來了,第一句話就是:“那針頭你消毒了嗎?”
  麗芙笑道:“對你,不用消毒!”,章睿融遇到張揚憤怒的眼光,有些不好意思,怯怯叫了一聲:“張主任!”,張揚道:“你還認識我啊!”,章睿融道:“當然認識啊,你是我老領導!”張揚憤憤然道:“有這麼對付老領導的嗎?”章睿融道:“可你剛才那樣,我以為你要對麗芙姐圖謀不軌,所以才……”,張揚怒道:“我對她圖謀不軌,真要是那櫸了,她心媮暀ㄙ齒h高興呢!”,麗芙紅著臉,抬起腳狠狠在張大官人屁股上踹了一腳。
  ……………………………………………[email protected]
  

Snap Time:2018-10-17 17:32:02  ExecTime:0.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