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五十四章好奇心(下)


    .陳雪的腳步聲打斷了張揚的沉思,她是來叫張揚吃飯的。看到張揚所在的位置,陳雪眼波一動,隱約猜到了他的心頭所想口

    鹵菜都是現成的,陳雪已經切好裝盤,另外又燒了一條魚,炒了一個青菜,她從小就已經學會做家務,廚藝也相當不錯,張揚吃飯的時候不由得想起了曹三炮,上次來的時候,曹老爺子還陪著自己去長城決戰,想不到轉眼之間就已經物似人非,天人相隔,張揚禁不住歎了口氣。

    陳雪道:“好好的歎什麼氣,是我做得不好吃?”

    張揚搖了搖頭道:“不是,隻是忽然想起了曹老爺子,這次的口型肺炎真是為禍不淺。”

    陳雪倒了一小杯白酒,舉杯道:“幸好抗體已經研製出來了,相信用不了多久,疫苗就會大量生產出來。”

    張揚舉杯道:“值得慶賀,來!幹杯!”他一仰脖,將杯中酒喝了個幹幹淨淨。

    陳雪輕抿了一口,緩緩放下酒杯,先幫助張揚斟滿美酒,張揚望著她潔白如玉的一雙纖手,侄酒之時,姿態曼妙,宛如蘭花,此情此境有些似曾相識,記得在大隋之時,他和春雪晴也時常這樣對飲小酌。

    陳雪道:“你好像有心事。”

    張揚點了點頭道:“我在想,那塊逆轉時空的拓片上麵究竟寫了什麼?”

    陳雪道:“文字和圖像我全都拓了下來,你不是說經脈道標記的很多都錯了。”

    張揚道:“為什麼那些拓片會在亂空山上?天池先生收集到的拓片難道隻有這麼多?”

    陳雪已經明白了張揚的意思,她輕聲道:“你是說……”

    “會不會還有些其他的拓片被天池先生收藏在別處,我們沒有發現呢?”

    陳雪道:“你是說書房下麵的秘密?”

    張揚點了點頭。

    陳雪道:“當初你不是說要保守這個秘密嗎?”

    張揚道:“此一時彼一井,那時候不是沒有逆轉乾坤這件事嗎?”

    陳雪道:“你覺著天池先生還搜集了其他的拓片?”

    張揚點了點頭道:“我看這書房下十有有一個密室,麵收藏著很多不為人知的秘密。”

    陳雪看出文玲的事情已經徹底激起了張揚的好奇心,雖然他嘴上不承認,可心底已經無淡定了。陳雪道:“天池先生應該和文玲沒有任何關係,他當初留下密室,並沒有告訴任何人,證明他並不想讓人知道。”

    張揚道:“這世上的萬事萬物都離不開因果和緣分,天池先生既然把這座宅院留給我,就證明我跟他有緣,他把這些書留給你,就證明你也是有緣人,咱們發現了那個木匣,發現了結構圖,這代表著什麼?代表天池先生冥冥之中給咱們指3。”

    陳雪道:“說了這麼多,還不是因為你好奇。”

    張大官人道:“誰沒點好奇心,現在文玲這麼厲害,就算我跟她交手也沒有必勝的把握,我必須要搞清楚她的秘密。有道是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嘛!”這廝總是有各式各樣的理由。

    陳雪道:“天池先生和文玲應該不會有關係。”

    張揚道:“誰也沒說他們有關係,可是天池先生收藏的東西或許對我們有幫助,我承認我好奇心重,可你難道就一點都不好奇?你要是不好奇,你能去把那些天池先生埋起來的拓片重新給扒拉出來?”

    “你”,…”陳雪被張揚說得俏臉緋紅。

    張揚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笑眯眯道:“你還別說,咱倆還真是對路,那呤,…你拿個主意,這下麵的玄機,咱倆究竟是查還是不查?”

    陳雪沒理他。

    張大官人道:“你不說話,我就當你默許了,那咱們就查!”

    酒足飯飽之後,張大官人先去宅院周圍看了看,確信周圍無人,方才進去反鎖了大門,拿了鐵鍬大錘,來到書房內。

    陳雪看到他的樣子像極了建築工人,忍不住有些想笑。

    張揚先把地板撬開,伸手在水泥地麵上敲了敲,上次他就已經查看過這,下麵應該是中空的。他抬起頭看了看陳雪道:“我動手了?”

    陳雪把頭扭過去走到了一邊,似乎這件事跟自己毫無關係一樣。

    張揚隻當她是默許了,掄起大錘一下砸落在水泥地麵上,水泥地麵很薄,轟隆一聲就被砸出了一個大洞,張大官人呀!地驚叫了一聲。陳雪以為發生了什麼事情,趕緊轉過頭來,張大官人一臉壞笑道:“還說你不好奇,女人的好奇心終究比男人要重一些。”

    陳雪嗔道:“你有完沒完?”

    張揚道:“其實我這麼做主要是為了滿足你的好奇心。”

    這廝賊喊捉賊的行徑,讓陳雪簡直無可奈何。

    張揚拿起手電筒往下麵照了照,這地洞並不深,一米左右,陳雪不小心碰了塊石子下去,落在洞底發出金屬的撞擊聲。兩人對望了一眼,下麵居然是鐵板。

    張揚道:“我先下去看看!”他把洞口又擴大了一些,然後跳了下去,身體大半個還露在外麵,洞口狹窄,他低下頭,用手燈照著腳麵,發現上麵前是一些奇形怪狀的拚圖。陳雪道:“和木匣一樣,這是拚圖鎖。”

    張揚重新爬了上去:“這玩意兒我不在行,你來!”

    陳雪並沒有急於下去,趴在上麵仔細看了那拚圖的形狀,輕聲道:“全都是甲骨文!”她看了一會兒方才進入地洞之中,重新將拚圖拚成完整的一幅,張揚抓住她的一隻手臂,擔心下麵的機關突然打開,陳雪會掉下去。

    在陳雪將拚圖全部完工之後,隻聽到轟隆隆一陣齒輪轉動的聲音,洞地緩緩展開,幸虧張揚提前抓住陳雪,她才沒有掉下去,洞口展開之後,麵冷氣森森,張揚先把陳雪給拉了上來,扔了一塊小石頭下去,很快就聽到了聲音,然後嗒嗒嗒聲音不絕於耳,向遠處延伸而去。

    張揚道:“下麵有台階,應該沒有多深!”

    陳雪點了點頭。

    張揚用手燈向下照射,約有三米深處就看到了實地,還是他先跳了下去,落腳處是青石板砌成的平地,往前兩米多處就是延伸向下的台階,張揚舉起手燈向上晃了晃,示意下麵很安全,陳雪也輕盈的跳了下來,張大官人原本想去幫忙接她,可又想起陳雪的內力輕都有了相當的根基,根本不需要自己的幫忙,還是不要讓她認為自己存心輕薄的好。

    陳雪輕盈一躍,落地時毫無聲息,張揚讚道:“你的輕又有進步了。”

    陳雪淡然笑道:“比起你還差得遠。”

    張揚道:“等你到了我的年紀說不定早就超過了我。”

    陳雪道:“不要總拿出一副老人家口吻,你好像比我大不了多少。”

    張揚道:“我二十七了,比你大五歲總有了吧。”

    陳雪道:“可我聽趙靜說你謊報年齡,為了方便當官,把年齡改大了三歲。”

    張大官人幹笑,趙靜這丫頭也真是,什麼話都往外說。張揚道:“大一天都是大!”

    兩人沿著台階向下走了十多步,前方出現了一個小鐵門,這門上侄沒什麼特別,隻上了一把普普通通的永固鎖,張揚掄起鐵錘隻一下就把鎖給砸了。

    陳雪皺了皺眉頭,他做事也忒粗暴了一點。

    拉開鐵門,兩人同時傻眼了,鐵門麵竟然是一麵石壁,張揚以為石壁後還有東西,用手拍了拍,卻發現石壁居然是實心的,天池先生真是給他們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本以為這地下還有什麼秘密,可破開一層層機關來到下麵,最後竟然看到的是一堵石牆,而且牆上什麼東西都沒。

    張揚不無沮喪道:“肯定是之前已經讓人給搬空了,這隻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儲藏室而已。”

    陳雪道:“一個普普通通的儲藏室會設置那麼多的機關,換成你,你會這麼做嗎?”

    張揚搖了搖頭。

    陳雪從他的手拿過手燈,照了照那麵石壁,張揚道:“肯定是實心的!”陳雪又向上照去,上頭也是堅硬的岩石,應該不會有什麼玄機,再照到地麵上,發現他們立足的這片地方居然是土層。

    陳雪暗忖,從他們進入地下石室以來,其他的地方全都是石頭,唯有這一塊有土層覆蓋,為什麼會這樣?她將自己的想告訴了張揚,張揚蹲下去,掏出小刀將土層舌開,沒兩下就遇到了堅硬的石頭,張揚道:“沒什麼特別,下麵是石頭!”他正準備放棄的時候,陳雪道:“別急!”她關上了手燈,卻見地麵上隱約露出磷光,張揚嘖嘖稱奇,由此看來,這土層之下果然大有文章。他上去找了把鏟子回來,將下麵有土層的地方舌得幹幹淨淨。

    陳雪熄滅燈光,腳下石地一個個閃爍著磷光的刻字顯現了出來。字體都是用甲骨文寫成,幸好陳雪是這方麵的專家,她從頭到尾看了一遍之後,起身向左側走去,走了五步又折向前方,呈四十五度的方向走到盡頭,張揚跟著她走了過去,陳雪指了指上方:“秘密全都在這!”

    …………………………………………………………………………………………………………………………………”

    【三章送上”求點推薦票,本周的推薦票的確有點寒酸了!】

    

Snap Time:2018-06-21 08:25:46  ExecTime:0.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