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五十三章世態炎涼(下)


    .為了謹慎起見,張揚還是分別為史滄海和顧養養檢查了一下身體,確信他們的身體毫無異狀,這才放下心來。

    三人返程的時候找了一家飯店吃飯,因為口型肺安肆虐,現在飯店的生意都變得異常冷清,張揚點了幾道菜,要了一瓶酒。

    因為曹三炮的死,大家的心情都有些低落,史滄海隻喝了一杯就喝不下去了,他低聲嗟歎道:“老咯,這兩年我身邊的一些老友一個接著一個的離去,每次送他們,我這心真的很難受。”

    張揚道:“誰都有這一天,生老病死誰都躲不過。”

    史滄海點了點頭道:“看到老曹的今天,我忽然明白了一個道理。”

    張揚道:“什麼道理?”

    史滄海道:“也許我應該把壓箱底的功夫趕緊傳給我的那幫弟子,不然如果我哪天出了事情,這門武功豈不是要在我的手上大打折扣,萬一失傳,我就成了八樸門的罪人。”

    張揚道:“咱們中華的門派觀念的確是害死人,很多的絕技都因此而失傳。”

    史滄海道:“可是這些門派規矩又不能不要,如果不分對象,毫無保留的將本領傳授給了他們,其中良莠不齊,他們中的一些人就會利用學會的東西去欺負人,到時候後悔就晚了。”他落下酒杯道:“等你將來到了我這種年紀你就會明白,想要挑選一個好徒弟,其實很難。”

    張大官人還真沒想過要收徒弟的事情,嚴格的意義上來說,安語晨應該算得上一個,可是自從他們兩人在珠峰上那啥之後,彼此的關係已經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

    史滄海道:“老曹心還是有些回數的,他肯定看出這幫徒子徒孫全都指望不上,所以才沒把食譜交給他們。”他看了顧養養一眼道:“顧小姐,以後一定要把曹師傅的這份菜譜發揚光大啊。”

    張揚卻道:“史老爺子,菜譜的事情除了咱們之外還是不要讓外人知道。”

    史滄海當然明白,張揚是在為顧養養著想,假如曹三炮的那幫徒子徒孫知道食譜落在了顧養養手,十有八九會去找她的麻煩,史滄海道:“好,這件事我不會對任何人說,不過我有個條件。”

    張揚和顧養養都有些詫異的望著他,卻不知史老爺子有什麼條件?

    史滄海道:“我最喜歡吃老曹親手做的佛跳牆,他走後,以後就怕再也沒有人能夠做出那麼正宗的味道了,顧小姐,你得了菜譜,如果有一天學會了這道菜,一定要親手做給我嚐一次。”

    顧養養用力點頭,她輕聲道:“史老先生放心,我一定盡快學會這道菜,請您品鑒!”

    他們和史滄海分手之後,張揚把顧養養送回了學校,吉普車來到校門口,顧養養抱著那本菜譜,小聲道:“姐夫,你什麼時候走?”

    張揚道:“應該會過兩天。”雖然他很想現在就返回南錫,可是羅慧寧提出要求,讓他在京城多呆兩天,文國權的病情還沒有穩定,再加上文玲突然蘇醒,讓張揚產生了警惕之心,他必須要等一切安穩之後才能離開。

    顧養養道:“前兩天我往家打電話,我爸說,他要去南錫接管藥廠,姐夫,你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張揚點點頭道:“這件事我知道一些,自從明健接手藥廠之後,經營管理上都存在一些問題,導致藥廠的一部分骨幹管理人員離開,現在藥廠的效益直線下滑,你爸不忍心看到藥廠變成這個樣子,所以決定親自接受藥廠的管理。”

    顧養養道:“我哥前些日子來過京城,他可能對你有些誤解。”

    張揚笑道:“他看問題總是有些偏激,算了,他愛怎麼想就怎麼想。”張揚又想起一件事:“養養,常海天離開藥廠之後,組建了海天保健品廠,目前廠子的初步籌建已經完成,就快投產,其中有你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

    顧養養搖了搖頭道:“我不要!”

    張揚道:“是佳彤留給你的,你不可以推辭!”

    顧養養道:“那件事我知道,是姐姐留給你的,你為藥廠出了這麼大的力,那些錢是你應得的。”

    張揚道:“養養,錢對我來說沒有任何的意義,再多的錢也比不上佳彤對我的感情……”說到這,張揚有些語塞了,他望著車窗外,不知何時又下起了春雨,綿綿無盡的雨絲勾起了他的哀傷和憂思。

    忽然感覺顧養養溫潤柔軟的纖手放在他的手背上,顧養養柔聲道:“姐夫,事情已經過去了那麼久,你就不要再傷心了,我姐若是泉下有知也不想看到你不開心的樣子。”

    張揚點點頭,向顧養養笑了笑道:“我明白!”

    顧養養道:“姐夫,我走了,這兩天京城疫情鬧得很凶,你自己要多加小心。”

    張揚拿出車內的雨傘遞給她,輕聲道:“養養,你也要小心,有什麼事,記得給我打電話。”

    顧養養點了點頭,望著張揚英俊的麵龐,不知為了什麼,心頭忽然感到一酸,眼圈突然紅了。

    羅慧寧果然聽從張揚的勸告,她不再幹涉文玲的事情,文玲想做什麼,想到哪去她都不會過問,但是羅慧寧隻有一個條件,文玲出門的時候告訴自己一聲,她專門給文玲配了一個手機,好讓她需要的時候可以找到女兒。

    文玲在這一點上表現的很配合,這次蘇醒之後,在父母的麵前她始終都在扮演一個乖巧的女兒角色,可是在文玲冷靜的表象下,內心卻是極其的躁動。

    春雨延綿,文玲來到杜山魁的墓前,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來到這,望著墓碑上的照片,文玲的心中充滿了歉疚,她緩緩跪了下去:“杜伯伯,對不起!”

    文玲沒有告訴任何人,她蘇醒之後想到的第一個人是杜天野,這次伴隨她一起蘇醒的,還有她對杜天野的感情,上次的蘇醒,她在渾渾噩噩中鑄成了大錯,而這次醒來,她的內心是極其複雜的,頭腦中時刻都有兩個意識,這兩個截然不同的意識在爭奪她的身體,文玲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誰?不知道哪一個才是真實的自己。

    文玲跪在杜山魁墓前內疚落淚之時,馮玉、梅就在遠處,她每周都會來丈夫的目前祭掃,今天卻意外遇到了文玲。馮玉梅有些詫異,她幾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本以為文玲已經長眠不醒,卻想不到她再度蘇醒,而且出現在丈夫的墓前。

    無論文玲怎樣,馮玉梅都不可能原諒她,如果不是文玲和韓國人崔誌煥的私情被他們看到,杜山魁也不會氣得迸發腦出血,老伴兒死了這麼久,馮玉梅也完全冷靜了下來,接受了現實,可是文玲的蘇醒卻讓她感到害怕,她想到了兒子。

    馮玉梅的腳步聲驚動了文玲。

    文玲轉過臉去,細雨如絲,她的臉上分不清是淚水還是雨水,當她看到馮玉梅雨中朦朧的身影,馬上站了起來。咬了咬嘴唇,有些猶豫的叫道:“馮阿蜘……”

    馮玉梅搖了搖頭道:“我受不起!”

    文玲知道自己對杜家人的傷害太深,她歉然道:“馮阿姨,我知道你怨我,是我害死了杜伯伯,可是上次我把所有的事情都忘記了,我甚至不記得自己過去的一切,很多事都是我在無意識中造成的。”

    馮玉梅道:“文小姐,你不用向我解釋,我也沒怪你什麼,我們家老杜死,我誰也不怨,生老病死,誰都有這種時候,你覺著難過也罷,後悔也罷,事情都已經發生了,我們誰都改變不了已經發生的事實,既然老杜已經死了,你就讓他安安靜靜的長眠,讓他落一個清淨可不可以?”

    文玲點了點頭:“我明白,我這就走!”

    她準備離去的時候,馮玉梅叫住她:“把花帶走!”

    文玲轉身看了看墓前的那束百合:“我隻是想表達一下歉意……”

    “沒有任何必要!”

    文玲拿起那束百合,她向馮玉梅深深一躬,馮玉梅的目光根本沒有看她,文玲走了幾步,卻被馮玉梅再度叫住:“你站住!”

    文玲停下腳步。

    馮玉梅道:“文小姐,咱們杜文兩家無論恩怨早已斷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我希望,你不要再去找我的兒子,他已經被你傷得夠深,你如果還念著你們之間過去還有一些緣分,就請你放過他吧。”

    文玲沒有說話,捧著那束百合,默然向前方走去,她的身影在風雨中顯得瘦削而羸弱,風雨將她和這個現實的世界徹底的隔離起來。

    

Snap Time:2018-04-25 16:20:11  ExecTime:0.4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