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五十三章世態炎涼(中)


    .曹三炮妻子早喪,埋在青陽山公墓,他們直接來到青陽山準備把曹三炮和他的妻子合葬。

    張揚在途中買了煙酒鹵菜,到了公墓又搶著辦了手續,曹三炮為人很好,突然這麼走了,張揚打心底感到難受,如果他能夠找出對抗口型病毒的方法,或許曹三炮的悲劇就不會發生。

    青陽山公墓比起過去顯得更加冷清寂寥,口型肺炎已經成為籠罩在所有人心頭的一塊陰雲,揮抹不去。

    公墓的工作人員把曹三炮的骨灰放入墓穴的時候,又有人找過來了,讓張揚感到意外的是,前來的竟然是喬鵬舉和他的小叔喬天闊,他們是專程過來代表喬老向曹三炮敬獻花圈的,曹三炮退休之前一直都是喬老的廚師,兩人之間的感情很深,曹三炮去世的消息傳到了喬老那,本來喬老要親自前來,可是在家人的勸阻下留在了家,讓小兒子喬天闊和長別。喬鵬舉一起過來拜祭。

    喬家能夠做到這一步,也算是仁至義盡,張揚是第一次見到喬天闊,他知道喬天闊是喬鵬飛的父親,海軍航空兵部司令員,目前已經成為軍方最有實力的將領之一。

    喬鵬舉也沒想到會在這遇到張揚,他先向曹三炮的墳前敬獻了花圈,和小叔喬天闊一起三鞠躬表示哀悼,來到張揚的麵前和他握了握手道:“你什麼時候來的京城?”喬鵬舉問這句話的時候,臉上並沒有任何的笑意,一來是因為現在的氛圍並不適合,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一直以為張揚還在南錫照顧他的妹妹。

    張揚道:“遇到點急事,所以剛剛趕過來”

    喬鵬舉道:“夢暖的情況怎麼樣?”

    張揚道:“還好,已經基本穩定下來了。”

    喬鵬舉其實知道妹妹的情況已經穩定,他隻是想通過張揚再證明一下。

    喬天闊也走了過來,他微笑道:“你就是張揚?”

    張揚點了點頭,禮貌的稱呼道:“喬司令好!”

    喬天闊道:“我聽說過你,小夥子年輕有為啊!”

    張揚笑了笑:“年輕我承認,可有為我擔不起,比我有能耐的多了,鵬舉就比我年輕有為。

    喬鵬舉也不禁露出一絲笑意:“你小子少拿我說事兒,對了我聽說你前些日子去了西藏。”

    張揚道:“是,我還在日喀則遇到了喬鵬飛,他還幫我辦了邊防證。”

    喬鵬舉笑道:“我就是聽他說的。”

    喬天闊道:“鵬飛比起你們兩個要稚嫩不少。”自從兒子入伍之後,喬天闊還沒有見過。心中不想那是假的,可是這次送兒子去西藏當兵是老爺子的意思,喬天闊和妻子都有些不忍心,為此他們夫婦還專門去找喬老商量,看看能不能換個地方去參軍,喬老執意不許,用一句慈母多敗兒回絕了他們。

    喬天闊現在已經漸漸明白了父親的用意,這些年來,他們夫婦倆的確疏忽了對兒子的教育,喬鵬飛自視甚高,混跡在京城這幫高幹子弟的圈子,沾染了不少的惡劣習氣,想要讓他改正就必須要讓他跳出這個圈子。在這一點上喬老的決定無疑是英明正確的,喬天闊也知道造成兒子前往西藏參軍的原因就是眼前這位年輕人,可他對張揚並沒有任何的埋怨,反而從心底產生了感激,從兒子目前的表現來看,高原的生活已經磨礪了他昔日的浮華性情,讓他漸漸成熟起來。

    喬天闊和史滄海很熟悉,喬鵬飛曾經是史滄海最鍾愛的弟子,談起喬鵬飛的近況,史滄海也不禁唏噓,當初他一怒之下將喬鵬飛逐出門牆,可喬鵬飛一直以來都沒有忘記他這個師傅,每隔一段時間都會打電話過來,史滄海從來都不接他電話,喬鵬飛就改為寫信。從他的信中,史滄海能夠感受到他這次是真誠改過,也動了重新將他收入門下的心思。

    幾個人正在談話的時候,又有十多人趕到了這,這些人都是曹三炮的徒子徒別,雖然他們很怕口型肺炎,可是終究耐不住良心的煎熬,所以過來墳前吊唁。

    史滄海冷冷看著這幫嚎啕大哭的徒子徒別,低聲罵了一句:“裝腔作勢!虛偽之極!”

    張揚道:“史老爺子,看開點兒,現在疫情鬧得這麼凶,誰心都會感到害怕,他們能夠克服恐懼感來到這祭拜曹老爺子,也算是有些良心,咱們就不必太苛求了。”

    史滄海歎了口氣道:“也罷,人都死了,他們怎麼做也不重要了。”

    喬天闊和喬鵬舉先行離去,史滄海和張揚也準備走的時候,一位矮胖的中年人找到了史滄海,他是曹三炮的大徒弟洗國名,洗國名先跟史滄海客氣了兩句,表示他們師兄弟都商量好了,要負擔曹三炮的一切善後費用。

    史滄海道:“沒那個必要,我和你師父相交這麼多年,這點錢我還出得起,過去我經常吃他的白飯,現在權當是我付給他的飯錢。”

    洗國名道:“史老伯,有件事我想冉您,我師父臨終前是不是交給了您一本食譜?”

    史滄海道:“不錯,是有這麼回事兒!”

    洗國名道:“麻煩史老伯將那本食譜交給我們!”

    史滄海道:“憑什麼?”

    洗國名笑道:“史老爺子,我們都是師父的徒弟,師父當年就說過,要編寫一本食譜傳給我們,您老不是勤行中人,留著食譜也沒用,還是給我們,讓我們把師父的廚藝發揚光大。”

    史滄海冷笑道:“我還真當你們這幫王八羔子良心發現,來墳前祭掃,搞了半天是為了那本食譜來的!”

    洗國名這群人被罵的麵紅耳赤洗國名道:“史老爺子,給師父守孝是我們的本分。”

    史滄海怒道:“放屁,早幹什麼去了?你們師父生病的時候,怎麼不見你們這群人有一個露頭,他之前有沒有給你們打過電話?一個孤老頭子發燒病重,給你們打電話,你們有一個及時趕到的嗎?後來是他自己給口。打電話叫得救護,你們怕被傳染,可你們有沒有想過他是你們的師父,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如果是你們的親爹生病,你們也會棄之於不顧?”

    洗國名尷尬道:“史老伯,您誤會了,我們去了醫說…”

    “是去了醫院,老曹的屍體都涼了你們才去,而且誰都不敢進去幫忙,操!現在居然厚著臉皮找我要食譜,一幫雜碎!老曹的眼神兒真是不好居然教出了你們這幫忘恩負義的混賬東西,我明白的告訴你們,食譜在我手,可你們師父沒讓我交給你們中的任何一個。”

    有人道:“我們師父的東西,你憑什麼霸著?你要是不交出來我們跟你打官司。”

    “對,上法院告他侵占他人財產!”

    史滄海怒道:“愛哪兒告,哪兒告去,我還怕你們這幫雜碎不成?”

    張揚也聽得火大向史滄海道:“史老爺子,跟這幫混蛋廢什麼話掄起您老的八樸掌,拍蒼蠅一樣將他們拍飛,讓晚輩開開眼。”

    史滄海果然掄起手掌。

    曹三炮的那幫弟子都知道史滄海是八卦門掌門看到老爺子當真動怒了,一個個嚇得屁滾尿流抱頭鼠竄,誰也受不住他的掌力啊。

    史滄海望養這幫不成器的東西倉皇逃竄的樣子,有些無奈的笑了起來,他歎了口氣,擰開了一瓶酒灑在墓前:“老曹啊老曹,你看清楚,你的這幫徒子徒孫沒有一個爭氣的!”他從懷掏出了那本食譜遞給了顧養養:“曹師傅讓我給你的。”

    顧養養接過那本食譜,心中生出無限感觸,她通過張揚和曹三炮認識之後,常常去他家學習一些廚藝,顧養養一直都在努力改變自己,她想讓自己變得更加優秀,女為悅己者容,一個女孩兒想方設法讓自己變得更好的時候,往往都會有一些動力,顧養養的動力就來自於張揚,她知道張揚喜歡吃曹三炮做的菜,所以才動了去找他學習廚藝的心思,曹三炮也很喜歡這個聰明伶俐的女娃兒,在廚藝方麵毫無保留,而顧養養的悟性又讓他感到驚奇,可以說顧養養在廚藝上的天賦要超過他任何一個弟子,所以曹三炮生前答應顧養養,要將自己最拿手的佛跳牆傳給她,可惜這件事說過沒多久,曹三炮就撒手人寰,不過曹三炮言出必行,他將薈萃一生精華的菜譜心得傳給了顧養養。

    史滄海道:“顧小姐,曹師傅能把這本菜譜給你,在某種意義上,等於他承認了你這個徒弟。

    顧養養點了點頭,她雙膝跪侄在曹三炮的墳前磕了三個頭。

    史滄海流露出欣慰的神情,這女娃兒當真是冰雪聰明,自己無需多說,她就已經明白應該怎樣去做。

    

Snap Time:2018-08-19 06:11:31  ExecTime:0.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