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五十三章世態炎涼(上)


    .文國權的病情在迅速好轉之中,他微笑望著床頭的那束鮮花,花瓣上還沾著新鮮的露珠兒,鮮花綠葉相互襯托的恰到好處,讓人感覺到賞心悅目。

    文玲道:“爸,你今天感覺怎樣?”

    文國權道:“感覺好多了,剛剛量過體溫,已經恢複正常,看來最艱難的時候已經過去了。”他示意文玲幫他打開電視機,新聞中正在播報著最新的疫情狀況,事實上現在疫情的跟蹤報道已經占據了相當大的一部分,文國權聽完疫情播報,低聲道:“情況好像好了一些。”

    文玲柔聲道:“爸,你好好休息,工作上的事情就別操心了,都說身體是**的本錢,沒有一個好身體,怎麼繼續您的**事業?”

    文國權笑了起來,在他的印象中,女兒已經很久沒有表現出她開朗而幽默的部分,他也意識到女兒的身上發生了明顯的轉變,確切地說,應該不是轉變,而是一種回歸,在某種意義上,現在的文玲才是他熟悉的那個女兒。文國權伸出手握住女兒的手,他已經知道文玲的身上擁有口型冠狀病毒抗體的事情,所以不必擔心將病情傳染給她。文國權深有感觸道:“咱們父女倆有陣子沒這麼說話了。”

    文玲笑道:“我斷斷續續睡了十幾年,你就是想跟我說話也沒有機會。後來,我雖然醒了,可總覺著一切都變了,我把自己過去的一切忘得幹幹淨淨。”

    “甚至忘記了我這個父親!”文國權苦笑道。

    文玲道:“爸,我知道自己做了很多錯事,對不起!”

    文國權寬厚的大手緊緊握住女兒的手道:“是爸的錯,是我疏忽了對你的照顧,我知道,你的本性是善良的,很多事你並不想做。”

    文玲道:“爸,如果可以,我會盡量補償自己所做的一切。”

    文國權望著女兒,仿佛重新認識她一樣。過了一會兒,他方才歎了口氣道:“小玲,過去的畢竟已經過去,無論你做過了什麼,發生過的事情已經無法改變了,爸隻想你平平安安的開始新的生活,你明白嗎?”

    文玲點了點頭。

    父女倆促膝長談的時候,羅慧寧也把張揚叫了過去,昨晚發生的一切讓她感到非常的困惑,她認為張揚一定知道什麼?而且有事在瞞著自己。

    羅慧寧道:“昨晚文玲是不是去了亂空山?”

    張揚點了點頭:“我曾經在那見過她一次,所以我才到那找她,果然在龍脊采石場外看到了她的車,可是我在采石場內並沒有見到她,她把我的車輪給紮爛了。”

    羅慧寧道:“接下來她去了哪?”

    張揚搖了搖頭道:“不知道,昨晚雨這麼大,我徒步怎麼可能追得上她的汽車,我隻能先去了天池先生的香山別院,在那兒歇了一個晚上。”張揚信守對文玲的承諾,關於他們在香山別院發生的事情隻字不提。

    羅慧寧道:“張揚,我總是覺著心底很不踏實,老覺著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張揚笑道:“幹媽,你放心吧,我看玲姐沒什麼不對,可能是你們母女之間太久沒有溝通,所以才會產生這種忐忑不安的感覺口”

    羅慧寧道:“希望是吧!”她頓了一下又道:“我甚至不知道,自己以後應該怎樣和她相處……”

    張揚道:“順其自然!”

    羅慧寧不解的向他望去。

    張揚道:“她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你不要幹涉太多,我看她需要一段時間來適應,你也需要不是嗎?”張揚這樣說更主要是因為他確信,文玲絕不是恢複了本性,她隻是重新拾起了過去的某段記憶,沒有人真正了解現在的文玲,很難保證她以後會做出怎樣的事情。

    羅慧寧歎了一口氣,她輕聲道:“這兩天,我時常夢到天池先生,夢見先生對我說,凡事都不要勉強,要順勢而為,過去我一直對自己的人生期望很高,可是現在卻真正體會到高處不勝寒的道理,世界永遠是公平的,不可能讓你得到所有的一切,在你得到的同時,也會失去很多的東西。”

    張揚若有所思。

    羅慧寧道:“我已經跟他們說過了,以後你的出入不會受到限製,我看得出你不喜歡住在這,你愛去哪就去哪,隻要這幾天留在京城,有事能夠讓我隨時找到你就行,媽這兩天心不踏實。”

    張揚望著一臉疲憊的羅慧寧,從心底生出同情的感覺。

    張揚原本想去香山別院,陳雪最近都在那,因為昨晚她受了傷,張揚想去看看她的恢複情況,可是一件突然發生的意外卻讓張揚改變了計戈,八卦門掌門史滄海打電話給他,告訴他老廚師曹三炮死了,死因也是感染了口型肆炎,昨晚發病,今天一早就搶救不治,曹老爺子沒有親人,徒弟在是不少,可聽說他是因為口型肺炎死的,所以臨終前竟然沒有一個人在醫院照顧,史滄海也是今晨得到消息前往的醫院,正在安排曹三炮的身後事,曹三炮臨死之前寫了一冊食譜,這本食譜點名道姓的要交給顧養養。

    史滄海和顧養養不熟,所以才聯係張揚。

    張揚和曹三炮認識的時間雖然不長,可是這位老爺子古道熱腸,任俠仗義,聽到如此噩耗也是嗟歎不已,如果他能夠早一點得到消息,或許能夠幫助曹老爺子躲過一劫,人生時刻都充滿著無法確定的因素,張大官人即使妙手無雙,也無法主宰這些意外的發生。

    張揚聯係了顧養養,顧養養最近一段時間都在美院深居簡出,這場突如其來的疫情已經影響到了太多人的正常生活,人們遵照政府的忠告,如無必要盡量不去公眾場合,盡量少參加社會活動,平時熙熙攘攘的京城街道上也突然變得冷清,人們走路的時候都是匆匆而行,幾乎每個人的臉上都蒙著口罩,口罩擋住了他們的麵部表情,也阻礙了彼此間的情感表達,讓人和人之間多出了一堵無形的屏障。

    顧養養從美院中一路跑了出來,她顯得十分開心和歡快,嫩黃色的羊絨衫,深藍色的牛仔褲,她也戴了口罩,不過口罩上畫了一個笑臉,從這細節上可以看出她的樂觀,看到張揚,顧養養笑了起來,她拉開車門坐了進去,摘下口罩:“姐夫,你怎麼會在這時候來京城?”

    張揚微笑道:“遇到點事情。”

    “什麼事?”顧養養知道,張揚很少會主動來找自己,尤其是在姐姐離開之後,他明顯在疏遠彼此之間的距離。

    張揚道:“曹老爺子去世了!”

    “什麼?”顧養養驚詫的瞪圓了美眸,隨即眼圈就紅了,兩顆晶瑩的淚水順著她的俏臉滑落:“怎麼會這樣?前陣子我去看他的時候還好好的,他還說要教我廚藝呢。”

    張揚道:“口型肺炎,昨天感染的,送到醫院之後突然加重,淩晨就去世了,現在他的屍體已經送往火葬場。”張揚說到這停頓了一下道:“曹老爺子留給你一本食譜。”

    顧養養道:“帶我去看他。”

    張揚點了點頭,在這種非常時刻,顧養養還是表現出她的無畏和堅強,同時也表現出她人情味的一麵,因為曹三炮是感染口型肺炎而死,連他的徒弟都不敢前往探望,顧養養能做出這樣的表示,實在是難能可貴。

    張揚載著顧養養來到了殯儀館,為曹三炮處理後事的隻有史滄海,史滄海也沒讓徒弟們跟著過來,畢竟現在口型肺炎鬧得人心惶惶,老百姓都是談虎色變,曹三炮是他朋友,他不想別人也跟著冒風險。

    張揚和顧養養抵達殯儀館的時候,史滄海已經取了曹三炮的骨灰,看到張揚他們過來,史滄海多少有些激動,他撫摸著骨灰盒道:“老東西,有人來看你了,終究你還是交了幾個朋友。”

    張揚走上前去,將手放在骨灰盒上:“曹老爺子,我來晚了,您一路走好。”說話的時候,想起曹三炮昔日的音容笑貌,心中一酸,眼眶不由得有些熱了。

    顧養養看到此情此景不由得哭了起來。

    史滄海道:“咱們誰都別哭,老曹這個人生性喜歡熱鬧,雖然一輩子孤苦伶竹,可他從沒有什麼煩心的事兒,我是他老朋友,你們倆是他的晚輩,有咱們仁給他送行,老曹走得安穩,他死前說過,不要辦什麼儀式,火化後就把他給埋了口”

    張揚點了點頭:“成,咱們開開心心的把曹老爺子給送走!”

    

Snap Time:2018-04-25 16:22:13  ExecTime:0.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