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五十二章石刻之謎(中)


    .張揚跑到亂空山下好不容易才攔住了一輛過路車,掏出二百塊,又把自己的工作證和身龘份龘證掏出來,對方方才答應把他送往天池先生位於香山的別院。

    就快來到香山別院的時候,李偉又打來了電龘話,卻是他趕到了亂空山,隻看到了吉普車,沒有見到張揚。

    張揚道:“我搭順風豐下山了,那輛車你想辦拖回去。”

    “有沒有找到小龘姐?”

    “沒有,風雨這麼大,她要是真心想躲起來,我去哪兒找?”張揚並沒有將文玲可能去天池先生寓所那的事情告訴李偉,有些事還是由自己查清楚的好。

    剛剛掛上李偉的電龘話,羅慧寧又打了過來,對羅慧寧張揚沒必要隱瞞太多,汽車已經來到了香山別院外,張揚看到了門外的吉普車,低聲道:“幹媽,我找到她了!”

    羅慧寧緊張道:“她在哪?”

    張揚道:“你別著急,她應該沒事!等會兒我再打給你!”

    張揚合上電龘話,向那名送他前來的司機點了點頭表示感謝,推開車門走了下去。文玲的車就停在大門外,大門緊閉,應該從麵反龘鎖了,張揚騰空飛躍而起,從院牆之上一掠而過,輕飄飄落在地麵上,他看到了文玲。

    文玲靜靜站在院子的正中龘央,她的身上已經全都被雨水淋濕,可是她卻渾然未覺,雙目望著夜空,宛如入定一般。

    張揚道:“文玲!”

    文玲沒說話。

    張揚又道:“你在幹什麼?”

    文玲霍然轉過臉來,一雙寒潭般的妙龘目冷冷看著張揚:“當初你奪走的那個公文包呢?”

    “公文包?什麼公文包?”張大官人一臉迷惘道,不過他馬上就想起來了,在文玲出車禍的那天晚上,他和文玲在雅雲湖一番激鬥,他從文玲的手中搶過公文包,那公文包內裝著一塊逆轉乾坤的拓片。

    文玲道:“我出事的那個晚上,你從我手中搶走了公文包,公文包內,有一塊拓片,你記不記得?你把那拓片弄到哪去了?”

    張揚道:“那公文包被警方拿走了,至於現在到了哪,我真的不知道。

    “你撒謊!”文玲厲產道。

    “我有必要騙你嗎?公文包我根本就沒打開過,崔誌煥是韓國間諜,據說那公文包有他犯罪的證龘據。”

    文玲冷笑了一聲:“這院子中曾經有這麼多的拓片石刻,有陰煞修羅掌,有淒風苦雨劍,全都是你們從亂空山龍脊采石場中搜集而來,你敢說你對拓片的事情毫不知情?”

    張揚搖了搖頭道:“玲姐,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你越說我越是糊塗。”

    文玲道:“糊塗?好,那我就打到你不糊塗!”她雙目一凜,一股強大無匹的寒潮以她的身龘體為中心,向周圍輻射而去,周圍的空氣仿佛在瞬間被凝結,飄落在空中的雨絲,也因為承受不住這驟然變冷的低溫,而化成了一狠狠的冰針,伴隨著文玲的一聲怒叱,那一狠狠冰針向張揚射去。

    張揚在和文玲說話的時候,早已經暗自提防,他對文玲過去的作為仍然記憶猶新,時刻都沒有放鬆對她的戒備,文玲出手之時,他同時開始行動,一拳刺向虛空之中,正是升龍拳中的天龍化雨。

    文玲以陰煞寒冰掌的陰寒內力讓周圍變成了冰冷世界,而張揚的這一招卻是春暖花開,一拳充滿了雄渾炎熱的力量,灼龘熱的內勁以他的右拳為中心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氣旋,將文玲以內勁發出的冰針全都卷入其中,春風化雨,冰針融化成為一顆顆的水珠,在張揚渾厚內力的激發之下,向文玲反射而去。

    文玲的身變幻奇快,宛如鬼魅般從原地飄飛而起,倏然轉到了張揚的身後,一掌向他的後心拍擊而來。

    張揚看都不看,反手同樣是一掌迎擊而出,蓬!地一聲巨響,雙掌相碰,兩人的身龘體都是一震,張揚向後踉蹌退了兩步,足下的青石板發出哢嚓一聲,竟然龜裂開來,張揚的左手瞬間籠罩上了一層冰霜,經脈為止一滯,張揚潛運內力,經脈重新自如運行,轉瞬之間左手上蒸氣升騰,冰霜融化的幹幹淨淨。張大官人心中暗歎,自從他來到這個世界上,還從沒有遇到勢均力敵的對手,雖然他的龘力還沒有恢複到巔峰狀態,可是現在已經發揮出了八成力量,可是在和文玲的比拚之中,自己仍然落於下風,要知道文玲在車禍之前,還不是他的對手,並不是他退步了,而是文玲在昏睡期間在武上取得了一個本質性的飛躍。

    文玲出掌之後,並沒有繼續追擊,雙手負在身後,望著張揚道:“你不是普通人!”

    張揚道:“你究竟是誰?”

    文玲的目光變得迷惘:“你別問我,我不知道,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是誰!”她揚起尖尖的下頜,表情孤傲而清冷:“我給你三天的時間,把公文包中的拓片找回來交給我,否則,我絕不會手下留情。”說完,她的身軀輕悠悠飄起,在空中一個轉向,倏然消失在圍牆之外。

    張揚望著文玲離去後空蕩蕩的院落,打心底發出了一聲渭歎,他實在無想象,文玲的武龘修為竟然達到了這個境界,她究竟是誰?現在的她究竟是文玲還是別人?

    文玲走後,張揚轉身來到書房內,室內一片狼藉,他在書房龘中發現了躺倒在地上的陳雪。

    陳雪牙關緊閉,一雙俏龘臉因為寒冷而變得蒼白,她被文玲打了一掌,然後製住龘道,看到張揚走進來,陳雪的目光流露龘出一絲寬慰,張揚來到陳雪身邊,一把將她抱起,隨手解龘開她的龘道,抓龘住陳雪的雙手,感覺她的體溫低的嚇人,張揚緊緊擁住陳雪,充滿內疚道:“是我不好,我來晚了!”

    陳雪顫聲道:“來了就說…”

    張揚打開空調,讓室內的溫度上升了一些,然後和陳雪盤膝坐在地上,兩人雙掌相抵,張揚以自身的純陽之力度入陳雪的經脈之中,為她驅散經脈中的寒毒。

    過了一個小時,陳雪方才鬆了一口氣,額頭之上香汗淋漓,她睜開雙目道:“我感覺好多了。”

    張揚收回掌力道:“還好你的內力已經有了很深的根基,如果是普通人,受了她的這一掌至少要大病一場。”

    陳雪道:“她怎麼會突然蘇醒了?”

    張揚搖了搖頭道:“我不知道,她矢奇怪,身上有著太多難以解釋的事情。”

    陳雪將剛才發生的事情告訴了張揚,因為是周六,陳雪例行過來整理房間,講才她正在書房內看書,忽然聽到外麵有動靜,出門沒有看到異樣,可是回到書房,卻看到書桌前多了一個女人,正是悄然潛入的文玲。

    文玲問她知不知道逆轉乾坤的拓片?

    陳雪隻說自己不知道,文玲衝上來打了她一掌,點中了她的龘道,正想逼問她的時候,張揚從外麵趕到了。陳雪心有餘悸道:“幸虧你來得及時,不然她還不知要怎樣折磨我。”

    張揚道:“我本以為她這次蘇醒之後能夠轉性,想不到比過去更加的乖戾囂張了。

    陳雪道:“你有沒有覺得,過去多次伏擊你龘的龘人就是她?”

    張揚扶著陳雪來到椅子上坐好,一邊從地上撿起散亂一地的書籍一邊道:“過去隻是懷疑,現在我能夠肯定了。”

    陳雪不解道:“就算她蘇醒過來,一個在床龘上躺了近兩年的人,怎麼可能這麼厲害?”

    張揚道:“武龘修行分成很多種,她在昏睡的時候,應該是剛好進入了某種閉關狀態。”

    “閉關?”

    張揚點了點頭道:“我們以為她成了植物人,可是她卻進入了閉關狀態,在這種狀態下,她心無旁鶩,比任何人都要專注於修龘煉,所以取得的進境比普通的修龘煉方更大,她醒來就是破關而出,武比起過去提升了不止一個級別。”

    陳雪也修龘煉內,對於張揚的這番話自然容易理解,她小聲道:“文玲現在是不是很厲害?”

    張揚道:“不說別的,單單是陰煞修羅掌,她至少已經達到了七重,剛才我和她在外麵過了兩招,真正全力相搏,連我也未必是她的對手。”

    陳雪為之一驚,在她心目中,張揚的武當龘世罕有對手,想不到連張揚都打不過現在的文玲,文玲可怕的不僅僅是武,更為可怕的是她的性龘情,這樣的人萬一發起瘋來,誰能阻止得了?

    張揚道:“不過我看得出她在竭力控龘製自己,她的一部分還是文玲。”

    陳雪道:“一部分?什麼意思?”

    ……………………………………………………………………………………………………………………………………

    【還有一章在淩晨前貼出!】

    

Snap Time:2018-07-16 16:56:14  ExecTime:0.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