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五十一章涅盤重生(中)


    .張大官人並沒有感到一絲一毫的驚喜,從剛才文玲身上的反震之力,到後來,她趁著自己不備”拿住自己的手腕,張揚已經可以斷定文玲絕對是一位頂尖高手,漫長的昏睡期並沒有讓她喪失行動的能力”她整個人卻如同涅巢重生,在沉睡中完成了一種驚人的蛻變。

    文玲從chung上站起身來,又引來了所有人的同聲驚呼,一個臥chung這麼久的人”她需要一定的康複過程來適應,可是文玲並不需要,她赤足站在房間內,環顧周圍眾人道:“為什麼都用這樣的目光看著我?我是不是睡了很久?”

    張揚道:“很久,就快兩年了!”

    文玲道:“張揚,我媽呢?”,張揚沒說話,文玲原地轉了一圈,輕盈靈動,根本不像一個剛剛在chung上躺了兩年的人,她向李偉道:“李叔叔,我需要一間浴室,還需要替換的衣服”可以為我準備嗎?”

    李偉點了點頭。

    張揚的表情雖然平靜,可是內心卻如同潮水般起伏不停,文玲竟然蘇醒了”這全然顛覆了他的判斷”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她這次蘇醒似乎和過去又有所不同”沒有任何的驚喜和ji動,整個人冷靜的讓人感覺到不可思議,仿佛她隻是小憩片刻。

    文玲沐浴更衣的時候,李偉和張揚在外麵的小hu園內等候,李偉看出張揚的表情非常複雜,由此推測出他的內心並不平靜,李偉對張揚和文玲之間的恩怨十分清楚,文玲第一次蘇醒”是張揚冒險救治,可後來文玲再次沉睡也和張揚有關,無論張揚怎樣想”文玲的蘇醒對文家來說都是一今天大的喜訊,李偉及時將這件事通報給了羅慧寧。

    羅慧寧的反應比李偉預想中冷靜的多,也要平靜的多,她隻是說了一句:“她沒事就好,幫我照看好她”我現在抽不開身過去看她。”,文玲洗完澡後,換上了羅慧寧留在這的衣服,她和母親身高相若,可長期臥chung讓她的身體格外瘦弱,羅慧寧的這身灰s套裝,穿在她的身上顯得肥大了一些,黑s的長發有些潮濕”隨意的披在肩頭”她的臉s蒼白如雪,從中找不到一絲一毫的血s,深邃的雙目bo瀾不驚,仿佛周圍的一切人和事都引不起她任何的興趣,她出門來到李偉的麵前:“我媽呢?”

    李偉照實答道:“總理生病了,夫人在照顧他。”

    “我要去看他們!”,李偉向張揚看了一眼,張揚這半天始終處於文玲蘇醒震駭之中”他實在想不通”他每次來京都會為文玲診脈”他早已確定文玲終生都不可能醒來,然而她偏偏就醒來”文玲蘇醒時表現出的內力,甚至已經不弱於自己”難道她之前的沉睡隻不過是一種假象,她在沉睡中已經悄然完成了武功上的突破,在修為上更進一層,張揚曾經專門了解過文玲,她在被自己救醒之前從未練過武功,發生在文玲身上的一切已經足夠神奇,張揚無法解釋這一切。

    文玲看到李偉並沒有答複自己,重複道:“我要去見他們!”,李偉道:“小姐,現在並不適合。”,文玲道:“我是他們的女兒,父親生病了”作為女兒的去探望,這要求過分嗎?”

    李偉暗自歎了口氣”他走到一旁去打電話,請示羅慧寧之後”再度回到文玲的身邊”輕聲道:“夫人讓我們一起回去。”

    張揚和文玲坐在後座上,一路之上,張揚都沒有主動說話,還是文玲主動找上了他:“張揚,謝謝你救了我!”

    張揚微微一怔,文玲竟然誤會是自己救了他,張大官人沒做過的事情可不敢冒功,他搖了搖頭道:“我救不了你,是你自己醒過來的。”

    文玲道:“我忽然想起了好多事。”

    張揚好奇道:“什麼事?”

    文玲道:“過責的一切。”,張揚皺了皺眉頭,文玲所說的一切中究竟包不包括她被自己追得慌不擇路”結果被大卡車撞飛的事情?今天發生的事情實在太過詭異”張揚總覺著有些不對,可是又說不清具體是哪兒不對。

    …………………………………………”,……………………………………………………………………,他們來到香河療養院,雖然文玲是文國權的女兒,她仍然也要接受全麵檢查,女玲表現的還算配合,就是護士準備抽學得時候”她神情一變,一把抓住那護士的手腕”厲聲道:“你做什麼?”

    小護士嚇得hu容失s:“沒……沒幹什麼……抽……抽血……”隻覺著被文玲握住手腕的地方冰冷徹骨,文玲的掌心如同一塊寒冰。

    張揚道:“來這的每個人都要接受體檢,他們沒惡意的。

    文玲這才放開那小護士,張揚留意到文玲手背上的青筋顏s由深轉淡,她的指尖竟如同半透明s”yin煞修羅掌至少要修煉到七重才會出現這種現象,張揚雖然修習過一陣子yin煞修羅掌,可後來發現yin煞修羅掌和他本身的武功相互衝突,所以停止了修煉,他連四重境界都沒有突破,張揚對文玲暗自提防,文玲上次蘇醒之後xing情大變,對杜天野絕情,氣死杜山魁,這次不知又要生出怎樣的事端?

    文玲接受體檢之後,醫護人員拿給她一身防護服,文玲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不需要,她向文國權所在的房間走去,腳步雖然不快,可是每一步的距離都是極其精確,看起來絲毫不差”普通人看來這並不算什麼,可是在張揚看來,文玲對步法的控製實則到了隨心所yu的地步”更讓張揚驚奇的是,他距離文玲這麼近,竟然感覺不到她的呼吸和心跳,以他敏銳的感知力,本不應該出現這樣的現象。

    羅慧寧已經在病房外等待”望著文玲緩步而來,羅慧寧的表情極其複雜,女兒能夠蘇醒,作為母親自然感到欣慰,可是想起文玲過去的作為,羅慧寧又高興不起來,她感覺自己越來越不了解這個女兒,她這次的蘇醒該不會惹出更大的麻煩吧?

    文玲來到母親麵前”伸出手去,握住她的右手”輕聲道:“媽!我爸呢?”

    如果說之前羅慧寧的內心充滿了猶疑和忐忑,可是聽到文玲叫了這一聲媽,久違的親情和溫暖頓時占據了她的內心,母子連心,骨肉親情是任何事都割不斷的,文玲在上次蘇醒之後,冷漠到很少叫她一聲媽,可這次她卻似乎轉變了許多,握著母親的手,文玲的chun角lu出溫暖的笑”雖然笑得有些生硬,可是則笑容足以軟化羅慧寧的內心,羅慧寧的眼眶有些熱了,她拍了拍文玲的手背,輕聲道:“小玲,去看看你爸!”

    幾個人一起來到隔離室外,通過病房觀察窗向麵望去,文國權正躺在病chung上,他還不知道女兒已經蘇醒的消息,張揚出去的這段時間,他的體溫又有反複,目前再次升高到39度以上。

    張揚進入病房準備再次為文國權降溫,文玲不顧羅慧寧的勸阻也跟了進去。

    張揚在門前擋住她道:“這種病傳染xing很強,你還是留在外麵。”

    “他是我爸,我要看看他!”說這句話的時候,文玲的雙目竟然有些發紅”張揚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了,文玲道:“你讓我過去,我不會有事!”

    羅慧寧趕了過來,抓住文玲的手臂道:“小玲,不許你去,你在外麵等著!”

    張揚轉身走入病房內,羅慧寧抓住文玲的手卻感覺一滑,再看她的時候”文玲已經緊隨張揚的腳步進入了房間內。

    文國權已經看到了女兒,他驚奇的瞪大了雙眼,他以為是自己因為發燒而出現了環視”用力眨了眨雙眼,終於相信,一直躺在chung上長眠不醒的女兒真的蘇醒了,而且真真切切的出現在了他的麵前。

    張揚顧不上這麼多,當務之急是幫助文國權降低體溫,他抓住文國權的手掌,潛運內力,將yin煞修羅掌的掌力徐徐送入文國權的體內。

    文玲握住文國權的另外一隻手,輕聲道:“爸,你沒事的,你一定會沒事的!”

    文國權也感覺到女兒這次蘇醒後的明顯不同,他低聲道:“看到你醒來,爸的病就好了一大半。”

    文玲笑了笑。

    文國權忽然想起一件事,他轉過身去:“稱快出去,這病的傳染xing很強。”

    文玲搖了搖頭,一股清涼的內息從文國權的另外一隻手掌送入”這股內息”論到yin寒之力比起張揚要純正的多”張揚很快就覺察到了文國權體內經脈的變化,他詫異的抬起頭”望著文玲。

    文玲同樣感覺到了張揚輸入父親體內的內息,輕聲道:“想不到,你居然學會了這種掌法!”@。

    

Snap Time:2018-08-19 02:32:39  ExecTime:0.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