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五十一章涅盤重生(上)


    .為文國權降溫之後,張揚開了一張藥方,交給醫療小組去抓藥。

    他來到消毒間,脫去隔離服,重新來到羅慧寧的身邊。

    羅慧寧已經知道文國權體溫終於下降的消息,內心中深深舒了一。氣,她向張揚道:“謝謝!”

    張揚內心中微微一怔,羅慧寧已經很久沒有對他說這兩個字了。

    張揚沒說話,拿起桌上的礦泉水喝了一口:“幹媽,你沒事吧?”

    羅慧寧搖了搖頭:“還好”我一直都在監測體溫,也很注意防護。”

    張揚道:“聽說國家正在抓緊研究疫苗。”

    羅慧寧道:“沒有這麼快”張揚,你幹爸的情況怎麼樣?”

    張揚道:“他發病時間不長,現在病情還不穩定,剛才我雖然幫他把體溫降低,可是根據我的經驗來看,高熱還會有所反複。”

    羅慧寧歎了口氣:“那就是說,沒有徹底根治的辦法。

    張揚實話實說道:“目前還沒有找到。”他把自己寫得一張用來預防r型肺炎的藥方遞給羅慧寧道:“幹媽,你讓人把這付藥抓來,應該能夠起到一些預防作用。”

    羅慧寧點了點頭,接過那張藥方。

    張揚掏出手機”進入香河療養院之前根據要求他已經把手機給關了,現在忙完了文國權的事情”他準備打個電話給徐光勝,問問喬夢媛的情況。

    一旁一名軍人看到張揚拿出手機,馬上製止道:“對不起先生”這禁止和外界聯絡。”

    張揚向羅慧寧看了一眼,羅慧寧道:“沒事兒,讓他打吧!”

    軍人這才退了回去。

    徐光勝在電話中告訴張揚”喬夢媛的情況很穩定,自從張揚離開南錫之後,她的體溫始終保持正常,其他幾名患者的情況也普遍穩定,張揚放下心來,合上電話,看了看時間已經是淩晨五點。

    羅慧寧道:“我讓他們給你準備了休息室”你先去休息吧。”

    張揚笑道:“幹媽,你去吧,我在這兒守一會兒。”

    羅慧寧還想說什麼,張揚道:“你放心吧,有我守著幹爸,應該沒事!”

    羅慧寧已經一整夜沒有合眼,以她的年齡,精力當然不能和年輕人相比,之前張揚沒來的時候,她擔心丈夫的病情,根本無法安心入睡,現在張揚來了,羅慧寧心神稍安,畢竟她對張揚的醫術擁有著相當強的信心。在張揚的勸說下,羅慧寧終於答應去休息。

    清晨在春雨中悄然到來,張揚坐在窗前,望著窗外密密匝匝的雨絲,yin沉的天s,朦朧的景物,突如其來的這場疫情,讓眼前的世界變得灰mngmng的”李偉端著一份早餐來到張揚的身邊,把托盤放在茶幾上。

    張揚朝李偉笑了笑:“一起吃!”

    李偉在他對麵坐平:“我吃過了!”

    張揚端起牛奶喝了一口,順著李偉的目光望去”看到病房內文國權已經坐了起來,他的精神狀況有所好轉。

    李偉道:“本來以為你昨天就能趕到。”

    張揚道:“南錫那邊出了點狀況,所以遲了一些。”

    李偉點了點頭不再說話。

    張揚吃完早餐”再次來到文國權的chung邊,因為已經退燒的緣故,文國權的精神好了許多,他也剛剛吃完早餐”微笑向張揚點了點頭道:“張揚,一夜沒睡吧?辛苦你了。”

    張揚道:“我年輕捱得住。”

    文國權道:“謝謝你專程從南錫趕來。”

    張揚發現這次過來”無論文國權還是羅慧寧在和他的相處中都表現出了太多的客套成分,這讓張揚心中感到很不舒服”同時又讓他認識到,無論他承認與否,他和文家的關係在不知不覺中疏遠了許多。

    文國權道:“最近r型肺炎鬧得人心惶惶,給國家經濟和社會安定造成了巨大的損失。”

    張揚道:“幹爸,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就別考慮這麼多,工作上的事悄”以後再去想。”

    文國權點了點頭,此時他chung頭的電話響了”即使在住院期間”文國權也沒有真正停止過工作,張揚留意到這次見到他,他的鬢角增加了不少的白發,權力越大,責任越大,文國權內心中所承受的壓力,絕不是普通人能夠想象到的。

    文國權緩緩放下電話,他的表情顯得非常的凝重,張揚雖然和文國權是義父義子的關係,可是他們當初建立這種關係,主要是因為文國權在政治上的需要,並不代表他們之間的感情好到了這種地步,張揚和文國權單獨相處的時間很少,就算是單獨相處,張揚也很少主動說話。

    文國權道:“事情已經查出了一些眉目,這次的r型肺炎,很可能不是一場意外。

    張揚微微一怔,他有些詫異的看著文國權,難道說這種r型冠狀病毒是人為散播的?

    文國權低聲道:“今年真是一個多事之秋。”旋即又充滿期待的看著張揚道:“張揚,你想想辦法,看看能不能解決這件事。”

    張揚道:“我在想,不過到現在還沒有找到最好的解決方法。”

    文國權又咳嗽了起來,他把臉扭到一邊”捂住嘴chun劇烈咳嗽著”過了好一會兒方才緩過勁來,向張揚道:“你還是離我遠一些,千萬不要被我傳染了。”

    張揚道:“我大概真的有免疫力,這種病毒奈何不了我。”

    外麵響起敲擊玻璃的聲音”卻是羅慧寧在玻璃窗外敲擊著玻璃”她的表情顯得有些焦急。

    張揚向文國權告辭出來,羅慧寧一見到張揚就焦急萬分道:“張揚,文玲可能生病了。”

    張揚錯愕到了極點,文玲一直處於植物人的狀態中,她始終封閉在房間內”和外界的接觸應該不多”羅慧寧道:“她的情況很像感染了r型肺炎!”,張揚道:“我去看看!”,羅慧寧道:“讓李偉陪你去!”

    文玲自從再次昏睡之後,一直糊尚在香山腳下的康複中心,這兩天因為文國權生病,羅慧寧也不得不將女兒交給康複中心那邊照顧,今天清晨五點多的時候”文玲無緣無故發起了高燒,而且咳嗽不止。現在隻要是高熱咳嗽,讓人首先聯想到的就是r型肺炎,康複中心對文玲所在的地方進行了隔離,並馬上通知了羅慧寧。

    張揚來到文玲的房間外,就聽到麵傳來驚慌失措的聲音:“病人出現窒息,行氣管切開術……”,……”

    張揚大聲道:“等等!”

    站在門口的護士試圖阻止張揚進入,李偉向她揮了揮手,示意不要阻止張揚。

    張揚推門走了進去,卻見文玲躺在chung上”雙手緊緊抓住被褥,她的腰部向上拱起,頭和足支撐在chung上,身體就像一張彎曲的弓,麵部呈現出青紫s,顯然是窒息的緣故。

    一名醫生想要按住她,文玲的身體劇烈顫抖了起來,張揚一個箭步衝上前去,摒起雙指頭,向她xiong前的xu道點去,手指觸及文玲的身體,卻感覺到一種巨大的力量反彈過來,張揚對此並沒有充分估計到,指尖一滑”竟然沒有點正位置。

    文玲的喉頭發出嘶嘶的吼叫,她周身的骨節隨之發出爆竹般的聲音,周圍的醫護人員都被這奇怪的一幕給嚇住了。

    張揚想要再次製住她的xu道,卻沒有想到文玲霍然睜開了雙目”深邃如前年寒潭的目光一直刺入張揚的雙目深處,張揚整個人宛如墜入冰窟之豐”感覺一股冷氣從他的脊背躥升起來”文玲發出一聲淒厲的尖叫,她竟然在這個時候蘇醒了。

    張大官人無論如何都想不通”已經被他宣判無藥可醫的文玲居然會再度蘇醒,他稍一錯愕,右手已經被文玲扣住,文玲道:“你是誰?你想幹什麼?”

    張大官人的頭腦迅速轉了一個彎兒,他低聲道:“我是張揚,你是誰?”

    “我是誰?”張揚一句話把文玲給問住了,她一臉的mi惘,緩緩放脫了張揚的手腕,喃喃道:“我是誰?我是誰?”,一旁聞聲趕來的李偉道:,“你是文玲!小姐,你是文玲!”,張揚腦子嗡!地一下,李偉這句話說的不是時候。

    卻見文玲mi惘的目光瞬間回複清明,她輕聲道:“不錯,我是文玲……我記得你,你是張揚!”

    張揚望著眼前的文玲,仿佛遇到了一件最不可思議的事情,他拉了張椅子”在chung邊坐下,雙目盯住文玲,想要尋找她究竟有什麼不同?又究竟有壽樣的變化發生在她的身上?

    此時的文玲目光變得高傲而冷靜,她的表現讓在場的每一個人都威覺到了一種無形的壓力。文玲道:“我的家人在哪?”

    李偉有些ji動道:“小姐,你醒了?天哪,你真的醒了!”[email protected]

    

Snap Time:2018-04-20 08:54:26  ExecTime:0.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