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四十九章政治秀(中)


    第七百四十九章【政治秀】(中)

    其實李長宇和夏伯達視察的地方事先都已經進行過專門消毒,南錫二院知道他們要來視察的消息之後,醫院上下就嚴陣以待,決不能讓疫情散播出去,更要確保市領導的身體健康,此前衛生局長肖南山已經專門強調過這件事。

    李長宇向身邊的肖南山道:“主動進入隔離區,為病患者和疑似病例進行治療的醫護人員都是我們的英雄,我想和他們講話。”

    肖南山把李長宇的意思說了,副院長劉華堂把他們帶到了醫院後麵的一塊草坪上,從這可以看到燒傷科的病房樓,李長宇和夏伯達站在草坪上,院方戰鬥在第一線的醫生和護士全都集中到了醫生辦公室內,他們推開了窗戶,向下麵揮手。平時不覺得怎樣,可是在這特殊的時期,醫生和護士們望著樓下的領導們忽然有種生離死別的感覺,幾個心稍差的護士竟然掉起了眼淚,診療小組的負責人張秋玲道:“都堅強一些,這是黨和人民考驗我們的時刻,我們不能表現出任何的畏懼和軟弱,我們要微笑麵對,要把我們醫療工作者最佳的精神風貌展現在領導麵前。”

    於是那幾名紅著眼睛掉了眼淚的小護士自動退後,一幫心理素質過硬的醫務工作者頂到了前麵。

    李長宇從一旁的工作人員手中接過了擴音器,大聲道:“同誌們,你們辛苦了!”

    樓上醫務人員一起喊道:“我們不辛苦!”

    李長宇道:“謝謝你們的付出,謝謝你們毫不利己專門利人的白求恩精神,我相信,在你們的無私付出下,在我們全體南錫人民的共同努力下,我們一定能夠打贏這場和疾病的戰鬥!”

    樓上開始鼓掌,每一個醫務工作者都很激動。

    李長宇又道:“你們不用擔心,我們會在背後支持你們,全體南錫市民都會在你們的身後支持你們!”

    一名醫生大聲道:“謝謝領導關心!”

    身後不知誰說了一聲:“謝什麼謝?他們要是真關心我們,也上來近距離接觸一下!”

    李長宇說了幾句話,雖然他看不清那些醫護人員的表情,可是他也能夠想象到,身處隔離區的這些醫護人員,心情必然是複雜和忐忑的。

    拿著話筒喊話完畢,李長宇又向副院長劉華堂道:“華堂同誌,一定要做好後勤保障工作,要解除這些奮戰在和疫情鬥爭第一線醫務工作者的後顧之憂,要做好他們家人的安撫工作,家的任何事情我們幫助解決,你們醫院解決不了的,直接報給衛生局,衛生局解決不了的市來辦,總之一定要讓我們的英雄沒有顧慮,要讓他們全心全意的打好這場艱巨的戰鬥!”

    劉華堂始終在點頭,說的話也不外乎那兩句:“謝謝領導關心,我一定會努力,會帶領醫院全體上下打贏這場和疫情的戰爭。”劉華堂用戰爭來形容這場疫情已經不是那麼的誇張。

    前來現場的領導們心情都很沉重,李長宇又用自己的手機給已經病倒的院長鍾林打了電話,代表全體市領導對他進行慰問,那邊鍾林的情緒還很好,說話條理很清楚。

    夏伯達並沒有多說話,他冷眼看著李長宇在做這場政治秀,無論別人怎麼想,夏伯達始終都是那麼認為,李長宇來到二院目的就是為了作秀,他心明白的很,首先疫情未必如渲染的這麼嚴重,還有一件事就是,既然李長宇敢去視察,衛生係統一定做好了準備,他們視察的路線,他們經過的地方都是經過精心規劃的,在普通老百姓看來,領導們英勇無畏,在這種非常時刻仍然敢於深入第一線,可他們哪懂得,為了這場政治秀,有多少人在默默付出?

    然而夏伯達也不得不承認,即便是政治秀,也是有必要的,李長宇這時候來到這,至少能夠穩定一部分人心,對南錫二院戰鬥在第一線的醫務工作者也能起到很好的安撫作用。夏伯達不甘落後的原因就是,他不想以後落人話柄,你李長宇敢去,我一樣敢去。

    李長宇回到自己的汽車內,有些疲憊的靠在座椅上閉上了眼睛,隨即又掏出了手機,撥通了張揚的電話。

    張揚剛剛回到自己的房間洗了個澡,這會兒隻穿著一條小褲衩,盤膝坐在床上默默調息呢,雖然他至今沒被感染,也未必代表他就具有免疫力,內息運行一個周天之後,確信自己的身體毫無異樣,張揚緩緩睜開雙目,就在這時候李長宇打來了電話。

    李長宇剛才在樓下激情喊話的時候,張揚正在洗澡,雖然沒有親眼目睹,可李長宇的那番話他都聽得清清楚楚,張揚笑道:“李***,膽『色』過人啊,這種時候你居然還敢到這來。”

    李長宇歎了口氣道:“談到膽『色』,誰能跟你相提並論啊!”

    張揚道:“我可不是什麼膽『色』,我是被『逼』到份上了,我和杜瓦爾有直接接觸,屬於必須被隔離的對象。”

    李長宇道:“你一定要盡力想辦法!”

    張揚道:“辦法我在想,可是這種病我從沒有見過,現在所能做的就是緩解病情,依靠他們自身的免疫力渡過危險期。”

    李長宇道:“市民中已經出現了相當嚴重的恐慌情緒,這種情緒蔓延下去,肯定會嚴重影響到老百姓的生產生活,我相信你一定會想出辦法。”

    張揚苦笑道:“李***,你千萬別這麼說,我現在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我倒是想挽救全人類,可目前真沒找到辦法。”

    李長宇聽他這樣說,也意識到張揚現在還沒有找到徹底治愈疾病的方法,他低聲道:“多注意身體!”他本來還想囑托張揚要盡量救治喬夢媛和杜瓦爾夫『婦』,可話到唇邊又改變了念頭,這些話根本不用他說,張揚肯定會盡力去做。

    李長宇對張揚的『性』情還是相當了解的,張大官人決定做的事情,別人很難改變,就像他現在,堅持要親自照顧喬夢媛。

    喬夢媛睡了一會兒,病情又出現了反複,已經穩定的體溫再度升高,張揚唯有再次利用陰煞修羅掌幫她降溫。

    體溫再度恢複正常之後,喬夢媛從床上下來,慢慢走向窗前,透過窗口向外望去,夜幕已經降臨,這座小樓如今已經成為二院內的一座孤島,人們經過這的時候,都是盡量繞開。喬夢媛忽然想到,如果不是張揚主動來照顧自己,自己的心情將會是怎樣的孤單。

    張揚去外麵的微波爐給喬夢媛熱飯菜,值班小護士托著腮,坐在護士站那看著他,被隔離的日子有些度日如年,無論醫護人員還是被隔離的病患者無不感到煎熬。

    張揚道:“小劉,吃飯了嗎?”

    小護士搖了搖頭道:“沒心情吃,剛才我們又有一個護士生病了。”

    張揚道:“沒把我的中『藥』推廣給大家喝?”

    小護士道:“大家都喝了,不過看來你的『藥』物隻能對病人起到穩定作用,沒什麼預防的效果。”

    張揚道:“別擔心,總會找到辦法。”

    兩人說話的時候,張秋玲從樓上下來了,她是隔離區醫療小組組長,自從醫療小組成立之後,張秋玲一刻都沒有休息過,她的目光中充滿了疲憊,她現在對張揚的態度明顯好了許多,因為她已經意識到,眼前這位年輕的體委主任,在中醫方麵還真有兩把刷子。喬夢媛沒有接受他們的治療,可是在張揚的治療下,病情也很穩定,和其他感染者相比,喬夢媛的身體狀況要好得多,其實張揚把『藥』方毫無保留的給他們分享了,真正的區別在於,他利用內力幫助喬夢媛降溫,對其他人並沒有這樣做。

    張秋玲主動來到張揚身邊:“張主任,喬小姐的情況怎麼樣了?”

    張揚道:“剛剛病情有些反複,體溫升高到38.5°c,現在已經恢複正常了。”

    張秋玲道:“樓上的幾個病人都出現反複高熱的現象,好不容易才把體溫降下去,可沒多久又升高了。”

    張揚道:“省不是來了幾位專家嗎?他們有什麼辦法?”

    張秋玲道:“到現在仍舊沒有查出病原體,還是找不到有效地治療手段,京城方麵疫情仍然在擴展中,全國各地也有發現,不過咱們平海省目前隻有南錫發現了感染病例,因為發現及時,控製得當,目前沒有進一步擴散的跡象。”

    張揚道:“必須全程觀察,一刻都不能放鬆。”

    張秋玲道:“你一個人照顧得來嗎?”

    張揚道:“沒事兒,我到現在都好好的,證明我對這種疾病有免疫力。”

    張秋玲道:“或許吧!”

    徐光勝也從自己的房間內來到了走廊,他到現在仍然沒事,已經基本斷定他並沒有被感染了,可是遠方仍然沒有解除對他的隔離。徐光勝道:“張主任,隔離時間到底定下來沒有?”

    張秋玲搖了搖頭道:“還沒定!”

    

Snap Time:2018-06-19 16:23:14  ExecTime:0.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