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四十八章野大夫(中)


    第七百四十八章【野大夫】(中)

    徐光勝聽到動靜也出來了,他比張揚捂得還要嚴實,向小護士道:“我說小劉,隔離的範圍是不是應該再擴大一些,我們這些人隻是直接或間接接觸過感染者,並不代表我們一定就會患病。”

    小護士認得徐光勝,對這位泌『尿』科主任還是相當的客氣:“徐主任,這是院的規定,現在咱們鍾院長都病了,龔市長的司機因為窒息已經死了,整個醫院都人心惶惶的,衛生局和疾控中心的領導研究後決定,要對所有直接或間接接觸者進行就地隔離,原則上是不允許你們出去的。”

    徐光勝道:“我們不出去!隻是也不能把我們就關在房間,是不是要給我們一些活動空間?”

    張揚向徐光勝走了過去,徐光勝道:“張主任,你怎麼樣?”

    張揚道:“沒事!”

    徐光勝道:“我剛和院方聯係過,隻要和感染者有過直接接觸的人,基本上都在二十四小時內發病,目前無一例外。”

    張揚道:“照你這麼說,咱們至少要呆滿24小時了?”

    徐光勝苦笑道:“不知道,反正現在能夠了解到的情況就是這樣,至於何時解除隔離,還得等外界監測的情況。”

    小護士要求他們去量體溫,張揚和徐光然的體溫都很正常,不過喬夢媛出現了體溫升高,她的體溫短時間內已經達到了39°c,小護士趕緊通知醫生,可她這邊通知醫生的時候,張揚已經走近了喬夢媛的病房內,小護士發現的時候已經來不及阻止他了。

    喬夢媛看到張揚進來,有些驚慌的掩住口鼻道:“你出去,你趕緊出去!”

    張揚非但沒有出去,反而走進來了,他來到喬夢媛的身邊,笑道:“有病人把醫生趕出去的道理嗎?”

    喬夢媛捂著口罩,她把身體縮到了被子:“張揚,我生病了,我被傳染了!你出去,我不想傳染你!”

    張揚道:“老杜都傳染不了我,別說你了,放心吧,我對這病有免疫力。”

    喬夢媛道:“不可能,你連什麼病都不知道。”

    張揚來到床邊坐下,此時身穿隔離服的醫生護士都走入了房內,為首的是呼吸科副主任張秋玲,看到張揚居然跑到喬夢媛房間來了。張秋玲平時『性』情就比較孤僻,為人不苟言笑,她才不管張揚是什麼官職,在她眼隻有病人和正常人,她怒道:“你怎麼回事?隔離規章不是跟你們宣講過了?為什麼還要這樣?”

    張大官人根本沒有理會她,他抓起喬夢媛的脈門探查了一下她的脈相,喬夢媛雖然心中很抗拒,她不想張揚被自己傳染,可事情已經到了這種地步,也由不得她做主了。

    張秋玲來到張揚的麵前:“你讓一讓,不要影響我們治療。”

    張揚檢查完喬夢媛的脈相之後,站起身來,把位置讓給張秋玲。

    姓劉的小護士狠狠瞪了他一眼道:“我跟你說多少次了,你還是『亂』跑,你這是對自己的生命健康不負責任,也對別人的生命健康不負責任。”

    張揚笑了笑,他獨自走到窗前,閉上眼睛,感悟著喬夢媛脈相中的不同,他幾乎可以斷定這種疾病和去年江城的完全不同,張揚仔細思索著,在他的記憶中並沒有針對這種疾病的救治方法,從大隋朝到現在一千多年過去了,很多的疾病隨著時間而不停的變化著,如今世界上的病種比起過去,千變萬化,即使神奇如張揚,也不敢說任何病都能夠手到病除,在缺乏根治方法的情況下,唯一的選擇就是對症治療。

    在這一點上西醫和中醫顯然擁有著共同之處,張秋玲為喬夢媛檢查完之後現場開了醫囑,同時她也提出要把張揚單獨隔離起來,畢竟張揚剛剛又近距離接觸了喬夢媛。

    張揚笑道:“你不用隔離我,我就留在這,她不是生病了嗎?我來照顧。”

    張秋玲道:“你以為自己不會被傳染?”

    張揚充滿信心道:“我應該有免疫力,到現在我一點事情都沒有,徐主任跟我接觸過,他也沒事。”

    “這證明不了什麼!”張秋玲冷冷道。

    張揚道:“萬事萬物相克相生,醫學也是這個道理,任何一種疾病在世上都能找到克製它的辦法,即便是絕症也並非無『藥』可治,而是我們目前沒有找到正確的方法。”

    “聽起來好像你懂得很多!”

    張揚微笑道:“略懂一些!”他將自己寫好的一張方子遞給張秋玲:“幫我把這些『藥』抓來!”

    張秋玲看了看那張方子,有些奇怪的問道:“你有行醫執照嗎?”

    “有沒有行醫執照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否控製住病人的病情發展。對了,再給我準備一套煎『藥』用的器具,我自己煎『藥』!”

    所有人離開之後,張揚仍然守在喬夢媛的身邊,張秋玲所下的醫囑無非是對症治療,退燒,補充體內『液』體成分,輔以抗病毒抗菌『藥』物,這種治療方法有點全麵撒網的味道,其實國內多數醫院對抗生素和抗病毒『藥』物的運用都有些泛濫,遇到拿不準的疾病的時候,抗病毒抗菌『藥』物一起上,總之能蒙上一種。他們剛走,張揚就把輸『液』給停了,這種治療方法有點瞎貓去撞死耗子的意思,對人體會有損害,他決定按照自己的方法給喬夢媛治療。

    張揚伸手『摸』了『摸』喬夢媛的額頭,她燒得仍然很厲害,望著張揚,喬夢媛眼圈兒紅了起來,人在生病的時候往往會變得特別脆弱,也特別容易感動,張揚明知她已經生病,還冒著被傳染的風險守在她的身邊,喬夢媛的內心中感動萬分,她的嘴唇動了動,想要說話。

    張揚卻笑道:“什麼都不用說,閉上眼睛,你想像一下,自己正處在白雪紛飛的冬天。”

    喬夢媛閉上了眼睛,她強迫自己的思緒冷靜下來,可是她的腦子卻『亂』成了一團,高燒讓她無法鎮定。

    張揚望著喬夢媛因為發燒而變得紅彤彤的俏臉,心中憐意頓生,他潛運內力,隨著內力在體內流轉,一股陰寒的氣流從他的掌心流出,陰煞修羅掌,隻要掌力控製得當,並不會對喬夢媛造成任何的傷害,反而可以起到物理降溫的效果。

    清新沁涼的感覺透過喬夢媛額前的肌膚透入進去,喬夢媛感覺自己的額頭似乎被打開了一條縫隙,清涼的空氣不停的吹入到自己的頭腦之中,張揚的另外一隻手握著喬夢媛的手掌,同樣的方法將清涼的內息送入她的經脈,這樣的內力降溫的方法要比任何物理降溫的方法有效得多,十分鍾之後,張揚已經成功將喬夢媛的體溫降到了37.2°c,體溫降下來之後,喬夢媛整個人的狀態頓時好了許多,她坐起身子,接過張揚遞來的『毛』巾擦去額頭上的汗水道:“我感覺好多了!”

    張揚笑道:“有我在,你不會有事。”

    喬夢媛道:“張揚,你真的有免疫力?”

    張揚道:“應該是這樣,反正我到現在仍然好端端的,可能我體質好,對疾病的抵抗力比普通人要強一些。”

    喬夢媛道:“你如果知道疾病的治療方法,可以幫助更多的人啊!”

    張揚搖了搖頭道:“我剛才是用內力幫你降低體溫,從原理上來說和物理降溫差不多,現在生病的那麼多人,我不可能對每個人都這麼做,那樣的話,不出一天我就累死了,還有,你體溫肯定還會有反複,在找到根治的方法之前,我不敢離開你。”

    喬夢媛聽張揚說得如此嚴重,歎了口氣,不再說話。

    小護士把張揚要得那些中『藥』材送了過來,看到喬夢媛的輸『液』已經停了,她驚聲道:“你們怎麼把針給拔了?”

    張揚道:“這『藥』沒用,如果有用其他人早就治好了。”

    他來到小護士麵前看了看那些『藥』物,確信沒錯之後又道:“這味『藥』雖然不能治愈這種病,可是能夠起到驅熱降溫理氣的作用,你跟院方說一聲,多煎一些給其他病人服用。”

    小護士說話中流『露』出對張揚的不服氣:“搞得自己真跟大夫似的。”

    張揚笑道:“我是個野大夫!”

    張秋玲拿著張揚的那張『藥』方專門請教了中醫科主任曹方達,曹方達看過『藥』方之後,認定這張『藥』方很有水準,開『藥』方的一定是一位水平高超的中醫,可當他聽說開『藥』方的居然是體委主任張揚,接連說了兩個不可思議,更讓他們感覺到不可思議的是,喬夢媛拒絕輸『液』,在沒有服用任何『藥』物的前提下,她的體溫已經降下來了。

    

Snap Time:2018-04-25 16:16:57  ExecTime:0.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