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四十七章老朋友(中)


    第七百四十七章【老朋友】(中)

    張揚這才握住他的手臂,兩人同時用力,互相撞了一下肩膀,郭誌強悶哼了一聲:“我靠,用不著這麼大力吧!”這廝顯然吃了暗虧,張揚樂道:“不用點力氣,哪能體現出咱們深厚的革命友誼。”

    郭誌江笑著來到時維麵前:“小維你來了!”

    時維仍然有些不開心道:“別小維小維的,肉麻死了!”

    郭誌江不免有些尷尬,喬夢媛幫他解圍道:“小郭,你別理她,她今天氣不順,說話一直都這麼衝。”!

    時維道:“對,都別理我才好!”

    幾個人在吧椅上做好了,此時現場掌聲雷動,卻是新月樂隊的演出正式開始。

    郭誌強給張揚叫了杯小麥啤酒,兩人碰了碰酒杯,一口氣就將這一大紮啤酒給喝幹了,張揚捏了顆花生米塞到嘴:“郭誌強,你什麼時候哦回來的?逃兵啊?”

    郭誌強笑道:“屁的逃兵,我是探親假,清明和美妮一起回老家燒紙去了。”

    張揚道:“什麼時候回廣州?”

    郭誌強道:“明天,本來我計劃著去南錫找你玩兒,可在江城遇到薑亮,他說你去了***,我琢磨著你一時半會敢不回來,沒想到你回來這麼快。”他招了招手又叫了兩紮啤酒。

    郭誌江不喝酒,三位女孩子都沉浸在優美的樂曲聲中。郭誌強和張揚是對酒友,兩人遇到一起那是相當的對路。

    張揚道:“要不你明天跟我去南錫玩吧,我去南錫之後你還沒去過。”

    郭誌強道:“下次吧,部隊和地方不同,紀律非常的嚴格,再說我機票都買好了,明天上午就走。”

    張揚點了點頭,向徐美妮看了一眼:“你們倆定了?”

    郭誌強笑得很開心:“定了,我媽把結婚時候的戒指都擼下來給她了。”

    張揚道:“她沒給你點啥。”

    郭誌強嘿嘿笑道:“你丫沒安好心,啥都想問,總之無論在生理上還是心理上她已經是你嫂子了。”這貨的臉皮素來很厚,這麼多年過去,是一點沒變。

    張揚笑了一聲,端起酒杯跟他碰了一下,兩人喝酒那個爽,一仰脖一杯又是底兒朝天。

    郭誌強道:“我聽說你跟楚嫣然也定下來了。”

    張揚道:“定了,不過她現在公司業務忙,我們現在是勞燕分飛。”

    郭誌強道:“這樣才自由啊,趁著還沒結婚,多享受生活,哥們,我看好你!”

    兩人說話的時候,喬夢媛把目光投了過來,張揚笑了笑。

    喬夢媛道:“你們兩個鬼鬼祟祟的嘀咕什麼?”

    郭誌強道:“沒說什麼!”

    剛好是樂曲過場,時維也回過頭來:“看他們兩個鬼鬼祟祟,準沒好事!”

    張揚道:“郭誌強跟我曬幸福呢,美妮,我本以為你是一頭腦清醒,正義感十足的香港女***,可終究還是被這個混小子給腐化了。”

    徐美妮笑道:“別把誌強說得那麼不堪,他人很好啊!”

    張揚向時維道:“看看,看看,人家這就叫素養,多體貼,多懂得維護自己的男朋友。”

    時維道:“那得分對誰,對你啊,我是深惡痛絕,可對誌江,我也懂得維護他。”她居然主動抓住了郭誌江的手,郭誌江激動地滿臉通紅。

    張揚笑了笑,時維的舉動似乎在向他示威。

    一曲悠揚的慢搖響起,徐美妮拖著郭誌強的手走下舞池,喬夢媛笑著向張揚伸出手:“張主任,可否賞光跳一支舞呢?”

    張大官人風度翩翩的牽住喬夢媛的手:“不勝榮幸!”兩人走下舞池,張揚圈住喬夢媛的纖腰,喬夢媛矜持的把手搭在他的肩頭,兩人隨著樂曲緩緩搖動,喬夢媛主動邀請張揚跳舞是有原因的,她的目光透過張揚的肩頭向時維望去,卻見時維和郭誌江坐在那,時維望著舞台的目光顯得有些飄渺。

    喬夢媛意識到張揚盯著自己的目光非常灼熱,小聲道:“別這麼看著我!”

    張揚笑道:“那好,我閉上眼睛,你帶著我。”

    喬夢媛道:“其實時維挺喜歡你的……”

    張揚仍然閉著眼睛:“我也挺喜歡她,不過不是那種喜歡。”

    喬夢媛道:“我看得出來。”

    張揚睜開雙眼,笑眯眯望著喬夢媛道:“看出來什麼?”

    喬夢媛道:“看出來你整天故意氣她!”

    張揚道:“我是逗她玩,她心『性』單純,我把她當成妹妹看。”

    喬夢媛意味深長道:“真有這麼簡單?”

    “當然!你不信?”

    喬夢媛沒說話。

    張揚道:“我發誓,我對她真沒有別的念想。”

    喬夢媛笑道:“別發誓,這年頭誓言跟謊言往往能畫上等號。”

    他們跳完這支舞,回到自己的位子上。

    張揚和郭誌強兩人灌了這麼多啤酒,這會兒都有了『尿』意,兩人一起走向洗手間,洗手間前的通道上,張揚遇到了梁孜,本來想裝出沒看到,可梁孜一眼就認出了他,嬌聲道:“張主任,您來藍魔方也不跟我說一聲。”

    張揚躲不過去,隻能笑著朝她點了點頭:“梁總,我剛到,這不,人有三急,回頭再聊啊!”

    梁孜笑了笑,點頭道:“快去吧,千萬別憋壞了。”

    張大官人心中暗樂,到底是幹娛樂業的,說起話來真是潑辣。

    張揚來到洗手間內,想不到又遇到了一熟人,梁孜的哥哥梁德光。張揚跟這廝過去也發生過不快,開車撞死了他的京巴狗,後來梁成龍出麵才搞定這件事。

    梁德光看著張揚,表情顯得有點怪異,張揚和他並肩站了,梁德光一雙眼睛又朝張大官人下麵看了看。

    張揚道:“看什麼看?你丫變態啊!”

    梁德光似乎想起來了什麼:“上次就是你把我的狗給撞死了。”

    張大官人點了點頭道:“對啊!是我。”

    梁德光瞪了他一眼,不過也沒感說什麼,上次的事情已經過去了,他當時想訛張揚一萬塊,可錢沒訛成,卻被張揚嚇『尿』了褲子,後來他找妹妹幫他出頭,卻被妹妹訓了一頓,梁德光雖然沒什麼記『性』,可他也知道自己招惹不起人家,瞪瞪眼的膽子是有的,其他過分的舉動他也不敢。

    張揚也沒打算跟梁德光一般見識,梁德光是一攤爛泥,你要是去踩他,就算把他給踩扁了,可自己的腳底也沾上了爛泥,沒什麼意思,更何況這還在梁孜的地盤上。

    來到外麵洗手的時候 ,梁德光又從鏡子瞪了他一眼。張揚暗暗好笑,這廝真是個小人。

    梁德光轉身離去的時候,忽然一個穿著甩帽衫的少年走了過來撞了他一下,梁德光本來就心情不好,張嘴便罵:“你他媽長眼睛……”一句話沒說完,忽然感覺到肚子上一涼,然後他的身體軟綿綿就癱倒在了地上。

    張揚從鏡子中看到梁德光突然倒地,也是一驚,他轉過身,聽到周圍傳來驚呼聲,梁德光的身下淌出殷紅『色』的鮮血。

    “殺人了!”不知是哪個女人尖叫了一聲,酒吧現場頓時陷入一片混『亂』之中。

    張揚走了過去,翻開梁德光的身體,卻見他的下腹全都是鮮血,張揚運至如風,點中了他身體的幾處『穴』道,幫助梁德光止住鮮血。

    他看到那個身穿甩帽衫的少年已經趁著混『亂』走入人群之中,張揚大吼道:“你給我站住!”

    那少年低著頭,混入人群中向門口擠去,郭誌強也沒走遠,他湊過來看怎麼回事,張揚大聲道:“穿灰『色』甩帽衫的那個,抓住他!”

    郭誌強趕緊向那名少年追去,那少年拚命向前方擠去,逃跑中推倒了一名女人,郭誌江是特種部隊出身,他的身體素質非同一般,擠到了門口,那名少年終於衝出了人群,發足向遠方的街道狂奔。

    郭誌強怒吼道:“你給我站住,不然我開槍了!”

    那少年一言不發,仍然向前方狂奔。

    郭誌強說開槍隻是嚇嚇他,他根本就沒有槍,看到那少年狂奔逃離,郭誌強罵道:“他nnd!”也大步追了出去。

    那少年慌不擇路,剛剛跑到馬路中心,一輛疾馳而至的桑塔納轎車沒有來得急車,蓬!地撞在他的身上,那少年的身體橫飛了出去,摔出去足有十米,手中的刀當啷一聲落在地上。

    郭誌強也沒想到事情竟然會演變成這樣,他趕緊衝到那少年身邊,看到那少年臉『色』蒼白,身上染了不少的鮮血,一雙眼睛恨恨看著他。這張麵孔稚氣未脫,分明是個高中生。郭誌強有些慌了,他大聲道:“救護車,快叫救護車。”

    張揚隨後趕了過來,他來到那少年身邊,首先封住了他的『穴』道止血,他也沒想到殺人者竟然是一個未成年的孩子,張揚握住他的手道:“別害怕,救護車馬上就會來,你不會有事。”

    郭誌強喃喃道:“這他媽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張揚道:“我也不知道,先救人再說!”

    

Snap Time:2018-04-24 16:45:53  ExecTime:0.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