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四十六章不好辦(下)


    第七百四十六章【不好辦】(下)

    張揚不喜歡劉成平,上次南武見過之後,他對這位高層領導沒多少好印象,可劉成平來到了門口,張揚也不能回避,他雖然級別不高,可是他心底對劉成平是有恃無恐的。張大官人始終認為體委隻是一個閑職,別說劉成平這種副主任,就算他是國家體委主任也沒什麼了不起,還不如一個地級市的市長權力來得實在。

    渠聖明有些不滿的看了看小何,不用說一定是這小子暴『露』了自己的行蹤。

    小何垂下頭去,他第一次從事秘書工作,欠缺經驗。

    渠聖明起身迎了出去,張揚因為級別的緣故,也不得不跟了出去。

    劉成平率領著一幫體育官員走入了活動室,笑道:“老渠啊,你不好好工作,上班期間就跑來開小差!”

    渠聖明笑道:“生命不息運動不止,我們體育官員當然要身體力行。”

    劉成平笑了笑,目光落在一旁的張揚臉上。

    張揚笑眯眯道:“劉主任好!”

    劉成平的目光卻顯得有些『迷』惘:“你是……”

    張揚馬上就明白了,自己被人家故意給無視掉了,心中暗罵,你劉成平有什麼了不起,才幾天沒見麵你就裝出不認識我,可心罵歸罵,人家級別高出自己太多,不記得自己也純屬正常,張揚的笑容還是如同春風拂麵:“劉主任,我是南錫體委的張揚啊!”

    劉成平裝出恍然大悟的樣子:“小張!你看我這記『性』,怎麼突然黑了這麼多!”這句話一說出來,張揚又覺著他不是在故意無視自己了,自己去***的時間雖然不長,可是則皮膚曬得真是黑的發亮,很多人見到他都要愣一下。

    張揚道:“現在流行古銅『色』!這顏『色』健康!”

    劉成平笑道:“也太黑了點!”

    渠聖明邀請劉成平去辦公室坐,劉成平卻來了興致:“剛才我看到渠亮亮了,叫她來,我跟她切磋幾局。”

    渠聖明道:“成,小何,去找亮亮過來。”

    劉成平的目光又落在張揚的臉上:“小張,平海省運會今年在南錫舉辦,你肩上的擔子不輕啊!”

    渠聖明道:“小張能力很強,省運會準備工作搞得十分出『色』,劉主任這次要不要去南錫視察一下?”

    劉成平搖了搖頭道:“時間來不及了,下次吧!”

    他顯然不想去,張揚也不想他去,如果劉成平去了,自己肯定得小二一般跟前跟後的伺候著,他看劉成平這個人就不爽,才不想低頭哈腰的討好他,渠亮亮從外麵進來了,她還沒來得及去洗澡,就又被叫來陪領導打球,小小年紀就不得不搞這些形式主義。

    張揚很同情的看了渠亮亮一眼,趁機起身告辭。

    秦清因為臨時有事,當天下午就已經返回嵐山,張揚也計劃要回去,可回到南國山莊收拾的時候,龔奇偉就打電話過來,讓他多留幾天,晚上和他一起招待深水港的總設計師杜瓦爾。

    張揚真是有些無可奈何,龔奇偉真把自己當萬金油了,哪兒需要就往哪兒抹。如果說之前秦清在這還讓張揚頗為牽掛,可現在她人都走了,張揚更沒有留下來的理由了,他向龔奇偉解釋說,自己剛從外地回來,南錫還有一大堆的事情等他回去處理。

    龔奇偉道:“不是我讓你留下,是杜瓦爾先生指名道姓的要見你。”

    張揚愣了,在他的印象中他和這個杜瓦爾根本就不認識,他為什麼要見自己?張揚有些納悶道:“你是不是聽錯了?”

    龔奇偉道:“沒錯,他在電話中說得清楚,就是要見你。”

    “你下午不是說,他後天才來嗎?”

    龔奇偉笑道:“計劃有變,他晚上就到東江,你安排一下,在南國山莊給他準備好房間,順便安排一桌接風宴,咱們市埋單。”

    張揚點了點頭,掛上電話,還是有些想不透,這個杜瓦爾是什麼人?他認識自己嗎?

    帶著滿腹的好奇,張大官人回到南國山莊把事情安排好,一直等到晚上七點鍾的時候,龔奇偉才把深水港的總設計師杜瓦爾從機場接來,杜瓦爾從京城飛過來的,目前正在京城設計一座地標『性』的建築,張揚看到從龔奇偉車內下來的老外,刻意打量了兩眼,這個杜瓦爾三十『露』頭,身材不高,皮膚白透紅,戴著一副金絲邊眼睛,高鼻梁深眼窩,黃頭發,藍眼睛,長相普普通通,不過顯得文質彬彬,這種書卷氣倒是在外國人中很少見。

    張揚怎麼看都想不起來自己在哪兒見過他,可杜瓦爾卻已經微笑著朝他走了過來,遠遠就『操』著半生不熟的中國話向張揚道:“嗨!張揚,我的朋友,咱們終於見麵了!”

    張大官人更糊塗了,他跟杜瓦爾握了握手道:“我說杜瓦爾先生,你看清楚,咱倆之前見過麵嗎?”

    杜瓦爾笑道:“我見過你!”

    張揚道:“哪兒啊?我記『性』還成啊,隻要是見過應該不會忘。”

    杜瓦爾道:“照片上!”

    張大官人被這老外給弄得哭笑不得,此時聽到一個熟悉的笑聲,一位風姿綽約的女郎從汽車上走了下來,張揚抬頭望去,竟然是久未謀麵的朱俏雲。

    看到朱俏雲張揚終於把事情搞明白了,這黃『毛』藍眼睛的老外八成就是朱俏雲的未婚夫,難怪他對自己會這麼熟悉,還專門提出要見自己。

    朱俏雲穿著深藍『色』旗袍,外罩白『色』小坎肩,這身打扮充滿了東方女『性』的柔美之感,她微笑朝張揚走了過來,伸出手來:“張揚,咱們又見麵了!”

    張大官人笑了起來:“感情你們倆是一夥的,我說呢,好好的這位杜瓦爾就要見我,我不認識他啊!”

    杜瓦爾很激動的握住張揚的手道:“張揚,謝謝,你是我妻子的救命恩人,就是我的恩人!”

    張揚聽明白了:“我說怎麼回事啊?結婚了,朱俏雲,你這就不夠意思了,咱倆好歹也有一段情啊,結婚也不通知我一聲。”

    杜瓦爾兩隻眼睛直愣愣的看著張揚。

    朱俏雲嫣然一笑,挽住杜瓦爾的手臂道:“張揚,你別胡說,我們家老杜這人特認真,咱們可沒什麼。”

    杜瓦爾這才明白張揚在開玩笑,笑了起來,指著張揚道:“我喜歡你!”

    龔奇偉一旁笑道:“都別站在外麵了,杜瓦爾先生,麵請!”

    杜瓦爾和龔奇偉走在前麵,張揚和朱俏雲跟在後麵,張揚道:“真結婚了?”

    朱俏雲點了點頭道:“我姐姐的事情解決了,唐興生也死了,我心願已了,所以趁著自己還不老趕緊把自己嫁出去。”

    張揚道:“可惜啊,咱們中國製造的這麼漂亮的一姑娘,怎麼就被老外給拱走了!”

    朱俏雲瞪了他一眼道:“張揚,你這張嘴可是一直都沒變。我和杜瓦爾認識都五年了,他雖然是澳洲人,可是他人很老實,我可警告你,你別欺負他啊!”

    張揚笑道:“得,女生向外,當今社會這女生都向著外國人了。”

    朱俏雲格格笑了起來,看來她的婚姻生活十分美滿幸福。

    杜瓦爾雖然長相平凡了一些,不過卻是世界知名的建築設計師,深水港的方案就是他的團隊設計完成。龔奇偉這次請他過來,主要是在實際施工的過程中遇到了一些問題,所以想請杜瓦爾去現場看看,並對一些方案進行調整。

    杜瓦爾為人相當的實在,在朱俏雲的口中已經把張揚說成了她的救命恩人,杜瓦爾也真把張揚當成恩人看待,所以龔奇偉提出調整方案的時候,杜瓦爾一口就應承了下來,話說得也是相當的到位:“張揚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以後深水港施工中遇到任何的難題,可以直接找我。”

    這正是龔奇偉想要的效果,他笑眯眯看著張揚,這小子的能耐真的很大。

    朱俏雲閑聊中告訴張揚,自己仍然從事海洋研究工作,杜瓦爾和她各有各的事業,兩人互不幹涉。張揚笑道:“你的工作整天往海島上跑,你們兩口子肯定是聚少離多。”

    朱俏雲道:“我還想再幹幾年,等四十歲的時候就完完全全退下來,安心當他的家庭主『婦』。”她微笑道:“你怎麼樣了?個人問題有沒有著落?”

    張揚故意調侃道:“難啊,現在好女孩全都跑到外國去了,難啊!”

    朱俏雲啐道:“就你這張嘴還愁沒有女朋友,不知哄了多少女孩子。”

    張揚道:“朱俏雲,話咱不能『亂』說,我領導在這兒呢。”

    龔奇偉笑道:“工作以外的事情,我從不過問。”

    朱俏雲笑道:“你們領導還真是開明啊!”

    張揚的電話又響了起來,這次打來電話的是喬夢媛,張揚拿起電話:“喬總,什麼事啊?”外人在的時候,這廝免不了要裝腔作勢一番。

    喬夢媛道:“張揚,你是不是和杜瓦爾先生在一起啊?”

    張揚朝杜瓦爾看了一眼,心說喬夢媛的消息倒是靈通,他笑道:“你說老杜啊,我跟他一起吃飯呢。”

    喬夢媛道:“我有重要事找他!”

    

Snap Time:2018-07-16 12:57:54  ExecTime:0.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