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四十六章不好辦(中)


    第七百四十六章【不好辦】(中)

    升官發財死老婆,被稱為官場三大喜事,張大官人對後兩者不認同,可升官對他來說是件不擇不扣的大喜事。人逢喜事精神爽,張揚來到省體委的時候都是喜氣洋洋,說來也巧,迎麵就遇上了體委副主任謝雲飛,謝雲飛一看是這位爺來了,脖子一縮,頭一低,趕忙閃一邊去了。謝雲飛是真怕了,起先在南武的時候,他巴結國家體委副主任劉成平,喊了一嗓子領導先走,被張揚借題發揮抽了一耳光,打那以後這梁子就結下了,謝雲飛咽不下這口氣,時刻琢磨著要報複張揚,原本打算想在檢查水上運動中心的時候刁難刁難他,卻想不到被這廝從高台上推了下去,差點沒淹死。打那以後謝雲飛聽到張揚的名字小腿肚子就抽筋。前陣子東南日報拿著企業讚助做文章的時候,謝雲飛心中別提多暢快了,可那件事也是雷聲大雨點小,根本沒有對張揚造成太大的傷害,現在張揚仍然毫發無損的當他的體委主任,又成了省長宋懷明的乘龍快婿,謝雲飛心知肚明,惹不起,過去惹不起,現在更加的惹不起。惹不起咱躲得起,所以謝雲飛才做出這樣的舉動,隻當沒看到這廝過來。

    可張大官人心情大好,龔奇偉點明了他的未來去向,南錫高新區管委會主任,這可是一個足夠分量的官職,不說別的,以後他就可以和各區區長平起平坐,更重要的一點是高新區機會多多,隻要把握住機會,做出成績,向上一步挺起市級領導班子也很有可能。張大官人琢磨著,哥們今年才二十四啊,不過他戶口上的年齡改大了三歲,照現在這種發展速度,完全可以在踏入二十一世紀之前弄個市長幹幹。

    張大官人認為自己這樣想都顯得保守了,照目前這發展速度自己應該走的更遠。

    就在他滿腦子勾畫著美好前景的時候,他看到了鬼鬼祟祟從一旁走過的謝雲飛,張揚笑道:“喲,這不是謝副主任嗎?”

    謝雲飛無奈隻能停下腳步,強迫自己從唇角擠出一絲笑容來:“小張來了!”

    張揚點了點頭:“找渠主任有點事兒,他在嗎?”

    謝雲飛道:“在,三樓活動室打乒乓球呢。”說完他匆匆離去,他打心底不想和這廝多做糾纏。

    張揚望著謝雲飛的背影得意地笑,按照謝雲飛的指引來到職工活動室,看到省體委主任渠聖明正在和一位年輕女孩你來我往的打著乒乓球,場麵挺激烈,張揚走進去,在連椅上坐了,他發現自己是唯一的觀眾。

    那女孩一個輕掉,渠聖明沒能把這球救起,他笑了一聲,把乒乓球放在球案上:“不成了,不服老不行啊!”他走向張揚,張揚把連椅上的『毛』巾遞給他,渠聖明擦去滿臉的大汗,又拿起窗台上的水杯,灌了幾口,方才舒了口氣道:“一陣子不運動,稍作運動就是滿身酸痛,忘了給你介紹!”他向那女孩揮了揮手,那女孩走了過來,圓圓的麵孔,長得健康可愛,膚『色』微黑,鼻梁上生著幾粒雀斑,笑起來很甜,渠聖明道:“我侄女渠亮亮,國家隊的。”又向渠亮亮道:“這是你哥!”

    渠亮亮朝張揚笑了笑:“聽說過!”

    渠聖明道:“會打乒乓球嗎?讓亮亮陪你打一局。”

    張揚笑道:“我還有自知之明,算了!”

    渠聖明道:“你這話是不是諷刺我啊?”

    渠亮亮跟著笑,笑得很大聲。

    張揚苦笑道:“我說你們這些當領導的怎麼就這麼多疑?”

    渠聖明道:“你分明在說我自不量力嘛!”

    張揚道:“你不該跟渠亮亮比乒乓,你應該跟她比散打,那是你強項。”

    渠聖明哈哈笑了起來。

    渠亮亮收拾好球拍向他們告辭去洗澡了。

    渠聖明沒急著離開,他看了張揚一眼道:“哪兒去鍍金了?曬得跟非洲難民似的?”

    “去了趟***!”

    渠聖明道:“***?幹什麼去了?”

    張揚當然不會把實情說出來,他笑道:“我去考察一下采集聖火的路線。”

    渠聖明皺了皺眉頭,這微妙的表情變化並沒有瞞過張揚的眼睛,渠聖明道:“張揚,我正想跟你談這件事兒。”

    張揚道:“您說,我聽著。”

    “采集聖火的事情不適合擴大宣傳,上頭認為我們把一場全***動會搞得商業『性』質過於濃厚,害怕影響不好。”

    張揚道:“哪個上頭啊?”

    渠聖明道:“國家體委劉副主任正在平海,是專程為了出席全國乒乓球錦標賽的。”

    張揚道:“劉成平說的?”

    渠聖明歎了口氣道:“不在乎是誰說的,李同育雖然死了,可是東南日報造成的影響餘波未了,如果你繼續在聖火采集和火炬接力上做文章,恐怕不合適。”

    張揚道:“渠主任,我全靠這點創意圈錢呢。”

    渠聖明道:“現在都弄成了這幅局麵了,你是不是應該轉換一下思路,如果繼續一條路走到黑,肯定不好辦!”

    張大官人隻是覺著可惜,好不容易才想出了這個名目,誰能想到李同育會中途搗蛋,現在李同育死了,之前造成的惡劣影響並沒有完全消除,如果頂風而上,肯定會遭遇意想不到的壓力。可是如果就這麼放棄,張揚又有些不甘心。

    渠聖明道:“上頭對這件事的態度很明確,傳遞火炬是為了凝聚民族精神,傳播體育道德的一種手段,不該賦予太多的商業『色』彩。”

    張揚道:“什麼意思?合著我就從此打住,什麼聖火采集火炬傳遞的全都不搞了?”

    渠聖明道:“沒說不讓你搞,是讓你別往其中參與太多的商業因素,動不動就是讚助募捐,動不動就是拍賣競爭,我也承認你的腦子很活,可咱們辦省運會的主要目的是什麼?咱們省運會的主題是什麼?是提升平海老百姓的身體素質,促進平海體育事業發展,可不是借著省運會的東風大搞商業活動。”

    張揚聽到這話有些急了:“我這麼幹可不是為了自己,我一分錢沒往自己兜揣,不靠讚助我拿什麼辦省運會,你們當領導的說的容易,知道我花了多大的功夫嗎?”

    渠聖明道:“我又沒說你撈錢,你做出的貢獻,大家是有目共睹的。”

    張揚道:“我辛辛苦苦籌備了這麼久,好不容易吧魚塘給挖好了,就等著魚兒往麵跳了,可你們倒好,一句不好辦就把我的前期工作全都給否定了。”

    渠聖明看到他這個樣子反而笑了起來:“你小子,話還沒說兩句就開始急,你急什麼?我又沒說不讓你搞聖火采集,也沒說不讓你搞火炬接力,你跟我瞪什麼眼?”

    張揚道:“你是我頂頭上司,我敢跟你瞪眼嗎?”

    渠聖明道:“臭脾氣,年輕輕的別這麼衝,我是讓你做得低調點,既然現在火炬已經成為眾矢之的,所有人都盯著這塊兒了,你再堅持下去,肯定要鬧出『亂』子,咱們***人不怕事,可也不能幹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事情,你說對不對?”

    張揚道:“渠主任,好幾千萬就這麼沒了,你不心疼?”

    渠聖明道:“發生了東南日報的事情,原本憋著勁想讚助的那幫企業家們肯定心驚,我估計,就算按照你的原計劃進行,也圈不來多少錢。”

    渠聖明這句話不錯,別說其他的企業,就連南錫卷煙廠廖偉忠答應的八百萬到現在都沒到賬呢,東南日報那篇社論把卷煙廠工人的負麵情緒給挑動了起來,工人們集體上訪,鬧得廖偉忠也是焦頭爛額。

    渠聖明安慰張揚道:“當初籌辦省運會的時候我就說過,盡量少花錢辦大事,千萬不要鋪張浪費。”

    張揚道:“什麼好話都讓你們說了,我現在是無話可說。”

    渠聖明道:“我們省體委的領導班子對你的前期準備工作都是相當肯定的,張揚,好好幹,現在舞台基本上已經搭起來了,隻要把戲唱好,你就算功德圓滿。”

    張揚搖了搖頭道:“說什麼都是假的,如果沒錢,什麼事兒都不好辦。”

    渠聖明笑道:“對你我是完全信任,你年輕有拚勁,又有能力,辦好省運會對你來說絕不會有問題。”

    此時他的秘書小何敲門進來,他有些緊張道:“渠主任,上頭來領導了。“

    渠聖明瞪了小何一眼,這孩子剛剛才擔任自己的秘書,沒見過多少場麵,一點小事就把他慌成這個樣子,多大點出息啊,渠聖明道:“誰啊?”

    “劉副主任!”他的話音剛落,國家體委副主任劉成平爽朗的笑聲就在外麵走廊響起。

    

Snap Time:2018-07-18 09:22:38  ExecTime:0.3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