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四十五章波瀾(下)


    第七百四十五章【波瀾】(下)

    夏伯達已經無所畏懼,他也沒什麼好怕,既然政治上沒有任何前途可言,他就要在自己的位置上發揮出最大的能量,在夏伯達的理解中,發揮出最大的能量並不是腳踏實地的為南錫辦事,為人民辦事,而是他要把自己的權力運用到極致,既然隻能走到這一步,他就要把手中的權力發揮到最大,他沒什麼好怕,他從不貪汙,從不受賄,他的記錄清白得很,他的腰杆直的很。

    夏伯達很想拉攏吳明形成一個攻守同盟,可吳明這小子滑不留手,根本沒有和他同盟的意思,夏伯達也看出吳明並不是一個安於現狀的人,他應該在尋找著機會。

    李長宇讓秘書給兩人倒茶,笑眯眯道:“你們的消息真是靈通啊,奇偉還沒有回來,他在東江的事情你們都知道了。”

    吳明心暗自歎了一口氣,他可不想趟這趟渾水,他對南錫的局勢看得很清楚,李長宇和龔奇偉之間的關係牢不可破,李長宇笑藏刀,內心城府極深,搞政治鬥爭絕對是一把好手。龔奇偉是個實幹家,做事敢作敢當。他們兩人之間的配合極為默契,更重要的是,他們都是省委***喬振梁經過考察之後提拔的,在短時間內他們的領導位置不會動搖。更何況他們的手下還有張揚這員悍將,張揚不但是省長宋懷明的未來女婿,又是副總理文國權的幹兒子,他和省委***喬振梁的關係看來也很不錯,吳明每每想到這,心中更是黯然,他認為自己在南錫前途渺茫,夏伯達注定是個悲劇,他的仕途生涯必然止步於南錫,所以他才會抱著破罐子破摔的態度,突然之間老母雞變鴨,擺出和李長宇一爭短長的架勢。

    吳明心明眼亮,夏伯達雖然多次向他示好,他始終不為所動,他還年輕,他還有機會,南錫既然不適合他,他就要盡早做出轉變,他不會介入這種無意義的政治紛爭中。

    夏伯達道:“李***,這麼重要的事情龔奇偉都沒有向你匯報?”

    李長宇暗暗好笑,夏伯達近期的浮躁是每個人都能夠感覺到的,按理說這樣的狀態不該出現在這個政壇老油條的身上,可夏伯達明顯來了更年期——政治更年期,李長宇已經預料到以後夏伯達還會帶給自己不少的麻煩,李長宇搖了搖頭:“沒說,他是常務副市長,我不適合幹涉太多。”

    夏伯達道:“李***,這件事很麻煩啊!”

    李長宇笑得風輕雲淡,這個人最大的長處就是,無論他心多不舒服,臉上總是顯得毫不在乎,這是他這些年『摸』索出來的處世方式,最近從省委***喬振梁身上又學到了一些,李長宇也在不斷地進步中,他拍了拍夏伯達的手臂,裝出一副很關切的樣子:“老夏啊,最近你的肝火太旺了,又不是年輕人,遇到事情千萬別著急,萬一氣壞了身體怎麼辦?”

    夏伯達的內心中並不像他表現出的那樣生氣,他主要是想表演給別人看,可看到李長宇這樣的態度,他真的有點生氣了:“李***,難道你不知道最近跑到省上訪的企業職工越來越多了?現在龔奇偉主動要求把咱們南錫作為試點城市,這不是要往火上澆油嗎?推進國營中小企業改革,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啊!”

    李長宇笑道:“做起來難,我們可以不做嗎?上頭已經下了文件,推行國營中小企業改革勢在必行,全國都要搞,你認為咱們南錫可以例外嗎?”

    夏伯達道:“我不是說不搞,改革也是要講究策略的,咱們現在又要搞高新區,又要搞省運會、經貿會,一件事接著一件事,不是一味的向前邁步就能夠取得成效的,欲速則不達,在中國的改革史上已經出現了多次的反麵例子。”

    李長宇道:“這幾件事和深化企業改革並不矛盾啊?”

    夏伯達道:“李***,平海十三個地級市,為什麼別人不出頭?別人不搶這個先?人家都看到了這件事存在的風險和爭議,改革開放不是為了出風頭,而是要踏踏實實的做好事,真真切切的給老百姓謀求利益啊!”

    李長宇道:“改革總得要有先行者,我認為奇偉同誌搶這個先,並不是為了出風頭,吳明,你覺著呢?”

    吳明一直保持沉默的,可他也知道自己早晚會被點出來,所以心理早就開始琢磨應該怎麼說。他笑道:“我覺著上頭這次是要動真格的,在全國範圍內推行國營中小企業改革勢在必行,出這個頭肯定會冒一定的風險,可是第一個站出來,總比跟在別人後麵邯鄲學步要強得多。”

    夏伯達望著吳明,目光中充滿了不悅,麻痹的果然是個牆頭草。

    吳明笑了笑道:“既然我們是試點,我們是平海的第一個推行國營中小型企業改革的城市,那麼我們的改革就充滿了很大的不可預知『性』,省領導會給我們最大的支持,同時也會對我們寬容許多,我們是平海的先行者,可是在全國來說,我們並不是第一個,我們擁有很多的成功經驗可以學習,我認為龔市長主動請纓是好事兒!”

    夏伯達的臉『色』徹底青了,原指望著把他拽來幫腔的,狗日的卻是個見風使舵的貨『色』。

    李長宇笑了起來:“吳明跟我想到一起去了,與其跟在別人後麵邯鄲學步,不如咱們第一個闖出去,改革要的就是這種敢為天下先的精神,剛才老夏說咱們現在手頭上的事情很多,可你也要看到,建設高新區所存在巨大機會,隨著國際知名企業的入駐,為我們南錫提供了太多的就業機會,企業職工都很在乎鐵飯碗,是,誰都想有個保障,誰都不想自己的一生充滿風險,可是如果國企的效益不好,一個虧損的企業又拿什麼去保證職工的鐵飯碗呢?就算鐵飯碗扔在,可是這飯碗始終裝不滿飯菜,越來越少,甚至變空,一旁的陶飯碗、瓷飯碗麵裝的是雞魚肉蛋,珍饈美味,你想吃,行,必須要砸爛你手的鐵飯碗,你覺著大家會怎麼做?”

    夏伯達默然無語。

    李長宇道:“我相信總會有第一個人舉起手中的鐵飯碗率先砸碎,然後去捧起那裝滿雞魚肉蛋的飯碗,雖然那隻飯碗隨時都可能打碎,但是他至少現在能夠填飽肚子,想要吃的更好,他就會動腦筋想辦法,怎樣去維護手中的飯碗,怎樣讓自己手中的這隻易碎的飯碗,變成鐵飯碗、銅飯碗、甚至金飯碗!”

    吳明道:“李***的比喻實在太生動了!”

    夏伯達暗罵了吳明一句,不拍馬屁你他媽能憋死?夏伯達道:“國營職工的固有觀念不是一朝一夕養成的,想讓他們砸掉鐵飯碗沒那麼容易。”

    李長宇微笑道:“沒那麼容易才讓我們的事業變得更有挑戰『性』,老夏,這件事單靠龔奇偉一個人不行,你得幫他掌舵。”

    夏伯達心說你想把我推下去給龔奇偉墊背?沒門!夏伯達歎了口氣道:“看來我真的老了!”

    龔奇偉人在東江,可是他已經預見到這次的事情必然會在南錫掀起軒然***,剛才給市委***李長宇匯報情況的時候,李長宇已經表示他這個先行者充當的有些冒失,畢竟南錫近期工作的重點不應該是這件事。

    南國山莊總經理任文斌設下飯局,專門通過張揚邀請龔奇偉過來,現在南洋國際就在南錫的地麵上,任文斌很注意方方麵麵的關係,嵐山市副市長秦清也在邀請的貴賓之列。

    龔奇偉來到南國山莊的時候,張揚和秦清都在新建的高爾夫訓練場練習擊球,張大官人在體育方麵表現出超強的天賦,短時間內已經掌握了擊球的動作要領了。

    秦清練習了一會兒,看到龔奇偉過來,就扔下球杆,向龔奇偉走去,她脫下手套,笑著向龔奇偉伸出手去:“我們平海的改革鬥士來了!”

    龔奇偉笑了起來,他很有分寸的和秦清握了握手:“秦市長不是挖苦我吧!”

    秦清微笑道:“我說的是真心話,我對龔市長佩服的很!”

    龔奇偉道:“談到改革,嵐山早就走到了我們南錫前麵,我們南錫盡最大努力爭取追趕嵐山的腳步,我們起步畢竟晚了,希望還來得及。”

    訓練場上響起“啪!”地一杆,張大官人擊出了漂亮的一杆。

    任文斌和兩位漂亮的女服務員一起鼓掌。

    張大官人笑眯眯道:“地方太小,施展不開!”

    任文斌道:“我們在後山投資興建了一座高爾夫球場,明年夏天就能建成,建成之後,我給幾位領導每人送一張白金會員卡。”

    張揚指著任文斌笑道:“明目張膽的行賄!小心我把你押到紀委去!”

    

Snap Time:2018-01-18 10:17:49  ExecTime:0.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