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四十五章波瀾(中)

  
  第七百四十五章【波瀾】(中)
  焦乃旺以新人身份第一次參加了平海省常委會,省委***喬振梁把這位新任常務副省長介紹給所有常委認識,其實焦乃旺和在座的多數常委都是見過麵的,他和組織部長孔源還是同期的黨校同學,焦乃旺笑道:“大家好,我是第一次參加平海核心領導層的聚會,謝謝大家給我這個機會。”
  喬振梁笑道:“乃旺同誌,不是我們給你機會,是黨和國家給你機會。”
  所有人都笑了起來,笑聲讓現場氣氛輕鬆了許多。
  焦乃旺笑道:“我初來乍到,本來想熟悉熟悉環境再說話,可剛才來開會之前,喬***專門提醒我,讓我要做個詳細的自我介紹,所以我謹遵領導指示,向大家介紹介紹我自己。”
  常委們都笑著鼓掌,焦乃旺這個人口才還是很不錯的。
  焦乃旺道:“我叫焦乃旺,今年五十三歲,四三年出生,生在舊社會,長在紅旗下,目前的政治麵貌是***員,北方工業大學畢業,當時學的是冶金專業,大煉鋼鐵的時候,我這個專業還是比較吃香的。”
  現場又響起一陣笑聲。
  焦乃旺道:“其他的履曆我就不說了,大家想要詳細了解,散會後去找孔源孔部長,順便說一句,他是我黨校的老同學。”
  孔源笑道:“我還當你忘了呢!”
  焦乃旺道:“忘不了,那時候你是支部***,我是班長,咱們經常因為意見不合發生爭吵。”
  孔源笑道:“我說不過你也吵不過你,一個培訓班的時候,盡是被你欺負。”
  孔源這麼一『插』話,現場的笑聲更多了,今天的常委會更像是一場茶話會。
  焦乃旺道:“有道是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我們這些當幹部的,不可能始終在一個地方幹一輩子,說句心婺隉A我在南武幹了這麼些年,感情很深,真的不想離開,可既然黨和國家的工作有需要,我必須服從命令聽指揮,不過我得聲明,我可不是逃兵。”
  省長宋懷明笑道:“你不是逃兵,你是一員虎將,中央調兵遣將把你調到平海支援我們來了。”
  焦乃旺道:“謝謝宋省長對我的抬舉,我是個不喜歡說大道理的人,我雖然是第一天加入到平海的領導隊伍中,可是我很迫切地想融入這個集體,希望大家接受我這個新來者,我也會盡力在最短的時間內證明,我有能力,有資格成為你們並肩戰鬥的戰友!”焦乃旺的這番話又引來一片掌聲。
  焦乃旺坐下之後,喬振梁道:“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這句話是大實話,沒有人可以永遠呆在領導的位置上,為官一任造福一方,我時常在想,想要把官做好,首先要把人做好,人的生命是有限的,當官也是有任期的,咱們活一輩子不能庸庸碌碌,誰都想給這世上留點什麼,咱們當官一樣不能無所作為,要想著給平海留點什麼,身在其位不謀其政,那就是擺設,那就是瀆職,那就是浪費黨和國家的資源,那就是辜負老百姓的信任,那就是國家的罪人!”
  現場再度響起雷鳴般的掌聲。
  喬振梁道:“做官不在乎大小,做事也不要在乎大小,我們是一個集體,不可能每個人都去做大事,每個人都有分工,力求在每一個位置發揮出我們最大的力量!”
  接下來的時間交給了宋懷明,宋懷明所說正是國營中小企業改革問題。宋懷明從平海國營中小企業的現狀談到了近期日益嚴重的上訪現象,他的意見是從南錫開始,以南錫作為改革試點,根據實際情況進行調整,再將成功的經驗推行到全省。
  宋懷明說完,所有人都陷入沉默之中,喬振梁端起茶杯喝了口茶,輕聲道:“懷明,南錫作為推行國營中小企業改革的試點我同意,可是你打算需要多少時間?”
  宋懷明道:“少則半年,多則一年,黨中央國務院在全國範圍內推行國營中小企業改革的態度很明確,而平海中小企業的現時經營狀態也表明,過去的那套管理方法已經不適合當今時代的發展。”
  平海紀委***劉釗道:“從八十年代起企業就在不停的改革,可是成效並不大。”
  宋懷明道:“我們應該看到,過去的很多改革都是頭疼醫頭腳疼醫腳,並沒有從根本上解決企業的問題,國務院為什麼要專門提出加快國營中小企業的改革?是因為高層領導已經發現了改革中的病症所在,企業改革必須要深化,而不能流於表麵,國營企業在過去意味著什麼?意味著鐵飯碗,意味著旱澇保收,我們現在要做的正是要砸破鐵飯碗,讓工人產生危機感,隻有危機感才能夠喚起他們的憂患意識,才能讓他們真正把自身的命運和企業的命運緊密聯係在一起。”
  組織部長孔源道:“深化改革需要一個過程,我們的政策是對的,方向是對的,可是在執行的過程中必須考慮到企業職工的感受,從建國以來,國營企業職工的某些觀念已經沿襲下來,砸爛鐵飯碗,他們未必能夠接受得了。”
  宋懷明點了點頭道:“孔部長說得對,所以我才決定在南錫搞試點,根據實際情況調整我們的改革策略,然後再向全省推行。今天提出來,是想大家群策群力,看看我們平海的國營中小企業改革應該怎樣走下去,如何才能既不傷廣大企業工人的感情,又能夠有效地推進企業改革。”
  喬振梁笑道:“乃旺同誌說說。”
  既然被喬振梁直接點名,焦乃旺也不能繼續保持沉默,他笑了笑道:“中央下這一文件已經有一段時間了,我在南武的時候也針對這件事開過幾次會,說句心婺隉A這次國營中小企業改革,國家要的不是我們做做樣子,而是要動大手術,我不瞞大家,我來之前,在南武橋箱廠搞過試點,可是效果並不好,想要改變企業職工的固有觀念太難了,宋省長有句話說得很對,企業改革必須要深化,企業的鐵飯碗必須要砸掉,我們砸掉的實際上是他們心中的鐵飯碗,隻有讓他們真正認識到自己是企業的主人,認識到企業的命運和自身休戚相關,這樣他們才能真真正正為企業投入百分百的熱情,企業改革勢在必行。”
  喬振梁點了點頭道:“這味『藥』必須要吃,但是還要掌握好火候,不能下猛『藥』。”
  宋懷明笑道:“南錫這次作為試點是南錫常務副市長龔奇偉同誌主動提出來的,這種改革精神值得提倡。”
  喬振梁微笑道:“龔奇偉倒是有些膽『色』。”
  龔奇偉雖然膽『色』過人,可是他主動請纓讓南錫作為改革試點的事情還是在南錫炸開了鍋,幾乎在省委常委會召開的同時,南錫市委的幾個主要領導都來到了市委***李長宇的辦公室內,市長夏伯達臉『色』鐵青,一走進辦公室就憤怒的嚷嚷了起來:“他怎麼可以這樣,擅自做主!省塈漵狾釵a級市分管企業的副市長都叫過去了,誰不知道為了國營中小企業改革的事情?論位置江城排在我們前頭,人家怎麼不說話?論發展,嵐山比咱們先進,為什麼人家不招攬這件事?龔奇偉搞什麼?我們南錫的事情還不夠多?他是不是還嫌咱們南錫不夠『亂』?”他這通火雖然是衝著龔奇偉的,可話是說給李長宇聽。
  李長宇知道這件事之後也頗為鬱悶,最近國家大力推進國營中小企業改革的事情誰都知道,可誰也不想充當排頭兵,雖然李長宇對龔奇偉的做法並不認同,可是在其他人麵前他仍然要力頂龔奇偉,李長宇笑道:“老夏,坐,吳明也來了?”
  夏伯達憤憤然坐下,吳明笑道:“我是被夏市長拉進來的,他說有重要事情一起商量,原來是這件事兒。”吳明狡猾得很,他知道李長宇對自己不爽,現在他在南錫的處境很尷尬,正在悄悄活動,爭取挪動一個地方。如果在南錫呆滿任期,他也不會有太多的發展。
  夏伯達近期的表現和過去明顯不同,自從李長宇擔任了南錫市委***,夏伯達的如意算盤徹底落空,現在李長宇和前任徐光然對他采取的策略十分相同,刻意抬高常務副市長來打壓他,至少夏伯達這麼看,李長宇雖然比徐光然表現的客氣,擺出一副凡事都跟他商量的麵孔,可骨子堿O看不起他的,打心底是排斥他的。夏伯達過去的隱忍和中庸處事,並沒有為他贏得想要的政治利益,對他而言,他的政治道路已經走到了盡頭,他的未來也隻能在原地踏步不前,除非奇跡出現,否則他不會有任何的轉機,人一旦到了這種地步,心態會發生巨大的變化,現在的夏伯達已經無所顧忌,他開始跟李長宇唱起了反調。夏伯達認為,自己無論資曆還是背景都弱於李長宇,李長宇之所以能夠做到今天的位置,正是鑽了他和徐光然鬥爭的空子。
  

Snap Time:2018-10-18 19:41:29  ExecTime:0.0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