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四十四章分別談話(上)


    第七百四十四章【分別談話】(上)

    張揚離開秋霞湖別墅,因為他打車前來,不得不步行一段距離,沒走出多遠,就看到了站在前方等他的顧明健。

    顧明健看到張揚,有些激動地向他衝了上來,他一把就抓住張揚的衣服道:“張揚,你為什麼要害我?為什麼?”

    張揚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道:“明健,我今天過來是給佳彤掃墓的,我沒有說你壞話,你生意上的事情,我不感興趣,我更不會參予任何意見。”

    顧明健冷笑道:“真是情深義重,搞得自己像個至情至聖的君子,你不要以為這些表麵功夫就可以把所有人騙住,我姐屍骨未寒,你不一樣還是開開心心的和別人訂了婚?我爸老糊塗了,隻有他才會相信你。你不要以為做任何事都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常海天臨走之前,從廠子拿走了多少錢?我不是不知道,我隻是不想說,到底是混官場的,既讓人覺著你重情義,又不吭聲的落了好處!”

    張揚並沒有因為顧明健的指責而動氣,他拍了拍顧明健的手掌道:“放開,我不想傷你!”

    顧明健道:“你多英雄,多煞氣,好人當了,實惠落了,你居然還不滿足,又跑到我家來離間我們的父子感情。”

    張揚道:“顧明健,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我已經告訴你了,今天的事情和我無關。”

    顧明健怒吼道:“別他媽假仁假義了,你騙了我姐,如果不是因為你,我姐又怎麼會死?我姐就是你害死的……”他的這句話觸痛了張揚的內心,張大官人猛然掙脫開他的雙手,狠狠給了他一記耳光,然後一腳將他踹到在地上。

    一直站在遠處的柳延尖叫了一聲,快步向這邊跑來。

    顧明健躺在草地上,瘋狂的大笑著,他的唇角流出了鮮血:“你永遠否認不了,我姐就是你害死的……”

    張揚一步步向後退去:“顧明健,以後再跟我這麼說話,我不會放過你!”

    張揚回到南國山莊,心情都沒有完全平複,他並不在意顧明健怎樣看自己,但是顧明健的話又讓他想起了顧佳彤,觸及了他內心深處的痛苦。

    安語晨也覺察到張揚的心情不好,提出和張揚一起去高爾夫訓練場打幾杆,放鬆一下心情,張揚勉強笑了笑道:“隨便走走吧。”

    他們沿著南國山莊的小路散步的時候,遇到了山莊的總經理任文斌,任文斌正開著電瓶車在山莊內巡視,他把電瓶車停在張揚的身邊,笑道:“張主任,聽說您來了,還沒有來得及去拜會您呢。”

    張揚笑著點了點頭道:“任經理忙你的,我們隻是散散步。”

    任文斌道:“晚上一起吃飯吧,下午我還要接待嵐山市的幾位領導,現在就得過去。”

    張揚聽說嵐山來了領導,不覺一怔:“誰啊?”

    任文斌道:“副市長秦清和嵐山開發區的幾名幹部,剛剛安排他們住下。”

    張揚聽說秦清來了,連忙問清他們的房間號,方便回頭去拜會。

    任文斌開著車走後,安語晨看著張揚的目光多少顯得有些耐人尋味。

    張揚道:“怎麼這麼看著我?”

    安語晨道:“你和清姐是不是有些問題啊。”

    張揚故意板起麵孔道:“別瞎說!”

    安語晨笑道:“就是有咯,你說嘛,反正我又不傳出去。”

    麵對古怪精靈的安語晨,張大官人還真沒有什麼辦法,他苦笑道:“姑『奶』『奶』,你以為我這麼隨便啊?”

    “你不是隨便,你是太隨便了,按照你們內地流行的說法,你這個人生活作風有問題。”

    張大官人有些心驚的向四處看了看,壓低聲音道:“丫頭,咱不帶這樣的,讓人聽到,我麻煩大了。”

    安語晨笑道:“不過我喜歡!”

    “喜歡我什麼?”

    “什麼都喜歡,哪兒都喜歡!”安語晨還真是敢說。

    張揚道:“你覺著我這人是不是花心啊?”

    安語晨道:“你花不花心跟我沒關係,反正啊,我又不敢離開你,我是個短命鬼,你不陪我練功,我肯定活不了多久,讓你陪我練功吧,就得讓你占盡便宜,左右我都是吃虧。”

    張揚忍不住笑道:“每次都是我付出啊,我出力,我流汗啊!”

    安語晨俏臉緋紅道:“我就沒出力,我就沒流汗?”

    “我還流那啥……呢!”

    安語晨難為情的皺了皺鼻子道:“要死了你,我打死你這個大『色』狼!”

    張大官人這會兒心情舒暢了一些,他跑了兩步,看到前頭有人過來,趕緊又停下腳步,這畢竟是公眾場合,打打鬧鬧的成何體統。

    安語晨可不管這些,衝上來抓住他的手臂又擰又扭,張揚提醒道:“有人來了,有人來了!”

    安語晨這才作罷,低聲道:“你就下流……”

    張大官人故作正經的咳嗽了一聲,他發現自己和安語晨之間的關係徹底改變了,過去還能打上師徒的幌子,可現在自己這個當師父的已經把徒弟給***了,雖然最初的出發點是為了給安語晨療傷,可張大官人也不能否認,自己對她的動機絕不僅僅是那麼單純,這要在大隋朝那會兒,自己恐怕要被唾沫星子給淹死。

    無論張大官人的動機是否單純,有一點無法否認,安語晨的身體狀態在迅速恢複著,雙修之術修複了她的體內經脈,冥瑜伽術又延緩了她新陳代謝的速度,張揚對治愈她的病情第一次充滿了這麼大的信心。

    安語晨當天下午就要前往江城,明天就是清明,她的家人紛紛從各地趕往清台山掃墓,她必須要前往清台山和他們會合,安語晨這次去更主要的是去見見老道士爺爺,在她失蹤期間,對她真正表現出關心的也隻有張揚和老道士,甚至連她的父親都沒有對這個女兒的失蹤表現出太多的關注。當然安語晨還要去辦很重要的一件事,她前往***的時候,已經悄悄寫了一份遺囑,如果自己死後,她會把所有的財產留給張揚,這次的***之行,也讓她重新燃起了康複的希望,遺囑的一些內容必須要修改一下,她還不想讓張揚過早的知道這件事。

    秦清這次過來是為了參加省的一個開發區工作交流會議,她當然不會想到張揚就住在南國山莊,雖然她之前就知道張揚去了***,可是她並沒有想到張揚已經回來了。

    門鈴聲響起的時候,秦清從貓眼中看到了黑炭團一樣的張揚就站在門外,她不免感到錯愕和驚喜,拉開房門,張大官人帶著一股風走了進來。

    秦清道:“你不是去***了嗎?”

    張揚道:“上午剛回來,我還以為你專程來東江接我呢。”

    秦清笑道:“我哪知道你回來啊,前兩天給你打電話都不通,心正擔心你呢。”

    張揚伸手準備關門,秦清卻道:“馬上開發區的同誌過來。”

    張揚明白她的意思,一伸手把門又拉開了一點兒,笑道:“秦市長掩耳盜鈴的功夫越來越厲害了。”

    秦清白了他一眼,指了指沙發,示意他坐下。她去冰吧拿了一瓶礦泉水遞給張揚:“怎樣?找到安小姐了?”

    張揚點了點頭:“我剛剛把她送走,她去清台山掃墓了,明天她的家人會從港台那邊過來。”

    秦清道:“走得這麼急,連聲招呼都不打。”

    張揚笑道:“以後還有機會見麵。”

    兩人一邊說話,一邊留意著外邊的動靜,身在官場,太多的細節需要注意,現在的情況下,當然不適合探討太私人的問題,秦清把自己這次前來東江的目的向張揚說明。

    張揚想起今天見到焦乃旺的事情,笑道:“你知道嗎?南武市委***焦乃旺來平海擔任常務副省長了。”

    秦清點了點頭道:“知道,我這次來,還準備跟他見見麵呢。”

    張揚道:“我上午跟他見過麵了,就在顧***那。”

    

Snap Time:2018-06-18 23:08:00  ExecTime:0.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