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四十三章做好本分(中)

  
  第七百四十三章【做好本分】(中)
  焦乃旺道:“家父每次提起顧***的時候都會感歎一番,政壇上能做到像顧***這樣境界的人真的不多。”
  顧允知道:“人各有誌,我隻是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罷了,並不代表我的境界有多高。”
  兩人一起笑了起來。
  焦乃旺道:“以後我和顧***接觸的時間就多了,我剛來平海,有許多事情需要請教顧***,還望您看在家父的份上不吝賜教。”焦乃旺這番話說得很誠懇也很直接,等於告訴顧允知,自己之所以先來拜訪他是受了父親的指點。
  顧允知道:“現在我應該稱你為焦省長了。”焦乃旺雖然沒說自己具體擔任什麼職務,可顧允知稍一琢磨就推測到他來平海肯定是擔任常務副省長的職位。
  焦乃旺笑道:“副省長!”
  顧允知道:“趙季廷是我一手培養起來的幹部,可惜他在生活上出了些問題,年紀輕輕的就把自己的前程斷送。”
  焦乃旺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他聽得很認真。
  顧允知又道:“本來東江市委***梁天正的呼聲很高,可是他又在東江國際工業園區汙染事件上受到了影響,放眼省內的幾位候選人,的確沒有人能夠擔得起你的位置。”
  焦乃旺苦笑道:“不上不下的滋味並不好受,容易受夾板氣。”
  顧允知意味深長道:“想往上爬,爬不上去,想往下走,也沒有回頭路,這樣的滋味的確難受,可是如果安於眼前的位置,守住這塊地方,倒也怡然自得。”
  焦乃旺道:“家父讓我做好本分。”想要向別人請教,就必須要做到坦誠,麵對顧允知這種政治老將,任何的隱瞞都沒有必要,所以焦乃旺表現的相當坦誠,甚至連父親給他的忠告都說了出來。
  顧允知微笑道:“在你看來,為官者的本分是什麼?”
  焦乃旺並沒有回答顧允知的問題,而是恭敬求教道:“還望顧***指點。”今天前來就是想通過顧允知這位平海前省委***了解平海政壇的一些內幕,也好決定他以後的政治策略。
  顧允知道:“清朝金纓說過:收吾本心在腔子堙A是聖賢第一等學問,盡吾本分在素位中,是聖賢第一等功夫。宇宙內事,乃已分內事,已分內事,乃宇宙內事。”顧允知在借著古人告訴焦乃旺要做好本分,他又道:“當初我和令尊談論為官之道的時候,也說出這番話,令尊回應我道:大凡做一件事,就要當一件事,若苟且疏忽,定不成一件事。”
  焦乃旺若有所思,過了一會兒方才又道:“顧***對如今的平海怎樣看?”
  顧允知微笑道:“你是問過去還是現在又或是未來?”
  焦乃旺道:“現在!”
  顧允知道:“現在顧某隻是平海省內普普通通的一個老百姓,在我眼中,平海越好,我這個老百姓的日子就越好,我希望為官者清廉,我希望為民者平安。”
  焦乃旺此時仿佛明白了顧允知的全部意思,他微笑道:“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
  顧允知道:“不敢當,我說的話也是從書上看來的!”
  兩人同時笑了起來。
  顧允知邀請焦乃旺留下吃飯,焦乃旺欣然應約,顧允知道:“秋霞湖畔新開了一個酒家,咱們就去那堙C”顧允知平時生活簡樸,有客來到,自然不能太過簡單。
  兩人出了房門,顧允知鎖門的時候,一輛出租車來到了他的家門前,卻是張揚從車堥咫F出來,一陣子不見,這小子似乎壯了許多,顧允知並不知道他去***的事情,有些詫異道:“怎麼突然變得這麼黑?”
  張揚叫了聲爸,此時才留意到顧允知身邊的竟然是南武市市委***焦乃旺,他笑道:“焦***,怎麼是您啊!”
  焦乃旺笑道:“我特地來拜會顧***的。”
  顧允知道:“來得正好,陪我們一起吃飯去。”
  張揚從***飛回平海,在東江下飛機,他先來顧允知這堭敢璊@下顧允知,還有一個很重要的事情,現在已經到了清明,他要給顧佳彤上墳,所以他在東江安頓之後,讓安語晨留在南國山莊休息,自己直接來到了這堙C
  顧允知已經猜到了張揚此次前來的目的,不知不覺女兒已經離去數月,張揚對她的真情始終未變,顧允知看在眼堙A心中也是非常感動。
  三人來到秋霞湖邊新開的望湖人家,因為這婸溘鬙城洁A生意清淡的很,三人就在二層的平台坐下,有張揚這個晚輩在,點菜的事情當然用不著顧允知去『操』心,張揚前去點菜的時候,焦乃旺有些好奇的問道:“顧***和張揚……”話沒有說完,卻已經把意思表達的很完整,張揚是宋懷明女婿的事情,幾乎整個平海都知道,可他是顧允知女婿卻很少有人清楚。
  顧允知微笑道:“在我心媟磳L親生兒子一樣。”一句話已經解釋的清清楚楚。
  焦乃旺笑了笑,顧允知把話說到了這個份上,自己顯然沒有追問下去的必要。
  張揚點菜回來,在一旁坐下,笑道:“爸,我剛從***回來,高原紫外線強烈了一些,所以我才變得這麼黑。”
  顧允知笑道:“我第一眼幾乎沒認出你來!”
  張揚端起茶壺給顧允知和焦乃旺倒上,然後向焦乃旺道:“焦***,是不是我以後對您的稱呼應該改一改了?”張揚早在前往***之前就已經得到消息,平海未來的常務副省長會在梁天正、杜天野和焦乃旺之間產生,焦乃旺既然已經來到東江,證明這件事已經有了定論。
  焦乃旺微微一笑:“張揚,以後我在平海開展工作可要靠你多多支持。”
  張揚笑道:“應該是我要靠焦省長多多關照才對!”
  顧允知曆經宦海沉浮,對於官場上的這些麵子話早已聽過無數遍,現在再次聽到不禁莞爾。
  兩個人單獨相對的時候,任何話都好說出口,一旦有第三者在場,說話反倒多了不少的忌諱,客套過後,焦乃旺和張揚談論的卻是***的風光,他之前曾經三次入藏,對***方麵的風土人情極為熟悉,張揚也懂得官場上的避諱和規則,他的話題大都圍繞焦乃旺的兩個兒子進行。他去南武的時候,因為救了焦乃旺的小孫子,所以焦乃旺專程擺酒向他表達謝意,張揚也通過這次宴會和焦乃旺的家人頗為熟悉,還將焦乃旺的小兒子焦書堂介紹到於子良的腦科醫院去學習。
  焦乃旺這個人很健談,言談之中對尺度的把握十分得當,或許他本來的『性』情就是如此,或許因為他初到平海,一開始需要一個適應的過程。
  焦乃旺離去之後,顧允知和張揚一起來到顧佳彤的墳前,張揚祭拜完畢,和顧允知就在墳前的草地上坐了,他從背包中取出一串恩禪法師送給他的佛珠轉贈給顧允知。
  顧允知接過佛珠,微笑道:“聽說你和嫣然訂婚了?”
  張揚點了點頭,在顧佳彤的墳前提起這件事,他心底總覺著有些愧疚。
  顧允知欣然道:“很好,懷明的女兒很不錯,你也不小了,是時候考慮婚姻大事了。”
  張揚嗯了一聲。
  顧允知道:“記不記得又一次你過來向我請教,我曾經告訴過你,不要當那個倒黴孩子?”
  張揚笑了起來:“爸,我沒聽您的話,總是忍不住去當那個倒黴孩子。”
  顧允知微笑道:“其實現在想想,我的那句話未必全對,人不同,做事的方法不同,我以自己的經驗來指導你做事,本來就是錯的!”
  張揚道:“事實上,我不聽您的話,在官場上到處碰壁。”
  顧允知笑道:“還好,你不是頭破血流鼻青臉腫的上門來見我。”
  張揚道:“那是我皮糙肉厚,挨得住。”
  顧允知拍了拍張揚的肩頭站起身來:“官場是最枯燥最乏味的地方,如果不去做事,心中隻想著權力,無非就是爭來鬥去,我現在回頭想想過去在位的時候,真正記得的都是我為老百姓做過什麼?我又有那些事沒有做好,反倒是權力鬥爭的那一節變得模糊了,常常想不起來,即便是偶爾想起來,隻會覺著自己當時可笑,為了爭奪某些東西,而失去了做事的時間。”
  張揚道:“現實是,你不跟別人鬥,別人要跟你鬥,你走你的路原沒想著招惹別人,可是別人想走的更快,認為你擋住了他前進的道路。”
  顧允知道:“從你這句話,就能夠聽出你對官場的理解又深了一層。”
  張揚道:“中國從有官場起,不外乎就是爭來鬥去,除非不做事,想做事就必須做好時刻鬥爭的準備。”
  顧允知哈哈笑道:“看來我已經落伍了,所以人年紀大了就應該退下來,失去了銳氣和鬥誌,又怎能在官場立足?”
  張揚道:“爸,不是每個人都能夠適應您這樣的角『色』轉變,更不是每個人都有您這樣的胸懷。”
  顧允知道:“小子,又開始給我戴高帽子了!”
  

Snap Time:2018-10-18 15:32:18  ExecTime:0.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