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四十二章古(上)

  
  第七百四十二章【古】(上)
  安語晨點了點頭,俏臉緋紅道:“我會不會……懷孕……”
  張揚笑而不語。
  安語晨搖晃著他的手臂嬌嗔道:“你說嘛!”
  張揚道:“懷孕也沒那麼快,雖然昨晚我很努力,但是忘了問你是不是在安全期?”
  安語晨羞得堵住了耳朵:“羞死人了,不想聽,不想聽!”
  張揚被她忸怩的神態逗笑了,他把登山包背好,微笑道:“趁著天氣晴好,咱們趕緊下山去吧。”
  下山的途中,安語晨終於還是小聲告訴了張揚,自己並不在安全期,這次十有***要出事了。張揚沒說話,安語晨的病情雖然暫時穩定,可是他仍然沒有把握是否可以徹底治愈她,當初和李信義討論過這個問題,如果安語晨懷孕,那麼,她體內的這個新生命就會和母體之間建立起新的經脈,通過這種方式或許可以重塑她體內的經脈,可是就算她順利懷孕,能否堅持十個月的時間還很難說。
  張揚為安語晨的事情深深擔心著,安語晨卻以為張揚因為他們之間的事情承受了壓力,她小聲道:“你不用擔心,我會對這件事負責,跟你沒有任何關係。”
  張揚聽她這麼說忍不住笑了。
  安語晨認真的說道:“我不會將咱們之間的事情告訴任何人,不會影響你和嫣然的感情。”即使現在,安語晨也沒有想過要有什麼結果,她對自己能否痊愈沒有任何的信心,張揚給她的已經太多,對她而言多活一天都是賺到了。
  張揚道:“小妖,我在想,咱們生出來的孩子會是什麼樣子?”
  安語晨笑道:“一定是個混世魔王!”
  上山容易下山難,在珠穆朗瑪峰上,兩人真切的感受到了這一點,走到冰刀梁的時候,又開始起風,剛才還是晴天,轉瞬之間天空又變得黑蒙蒙的,雪不停落下,天地之間白茫茫一片,他們已經分辨不出方向,張揚的意見是在冰刀梁暫時駐紮下來,等風雪停歇之後繼續前進,安語晨對他是言聽計從,過去『性』情倔強特立獨行的小妖,如今也突然變成了柔情似水百依百順的小女人。
  張揚在冰刀梁背風的一麵準備紮下營帳的時候,忽然感覺到地麵隱隱傳來震動。安語晨有些緊張的扶住他的手臂,兩人抬頭向山巔望去,卻見上方的山坡之上出現了一條白『色』的長龍,轟隆隆的悶響聲由遠及近,張揚雖然膽『色』過人,可是看到眼前的景象,也不由得變了顏『色』,他好不容易才找到安語晨,費盡辛苦兩人方才回到這堙A本以為勝利在望,卻想不到在冰刀梁又遭遇雪崩。
  張揚大吼道:“快跑!”他拉著安語晨的手臂,向山下逃去,可是在這風雪漫天的冰峰之上,他們想逃又能逃到哪堙H沒等他們逃出幾步,宛如銀龍般傾瀉而下的積雪就狂湧二字,氣浪將他們的身體掀如半空之中,兩人緊緊擁抱在一起,他們的身體宛如秋葉般在虛空中飄零,張揚一口氣還未提起,積雪已經兜頭蓋臉的籠罩下來,轉瞬之間已經將他們掩埋在皚皚的白雪之中。
  張揚將安語晨緊緊擁抱在懷中,用他的懷抱護衛著安語晨,避免她受到傷害,他的身體終於落在了地麵上,左腿一陣劇痛,他們的身體完全被積雪掩埋,腿部的疼痛沒有讓張揚昏『迷』過去,確信安語晨仍然在自己的懷中,張揚稍稍心安了一些,然後開始用手臂推開上方的積雪,積雪層很厚,他的手竭力伸展,卻始無法突破厚厚的雪層,張揚的內心充滿了恐懼,他不知道他們被掩埋在了多深的雪下,如果雪層太厚,用不了多久的時間,他們就會因缺氧窒息而死,他掙紮著從上衣的口袋中取出信號槍,雪崩時從高空中墜落讓他的身體多處受傷,他的左腿應該斷了,肋骨也有多根骨折,傷痛和積雪讓他每一個動作都變得極其艱難。張揚舉起信號槍對準上方的雪層,扣動扳機,他期望信號彈能夠衝破雪層,就算是無人能夠看到,也能夠衝出一個孔道,利用孔道可以帶給他們一些空氣。
  安語晨蜷曲在他的懷中毫無聲息,張揚抱著她,此時真正感覺到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滋味,信號彈衝出的孔洞沒過多久就被落雪掩埋,黑暗中張揚的希望在一點一點的破滅,想不到這冰峰雪嶺竟然成了他和安語晨的最終歸宿。
  就在張揚幾近絕望的時候,他似乎聽到了犬吠之聲,張揚本以為是他的錯覺,可那犬吠之聲越來越近,張揚驚喜萬分,他想出聲呼救,卻發現自己根本就發不出半點聲音。
  犬吠聲終於來到他的頭頂,隨後而來的是腳步聲,有人開始利用雪鏟挖掘雪麵,張揚和安語晨被掩埋在兩米深處,外麵的營救者先迅速挖出一條可供通氣的雪道,然後才進行大麵積的清除,十五分鍾後,張揚和安語晨的身體終於再度出現在天光之下。
  張揚自始至終都保持著清醒的狀態,他看到兩名身穿紅衣的年輕喇嘛,還有一條白『色』的獒犬,一名喇嘛大聲叫道:“聽得到嗎?”
  張揚微笑看著他,他竟然聽不到對方在說什麼。
  兩名喇嘛分別背起張揚和安語晨,迎著風雪向不遠處的廟宇走去。
  這是一座藏在冰峰雪穀中的千年古,地圖上都沒有任何的標誌,張揚最為關係的還是安語晨,負責背著安語晨的那名年輕喇嘛道:“放心,她還活著。”
  聽到安語晨無恙的消息,張揚的眼圈突然紅了,他感歎於生命的頑強和倔強,經曆了這麼多的磨難,他終於找到了安語晨,更為重要的是,她還活著。
  兩名年輕喇嘛將張揚和安語晨帶到古內,來到古的後院西北角的禪房,禪房正中放置著一個直徑約半米左右的青銅火盆,和嚴寒的外麵相比,禪房內溫暖如春,喇嘛將張揚和安語晨輕輕放在羊『毛』地毯之上,又用棉被蓋住他們的身體。
  安語晨仍然處於昏『迷』狀態,張揚的情況也很差,他的左腿在雪崩時發生了骨折,胸前肋骨也有多處骨折,不過骨折的地方並沒有發生移位,也算得上不幸中的大幸。
  兩名年輕的喇嘛離去後不久,一位瘦骨嶙峋的老喇嘛顫巍巍走入禪房內,他的身後還跟著一個背著『藥』箱的小喇嘛。
  老喇嘛先查看了一下張揚的傷勢,低聲嘰堜B嚕說了句什麼,那小喇嘛為他翻譯道:“你的腿斷了,身上也有多處骨折,現在就要為你療傷。”
  張揚忍住疼痛道:“先幫我看看她有沒有事。”
  老喇嘛看了看安語晨,又說了句什麼,他顯然不懂漢語,那小喇嘛代為翻譯道:“她沒事,隻是昏『迷』,休息一會兒就會醒來。”
  張揚剛才也探查過安語晨的脈息,相信老喇嘛並沒有欺騙自己。
  老喇嘛點了點頭,示意小喇嘛打開『藥』箱,從中拿出一個青瓷盒,打開瓷盒,媊悗o是黑『色』的『藥』膏,一股濃烈辛辣的味道彌散開來,張揚單憑這味道就已經辨識出這『藥』膏竟然是黑玉斷續膏,這種『藥』膏在大隋朝的時候也很難得到,對筋肉和骨傷能夠收到奇效,張揚本以為黑玉斷續膏早已失傳,卻想不到在珠峰上的古中,還有喇嘛掌握著這種奇『藥』的配方。
  老喇嘛給張揚上『藥』之後,又用木板將他的斷腿固定。
  黑玉斷續膏果然神奇,『藥』膏敷在傷口上之後,疼痛頓時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種酥癢的感覺,老喇嘛通過小喇嘛轉告張揚,短時間內不能妄動,避免骨折的地方移位,為張揚療傷之後,老喇嘛起身離去,那小喇嘛也跟出去了,沒過多久,他又帶著粑和酥油茶進來了。
  張揚現在腹中空空,聞到酥油茶的香味,肚子不爭氣的嘰堜B嚕叫喚了起來,那小喇嘛笑了笑,十分可愛,端著酥油茶來喂張揚,室內的溫暖讓張揚漸漸恢複了,他首先恢複正常的就是語言能力,張揚道:“我自己來!”他接過酥油茶,一口口喝下,因為肋骨有傷,所以吃飯的時候都得非常小心,避免觸痛了傷口。
  小喇嘛道:“你安心在這媥i傷,這兩天風雪肆虐,不適合下山,等風雪過去,我們會派人前往營地聯係,把你們接下山去治療。”
  “多謝小師傅了!”
  小喇嘛笑了笑道:“我叫多吉嘉措!”
  張揚笑道:“那我就叫你多吉,名字夠喜慶的!”
  多吉點了點頭,笑道:“不耽誤你休息了,呆會兒我再來看你!”
  小喇嘛離去之後將房門關閉,張揚從衣服內找到貼身存放的『藥』盒,打開『藥』盒,媊悁酗T顆他親手配製的逆天丹,他自己服用了一顆,又將一顆嚼碎度入安語晨的檀口之中。
  安語晨的呼吸平緩穩定,應該沒有大礙,服下逆天丹可以加速身體的康複,張揚雖然外傷不輕,可是有了逆天丹內服,再加上黑玉斷續膏的神奇效用,一周之內應該可以恢複如初。
  

Snap Time:2018-10-20 06:10:14  ExecTime:0.044